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宁波一木头架起的施工便桥垮塌 四工人遇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转载)
     7月14日凌晨5时30分,宁波绕城高速公路东段第十(A)合同段桥面施工现场,4名小工像往常一样,走出了他们简陋、狭小、杂乱的宿舍,开始他们一天的辛劳。墙上的考勤表上,忠实地记录了他们曾经的出勤。
    
     然而,这一次,却是他们人生中最后一次考勤。从这天开始,他们将不仅永远缺席于这块工地,也将从此永远缺席于他们的家人,还有他们辛劳的一生。 (博讯 boxun.com)

    
    从开工到事发不过短短20分钟,一场悲剧突然来临,令所有人猝不及防。
    
    7月14日凌晨5时50分,4名工人在便桥上推运压浆机时,便桥半边垮塌,4人从15米高桥面坠落,不幸身亡。
    
    昨天,相关部门对此事开始调查。
    
    4人都来自同一个村子,其中两人是亲兄弟
    
    事发地在镇海区蛟川街道境内。
    
    昨天中午我们赶到现场时,工人们正在工棚睡觉。工人们说,7月14日中午,老板通知他们全线停工,什么时候开工还不知道。
    
    出事的4名杂工所住的工棚,已被上了三把门锁,窗户也用衣物遮蔽了。透过缝隙,我们看到床上的被子散乱地堆在一旁,桌上剩着大半壶茶水,锅碗瓢盆摆了一地。屋内的摆设还透着他们主人生活的气息,只是这4个主人从此一去不复返。
    
    门外的墙上,张贴着2010年2、3月份的工地考勤表。
    
    出事的四人分别叫孙洪福、沈卫东、盛松、盛林,都是来自江苏兴化市同一个村的老乡,年龄均在五六十岁之间,其中盛松和盛林是亲兄弟,去年已经在这里打工,另外两人今年才过来。
    
    “他们都很守规矩,很忠厚。”工地值班室工作人员老朱说。
    
    本来是6人上工,其中一人上厕所,另一人裤脚被钢筋勾住
    
    顺着老乡们手指的方向,我们来到工棚向南一百多米远的事发现场。
    
    出事的这段绕城高速桥面约有15米高。抬头,便可看到两桥面中间搭的这条出事的便桥。近三米宽的便桥,已经塌了一半,从残留的桥体上,可以清晰地看见仅是用两根木方作为支撑!
    
    四顶安全帽掉在桥下的工地上,旁边重达500公斤的压浆机的左后轮已被血浸泡得变了颜色。
    
    一起跟来的工人老刘深深地叹了口气:“只有几秒钟时间啊,4条人命就没了……”
    
    老刘说,当天早上原本是6个人上去抬机器,结果1个去上厕所,另外一个刚上便桥,裤脚刚好被护栏预埋钢筋给钩住了,腿迈不出去,他蹲下身子正把钢筋抽出时,前面4个人就掉下去了。他蹲在那里吓得站不起来了。
    
    事发时,一名来自贵州的工人正在两丈以外的地方搭脚手架。“我听到一声巨响,接着有人喊‘救命’,我跑过去一看,4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3个当场就没气了,还有一个想说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不停地‘哼哼’。”
    
    工友们立即打了120,有的打了110。不一会儿,120救护车把受伤的那个接走了,但据称抢救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无力回天。
    
    死者家人已赶到宁波,悲痛欲绝
    
    记者从绕城高速建设指挥部了解到,死者家属在出事当晚11点左右就已赶到宁波,昨天早上,他们已分别去殡仪馆认领亲人。
    
    昨天中午11点,记者赶到宁波市殡仪馆,一位工作人员说,死者家属半小时前刚离开。“来的人很多,有几车,悲痛欲绝。唉,出来打工本想挣钱的,结果人都没了,太可惜了。”
    
    为了联系上死者家属,昨天下午我们多次联系殡仪馆,均被告知,家属们没有再来。
    
    昨天晚上6点多,我们又来到死者住的工棚。工人们说,死者家属住在宾馆,一直没有来过。
    
    工人们说:木方做便桥承重梁,工地犯了“低级错误”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天,现场的惨状仍令在场的工友们唏嘘不已。
    
    “这次事故是典型的操作失误。”工人老刘在建筑工地打了十几年的工了,他指着现场两根近4米长、中间新折段的木方说,这两根木方是便桥塌掉部分的承重梁。因为木方承受不住压浆机和四个人的重量,断裂了。
    
    “四个人体重加起来超过500斤,压浆机重1000斤,加起来已经是1500斤了。推的时候再一用力,压在便桥上的重量至少超过2000斤。”老刘说,这样的重量仅凭四根木方承重其实是很危险的。“我也搭过这种便桥,一般我们都用槽钢做承重梁。”
    
    老刘说,按照规定,一般压浆机也不是靠人推的。便桥搭好后,在桥面上再铺两根铁轨,把压浆机的轮子卡在里面,两头系好绳子,一拉,机器就过来了。人力推机器,很有可能用力不均,车子前进时偏离方向。
    
    边上其他工人们告诉我们,根据他们的经验判断,这种便桥大多是施工人员自己搭建的。这次出事的4个人都是小工,在工地里做些技术含量不高的杂活,经验不足。推车时,他们还穿着雨鞋,这是明显不合适的,肯定要穿球鞋。“拌水泥要穿雨鞋,我们都是带两双鞋上去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江苏籍工人说,如果施工人员不懂这方面技术,项目经理也应该及时发现指出。出现这样的“低级错误”,项目经理应付一定的责任。
    
    建设方:正在接受调查,不方便说话
    
    该事故标段由浙江正方交通建设有限公司承建,昨天,我们在网上查询了承建方的情况介绍,在多个网站上,公司自称具有公路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并同时具备桥梁、路基、路面工程三个专业承包一级资质。
    
    这样一家富有经验的交通建设公司,为何会犯建筑工人们认为的“低级错误”?事发标段有没有工程转包?
    
    昨天,我们采访了这家公司,一位刘姓工作人员说,因为公司总部在金华,事发地在宁波,他们现在还不了解情况,让记者10分钟后再打电话过去。
    
    10分钟后,这位工作人员说,她拨打了公司在宁波负责人的电话,有几人电话不通,有几人说在接受调查,现在不便透露。
    
    昨天晚上9点,我们联系到了事故标段项目经理何某,他说,因为事故还在调查中,不方便说话,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安监局: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我们了解到,宁波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综合监管处正在对事故进行调查。该局规划处的工作人员说,综合监管处的周处长在牵头调查此事。
    
    几经周折,记者联系上了周处长,他告诉记者,调查还在进行当中,具体原因还不知道,过几天会出调查结果。
    
    编者的话
    
    “断”桥之痛
    
    两座高架桥之间的便桥约有4米长。
    
    
    短短4米,4名小工曾不停地在上面穿梭,丝毫不知,有一天,小桥突然就成断桥,他们有一天会成为断桥冤魂。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平凡的清晨,他们推着沉重的机器,像平常一样走过便桥,悲剧突然发生。一瞬间,他们来不及思考,来不及出声,没有机会留下遗言,没有机会告别亲人,生命在刹那从15米高空殒落……
    
    有人问:他们本来是出来打工挣钱,现在连人都没了。为什么?所有的人、所有的部门都说在调查,我们希望能尽快有一个公平、公正的调查结果,给这些无辜死去的魂灵一个交代。
    
    安全=生命,不容侥幸!
    
    (本文来源:新华网 ) (博讯记者:薰衣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西一大桥垮塌 陕晋蒙运煤大道忻黑县段封闭‎
  • 319国道彭水境内一公路桥垮塌 一工程车坠桥
  • 贵阳一在建立交桥垮塌 4人受伤2人失踪
  • 黑龙江铁力市一公路桥垮塌 至少6车坠河
  • 株洲高架桥垮塌续:规定时间内火化将获赔40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