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合肥再现“牵尸索价” 打捞途中追加要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7日 转载)
     中安在线    
    

  想捞出尸体 再加600元!

  “把女友推上岸自己跳下河”追踪

  前有湖北荆州“牵尸索价”,今又遇省城打捞者“坐地起价”
      情侣吵架后,见女友要跳河,男子也要跟着跳,最后男子将女友推上岸,自己却转身跳入河中(本报昨日报道)。昨日上午11时20分,落水一天一夜后,在该河段北侧,该男子翟文军遗体漂出水面,最终被打捞上岸。
      去年10月,湖北荆州出现的打捞尸体者漫天要价的情况依然在人们的记忆中。然而,相似的情景昨日却又出现在省城:据死者家属反映:在打捞过程中,打捞队以“辛苦费”为由,坐地起价多收600元费用!虽然翟文军遗体是自行漂出水面,打捞队却一共向死者家人要了1200元。
    

  □现场

  打捞“一昼夜”尸体却自行漂出水面
      随着尸体浮出水面,现场执勤民警组织打捞人员将其打捞上岸,遗体上身赤裸,长裤和身上沾满了厚厚一层淤泥,而翟文军的母亲最终抑制不住激动的情绪,光着脚跑到河岸,又想翻过围栏,却被一旁的其他亲属抱住。
      “我要看我的儿子,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了,我养了他20多年……”小翟母亲的痛喊声让在场围观群众为之动容。经了解,在得知儿子落水的消息后,翟文军的父母连夜从外地赶往合肥,一直在岸边静静守候,直到儿子遗体浮出水面。见到男友的遗体打捞上岸,翟文军生前女友也瘫倒在地上,此时她脸色苍白,也许是烈日下暴晒太久,当身边的朋友递来矿泉水后,瓶盖还未完全拧开,她就直接灌了几口。中午12点30分左右,翟文军尸体被抬到殡仪馆车上。截至翟文军遗体打捞上岸,离他跳河已经有32个小时之久,而打捞队从25日上午6时左右一直到晚上9时,昨日又在落河地点打捞到中午11时20分,至尸体漂出水面,仍然未成功打捞到尸体。然而,尸体漂出水面的地点,却在打捞队一直打捞的地点。
      25日上午,记者在打捞现场看到,打捞队员只是用了一根长约六七十米的长绳,在长绳上每50厘米处系了一个三角挂钩。长绳的一端系在摇船船尾,另一端由站在潜水区域的打捞队员牵着,在水中来回“拉网”。而如此“拉网”,只捞出水底垃圾,却不见落水者踪影。

  坐地起价,打捞中途再要600元
      据张女士介绍,堂弟翟文军和女友两人关系一直还好,也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不过让其更为心痛的是,当晚7时许,打捞工作一直没有得到实质性结果后,家人十分心急,而打捞队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们说‘工作这么长时间了,停下来休息一下’”,张女士告诉记者,“他们把我们带到高架桥底下的一个房内,告诉我们,打捞太辛苦,又提出再追加 600元酬劳,昨天上午他们已经收了600元的打捞费,这是弟弟的朋友们帮忙垫付的。”据悉,张女士表示家人现在还没有将剩下的600元交给打捞队,不过他们会把钱补上去。
      然而,张女士表示,即使增加了打捞费,打捞队仍未增加打捞队员,家人实在是心急如焚,想从别地再找打捞队员,却被打捞队拒绝。”“人都不在了,我们还在乎钱吗?只是想要他们打捞快一点,负责任一点! ”张女士哭诉道。

  □调查

  省城尚无正规捞尸机构
      在昨天的打捞过程中,死者家属遭遇打捞者“坐地要价”的情况,这让本已十分伤心的他们心中很不是滋味。
      去年10月,湖北荆州出现的打捞者漫天要价的情况依然在人们的记忆中,相似的情景又出现在合肥。到底有没有专门的机构负责此类救助?昨日记者咨询了多个部门,但是没有得到相关方面的肯定答复。
      记者先是联系了与城市水道有关的海事局,该部门表示,河道打捞工作并不属于海事范围,他们也没有此类的管辖权。水上派出所的民警则表示,目前还没有专门处理此类情况的机构。目前按照常规划分,被列为刑事案件的尸体一般称为“刑事尸体”,比如尸体有可能被杀。与其相对应的就是民事尸体,比如溺亡等。刑事尸体由警方负责找人打捞,而民事尸体一般都是死者家属自己找人。
      “像我们需要打捞尸体也就是找一些附近河道上的划船的那些人,捞尸后需要付钱。 ”据民警介绍,警方与捞尸者“说白了也就是临时关系,你付钱他干活”。像昨天出现的情况,家长与捞尸者之间也是这种关系,“虽然这种“买卖关系”并不好听,但这就是现状。 ”
      据了解,这些临时捞尸者大都常年在河道上活动,偶尔还在河面上捞捞东西。记者此后又咨询了合肥市环保局和水务局,但他们均表示,这些人员并不归其部门管理。

  □声音

  谴责冷漠呼吁监管
      对于这种现状,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表示,一方面要对“坐地起价”的冷漠现象表示谴责,但更为重要的是,这一事件也反映出目前我们还缺失相关的职能机构。
      “一个生命不幸离去,每一个人都应对此表现出应有的关怀。 ”王云飞说,不管是捞尸者还是旁观者,都不应当冷漠对待,某种程度上说“坐地起价”是一种缺乏关爱的表现。但是更重要的是,当人们遇此不幸时,不能找到一个职能部门得到帮助。 “一个完善的社会必定有很多相应的组织机构,每个机构都有他相应的职能去对社会履行职责。 ”王云飞希望有关部门能够从一桩桩商业捞尸事件中看到问题,尽快完善这种缺失的机构。另外,他认为还将这种救助常识纳入到教育中,让大家都知道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金龙合肥拆迁户被数十黑衣男子围殴20分钟(图)
  • 李惠芳案合肥开庭 审判结果尽在掌握
  • 上海维权人士李惠芳劳教案在合肥开庭,众人要求旁听遭拒(图)
  • 合肥连续发生环卫工人无辜被打恶性事件
  • 合肥拆迁户梅文凤找市长接访遭遇警方暴力(图)
  • 合肥市拆迁户蒋传革申请行政复议遭拒绝
  • 合肥异议人士沈良庆抗议居委会剥夺政治犯生存权(图)
  • 合肥中小学“超长放假”并未开始
  • 合肥规定法官不得参加律师安排的娱乐活动
  • 合肥警方调查女老师诱奸900名男生谣言制造者
  • 异议人士沈良庆到合肥市政府抗议剥夺生存权(图)
  • 合肥“鸟巢”露全貌,建筑面积13982.87平方米(图)
  • 合肥维权人士蒋传革上访遭敷衍
  • 紧急关注!毛恒凤被送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遭羁押于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
  • 合肥排水沟流进了环城河
  • 合肥艾滋女发帖者因诽谤他人被拘8日(图)
  • 合肥百余人架走房主连夜拆房
  • 新年合肥网友对拆迁的控诉(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目击合肥警察“扫黄”(图)
  • 典雅气派合肥大剧院为什么人气不旺/黄书泉
  • 合肥市中级法院院长许健“懂政治”/司马当
  • 1991年江泽民考察合肥矿山机器厂/邓辉 (图)
  • 乱弹安庆、芜湖、蚌埠、合肥的城市宿命
  • 合肥市委书记“买房秀”愚蠢还是疯狂/李健白
  • 合肥遭遇拎包贼/程海燕
  • 合肥市十二月一日以后将禁止市民穿鞋上街
  • 19年前的6月8日,合肥市的最后一次游行/郑存柱
  • 合肥420家乐福门口集会亲历记
  • 合肥市委书孙金龙是不是共产党?/乐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