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最牛的上访者——86岁“志愿军”老战士王仪贤进京上访(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图片1:王仪贤老人坐在解放军总政治部大楼的栅栏外接受记者采访。
    
最牛的上访者——86岁“志愿军”老战士王仪贤进京上访

    
     1950年6月25日,北韩政府突袭南韩军队,悍然发动了“朝鲜战争”。韩国军队在朝鲜的强大攻势下,节节败退,被迫向美国等盟国求援。随即,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向安理会提交了动议案,安理会以13对1(南斯拉夫投了反对票)的表决结果通过了美国提案,要求各会员国在军事上给韩国以“必要的援助”,并授权美国、英国、土耳其、加拿大、泰国、新西兰、澳大利亚、荷兰、法国等16个国家组成“联合国军”, 由美军远东军司令麦克阿瑟上将指挥,出兵朝鲜。9月15日,美军第10军于朝鲜半岛南部西海岸仁川登陆,战局迅速扭转,北韩军全面战略后退。为了稳固自身的政权,中共政府组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司令员彭德怀的指挥下,于1950年10月19日入朝作战。10月25日,中国所称的“抗美援朝战争”被拉开了序幕。根据官方的数字,在这场历时2年零9个月的战争中,中共政府调动了总计240万军队和60万民工入朝参战,死难者不计其数。我们今天的故事也要从这场战争开始。
    
一、入朝参战,杀敌建功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77师231团1营1连战士 王仪贤因工作努力、表现良好,而光荣地在部队中入了党。与那个激情时代的其他部队一样,王仪贤所在的部队也向中央请战入朝。1951年12月,77师奉命入朝参战。而此时的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战场形势也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中国军队早已没有了战争初期的锐气,被迫战略后退、转入坑道工事,战争由此进入了对峙与消耗期。尽管战争进行得如此艰难,但王仪贤作为一名普通战士依然竭尽全力。他因作战勇敢、大量击毙联合国军士兵 而被记个人三等功一次,并荣获勋章。随后,其所在部队因伤亡过大而被撤出朝鲜战场,驻防山东烟台。
    
二、文化大革命造成的历史冤案

    
    1964年10月,已是军官的王仪贤转业到甘肃省宕(音“荡”)昌县税务局任指导员,又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四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全国各地的形势一片混乱,宕昌县也不例外。
    
    1968年2月21日上午,宕昌县“造反派”的头头派人清点枪支弹药时,因炫耀武力而绑架了两名当地的农民,并将其中一人折磨致死。因为“死了人,不好和上面交代”,他们于是决定寻找一个替死鬼,而此时老实巴交的军转干部王仪贤进入了造反派头头们的眼帘。王仪贤是外地人,在本地没什么根基,人又老实巴交,最适合做替罪羊。在掌权的造反派安排下,王仪贤被捕了,罪名是“杀人”。
    
    经当地公安机关调查:案发当天,王仪贤正在朋友家中喝喜酒,根本不在现场,有很多人可以为他作证。公安机关也明白这是冤案,但迫于造反派的压力,他们又不敢放人,只能维持拘押,前后长达8年。
    
    众所周知,中国的第一步刑法诞生于1979年。在此之前的刑事判决中,从来都没有刑法依据。1976年,上级要求清理积案。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宕昌县法院在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突击判决,“依法”认定王仪贤致死人命……
    
三、真相,老军人唯一的追求

    
    自从被判刑以来,王仪贤——这位耿直的老军人唯一的梦想,就是能够还原事实真相,给自己一个公道。这能说是奢望吗?他开始不停地向有关部门申诉,要求重新调查和审理自己的案件。但这些申诉基本上石沉大海,再无音讯。老人曾多次找到判他有罪的宕昌县法院,而法院的回答每次都只有四个字——“驳回申诉”。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当年的当事人一个接一个地死去了,眼看着洗刷冤屈变得越来越渺茫,老人心急如焚。他说:“我是老党员了,我相信党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还我一个公道!”但这位老人的党却对他的不幸遭遇不闻不问,“有关部门”百般推脱。老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通过信访途径申诉冤案,但也无济于事。为了推卸“接访责任”,当地政府甚至注销了老人的户籍,认定他已经死亡。
    
四、为真相、也为生计来京上访

    
    老功臣的晚景凄凉,不但他的冤屈无法昭雪,他的生活也陷入了绝境。他是立下战功的志愿军士兵,是转业军官,是革命功臣,但他却得不到任何他应得的待遇。没有行政待遇,没有医疗保障,没有养老金,甚至没有户口。他在绝望中迎来了自己的第86个生日,一个早已被认定死去的人又过了一次生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在有生之年,他想再努力一次,老人说:“就算死,也要个公道!”
    
    86岁的王仪贤老人来到北京了,他急匆匆地赶到中央军委信访局申诉,希望军委的领导能够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关注他的冤情。他有两个期待:
    1.希望军委能够关注他的案情,督促重新调查,还他一个公道。
    2.中央军委曾有文件,要求妥善安置1954年以前参军的老军人的晚年生活,老有所养,老有所终。但他被地方政府注销了户籍,对方不买账,也不落实,老人的生活却早已陷入了绝境。他希望政府能够落实政策,尊重他这位志愿军老战士,让自己踏踏实实地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
    但中央军委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却让老人吃了闭门羹——他们不愿受理老人的来访,理由是“主体资格不具备”。也就是说凡是来访的,都必须有身份证或军官证,是法律上认可的“人”。信访局的官员们认为,王仪贤老人被地方政府注销了户口,法律上不认可他是一个“人”,所以他也就自动丧失了来中央军委信访局上访的主体资格,故拒绝接待他。即使填了表格,他也永远等不到组织上的消息。记者表达清楚了吗?
    
五、在绝境中风烛残年,在酷暑中露宿街头

    
    别看老人已经86岁了,但他依然保有着倔强的军人性格。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中央军委附近的街头露宿。但得知他是老功臣,而且已经86岁高龄时,记者感动不已。在如此炎热的天气中露宿,除去蚊虫叮咬,还有那杀人于无形的高温酷暑,老人怎么能耐受得了?
    
    由于中共政治体制的不公平,造成了大批为其政权建立和稳固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老功臣 晚年中生活陷入绝境。这几年,有大批曾参加过朝鲜战争的志愿军老兵为生计而上访,记者也曾接触过不少。但如此冤屈,如此执着,又如此高龄的,实属罕见,故记者动了恻隐之心。尽管记者自己也不富裕,但依旧掏出了荷包中仅有的几张百元大钞。钱虽不多,却毕竟可以帮助老人暂时改善一下生活,至少可以躲避一下酷暑,这只是我作为后辈人对革命老前辈的一点心意。但令记者意想不到的是,睡在街头的老人却执意不肯接受馈赠,而且非常礼貌地屡次谢绝了。他告诉记者,他是军人,能够解决自己暂时的困难,请我不要伤害他的尊严与荣誉。我又一次被感动了,这铮铮铁骨把我感动得一塌糊涂……
    
    王仪贤老人的儿子在北京市的远郊大兴区打工,因与中央军委信访局的距离太远,加之老人年事已高、又不适合长途坐车。所以,上访时,老人会在中央军委附近的街道上露宿街头,等消息时才回到儿子在大兴的家中。
    
    王仪贤老人的儿子叫“王旭德”,家住 北京市大兴区团河路9条8号
    电话:13681294843 1591046272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视频:志愿军老兵、退役军人用顺口溜讽刺时弊
  • 中国抗美援朝共牺牲18万名志愿军
  • 中朝将首次合拍电影 纪念志愿军入朝参战60周年
  • 志愿军老兵以独特的说唱方式鞭挞时弊(视频)(图)
  • 温家宝凭吊阵亡志愿军:中国人民没有忘记你们(图)
  • 韩国挖掘出志愿军遗体,中国政府置若罔闻丧尽民心!
  • 志愿军老兵王辉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告状信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沉冤半世纪:志愿军老兵陆玮要求平反昭雪的公开信
  • 赴朝旅游团志愿军老战士陵园痛哭 战争惨烈/高戈里
  • 1952年资本家向志愿军售伪劣药品被枪决/孙胜林
  • 隐瞒50年的志愿军伤亡内幕——《集结号》观后感/长呻
  • 志愿军老兵:不能不解的朝鲜战争10大热门悬念
  • 韩战志愿军:谁是最可怜的人?/牛乐吼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