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邓小平和他的三位妻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9日 转载)
     人民网   
    
       如同自己的政治生涯一样,邓小平在爱情婚姻的问题上也经历了一段曲折坎坷的道路。他曾两次失妻。如果说第一次是由于天灾所致,第二次则是“人祸”所为。而邓小平与卓琳的结合则可称得上是生死不渝、相濡以沫。 (博讯 boxun.com)

      邓小平和他的第一位妻子张锡瑗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时既是同学,又是战友。漂亮、温柔、开朗、热情的张锡瑗,朋友很多,追求者也不少,可她最终选择了邓小平。1928年初,两人结为夫妻,志同道合,情趣相投,互敬互爱。当时住在他们楼上的周恩来、邓颖超夫妇常常听见邓小平和张锡瑗在楼下又说又笑的。没想到,张锡瑗偏偏在生小孩时难产,因产褥热而不幸去世。
       张锡瑗的不幸去世,使邓小平失去了一位好妻子、好同志。多年来,邓小平一直将对张锡瑗的怀念深深地埋在心底。解放后,邓小平与卓琳一起去上海寻找张锡瑗的坟墓,并取出被水淹的遗骨,安葬在上海龙华革命公墓。
      1931年7月,邓小平经中央批准从上海赴江西中央苏区工作。和他同行的,有一位和他同岁的女同志,名叫金维映,人们都称她阿金。后来两人结为夫妻。 1933年,邓小平被划为“毛派分子”,遭到“左”倾领导者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当他被关进“审讯室”的时候,金维映被迫把离婚书送到了他面前。为了不使妻子受株连,邓小平狠狠地一咬牙,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金维映于1941年在莫斯科治病期间死于战乱。邓小平气度很大,对在挫折期间离己而去的金维映并无怨言。
      1939年,邓小平从太行山赴延安开会期间,战友、朋友们热心地将陕北公学毕业的卓琳介绍给他。卓琳性格开朗,喜欢社交,但当时对邓小平并不熟悉,只知道他是一位老红军战士、一位在前线的领导干部,可到底是干什么工作的,她却一点儿不清楚。然而,共同的革命理想、共同的生活追求,把两人联系到了一块儿。这年9月初的一个傍晚,在杨家岭的山坡上,他们与另—对青年男女一起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婚礼上,大家开怀畅饮,邓小平来者不拒,有敬就饮,一杯接一杯,竟然未醉。熟悉邓小平的刘英对他如此“豪饮”而不解。纳闷中,丈夫张闻天悄悄告诉她,“里面有假”。原来,邓小平喝的是白开水。几天后,卓琳就随新婚的丈夫一起,奔赴前线。
      卓琳是1952年带着全家从重庆随邓小平来到北京的。当时,担任党和国家重要领导职务的邓小平对妻子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不要到外面去工作,言行要谨慎。这一要求也非常符合卓琳的性格,她本来就是一个不爱出风头的人。进北京后,她多次谢绝了一些单位、团体请她参与工作的邀请,专心致志地为邓小平当秘书、整理日常文件。邓小平第三次复出后,又有一些组织请卓琳出面工作,可她还是谢绝了。她曾对自己的好朋友、著名外交家黄镇的夫人朱霖说:我的任务就是把家管好,把孩子管好,不让小平操心,让他专心致志地干好工作。
      多年的共同生活,使卓琳十分了解邓小平爽直、真诚的内心世界。因而,无论政治风云怎样变幻,始终也挡不住她对邓小平的一片深情,丝毫动摇不了他们夫妻间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任。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邓小平遭到诬陷、迫害的时候,她始终以善良、贤惠的心去安抚丈夫。邓小平之所以能为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做出杰出贡献,与他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有一位温柔、善良,不断给自己支持与帮助的妻子是分不开的。
      卓琳关心邓小平,邓小平也十分爱护卓琳。有一次,卓琳患了重感冒,她担心传染给邓小平,就嘱咐警卫人员:不要让老爷子到我的房间,免得传染给他。邓小平那天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出门前他特意嘱咐工作人员:给卓琳找个医生看看。会议结束,邓小平一进家门就问:卓琳怎么样了?他不顾警卫人员的劝阻,径直来到卓琳的房间,仔细询问病情,嘱咐卓琳一定要多喝水,按时吃药,夫妻情深溢于言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李鹏日记触犯元老家族,邓小平家曾阻李鹏吊唁
  • 田纪云罕见发文:近距离感受邓小平(图)
  • 李鹏六四日记出版, 卸责邓小平,频为自己辩护(图)
  • 李鹏六四日记力图撇清责任:邓小平拍板戒严
  • 田纪云對邓小平的子女說:六四必須平反
  • 魏京生:胡耀邦违背邓小平救了我一命
  • 邓小平外孙女“羊羊”举办“集善嘉年华”(图)
  • 把李鸿忠拉下台恐非易事,其母是邓小平前妻
  • 邓小平三女婿 政协委员 保利地产董事长 贺平(图)
  • 山西男子冒充邓小平次子诈骗受审(图)
  • 邓小平重建党天下 以六四血祭
  • 邓小平的政治遗嘱
  • 李肇星:邓小平是我的“博导”
  • 邓小平篡夺华国锋大位
  • 邓小平诞辰105周年 网上竟没什么人纪念
  • 邓小平家乡检察官在省城非法劫持律师和证人纪实
  • 邓小平夫人卓琳追悼会:数百上海访民到场(视频)(图)
  • 重大动向:中央党校修正邓小平理论!
  • 邓小平夫妇的大庄园 宝贝后代(图)
  •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 从几起重大的政治事件看邓小平的屠夫本色及两面派性格
  • “六四”悲剧中的邓小平与赵紫阳/秦孟和
  • 格丘山: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 如果邓小平考邓小平理论
  • 梅兆荣:我为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当翻译
  • 不否定邓小平的扩大化谬论,就不能否定反右/邵正祥
  • 中国为什么一直在忍?都因为邓小平的格言
  • 邓小平,究竟是谁的人?
  • 邓小平前翻译:邓公为开放允许美向台续售武器
  • 邓小平的“发展是硬道理”错在哪?
  • 張英按語歸納邓小平晚年的十大罪狀
  • 邓小平是怎样欺骗人民的/徐汉成
  • 通钢工人拳头打扁邓小平/于锡梁
  • 陈国军死 邓小平理论死
  • 从邓小平曾说“美国实际上有三个政府”谈起
  • 中国革命必须抛弃邓小平理论/白雪强
  • 邓小平与邓垦谈话/宋福范
  • 吴敬琏和邓小平一个水平/沈水根
  • 伊朗神权敢学邓小平六四血腥镇压吗/宋鲁郑
  • “六四”惨案,邓小平有过,赵紫阳有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