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是一家海外的开放式媒体,但却一直被北京政府内极端分子认定为是“境外敌对势力”。我们关心中国的发展,也关注中国人民所遭受的苦难。从博讯成立开始,信访就成为了我们不可回避的话题。尽管有大批前线的记者和志愿者在关注着信访话题,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报道始终存在着一些关键性的盲区,比如有关截访者制度性行为的细节——也就是制度本身的运行细节。这些“盲区”的存在,是对手组织严密的结果,我们无法深入其中了解详情,只能被动地报道个案,探寻普遍规律。而受害者往往也无法提供这些隐情,剩下的也就只有扼腕叹息了。我们报道的上访者个案数量要远远多于截访这一政府行为的内幕报道,这是工作使然,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隶属于国家信访局的马家楼接济站已经全面迁往久敬庄接济站,2010年7月12日(星期一)开始正式办公了,从北京各处要害地区转来的被捕上访者也被押运到了这里。马家楼的接济站随即停用,只留下了少数保安和善后工作人员。所有的各省“地方工作人员”也同时进驻了久敬庄。刚刚,我们有机会采访到了一位常年在国家信访局蹲点儿的“地方工作人员”,他不但是截访,而且是其所在区域的截访领导。这是博讯第一次有机会如此近距离地与这种身份的官员面对面。通过我们的对话,大家可以了解到一个真实的截访制度。
    
    记者:您从事这个工作有多长时间了?
    截访官员:嗯,5年吧。主管这摊儿。
    记者:一直在马家楼(接济站)?
    截访官员:对。
    记者:听说刚刚搬迁到久敬庄了,有这事儿吗?
    截访官员:有。周一(2010年7月12日),正式过来的。全来了。马家楼的班底全来了。
    记者:那截访的也都跟着过来了吗?
    截访官员:嗯。
    
    记者:您过去一直在马家楼蹲点儿?
    截访官员:对。
    记者:每天如何出入接济站?
    截访官员:他们发证件了。国家信访局发的。我们常年蹲点儿,都有证件,我是XX组的。
    记者:就是这张卡片。证件上还分组呀?
    截访官员:那肯定的。都不是一个地方来的,便于管理。
    记者:如果没有这个证件,可以出入信访局的接济站吗?
    截访官员:也可以,但需要登记。比如,某地政府派出的截访干部刚刚来京,没有我们这些(由国家信访局颁发的)证件,也可以进,但必须有派出单位的工作证件或者是警官证,登记之后才能可获准进入。
    
    记者:这种情况多吗?
    截访官员:每天都有很多,但都要检查证件,要登记的。他们的安保制度非常严格,不可能出问题。
    记者:他们(接济站)愿意接受媒体采访吗?
    截访官员:不可能。你没看到大门口的牌子上写着“谢绝采访”吗?!
    记者:那么,我们谈谈您的具体工作,您具体负责什么工作?
    截访官员: 上访的被送到接济站了,我了解本地区人员的数量,然后逐个筛查,逐一通知他们所在区县政府在京的截访,接回稳控。
    记者:您是如何知道被捕上访者的数量?
    截访官员: 国家信访局通知的。人员只要一进来,他们的数儿就出来了。按户籍所在地分别通知。然后,再逐级通知。
    记者:您如何通知下一级政府的截访官员?
    截访官员:我们都有联系表。你看。
    
    记者:欧,这张表上印着各区县的截访官员的姓名和电话。他们都在北京吗?
    截访官员:嗯。我这片儿的基本都在各级政府的驻京办。随叫随到。
    记者:您只负责这些地方的截访吗?
    截访官员:嗯,我只管我这片儿。
    记者:其他本省的上访者呢?
    截访官员:干我们这行的,只管自己这摊儿事儿。长春的绝不管白城的,白城有白城的人,别看都是一个省的。新疆的更不管海南的,这是规矩,没有乱管的。
    记者:被你们接走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上访者?
    截访官员:非正常上访。比如搅闹接访单位的,到中央国家机关上访的,到领导人居住区或涉外机构上访的,到天安门广场的,下跪请愿的,通过举冤状和照片、或是穿状衣扰乱公共秩序的,聚众言语攻击政府等等。
    
    记者:非正常上访的人数多吗?
    截访官员:非常多。有时我们都忙不过来,焦头烂额的。
    记者:那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愿意正常上访,而会选择非正常上访呢?
    截访官员:可能觉得 不闹不解决问题 吧。
    记者:那为什么不干脆给他们解决问题呢?他们不就不上访了吗?
    截访官员:这事儿不能深说,说多了就反党、反社会主义了,颠覆国家政权,我只管我自己这摊事儿。谁闹访,我就抓谁!
    记者:这些上访者被从接济站接走之后,如何处理?
    截访官员:稳控呗。
    
    记者:请说详细一些。
    截访官员:这些被关押在接济站的上访者只要被国家信访局界定为“非正常上访”(如果不是“非正常上访”也不可能被关在这儿),会由公安机关首先对他们实施训诫,并且由工作人员一份一份打印出“训诫书”。这是一张A4打印纸,分为两联,上联是被训诫人姓名、训诫事由等等。下联是“责任移交书”,需要签署负责人(官员)的姓名,表示对该人的稳控责任已经由国家信访局移交给了相应的地方政府。如果负责人没来,派出的截访也会签他的名字。
    
    记者:您手上这一大摞“训诫书”,每一张的内容都不一样,还有被训诫人的照片呢,明白了。(打印出来的照片都是黑白的)
    截访官员:那都不是一个人的,能一样吗?
    记者:有空白的吗?
    截访官员:没有。都是直接打印出来的,不需要你填。
    记者:我想扫描一下。
    截访官员:不行,不行。我这儿的人归我负责,查出来就死定了。
    
    记者:在这张A4打印纸的两联签好字后,就可以带人走了吗?
    截访官员:还不行。还要由接济站“开路条”。
    记者:请描述一下,路条是什么样子的?
    截访官员:路条就是带存根的出门单。也是两联。要写清楚 省别、非正常上访人员数量和姓名、以及接访人的签名、电话和出门时间。上面盖着“分流劝返专用章”。填好后出门条带走,存根留给接济站的工作人员。手续办完了,可以领人走了。
    记者:好的。那这些人被送回去之后,怎么处理呢?
    截访官员:根据情节,还有本人儿态度。
    记者:会拘留吗?
    截访官员:那算轻的!劳动教养、判刑的,都有。不服,就收拾他。有那老顽固神神叨叨的,扔到精神病院里,治治他,他就不上访了。
    记者:如果对方执意上访呢?
    截访官员:整死他!不用我操心,下面的人全办了。
    记者:精神病院里还关着人呢?
    截访官员:多了。你想,吃那幻觉药、高压电击、打针、长期强制捆绑、精神折磨……关他半年,不疯也疯了。就算他没疯,他遭足了罪,也不上访了。
    
    记者:您以前来过久敬庄吗?
    截访官员:来过。但我基本上是成天都蹲马家楼。
    记者:感觉这边条件怎么样?
    截访官员:比马家楼好。院子很大,整洁。他们(接济站)分别给各个省份都划定了停车场,立上了金属牌标识,比如新疆、河北等等。国家信访局在院里现场办公,接济站里也进驻了公安派出所。在办公区里,有两个接待室,冷气不错,可以休息。久敬庄的食堂也较大,比马家楼干净多了。
    
    记者:总体来说感觉不错?
    截访官员:嗯。
    记者:那您觉得上访者的关押条件有所改善吗?
    截访官员:那就不是我们的事儿了。不过,一般吧,好些……
    记者:刚刚才搬过来,这两天,您感觉您那儿(要接)的人多吗?
    截访官员:还好,不算严重。刚才跟西藏的(截访)聊,他们的压力不小。
    记者:西藏的也这么多上访?
    截访官员:多了。这老哥(截访干部)是“援藏干部”,享受援藏工作的优惠待遇,实际却来北京工作。不遭罪,还提干,真是不错。
    记者:好像是有制度保障,援藏干部要优先调级。
    截访官员:嗯。
    
    记者:非正常上访的人数太多,您会有太大压力吗?我指的是行政压力。
    截访官员:那当然。
    记者:如何自救呢?
    截访官员:那就看你个人的关系了。比如抓进来的,不登记,不统计,直接悄悄拉走,这叫“私了”。得有关系,更得舍得花钱。
    记者:您自己花钱?
    截访官员:老弟,你开玩笑吧?
    记者:这笔钱数量可想而知会非常地大,我总是忧虑无法处理账面。
    截访官员:桌子底下的钱,能上账面吗?收钱的还能给你开发票吗?怎么了,老弟,这事儿自然会有人处理。咱们驻京的官儿,永远不可能为钱发愁。如果单位的领导不懂得这个,那么他也干不长久
    记者:听说“亿霖木业传销案”的专案组也进驻久敬庄接济站了?
    截访官员:这个我并不了解。但……好像……接济站大门那儿好像挂了一块牌子,写着工作组在这儿接待。我只是瞄了一眼,不太了解内情。
    记者:马家楼的接济站还会重建吗?
    截访官员:我听说建成后是要回迁。
    
    图片说明:
    我持着国家信访局的证件进入了久敬庄接待站,在工作区亲自拍摄了下列
    
    图片1、图片2:久敬庄接济站通常会使用类似厂房的建筑关押上访者,这是2号建筑。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


    
    图片3:久敬庄接济站偌大的停车场。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


    
    图片4:久敬庄接济站的工作区。国家信访局工作室、派出所、接待室都在左侧的一排建筑中。而右侧的庞大建筑则是关押区了,建筑物内部都有金属护栏,形同监狱。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


    
    图片5:原物扫描久敬庄接济站的两联出门单。
    久敬庄全面启用,采访地方工作人员:我在“接济站”截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潘家庙地区即将拆迁 马家楼接济站迁往久敬庄(图)
  • 河北全省近百进京民师被关久敬庄
  • 带你参观与“马家楼”齐名的“久敬庄”(图)
  • 吉林女访民张洁被抓进久敬庄(图)
  • 实拍:久敬庄,关押访民的地方(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