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人大代表刘守忠举报贪官 离奇车祸死在路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30日 转载)
    
    (凯迪) 2010年5月18日21点15分,刘守忠死在取证举报贪官的路上。
       当刘守忠确认已经死于车祸的消息传来之后,这么多年一直被他从地方举报到中央的荆州开发区官员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博讯 boxun.com)

       刘守忠是谁?
      他在湖北荆州市沙市区当了十年的人大代表,他在孙家河一居委会(下文简称“孙一居”)的岗位上奋斗了22年。
      人大代表刘守忠死在取证贪官别墅的路上,死亡于离奇车祸中,谁来揭开这些谜底?
      刘守忠之所以被老百姓们连续推选为沙市区两届人大代表,是因为其在孙一居主任的位置上鞠躬尽瘁为民谋利。
      中国经济出版社发行的《人大代表风采录》是这样评价的:刘守忠任孙一居主任期间,使一个卫生脏乱,治安秩序混乱,外来人口、计划生育管理杂乱,家底仅有 1800元的贫穷落后的孙一居,一跃成为荆州市双文明单位、市绿化先进单位、花园式单位……。孙一居从一穷二白发展到现在拥有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68间商业门面,150多万房屋固定资产的双文明先进单位。此外,他本人连续多年被评为市、区、街办先进标兵和九八抗洪救灾先进个人……
      为老百姓做牛做马,给子孙后代种下摇钱树。刘守忠人如其名,在22年孙一居主任和10年区人大代表的岗位上,他给所在的社区留下了市场价值超过了一千万元的资产。
      正是为了保护千万元社区资产,刘守忠最后被逼走上一条举报贪官的道路,更没有料到自己无法寿终正寝,自己的死亡与离奇车祸联系在一起。
      2006年12月,荆州市政府在将沙市区的10个社区移交给开发区代管。2007年2月,开发区又将这10个居委会移交给联合街道办事处代管。市政府明确规定,,人事关系不变、性质不变、工资待遇不变。要求顺利交接、平稳过渡。
      然而这一移交一过渡却让原来的10个居委会立刻变了一片天。
      李绍松是办事处的书记,被群众私底下称呼为“李霸天”。
      2008年4月14日,在李绍松主持召开的社区主任会议上,耿直的刘守忠在会上反映了两个问题:市政府每年给社区拨款1.5万元,2007年的款项为什么到2008年4月还没有拨下来?湖北省委明确规定:每年按每居民户10元下拨基层社区经费,为什么也没有下拨。
      刘守忠说者无心,李绍松听者有意。李绍松也知道,刘守忠用22年的青春为社区留下了超过千万元的资产,虽其59岁了,但其威望很高,踢不开这块绊脚石,其管辖下的千万元社区资产就无法易主。
      2008年5月14日 孙一居计生专干张建军霞调走。张建霞临走时将联合街办指示的以低保名义办理的7个存折,所谓的计生员信息费移交给刘守忠保管。随着李绍松对刘守忠迫害的加深,这7个存折为他带来了牢狱之灾。
      2008年6月10日,李绍松派来联合街办党工委主任彭国飞、纪委副书记黄志君等人共同逼迫刘守忠交出公章。刘守忠坚持要居民罢免他职务后就立即交出公章,但彭国飞、黄志君坚持不交出公章不让他回家。
      在刘守忠难以忍受的打压下,到了晚上,他含泪交出了公章。之后,李绍松要霸占孙一居超过千万元资产的手段越来越明目张胆起来。
      6月11日上午,黄志君当众宣布:“给孙一居做了新公章,由我们委派应翔书记管理,现在通知刘守忠洽谈将社区资产与省电二公司中剥离出来。要是谁胆敢违抗,就要公安局立案,将其关押起来。”
      “居委会是主任负责制,主任是选举产生的,你们如此违法我不跟你们谈。”刘守忠如此回应之后,找到了荆州开发区分管领导汇报了全部情况,得到一番安慰后又找到了党委张书记汇报,在张书记那里,刘守忠只是得到一个“我知道了”的回复。
      当刘守忠在6月12日和往常一样来社区上班时,他工作了22年的办公室的门锁已经被换了,还是主任的他无法踏进办公室,这个为社区立下了汗马功劳的老人被拒之门外。
      “国有资产任何单位不能侵占,这是集体劳动的结晶。”
      “李绍松他们是以权代法,我们绝对不能向政治流氓低头。
      刘守忠和居民代表从基层上访到了湖北省委等地。在上访过程中,李绍松安排内燎派出所所长杨斌9次打电话警告,让他不要上访,否则将对他采取行动。
      所谓采取行动,就是要将刘守忠打进大牢,让其一辈子不得翻身。
      李绍松等人有这个能量吗?
      2008年7月,在李绍松的指使下,联合街办纪委杜撰刘守忠有“重大经济问题”向公安分局报案。办案人员经过大量走访调查后,认为刘守忠没有任何经济问题。
      与此同时,体会到了“李霸天”狠毒的刘守忠和老伴第一次逃离了荆州。
      李绍松第一次诬陷没有得手,李绍松侵占孙一居国有资产的目的并没有达到。于是,李绍松他们开始制定更加慎密的计划,设计了精心的圈套,耐心等待刘守忠的归来。
      2009年2月18日,在刘守忠逃离荆州半年之久不得不返回来为姐夫奔丧的第二天,李响等检察官在五人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以“贪污低保名义 ”强行带走了他,翻箱倒柜抱走了孙一居的会计帐本,凭证和收据。
      刘守忠被绑架般押送到检察院后,李响开始强行审讯刘守忠,让他交待经济问题,刘守忠和他们讲事实摆道理,反驳所有指控。
      李响恼羞成怒叫嚣着:“我给你指条路,你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自焚吧!”
      检察院用了各种手段也认定不了刘守忠有贪污行为,只得放人。
      走出检察机关的刘守忠就从此获得自由了吗?
      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刘守忠后脚尚未跨出检察院的门槛,前脚已经不由自主踏进了派出所的大门。派出所杨斌等人在折磨他24小时后,家属强烈要求按规定时间放人,派出所长杨斌说,我有权将时间延长到48小时。
      高血压、糖尿病……在如此严重疾病面前,刘守忠的家人只得按照派出所的要求缴纳了18100元的保释金为其办理取保候审手续。钱交上去了,派出所将这笔钱改为扣押收据,奉旨继续扣押刘守忠,对其从取保候审变更为监视居住。
      刘守忠在本地有固定住所,他们却将监视居住的地点定在一个里外都是铁栅栏门、阴暗潮湿、比监狱还要恐怖的地方。
      刘守中就在监视居住当晚,在经受身体和精神双重摧残后,开始发高烧,头昏眼花,视力明显下降,总是要喝水解手,病情变得十分严重,就连监控人员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要求更换别人来监控,或者让刘守忠去医院治疗,杨斌总是说上面不同意。当医生检查刘守忠身体指标严重超标必须住院时,杨斌他们却把其带回旅馆继续审问。连犯人都有治病的权利,而刘守忠在李绍松的帮凶张小平,杨斌的严刑逼供下有病不让吃药,病重不让吃药,被重病折磨的失去生存的意志而撞墙自杀,以求解脱。这样,刘守忠才勉强住进医院。
      为了刘守忠的安全,我们让刘守忠拖着病重的身躯,带着监视居住和涉嫌职务侵占的罪名,举家连夜离开了医院,开始了避难、漂泊和继续举报的生活。
      在亡命避难的道路上,刘守忠和更多的群众继续举报李绍松。
      “2007年开始,李绍松明目张胆套取国家专项低保资金,指使11个居委会以200多低保户的名义办理低保存折,以每户每月100元的形式,套取的代保资金50万以上。”
      “2007年以来,省政府每年按每居民户10元拨付工作经费,市政府每年拨1.5万元,还有烟草管理费等等。李绍松经常指使联合街办将这些资金截留,用低保套现的形式给居委会办公经费,近些年来截留的200多万不知去处。”
      “2006 年,李绍松等擅自更改规划用途,在无建设规划情况下,在位于荆州市玉桥公园旁,强行占地500多平方米,修建建筑面积300多平方米、价值200多万元的豪华别墅,为遮人耳目,将户主变更在其姐李四(农民)的名下。修建过程中,导致联合乡三组胜利村胡文华6岁儿子胡泽民6级伤残,并扬言花100万打官司也不给小孩一分钱治疗。”
      “联合乡胜利村、幸福村等土地寸土不剩被李绍松利用职权倒卖出去,对村民一不安置二不补偿,强行农转非推上社会,与豪华别墅一墙之隔的村民房屋,强烈的对比出一个手握国有权利的贪官与普通村民生活的天壤之别。”
      ……
      2010年5月18日晚上,刘守忠刚回到荆州仅仅一个月,在去调查取证李绍松违法建筑的豪华别墅占地面积的路上,被一个名叫邱大鹏驾驶的桑塔纳骄车撞飞20多米,当场死亡。
      这场离奇的车祸和李绍松他们杀人灭口有没有关系呢?在一连串的疑问面前,离奇还在继续:邱大鹏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根本没有踩刹车,完全是致人于死地,也因此造成了无刹车痕迹来判断车速,为逃脱交通肇事罪做了充分安排;身为外地人的邱大鹏肇事后,表情十分镇定,没有任何紧张感,在事情发生后近20分钟才打救助电话120,不及时抢救刘守忠的生命;事发时肇事车内只有肇事者一人,而且邱大鹏是外地人,对荆州这个外地人口流动不大的城市,却在几分钟后,救护车都没来,周围迅速有其熟人相伴…… 被撞人家属多次要求与邱大鹏见面,交警方面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让我们见邱大鹏,将邱大鹏驾驶的车速检测为符合规定的50码,将刘守忠定性为横穿马路,责任为各占一半,致使法律无法追究邱大鹏的刑事责任。
      刘守忠死的离奇,管委会与刘守忠家属不断的沟通,对刘守忠这条冤死的生命仅仅就是谈钱,2万3万的往上加赔偿金额如同菜市场的讨价还价让人恶心,这就是对刘守忠家属的封口费?
      家属悲愤交加,在刘守忠生日那天无奈同意管委会协调,葬礼就成为刘守忠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家属把给刘守忠冤案下一个实事求是的结论作为一个条件提了出来,管委会黄君当即表示同意,并保证退回被扣押的18100元。我们最后得到的依然是出尔反尔。
      刘守忠的家属多次到公安局找祝局长,了解刘守忠身前被栽赃陷害的事情是否调查清楚了。祝局长这个史上最糊涂的公安局长分别给了刘守忠家属两份书面文件。第一份因死亡而撤消案件决定书,将刘守忠61岁的年龄写成51岁,因家属提出了年龄问题错误,还在公安局发生了拼抢文件的闹剧,所以家属手上只有一份破损不齐的文件,也许是苍天有眼,那份破损的文件上对事件有完整的叙述。第二份对刘守忠冤案案情说明文件将刘守忠的死亡时间足足推迟了10天。在文件里对李绍松等人诬陷刘守忠“贪污低保”的8100元却只字不敢提,这笔款项就这样神奇的“不翼而飞了”。
      媒体说,中国有超过一半的举报者遭受打击迫害。
      刘守忠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印证了这一说法。
      家属只有继续父亲的遗志上访,愿意用继续流血乃至付出生命的方式来举报李绍松的贪腐行为,但愿鲜血和生命的付出能得到回报,请求上级纪检监察机关不要麻木不仁,还死者一个清白,给生者一个安慰,给贪腐者应有的查处,还老百姓清正廉洁的执政天空。
      苍天有眼,能让刘守忠死得明明白白吗?国有法度,腐败者会在阳光下原形毕露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区人大代表举报贪官 离奇车祸致其死亡
  • 郑州赵作海似冤民举报当地警察蓄意制造重大冤案
  • 纪委书记告诉举报人,举报是损人不利己
  • 重庆检方上网找举报线索 挖出干部受贿窝案
  • 重庆渝北区政府暴力强拆私房,向平华等六人举报(图)
  • “戴刑当官”被举报 政府称系群众“错觉”
  • 书记6年卖光所有重要官位 教师举报曾被拘
  • 北京市丰台区区政府信访办不认真履行职责,草率答复举报人
  • 县委书记6年卖光重要官位 遭举报用电视台辟谣
  • 山西永和村民举报招惹杀身之祸 村民维权道路漫长
  • 广州番禺检举材料离奇泄露 举报人遭死亡威胁 (图)
  • “被退耕还林”农民举报村支书遭劳教(图)
  • 辽宁国土局干部实名举报局长赵坤明风流
  • 遭报复殴打跟踪的中国举报者们(图)
  • 公务员罗中华举报湖北大贪官胡宏新
  • 重庆100多位村民实名举报 12人贪污窝案告破
  • 海南一村官贪污落网 其儿报复举报人获刑2年 (图)
  • 付景江:举报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罪(二)
  • 修改行政监察法 泄漏举报人信息可追刑责
  • 举报唐山路北区政法委副书记/刘铁茹
  • 全国人大代表代理也拿不到我的合法诉权,最高法院举报中心形同虚设/赵岩(图)
  • 举报河南固始县城郊乡政府违法征用基本农田三万余亩(图)
  • 山东淄博博山,政府用警力打击报复违法占地的举报人
  • 联名举报腐败的后果/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张建中
  • 刘杰:举报最高人民法院枉法裁判罪(之一)
  • 举报村官非法卖地村霸圈地持枪对抗村官政府不作为
  • 公开举报贵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分管打黑的副支队长潘立新
  • 举报中石化河北唐山石油分公司等诈骗国家资产(图)
  • 吉林省煤矿下岗矿工邓志波的举报信
  • 吉林省公检法打击报复署实名举报人的工具?!
  • 无锡沈果冬因重磅举报材料获“妨害公务”罪名
  • 国家中纪委;挂羊头;卖狗肉;举报人邓志波邮了近千封举报信无人官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一个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兵举报放射事故/凌再富
  • 举报山西省粮食局纪检组长姚允民腐败问题
  • 我曾因举报河南商城政府侵占农民退耕还林款被关进监狱(图)
  • 吉林访民邓志波公开给总书记第二封信.血泪的举报
  • 吉林省举报人邓志波公开给国家九大常委的信;他现在无路可走
  • 黑龙江农民举报村支书遭雇凶截访追杀
  • 浙江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村民冒死举报恶霸村支书
  •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图)
  • 举报全国特邀政协委员缪寿良 要求撤销其资格/刘尧
  • 吉林省下岗矿工的公开举报信
  • 法官腐败:人民法院法官李恒江等人渎职罪的举报信/呼玛县连森斌、张佰艳
  • 吉林省访民邓志波给国家邮的举报信邮了几百封没人管/邓志波
  • 投诉举报:恳请中纪委惩治腐败/吉林省蛟河瞿超
  • 举报江西违法:净利润有2个多亿,卖585万元
  • 杨恒均;举报色情网站与官员财产申报
  • 吉林营城煤矿国有资产流失举报人被报复/邓志波
  • 吉林省直属饮马河劳教所恶意陷害举报人/邓志波
  • 实名举报雷州第一贪官常务副市长何健/黄德模
  • 吉林邓志波给胡锦涛总书记一封信:举报囯有资产几亿元流失
  • 南京官商黑勾结私吞国土、私拆民居,举报者遭追杀(图)
  •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 贵州遵义老干部集体上书胡锦涛 举报贵州省人大副主任傅传耀
  • 辽宁吴新因举报腐败遭非人迫害十余年
  • 举报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检察院的曾德培
  • 上海政协主席冯国勤被举报/郑恩宠 陈建芳等46人
  • 严重声明;郑州蔡爱民此次137次进京举报与中国泛蓝联盟活动无关 
  • 实名举报被杭州公安遭报复 匿名举报省委又不受理怎么办?
  • 举报村支书勾结陈良宇搞圈地运动(续三)/—— 揭露、举报马桥镇联工村村支书陆顺芳家族利用权力贪污、洗钱
  • 杭州市委恶意陷害举报人 官场有四类人不愿反腐败
  • 官匪勾结疯狂打击举报人李玲,包庇黑社会/杜鹃
  • 邵阳市一公安公安干警向犯人借钱十六万举报后反遭报复行凶伤人(图)
  • 保定李盘生举报:比抢劫犯还要可恶的一伙公安警察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晓涛:举报人李文娟败走沈阳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江苏灌南县居民杨建祥:实名举报,谁来保护?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控告举报人邵士信控告书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蒲大前“举报材料”
  • 科龙前董事长顾雏军给中纪委的举报信
  •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 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12个村村民联名举报信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举报黑龙江省勃利县红星林场于春场长:
  • 河南驻马店市砍伐原始森林烧炭,学生拍照举报被追杀
  • 医生举报被停职,9年举报8种假劣医械
  •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 举报青岛警备区不讲信誉违约,个别军队干部不讲道德索贿
  •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举报,朝阳公安分局政委王忠纵子行凶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杨在新:违法犯罪举报信
  • 致国家税务总局谢旭人局长的公开举报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联通举报者的牢狱之灾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河南济源市招录公务员 网友举报称存在暗箱操作
  • 奇闻!强奸犯抓了受害者--江苏惊爆省外事办主任王华报复举报人事件
  • 举报人李文娟被刑事拘留前的声明
  • 中国举报网创办人状告沈阳市公安局
  • 任不寐就「敏感时期」侵犯人权诸案向高检公开举报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张耀杰:北京城区怪现状:行骗者大行其道,举报人投诉无门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峻宏投稿:二千万买举报人人头,徐州的黑社会真猖狂
  • 公安打死一个人,就象打死一条狗:一个举报乱砍滥伐、盗伐林木保护山林人的遭遇
  • 调查举报广东揭阳市惠来县村霸郑子坚当众开枪案/郑创添
  • 面对“举报信”,政府为何遮遮掩掩?/池墨
  • 举报袁腾飞犯“思想罪” 是言论自由?/肖雪慧
  • 公开举报住建部部长的渎职行为
  • 今天向公安机关举报了“中华全国总工会”诈骗/许北方
  • 举报腾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公开报信/ 中华民国北京教师陈寿福
  • 丈夫因携带举报材料被逮捕,我有话要说
  • 黑格二:纪检书记举报局长,为何不上网就不行
  • 刘玉红:愚弄百姓的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中心(图)
  • 举报胡锦涛及其团伙煽动和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罪/不锈晓钢
  • 请阜新公检法回避“举报淫乱案”/毕诗成
  • 让举报人更有积极性/倪洋军
  • 我在监察部网站举报西门子在华行贿案的纪录
  • 控告举报石家庄市第五医院用报废仪器和假药/李淑珍
  • 拔出萝卜带不出泥:纪委不可回避“洋举报”
  • 一封举报巨贪裸官犯罪集团的公开信 /蒲树林
  •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 重大举报 居然可假可真/盐巴
  • 王琳:12309网被点瘫暴露举报无门的尴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