[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李新春冤狱5年取保后依然清白难寻(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8月0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袁平
    
    
    
河南李新春冤狱5年取保后依然清白难寻

    
    李新春
    
    
     (参与2010年8月5日讯):2005年5月13号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常营镇五子李村村民李宗祥中毒死亡,太康警方经调查后认定本村村民李新春有作案嫌疑,2005年5月16号太康县刑警队将李新春带到刑警队审问了五天四夜,于5月20号下午6时送进看守所。2005年12月28号当地检察院提起公诉,一审开庭,当庭李新春说出自己被刑讯逼供的遭遇。2006年4月周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李新春死刑,依据的唯一物证是糖瓶上的一个指纹。随后,李新春提出上诉,2006年11月高院司法鉴定那颗指纹不能确定是李新春的。2006年12月省高院以证据不足将此案发回重审。2007年8月河南省周口市检察院像法院提交申请撤销对李新春的公诉。2008年5月河南省周口市法院开庭再次审理李新春案,2009年8月19河南省周口市法院裁定检察院撤销公诉。
    
     案件当事人李新春的女儿李瑞红表示,她爸爸今年已经60岁,他们家这几年找律师、申诉、到市里、省里、北京上访等等,已经花了几十万,花光了全部家底,妈妈身心皆惫,疾病缠身,一个哥哥30岁了还未结婚,他本人现年27岁,22岁那年卫校毕业时她父亲就蒙冤出事了,毕业后就被爸爸的案子拖住,请律师、找相关部门,自己一直没工作,家里已经被官司整得赤贫,再找律师的钱实在是负担不起了,只有寻求媒体的关注了!
         
     赵作海是不幸的,因为他无辜受了11年的冤狱,受尽折磨。赵作海是幸运的,因为被他杀害的当事人回来了,所以他的冤屈不雪自明。而李新春呢?他女儿说他已经坐了5年的冤狱,受尽折磨。可是受害人已经中毒身亡,再也回不来了,那他爸爸的冤屈怎么办?《刑事诉讼法》与《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关于侦办羁押的期限规定特殊案件,重大案件加一块也只是7个月而已。
    
     本案的主要证据“糖瓶上的指纹”属于间接证据,并且是孤证,按说不能作为主要依据来定罪的,并且这个证据经公安厅鉴定已经确定不是李新春的了。没有证据证明李新春犯罪,那么他就是无罪,就属于合法公民,一个合法公民的公民权利就这样被随便的践踏。
         
     李新春的女儿李瑞红说,150多页的卷宗列举的那些所谓证人证言,只是证实李新春和李宗祥两家关系不好而已,没谁证实亲眼看到李新春投毒。李新春的同村村民近百人写联名信证明李新春无罪,并有证人证明李新春无警方推定的作案时间。
    
     在网民们的支持下,今年5月中旬国内知名的天涯社区上的关于李新春被冤狱5年的帖子的点击量10天左右即超出50万,在强大的互联网舆论影响下,6月3日,李新春被河南太康县警方以取保候审的名义给释放了。释放固然是好事,但李新春仍然没有迎来真正的自由,仍然无法正常的过自己的日子,也没有得到自己应该迎来的清白。因为现在是为期一年的取保候审期间,理论上还是嫌疑人,并且警方还仍然继续在找李新春进行所谓的调查。本来没有证据警方就应该无条件的还李新春以清白,但现在因为牵涉到错案追究,地方政府本着“拖”字诀,置蒙冤者于不顾,意图通过长期的拖延来缓解自己的压力,推卸本应承担的责任,使得本案最终不了了之。李瑞红吁请舆论继续关注她爸爸的冤案,在现实下,她也只有这些是能做的了,甚是悲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访民陈芳霞,为冤狱儿子在京上访5年
  • 中国独裁末日怪像: 矿难跪访冤狱
  • 赵作海11年冤狱续:当地政府拟再赔偿12万(图)
  • 河南商丘政法委书记向冤狱10年“杀人犯”认错
  • RFA独家专访:居士全获释谈冤狱酷刑决意继续维权
  • 四川访民因上访遭报复坐五年冤狱
  • 馬超英冤狱事件 令圈內人哀傷不已
  • 辽宁访民李庆周冤狱十年后维权,又遭劳教等迫害!(图)
  • 湖南青年坐5年冤狱终获18万元国家赔偿
  • 新疆昌吉禹长发左倾迫害冤案冤狱行政上访及申诉书(图)
  • 昌吉市左倾制造冤狱,掠夺家业使我上访至今/禹长发(图)
  • 新华社分社副社长师学军冤狱6年获平反 (图)
  • 偃武修文(二):南京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冤狱前后记/政文 (图)
  • 黯黯阴霾(一) 南京优秀教师博讯记者政文惨遭冤狱(图)
  • 青年因公安机关弄错案发日期 被关5年冤狱
  • 温家宝访日遇华侨鸣冤:福建司法冤狱事件曝光
  • 福建莆田失地农民代表黄维忠冤狱3年后获释
  • 八年冤狱:反腐败记者高勤荣出狱生活困难(图)
  • 9年强迁3年冤狱---许正清欢迎各国记者前来采访/上海维权
  • 河北蒙冤狱警无罪释放失声痛哭 40岁已头发花白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七年冤狱三十年申诉 未获国家赔偿
  • 冤狱,酷刑,无处伸冤, 请求帮助
  • 我的冤狱 - 监狱强制精神测试?
  • 逼供酿惨剧辽宁工人历14年冤狱
  • 牟传珩:“用白色表达来反对黑色操作”——揭秘谭作人政治冤狱
  • 北京律师与浙江官商沆瀣一气,制造冤狱侵吞资产千万元!
  • 侯金亮:女大学生被关10月冤狱岂能赔偿了事?
  • 孑木(孙林)对过去冤狱的“上诉书”
  • 和谐社会与污水冤狱/冷月寒星
  • 作家柳萌:中国共产党如何创立反右冤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