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严家祺:李鹏日记写到我的线索是编造出来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23日 转载)
    严家祺更多文章请看严家祺专栏
專訪嚴家祺:李鵬一開始就要利用學潮搞垮趙紫陽

     明鏡記者 陳恩 (博讯 boxun.com)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20週年前夕,趙紫陽回憶錄《改革歷程》(英文版名為《國家的囚徒》)出版,一年過後,《李鵬六四日記》現身,兩本書從不同角度揭露了六四事件的始末。曾在趙紫陽領導下工作過的嚴家祺,也在《李鵬六四日記》中被點名,嚴家祺認為,兩部著作在四個關鍵問題的事實描述上大體相同,但在天安門廣場的鎮壓上,李鵬做了極大的掩蓋,李鵬日記也充分暴露出李鵬從一開始就要利用“學潮”搞垮趙紫陽的用心。
    嚴家祺為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前所長,1989年六四後被中共列為知識分子的頭號通緝犯,與妻子流亡海外,曾任總部設在巴黎的民主中國陣線主席、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現居美國,著有《首腦論》、《霸權論》、《普遍進化論》等著作。
    嚴家祺日前就《改革歷程》與《李鵬六四日記》接受明鏡記者專訪,以下為採訪內容:
    
    李鵬日記的“黑體字”與“非黑體字”
    
    明鏡:您如何評價《李鵬六四日記》?
    嚴家祺:李鵬日記有“黑體字”與“非黑體字”兩部分,“非黑體字”占了大部分。李鵬日記說,“黑體字”是當時記的,“非黑體字”是後來寫的。 “非黑體字部分”有許多內容引自港台和海外出版物,有些引證“流亡人士”的“回憶錄”,李鵬4月19日日記說,王丹的“七條要求”有“各種版本”,這說明李鵬日記的作者是在1989年後看了“各種版本”後寫的。我認為“學運”從總體上說是“自發而不受學生以外力量操縱的運動”,個別沒有參與廣場活動的人的“回憶錄”為了說明自己對“學運”的影響,變成了李鵬日記編者證明“學運受操縱”的“根據”。
    李鵬日記的“非黑體字部分”是後來寫的,5月27日日記的“四條線索”是編造的,竟然把索羅斯作為一條“線索”,與趙紫陽、鮑彤聯繫起來。李鵬在5月27日日記中把香港記者張潔鳳也作為“線索”,不知道李鵬是怎樣在5月27日就注意到香港記者張潔鳳的?李鵬日記不加核實就照抄別人的說法,目的是為了證明“學運受操縱”。從李鵬日記大量引用港台和海外出版物來看,有理由懷疑占李鵬日記大部分的“非黑體字部分”是後來為了出版刻意加上去和編寫的。至於是不是李鵬本人編寫的,還是別人編寫的,現在還不知道。
    
    整個日記所掩蓋的最重要事件
    
    明鏡:《李鵬六四日記》與《改革歷程》對一些歷史事件的描述,是否有不同之處呢?
    嚴家祺:在六四前的四個關鍵問題上,李鵬日記的“黑體字”部分與趙紫陽回憶錄的敘述,事實大體相同,但沒有提到1989年時的北京市長陳希同和戒嚴部隊總指揮楊白冰,陳希同、楊白冰在當時起了很壞的作用。如果“黑體字”部分是李鵬當時記錄,那麽,陳希同、楊白冰的名字就是後來刪去的了。
    這四個關鍵問題是:(1)“4·26”社論的產生過程;(2)趙紫陽5月4日的講話;(3)5月16日趙紫陽在會見戈爾巴喬夫後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4)5月17日在鄧小平家中的會議。
    另外,5月19日上午在鄧小平處的會議,鄧小平提出戒嚴,“要準備流點血”。這次會議趙紫陽沒有參加,李鵬日記作了記錄。
    明鏡:6月3日至4日發生的事情,比起趙紫陽回憶錄,《李鵬六四日記》做了較詳細的描述,您作為六四的親歷者,看了《李鵬六四日記》後是否有與以前不一樣的想法?
    嚴家祺:對六四屠殺,因趙紫陽已被軟禁,回憶錄只提到“聽到密集槍聲”,而李鵬日記則竭力掩蓋。李鵬日記說:“6月3日至4日淩晨,戒嚴部隊執行任務,從首都市區各方向向天安門進發過程中,被有組織的暴徒攔阻攻擊,是持槍暴徒首先向軍隊開火,火燒軍車,惡毒地打、燒、殺傷戰士,解放軍被迫自衛還擊時,雙方都發生了傷亡。在戒嚴部隊清理天安門廣場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流一滴血。”
    這裡我要指出的是“解放軍被迫自衛還擊”,完全是一派謊言。數萬全副武裝的軍人,在裝甲車、坦克的掩護下,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開槍射擊,分明是一場大屠殺。李鵬日記至今還在重覆21年前6月3日“發生了暴亂”的謊言。
    曾任北京新華社總社國內新聞部主任、新華出版社社長、總編輯的張萬舒去年5月在香港出版了一本《六四事件全景實錄》,完全是根據新華社資料寫的。張萬舒在這本書最後一章中寫道:中國紅十字會黨組書記、副會長譚雲鶴說,“整個六四事件共計死了727人,軍隊14人,地方(包括學生和群眾)713人。”每一具屍體都經他檢驗過。
    李鵬日記說“在戒嚴部隊清理天安門廣場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流一滴血”,而李鵬日記完全不提戒嚴部隊“開進”天安門廣場的幾小時中,用機槍和坦克打死壓死了713人。後來知道,軍人死亡人數是15人,其中有6位軍人是開車轉彎過快而翻車,因油箱爆炸起火燒死的。事實是,軍隊開槍在先,當713位學生和市民被軍人開槍打死和被坦克壓死時,只有9位軍人因民眾暴力反抗而死。李鵬日記竟然用“解放軍被迫自衛還擊”“雙方都發生了傷亡”幾個字掩蓋了713比9的巨大差別和“六四大屠殺”的真相。這是整個李鵬日記所掩蓋的最重要事件。
    
    暴露李鵬利用“學潮”搞垮趙紫陽的用心
    
    明鏡:每一部作品都體現作者的看法,您覺得《李鵬六四日記》體現了作者什麼目的?
    嚴家祺:日記暴露了李鵬一開始就要利用“學潮”搞垮趙紫陽的用心。李鵬日記4月20日記載,李鵬在1989年3月就知道鄧小平對趙紫陽有不滿。李鵬日記4月18日和19日記載,胡耀邦去世後三天,李鵬與趙紫陽在處理“學潮”上就有分歧,趙紫陽出訪朝鮮前對李鵬說了處理“學潮”的包括“展开對話、對學生採取疏導方針、避免流血事件、對打砸搶燒行為,依法懲處”等“三條原則”,但在趙紫陽出訪朝鮮的第二天,李鵬故意與趙紫陽“對著幹”,主持政治局常委會作出“學潮”是“動亂”的決定。
    因為趙紫陽不同意說“學潮”是“動亂”,李鵬日記5月4日說:“趙紫陽在講話中肯定了參加遊行的大多數同學是處於愛國熱情,並說中國不會出現大動亂”,“我估計經趙紫陽這一煽動,已經宣布復課的學生,也許會再度鬧起來。”李鵬日記5月5日記載:“應該說,這個時候起趙紫陽就已經公開站在黨中央對立面,站在鄧小平路線的對立面。”所以在1989年5月5日,李鵬就已認定作為總書記的趙紫陽“就已經公開站在黨中央對立面”了。
    在“學潮”是不是“動亂”的問題上,李鵬當時就顛倒黑白,借“4·26”社論和鄧小平的獨裁權力來支持李鵬最早提出“學潮是動亂”的說法。4月27日大遊行和後來的絕食,非常關鍵,都是學生為了證明“學潮不是動亂”的實際行動。4月27日大遊行非常有秩序,有擁護共產黨的口號,絕食是一種“非暴力抗議”,不能說是“動亂”,但李鵬堅持稱“絕食”使“動亂升級”。李鵬日記對他當時就是要顛倒黑白的做法寫下了記錄。如果沒有李鵬,趙紫陽完全可以使“學潮”和平結束。
    如果李鵬日記“黑體字”部分確是李鵬當時寫的話,那麽,李鵬日記充分暴露了李鵬一開始就要利用“學潮”搞垮趙紫陽的險惡用心。
    
    “寫到我的線索是編出來的”
    
    明鏡:1989年5月16日趙紫陽在與戈爾巴喬夫會面時,由於提到:“在最重要的問題上,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掌舵。”被外界認為是鄧小平與趙紫陽決裂的關鍵點。《李鵬六四日記》指出,趙紫陽等於向天下昭告1988年的經濟混亂,與當前政治動亂,鄧小平都要負責,而《改革歷程》則解釋,“這番話完全是要維護鄧,結果引起大誤會,認為我是推卸責任,關鍵時把他拋出來。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您在這個事件上的看法為何?
    嚴家祺:確實趙紫陽與鄧小平在學運上有不同看法,但李鵬在中間起了非常壞的作用,讓趙紫陽同鄧小平之間的分歧不斷擴大。其中最關鍵的一點,是學生4月27日的大遊行與之後的絕食,学生用“絕食”方式進行抗議,從根本上是為了證明學生運動不是動亂、證明“4·26”社論是錯誤的(這一點我當時就這麼看)。5月16日趙紫陽和戈爾巴喬夫講話的時候,分歧就更加公開、明確地暴露出來,趙紫陽可能在當時感到無能為力、無法挽救情勢,所以才把這樣的話說出來了。
    有一個朋友問我,你作為一個知識份子,為什麼當時要捲到學運裡,這麼多年來,我自己也沒有老想這個問題,但讀了李鵬日記後,我馬上想起,我在“4·26”社論後的隔天意識到學生運動绝不是動亂,雖然我不贊成絕食,但它本身不是動亂,要證明不是動亂,就要修改社論,為了平息學生的矛盾,趙紫陽採取一種慢慢轉彎的做法,但李鵬竭力擴大分歧,說趙紫陽反對鄧小平,這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明鏡:《李鵬六四日記》有幾次提及您的名字,比較有爭議的是描述“精英們從後台直接跳到前台直接指揮動亂”的一段。日記提到,“其中最明顯的是5月19日由陳子明、嚴家其、包遵信、王軍濤、周舵等12人參加的薊門飯店會議,研究成立‘首都各界愛國維憲聯席會議’”您是否參加了這場會議呢?
    嚴家祺:李鵬日記很多內容是根據港台報導重新編寫的。我根本沒有參加薊門飯店會議,我都弄不清薊門飯店在什麼地方,把我作為薊門飯店會議的參加者,這樣的線索是編出來的,以證明學運受到操縱。我以前看到類似的報導,但沒有能力更正。李鵬日記引用港台相關資料,而不是新華社的資料,這些資料是後來在六四15週年前這本書稿少量付印時,臨時加上去的。
    
    胡錦濤在“六四”問題上“不作為”
    
    明鏡:您認為《李鵬六四日記》與《改革歷程》兩本書的出版,對社會起到什麼樣的影響?
    嚴家祺:李鵬日記表明,李鵬從一開始就是要搞垮趙紫陽,一開始就對鄧小平和趙紫陽的矛盾起了加深作用,日記指出鄧小平要在六四事件中承擔重大責任,所以李鵬日記的出版,不但引起中國國內與海外對六四事件的重新關注,也暴露了李鵬的險惡用心——他就像中國歷史上的秦檜,利用當時跟皇帝一樣的鄧小平陷害趙紫陽。
    趙紫陽回憶錄詳細敘述了當時趙紫陽怎樣解決學運,怎樣對中國改革開放出力,他也對自己多年的軟禁表達強烈抗議。趙紫陽跟胡耀邦一樣,都是少數優秀的中國共產党人。我們從趙紫陽回憶錄中看到他為中國人民、為中國前途、為改革開放作出了貢獻,以及遇到問題考慮愛護人民、力圖以和平方式解決問題的心。
    明鏡:六四事件至今21年,這些年隨著有份量的書陸續出版,中共對六四的態度是否有轉變?
    嚴家祺:看來胡錦濤不想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對他不抱希望,本來他同六四沒有直接牽連,但胡錦濤“不作為”是有責任的,21年了,還不能為這樣一個影響到全國與“最高權力更迭”的事件來翻案,真是中國的不幸。中國今天一方面經濟高速發展,一方面出現大量不講是非、不講正義的事件,根源就是李鵬日記裡表達的,把“不是動亂”叫“動亂”,把“大屠殺”說成“平息暴亂”,這樣顛倒黑白的作法影響了整個中國。
    明鏡:謝謝您接受採訪。(《明鏡月刊》第6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锦涛親自指示阻止出版《李鹏六四日記》
  • 李鹏日记触犯元老家族,邓小平家曾阻李鹏吊唁
  • 吴仪闺中好友泄密, 爆李鹏要出版六四日记(图)
  • 李鹏赶绝美国「白求恩」韩丁
  • 《开放》:李鹏六四日记,看点、要害、李鹏智商(图)
  • 李鹏对母校70周年校庆祝贺并寄予殷切希望
  • 高瑜:李鹏日記算不算洩漏國家機密?
  • 李鹏在西山接见了北京理工大学党委书记(图)
  • 资深媒体人高瑜:李鹏不能借日记推干淨责任
  • 温家宝与李鹏家族博杀电力
  • 《李鹏日记》原是为李小鹏隔代接班呐喊助威
  • 《李鹏六四日记》被叫停 当事人鲍朴称已尽力
  • 明镜月刊推出《李鹏日记精选》 李鹏赞扬胡耀邦
  • 李鹏介入 《李鹏「六四」日记》在港出版受阻(图)
  • 政治权力、宪章制度与历史悲剧——李鹏《六四日记》初读/吴国光(图)
  • 李鹏六四日记被河蟹 中国开始封杀谷歌手机服务(图)
  • 李鹏日记为什么不提陈希同?
  • 李鹏日记多次提及温家宝:揭其六四角色
  • 众网民热议李鹏“六四”日记
  • 李鹏和他的儿女们/田晓明
  • 李鹏出版‘六四日记’,意在制造新的“两个凡是”/赵岩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计划取消,是欲擒故纵/刘梦溪(以此为准)
  • 百度屏蔽李鹏意味着高层政治动作?/雷鸣
  • 廖祖笙:李鹏日记应该是真实的
  •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姜维平
  • 重庆打黑英雄,后台竟是李鹏?/姜维平
  • 六四屠杀20周年后,李鹏也快死了
  • 我给李鹏总理当了10年秘书几点心得体会
  • 李鹏的幼子李小勇是新加坡居民?
  • 巴克:李鹏的傻、朱熔基的棺材、温家宝的泪
  • 山西矿难:李鹏之子李小鹏又欠下矿工血债/雷鸣
  • 余杰:李鹏连说谎的自由都没有了
  • 李鹏父子想学萨达姆,两手挖洞与飞天/民阵理论(图)
  • 于幼军哪去了?/李鹏飞
  • 李景强:致李鹏的信
  • 刘逸明:评李鹏之子李小鹏空降山西
  • 绝密内幕:李小鹏弃商从政是为江泽民周永康及李鹏们留后路
  • 向李小鹏进一言:你父李鹏是“国人皆言可杀”的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