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雾漫大别千嶂暗 瑕不掩瑜话古蓼——河南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经营之道”(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严冉牛
    
    雾漫大别千嶂暗 瑕不掩瑜话古蓼——河南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经营之道”
    图1:河南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右)
    
    雾漫大别千嶂暗 瑕不掩瑜话古蓼——河南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经营之道”


    雾漫大别千嶂暗 瑕不掩瑜话古蓼——河南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经营之道”


    图2、图3:河南固始县农民的生活条件。
    
     巍峨的大别山,绵亘雄踞于鄂、豫、皖三省的边界上!从这里到底走出和牺牲了多少红军战士?这里,又有多少人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倒在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再没能站起来!又有多少大别山儿女发扬国际主义精神,离弃刚刚解放的故土,舍下父母和妻子儿女,奔赴抗美援朝战场未能生还,永眠在异国他乡!……
    
     在这块孕育共和国将军的摇篮、为共和国诞生牺牲了无数先烈的热土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与全国各地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党的十六大召开以来,党风、民俗又急骤趋于健康发展!民富国强,在世界上日渐显露端倪!
    
     而在大别山中段北麓、历经血与火的革命战争考验的河南省固始县,从1928年以来至1949年,有达6万名共产党员、干部群众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地方!自被上司誉为“开发专家”的郭永昌,沿着其前任调出固始后落马的固始县委书记周大伟的足迹,高唱着周大伟的改词不换调的“歧路悲歌”一路走来,前脚刚踏上固始土地,后脚还没落下,“就提出‘经营固始’的理念,自任‘董事长’”(见《大象固始》跋P316)。
    
     “经营土地”。河南省信阳市委常委、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坦言告诉安徽省《决策》杂志记者。于是“固始开始把目光投向了经营盘活土地”。“‘在我任期内,固始要向六安(安徽省地级市)看齐!’郭永昌如是说。显然,郭永昌说这话的底气来自去年河南出台的‘强县扩权’的举措”安徽《决策》杂志记者如此评述(详见2005第7期安徽《决策》)。
    
     郭永昌的“强县扩权”的“底气”何至于此!底气更足的则是来自于新时期一位王爷的“‘郡县治,天下安’……是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础”的、曾在封建王朝某段治国史上,取得过卓著成效的封建治国理念(见《大象固始》P1)。取历史精华,古为今用,谁也不敢轻定为错。关键在于指导思想和坚持什么样的制度!
    
     郭永昌就是在这种“强县扩权”“底气”膨胀下,行使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个人都行使不了的土地出让审批权限——郭永昌“历史阶段”。固始沸腾了!中央严格的土地管理政策和严肃的土地管理法律、法规在这里基本被废黜了!因此,一些了解固始的在外界从政人士片面认为固始县是中央政令不通的诸侯王国。
    
     “在国家三令五申要求各地严格控制修建办公楼的情况下,记者在国家级贫困县——河南省固始县采访发现,当地一些部门对迫在眉睫的民生问题,以资金紧张为由无心过问,却拿出巨资竞相违规修建‘豪华衙门’,其中县行政服务中心大楼项目耗资过亿元,相当于该县年财政收入的一半。”
    
     “固始位于河南东南部、豫皖两省交界处,人口160万,是河南省第一人口大县。2006年,该县财政收入2.6亿元,财政支出9亿元,工资发放依赖转移支付,用当地一位官员的话说是:‘固始县财政不仅是一个穷财政,而且是一个转移支付财政。’……”
    
     “在蓼城大道(南端)西侧,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的固始县行政服务中心大楼蔚为壮观,正在热火朝天建设的办公场地一眼望不到边,大片黄土裸露在外,建筑材料堆积如山。据介绍,这座当地的标志性建筑,总建筑面积3万平方米,办公楼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总投资1亿多元,加上广场等附属建筑,总投资达两个亿。”“固始县委主要负责人在一次重要会议上表示:‘固始县行政服务中心动工剪彩,很多县包括很多地级市都搞不了那样的场面’。”
    
     “记者在蓼城大道两侧看到,正在建设的还有投资3000万元的县公安局办公大楼、投资2457万元的国土资源局办公大楼;正在装修或即将迁入的有投资1500万元的县卫生局大楼、投资1000万元的县劳保局办公大楼、投资1000万元的建设局办公大楼、投资1200万元的城郊乡政府办公大楼、投资1300万元的水利局办公大楼。据了解,这些建筑风格一座比一座现代时尚的办公大楼,基本上没有规范立项审批手续。记者在以‘防汛抗旱指挥中心’名义建设的县水利局大楼围墙上看到一条大标语:‘建好防汛抗旱指挥中心大楼,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要知道这些“利在千秋的”新豪衙建筑后面,基本上都有一座座建筑后使用不久的“时髦的旧衙”在另行交易之中。
    
     “顶风建豪衙”的同时,郭永昌同时又“伸手要救济”“对于各机关单位豪华办公楼面积、资金来源等,固始县委宣传部和县建设局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避而不谈,而是反复强调全县巨大变化,称‘全县50万人在外打工,70%的农民住了小洋楼’。记者在固始农村采访,却发现大面积的土坯房。记者从固始县意外地得到一份《全县‘十一五’新农村规划建设情况》,这份‘一个口径对上’材料,列出了13项向上要钱解决的民生问题”:(所列县13项内容略)一次性向上讨要总金额17亿9255万元(以上所引用事实,详见2007年10月30日《经济参考报》记者肖波、王文志撰写的《国家贫困县河南固始:顶风建豪衙伸手要救济》一文)。
    
     说固始是“中央政令不通的诸侯王国”并非偏侠,前面叙述到“王爷”的“郡县治,天下安”的封建王朝的治国之道,“侯爷”、经营固始的“董事长”、也称中共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心领神会。从《经济参考报》肖波、王文志两位职业道德超凡的记者前面的报道中看到,包括固始县行政服务中心大楼在内的八项建筑,总投资是3亿1857万元。据一位谙熟建筑承包之道的建筑大老板私下透露:建筑投资总额最少最少的也有5%装入当地主要当官的腰包,这仅指在有土地审批权的“侯爷”一处。具体建筑发包单位头头脑脑另当别论,这还是最好的当官的。要不然,你根本就承包不到工程!粗算一下,仅此八项工程,至少有1600万被当地主要官员装了腰包,流入郭永昌腰包是否必然,有谁能知!
    
     至于肖波、王文志二位记者提及“建豪衙”的“资金来源”,对郭永昌这样的封疆侯爷来讲,前面所列13项向上讨救济款项不计,其它项目也繁多:退耕还林、“退林还林”(上报还是退耕还林,固始武庙黑沟山仅是一例)。退林打茶、粮田转出种树、九年义务教育经费……,小打小闹,几年下来也能向国家勒索几十个亿的补贴款。至于用到何处,没有证据。只能思意,不能诈传。但固始县财政仍然是“转移支付”。固始县靠财政支出的人员工资(退休金)是全国最低。
    
     而当年缘林赤眉起样的难兄难弟,汉光武帝刘秀封其妹婿大司空李通为固始侯,其肝胆相照,“通与帝首事,欲其坚固初始欤!”永远“坚固初始”亲密无间,亦属情理之中的“情理”!刘秀这个没有“上司”的王,当年是怎么和固始侯李通“经营固始”的,历史上无人作具体考证,详情难得悉数尽知!但有一点可以参照,就是连后来的唐末黄巢起义军将领、河南光州固始人的王审知都知道“选任良吏,省刑惜费,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治国方略。从此可以推断,当年王爷刘秀与侯爷李通实行“郡县治”“经营固始”,绝不会施暴政,相信当时的固始“天下安”是确凿无疑的!因为他们的封疆乐土属于他们自己打出来的,同时他们的任职期限也没有上司制肘,疆土境内都是隶属他们的臣民。他们的“郡县治、天下安”与当今中国共产党中央“坚持以人为本,执法为民”。“努力建设服务型政府”,“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氛围内的新王爷再提“郡县治,天下安”,有无与党中央分道扬镳之嫌?说其是“中央政令不通的诸侯王国”,危言耸听?只有让事实说话。
    
     侯爷郭永昌的“经营固始”,其前面已清楚地告诉《决策》杂志记者:“经营土地”!就在他统领“顶风建豪衙,申手要救济”,疯狂行使土地倒卖“审批权”的同时,整个固始县上行下效,倒卖土地风潮云涌,民怨沸腾!血腥镇压老百姓抗拒非法倒卖土地事件连连发生,为土地事件上访人潮如流!值此仅举两例:以武庙一个小乡党“委书记”为首的一帮乡干部,舍弃一座新建年代不久的宽敞明亮的办公大楼不用,重占良田,建起一座、用外出务工归来的农民工话说,比北京人民大会堂规模、气派小不了多少的新办公大楼。于此同时,强行征霸老百姓山林土地10元/亩,倒出卖给开发商,老百姓与之抗争。于是先后同时动用段集、祖师邻乡两个派出所警察、搜罗社会黄毛(痞子)与本乡派出所联合,多次对老百姓进行镇压。致使老百姓眼被打瞎(王品端)一人(重伤);惨遭暗害(张家铎)死亡1人;因此事上访被武庙派出所捏造违法事实非法拘禁11人,已被拘禁9人;其中年近七旬的赵允军老人,因参与上访,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摧残拘禁,恼怒成疾,吐血不止,从行政扣留所放出,不久死亡,无人过问!另有被打成轻伤的数十人无处鉴定。在上述决定拘禁人员之外,又有另外四人陆续被非法拘禁。更为甚者,县政法委书记齐登舰、被誉为“任长霞似公安局长”的杨久隆与之沆瀣一气,动用武警、防暴队,制造了血腥的镇压群众上访的0八·四·二0事件(详见固始外出务工返乡的1315名代表向中央发出的《四·二0惨案,惨烈的血案》上访件)。
    
     这里的方集镇用假批文强征独山村二、三、四组村民承包的土地1.25万元/亩,2.6万元/亩卖给开发商(见2007年第13期总第1130期内参选编),失去土地农民生活无望,群体阻止施工。该镇一位“党”委副书记公然指令施工车辆:哪个出来阻止施工,你们就轧死他们,大不了20万摆平一个!砸坏你们一辆车,镇里赔你6万,尽管大胆轧过去(详见方集镇事件还在继续P24)!老百姓也豁上了,形成对峙僵局。于是二00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凌晨一点,一群化了装的警察、武警加黄毛(痞子),砸门入室,夜袭三、四村民组,见人就抓,反抗就打。将汪厚明夫俩捆起来打,室内冰箱、啤酒等物品被砸毁;汪顾芳胳膊被打断;沈子明肋骨被打断三根将肺刺破,同时与被打伤的另十余名村民关进监狱(沈子明因肺大出血从监狱拉出送进医院抢救,才免一死)。刘西举因上访“罪责重大”被关押七个月十二天,经检察院审查其罪不能成立,“任长霞似的公安局长”杨久隆统治下的固始县公安局,自行扯下一块“取保候审”的遮羞布,将刘西举释放(详见录制光盘、方集镇事件还在继续P24),这就是发生在固始县方集的O七·六·二二惨案,至今还在延续!
    诸如O八·四·二O惨案,O七·六·二二惨案,在齐登舰、杨久隆操纵下屡有发生!
    这就是齐登舰、杨久隆配合侯爷郭永昌大小人等,在河南固始的“依法办案”!
    老百姓说,齐登舰、杨久隆属下的“人民警察”是血腥镇压老百姓的急先锋(当然只是参与制造血案的部分警察)!是变了态的与人民为敌的警察!
    
     “稳定和完善土地承包关系,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健全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这是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特别强调的问题!老百姓说,我们就是遵循总书记指示精神层层上访的,怎么得到的都是上述遭到血腥镇压的结局呢!
    
     这些上访“刁民”该不该“党”和“政府”镇压?回答是肯定的:该!为什么?因为他们反对共产党!
    
     固始侯完全可以以西方《人权宣言》中“自由是在不伤害别人时做任何事的权利”这句话以蔽之,更何况这些“刀民”是与当政的“共产党”要员争抢土地!——此话底气为什么这么足?因为:王侯疆域挂的还是共产党牌子。
    
     “强县扩权”是王侯的要务,更是他们倒卖王侯疆域土地肥己的幌子!虽属王侯疆域,尚未改弦更张,挂的还是中国共产党的牌子。之所以没能改弦更张,一是他们没有隶属自己的军队和警察;二是任期还属中国共产党中央掌控,“王侯”在这里也不可能终身制。一些不达事理的老百姓是立足王侯疆土上说的“共产党黑完了”,难道不应该被镇压吗!有理讲理,敢骂“共产党”!
    
     固始,虽是全国农业贫困大县,是人多地少的河南农业人口大县。但1996年的固始城区面积不足7平方公里,居住人口远低于10万。“开发专家”、董事长、固始侯、也可谓中国共产党河南省固始县委书记郭永昌到任后的现在,固始城区在二00四年的框架已剧增至35平方公里之多,城区建成面积不足20平方公里,城区人口也相应增长。各乡、镇所在地的疆域也如法炮制,急剧扩大,所占老百姓耕地无人能精确核准。但倒卖出去后的土地又被闲置摞荒的居多!
    
     安徽的《决策》杂志记者评述:“一个边缘化的国家级贫困县,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个县城,居然拥有5000辆出租车”(出处同前)。固始县城何至5000辆出租车!5000辆仅属出租车公司挂牌的,更多的是那年老的下岗工人、县城周边失去土地、生活没有着落的农民的黑出租车还没被计算在内不说,尚有各乡镇街头上的农民的黑出租车更在另册。这些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是不是也令人匪夷所思呢?不得而知!
    
     “在城市规模急剧膨胀后,固始争做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冲动也来得格外急切。”所以,郭永昌在上面说了:“在我的任期内,固始要向六安看齐!”安徽《决策》杂志记者同时也将两个城市的情况作了比较和分析:“六安是皖西大别山区一个传统区域中心城市,总人口664.9万人。2004年,六安市地区生产总值和财政收入分别达到253.1亿元,16.1亿元,相当于固始的3.5倍、8.7倍。从短期看,固始县的经济实力与六安不属于一个重量级。”
    
     因为“赶六安,是省委省政府对我们的期望,打造四个中心,也是一个自我的激励。”郭永昌承认,“具体怎么赶超,现在真没细分。”(均出自同期《决策》杂志)。尽管固始“平添几许‘春风得意马蹄疾’的豪情”。但“在这轮区域城市角力中,谁最终胜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看来《决策》杂志的两名记者是充分摸透了郭永昌的底细。因为他们知道“固始是河南省人口大县,人多地少,把劳务输出作为突破口也是被逼出来的。”
    
     事情的真相也确实如此。尽管郭永昌睁大两眼向记者吹虚:“固始农村富裕程度,是你不可想象的。固始农村在中部六省首屈一指。70%的农户有楼房。一句话,藏富于民。”吹,使劲瞎吹!《决策》杂志两位记者早就说过了,固始的劳务输出“是被逼出来的”!
    
     固始知情人说:想发财,政治上又寻求发展的河南境内的污吏,无不想到固始任职。到这里来任职的“党政”干部,都发现这个“边缘化的国家级贫困县”(引自同期《决策》杂志),天高皇帝远,先期是在执行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上大做文章。他们不宣传计划生育工作的重大意义,不安抚、落实单(双)女户生活保障措施,故意放任自流,尾随而来的是无限量的罚款,什么牵牛、赶羊、逮猪、扒房,直到这些超生户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为止——这基本是固始县第一批“劳务输出”成员。
    
     第二期是农业税征收。固始县的农业税征收,不管中央每年出台的一号文件精神,不顾农民死活,层层加码,无度扩大征收数额。农民们也只好早缴、快缴,免得迟了又加码!直到一年下来,种子、农药、化肥全赔上,还不够缴“政府”农业税的,便弃田摞荒不种,乞讨也比种田强!这就是第二期大批“劳务潮”涌出固始县的原因。
    
     这两期“劳务潮”涌出固始,与后来的“县委书记”郭永昌当然毫无关系。但《决策》杂志两位记者却从中品味出那位王爷的感慨和希望:“固始让人看到了河南的希望。固始这个160万人的大县,在很多方面都有符号和标本意义,值得挖掘,值得研究的东西太多了。”(见同期《决策》杂志)。
    
     王爷首先要研究的应该就是“这人力资源矿”(见大象固始P118)。固始的“标本”就是160万人口,拥有的“符号”就是70多万可供踢弹的农村富余劳动力、50万劳务大军。确实“值得研究”、“值得挖掘”!这也是“矿长”、侯爷郭永昌能安然离开固始的根本“理论”原因!
    
     于是,郭永昌这位固始侯、“经营”固始的“董事长”心领神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研究出了统领中西部发展的最佳决策:“人出去了,土地腾出来了,可实行土地集约化管理”(见同期《决策》杂志)。并且创造出了“河南省最高价的土地在固始拍出,一亩513万元”(见同期《决策》杂志)。
    
     忽悠一次,何来永久?如此地价,哪来商招?广东客商吴道强以5万元/亩的地价预付100万元定金,固始有关部门以地价太低拖着不办,不知吴道强几经周折,事情办的怎么样!
    
     鉴于此情,“郭永昌郑重提出:‘吃亏就是解放思想,让利就是转变观念,放开就是最大开放。’这三句话在当地政界和企业界中引起巨大的‘冲击波’。有人说,这是郭永昌给固始人搅动的最大一次‘头脑风暴’”(见同期《决策》杂志)。
    
     郭永昌提出的吃亏,当然是让老百姓吃亏。老百姓出让山林土地10元/亩——武庙乡“党委”主要领导经办!从老百姓手中10元/亩倒出,官方再以最低价2.6万元/亩倒卖开发商,开发商要比以5万元/亩、513万元/亩买进获利就大得多了!郭候爷大小人等不以此差价倒卖土地,他们图什么?!
    
     就是因为老百姓没按侯爷、郭永昌董事长的意图“转变观念”,没彻底“放开”让侯爷郭永昌大小人等将土地最大限量的出让。所以郭永昌“若想实现跨越式发展,只能选择强制型的制度变迁路径而不是诱致型的制度变迁路径”(见同期《决策》杂志)。这位倒卖老百姓土地倒疯了的侯爷郭永昌发誓“不做先驱,就做先烈”!看来,候爷打算在与老百姓争抢土地上,决一死战了!这也是在固始屡屡出现类似O八·四·二O、O七·六·二二惨案的理论基础。
    
     老百姓能斗过侯爷郭永昌大小人等?回答也是肯定的:否!郭永昌大小人等虽然没有正规部队,他们一伙却握有可供操纵的公安警察和武警,另外还有黄毛(痞子)。在老百姓为保自己合法土地承包权益与之对抗过程中,遭到血腥镇压——只有小说大家才能描绘出本文前面所列的血腥镇压场景!
    
     2005年第7期安徽《决策》载张道刚,贺海峰撰写的《固始现象的背后》一文,其实“背后”什么都没写,什么都写在了“背后”的前面!“只做环境不招商”——如此恶劣的环境招什么商!“在我的任期内”只要将老百姓土地倒出去——郭永昌如此坦承,这就是他“只能选择强制型的变迁路径”,才能把老百姓从他们赖以生存的承包土地上赶尽杀绝,土地才能腾出来供其倒卖!
    
     王爷不王,侯爷不侯——或多或少,他们还受中国共产党制约!要不然,他们也不会挂共产党牌子。不挂共产党牌子,遭老百姓反对,他们无以抵挡,所以还得挂共产党牌子,才能把固始的“人矿”输出光、输出尽!老百姓是把郭永昌大小等定格为中国共产党的形象和代言人说的“共产党黑完了”这话,老百姓又是站在郭永昌的王道乐土上说的。
    
     共产党没黑完,而是固始的土地在郭侯爷操纵下,从老百姓手中抢完,郭侯爷也掏空了他“属地”的财政,钻进了上司为他定做的保险箱。政法委书记齐登舰和冠名“任长霞似公安局长”、“依法办案”的杨九隆,在“固始事未了”、血腥味还没散去的情况下,能依次潜离固始又升任肥缺。算不算完!?如果就此不了了之,又是一说。如果能得以彻底追查,虽:除贪务尽难,重振党风更难。但郭永昌大小人等,把中国共产党的声誉在一些老百姓中间败坏到如此地步,不重振党风,中国共产党将被郭永昌这样的“共产党员”推翻。
    
     有光的存在,人世间就免不了有阴影。一位哲学家说。持悲观论调的人士说,这是任何一种社会制度,任何一个政党都难以彻底消除的,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当然也不能例外!对这种说法不能苟同!中国共产党的“三大法宝”是世界上所有政党和党派所不具有的,至于能不能例外,让事实说话!
    
     1949年7月1日至5日,黄炎培、诸辅成、冷鹬、左舜生、傅斯年、章伯钧六人访问延安,黄炎培当时向毛泽东提醒“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的国之兴亡发展的必然周期率,防止“政怠宦成”,“人亡政息”!毛泽东非常自信地向黄老宣称:“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改革开放以来,只有以胡锦涛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在极为密切地关注着这个问题,但其民主政令不畅通,尽毁于某个方面某个地区的“肠梗阻”——河南省固始就是实例!
    “事实上,在我去苏联的历次访问中,我不可避免地想到共产党的特权阶层比任何一帮资本家更接近于马克思对一个统治阶级所下的定义!”这是前美国总统尼松在《领袖们》一书中,对当时的苏联共产党最高领导层的看法。
    
     从现在看,中国共产党绝对不会有前苏联老戈和老叶似的人物出现,更不可能有中华台湾民进党那样的执政人物。中国的老百姓尤其从汶川大地震、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成功举办(前无先例)、“神七”上天,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世界各类执政党、各种制度不同的政府中的地位和崇高威望——这是中国从一八四O年至中国共产党执政以来绝无仅有的!也是世界上任何强大的敌对势力都无法诋毁和磨灭不了的!
    
     要分清局部和全局、个别和一般。要把目光盯注上面,不要被眼前的一股迷雾、或一叶障目!统揽全局,切忌以偏概全!暴露局部问题,绝不是对全局的否定!国际共产主义联盟不复存在了,但中国共产党不是照样闯出一条前所未有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建设和发展思路吗!“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焦裕禄这个普通中国共产党员的话,无形中被用到了中国的国际战略发展空间中去。事实上,地上本来就没有路!第一个趟出路径的人,无异于第一个吃螃蟹人——难保不被毒死,更难保不犯错误。可中国共产党毕竟趟出了一条属于她的成功之路!但河南固始的郭永昌之流不属探路之列,另当别论。
    
     只要全党上下认真贯彻执行胡锦涛总书记提出的“坚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紧密结合新的实际,坚持走中国特色的政治发展道路,坚定不移地把社会主义民主建设不断推向前进。”这是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强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确保人民群众既能享受到发展带来的物资成果,又能充分享受到民主权利的根本举措!前提是,“只有人人起来负责!”这一举措能否兑现人民群众享受到发展带来的成果?从河南的固始现象看,目前还保证不了高薪养廉的情况下(实际上高薪并不能确保养廉),是否应该做好两件事:
    
     一是首先打通并净化通往民主化的通道。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没能与中低层党政分离出来的情况下,首先改变人民群众逐级上访的局面,广开人民群众上访渠道。认真分析、严肃对待人民群众信访中典型问题,要真正起到查一例带动一片的作用。二是“红墙学者”们能深入基层、随访调查一些典型案例,兴许比坐在红墙内讲课、闭门造车要实际的多,也可解决并转变学者们“我可不是通天的,只有尽可能转交有关部门办理”的无奈心理和面对群众信访的被动尴尬局面。这一提法是不是痴人妄说,相信中央党校卢先福教授对现今某王爷的“郡县治”、“天下”是否能“安”会有最权威的解见和看法。
    
     学者们坐在红墙内,千万不能轻信那些封疆的王侯们把群访问题都说成是“法轮功”、“呼喊派”、“打砸抢分子”和应运而生的“破坏奥运”(西藏的达赖喇嘛分子打砸、抢、抄、杀,企图分裂不在此例)的不法行为。就河南固始问题和《贵州电视台》报道的贵州瓮安事件的出现,足以让学者们能探讨出实现胡锦涛总书记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新思路、新方案。但在学者们新思路,新方案中,千万别忽略了尼克松是这样评价赫鲁晓夫的:“只要谎言能解决问题,他在一生中就从来不说真话。”河南固始郭候爷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大小人等,基本都具备赫鲁晓夫先生的人品。固始有首民谣:“村哄乡、乡哄县,一直哄到国务院!”这就是赫鲁晓夫的谎言几十年来,与固始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要不然上面为什么只见到霓虹流彩、升平歌舞的固始光明,却见不到郭候爷脚下血腥的黑暗!
    
     当然,研究的课题面也不宜太宽,量亦不必太大。从学者的角度能否随同中央,只抓一到两个点(一到两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每个点抓一到两个市、每个市只抓一到两个县,每个县只抓一到两个乡(镇)……,这样不须太多人力,更不会牵扯党中央太多的精力,但需逐层落实,一竿子插到底!杜绝过去那种层层派驻“代表”,不解决实际问题的“帮助王婆卖瓜”现象!派谁驻,谁负责。认真实行严格检查验收制度,不彻底拆开“郡县治” 王侯封疆的围墙,“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就推不进去!“人民当家作主,就无法保证,党和国家的事业就会遭受损失。”胡锦涛总书记都如是强调,总不能再算作儿戏吧!不彻底铲除有些被封疆的王侯们的封建官僚恶习,党中央的政令是很难得到实施贯通的。这仅是迫在眉睫的权宜之计,当然,决策性的方略有待红墙学者们去深挖到最基层!
    
     “雾漫大别千嶂暗”题目是不是太大了点,是不是危言耸听?“瑕不掩瑜话古蓼”就显具体客观了。古蓼即固始。古以此地盛出做酒、糟麯的蓼花而得名(老百姓说今天的固始以盛产贪官污史而著称)。但“瑕”不琢,定掩“瑜”;要不然,中国就不会有“和氏壁”的悲惨历史故事的发生。历史如此,而今没有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们也是无法领悟到的!不深入底层调查了解,不去认真综合归纳评判分析人民群众零碎不堪的哭诉事实,会认为是危言耸听!是因为有了“红墙学者”们的政坛高论,更出于对现中国共产党中央的坚信,才敢引发出“雾漫大别千嶂暗”的题目。河南固始问题,虽属大别山一段中的局部问题,但它也属一个完整的“麻雀”。无独有偶,同一个时间段,又出现了贵州瓮安问题!也不得不承认它是共产党肌体上的毒瘤,应该说有及时摘除的必要!讲和谐,不一定是对“张青山,刘子善”的放纵!是要中国共产党,还是保留“张青山,刘子善”!这还有再选择的余地吗?即便是“瑜”上的“瑕”也要琢!何况封建帝王为保江山社稷,连他亲立的太子都废!
    
     河南省固始段大别山的雾霾若能真正得到清除,相信全国底层也能光亮一片!
    
     河南省固始县1315名外出务工返乡代表提供
     严冉牛成稿于南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固始县巨额退耕还林款被侵吞九年 农民上访无人管(图)
  • 河南固始县毁林现象触目惊心(图)
  • 河南固始农民李学良因要求见县领导被拘十天(附视频)(图)
  • 河南固始县政府雇凶伤农后继续强行征地(附视频)(图)
  • 河南固始政府雇凶伤农事件受害者被逼保证“永不纠缠”(图)
  • 受害人讲述4.4河南固始政府雇凶伤农事件经过
  • 河南固始4.4护地农民血案又被当地政府摆平了?
  • 发生4.4雇凶伤农事件的河南固始县原来是群体事件高发县(图)
  • 大棒加手铐 河南固始疯狂镇压护地农民 (图)
  • 河南固始县干部雇黑社会200人狂殴村民(图)
  • CCTV调查河南固始政府雇凶伤农事件 当事人及亲属被监视
  • 政府雇凶 警察指挥 河南固始农民护地险丧命(图)
  • 河南固始县为发土地财让农民家破人亡(图)
  • 贪官郭永昌被抓半年多 河南固始农民仍被坑害
  • 河南固始县农民夫妇因强拆服毒 十天政府未追究责任人
  • 河南固始县农民夫妇因强拆服毒生死未卜
  • 河南固始县村干部开一张计划生育罚单收30%回扣(图)
  • 河南固始县是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
  • 网帖曝河南固始公选乡长黑幕 多半是官员子弟
  • 举报河南固始县城郊乡政府违法征用基本农田三万余亩(图)
  • 河南固始“官、警、商、匪”勾结殴打护地农民事件还在发生(图)
  • 河南固始县农民发起网上签名大联合护地维权运动
  • 河南固始县:敢说话就打 敢反抗就抓(图)
  • 见证4月4日河南固始县汪棚乡政府雇凶伤农事件真相
  •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要土地、要活命
  • 河南固始县农民孟宪明地被占房被拆一家七口怎么活?(图)
  • 河南固始县村民联名要求收回政府违法征地(图)
  • 河南固始县1315名返乡维权农民代表告父老乡亲书
  • 河南固始县价值四百万元的新豪华别墅为何拆掉?(图)
  • 河南固始县失地农民的道歉信
  • 比黑帮更凶残的是“红黑帮”——河南固始县人民上书胡锦涛
  • “全国解决信访问题先进县”河南固始县制造车祸迫害农民维权代表家属(图)
  • 刻骨铭心的纪念——河南固始县农民正以实际行动纪念“6.4”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