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最大摩托车集团200工人讨薪/王宁(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位于中国山东省济南市国有的中国轻骑集团有限公司数年前曾是中国头号摩托车生产企业,当时雇佣了两万多工人和管理人员,但是今天在那大型的厂房和高大的办公楼中只剩下几十人在留守,等待着最终的破产程序的开始运作。该轻骑集团曾在中央电视台黄金时段的广告是全中国家喻户晓的。可是这家超大型的政府企业目前仍然拖欠200多工人的工资达8年之久。
    
    中国最大摩托车集团200工人讨薪/王宁
    图片:济南中国轻骑集团的建筑。 网络图片
    
     前天,2010年7月14日,上述200多人中的96人完成了签字和按手印,正式委托中国著名的公民代表(草根律师)、济南的倪文华先生全权代理用法律来维护自己应该有的最基本的权利。当天,一份正式要求仲裁的文件已经通过特快专递寄到了济南市劳动仲裁委员会。如果仲裁不果的话,已经代理打赢了几十起诉讼省或市政府官司的倪文华先生将为这96位中共国家企业的工人通过法庭程序找回个说法。
    
     这是今天中国山东的维权者许先生接受采访时说的。许先生是这个96位工人维权集体中的一员,也是负责召集的人。
    
     在中国,因为几千年皇帝专制社会至今,那种根深蒂固的“怕”和认为“胳膊拧不过大腿”的陈旧观念,再加上一些人的亲属中有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等顾虑,那被停职了的200多工人中只有96人敢于签字出面维护法律赋予自己的权利。
    
     他们维权上访8年了,从北京的中共国务院信访局到山东省政府和济南市政府,没有老爷出来给解决问题。许先生说:“实际上官方不按法律办事,上访维权一直没有得到个正面的答复。”
    
     这些年,许先生和那些被遗弃的中共国家企业的工人们除了上访外,也举行过游行示威、封堵集团公司的大门和政府前静坐抗议等行动,得到的回答是:“你们的问题只能在轻骑集团进行破产程序时考虑解决。”但破产一拖再拖,遥遥无期。
    
    中国最大摩托车集团200工人讨薪/王宁


    图片:张家岭被判刑。网络图片
    
     2009年2月11日,济南中国轻骑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张家岭被济南中级人民法院宣判。 “张家岭犯信用证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与所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受贿罪、私分国有资产罪、偷税罪合并,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该企业董事长属于政府厅局长一级。
    
     由于这个集团的中国共产党委员会的书记兼公司的头在一直用集团公司来实施犯重罪,公司于2002年全面停产,直到2007年的6月30日才买断了两千多工人的工龄,但有200多人不服,没有被买断。
    
     由于抗战,他们原来每个月可以借到500元人民币的生活补助金,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没人每月可以借给600元。许先生说:“这个钱是属于借的,一个月一借”。对这似乎非常微薄的当今全球第二号超级大国的政府给自己拥有的工厂的工人的生活补助,而且还是借款,许先生竟然表示了一定的满意之意,他说:“相比其它企业类似的情况,我们这个已经不错了。”
    
     那已经全面停产了8年的超大型国有企业为什么就迟迟不进行破产程序呢?那为什么国家政府的企业的工人得不到劳动合同规定的工资呢?那这么大的企业就这么容易地倒掉吗?这96人的维权上访集体可谓大型的中国维权一员,他们的命运会如何呢?请关注博讯新闻网的进一步深度跟踪报道。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十余农民工内蒙讨薪遭殴打不获救治
  • 内蒙古达拉特旗县农民工讨薪遭黑社会施暴
  • 沧州一男子爬上建筑工地塔吊讨薪
  • 我们冒着酷暑到陕西省政府讨薪(图)
  • 柳州三农民工为讨薪爬上35米高塔(图)
  • 兰州辞职女教师讨薪 遭校长殴打致颅骨骨折
  • 劳工维权人士肖青山为民工罗福生讨薪再次抗议 (图)
  • 讨薪酿惨剧  包头民工被车拖行50多米
  • 53名残疾人堵政府要生存百多名农民工计划向总理讨薪
  • 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肖青山带领农民工讨薪抗议(图)
  • 农民工讨薪被打 集体上街乞讨(图)
  • 北京西三环公主坟 工人堵路讨薪致道路拥堵
  • 大连一名工人为讨薪爬上50多米塔吊
  • 深圳劳工讨薪遭爆打 发案后求助无门(图)
  • 昆明一男子背着炸药去讨薪 钱没讨到反被捕(图)
  • “口罩男”爬桥讨薪惹众怒 有人出千元让他跳(图)
  • 浙江温州洞头县农民工游行至政府讨薪(图)
  • 湖北几百农民工连续三天堵路讨薪
  • 湖北省随州市农民工连日堵路讨薪(图)
  • 关于提请就“女工讨薪被刺案”公平报道的信
  • 反击天价威胁,再诉无良企业——讨薪员工诉银一百铝业名誉侵权案即将开庭
  • 向北大讨薪
  • 讨薪-近日北京街头发生的无耻一幕!(图)
  • 谁还在“过激讨薪”中不愿清醒/贺成
  • 广州白云区江百人堵路讨薪/王文武
  • 我在美国怎样和老板讨薪水
  • 工人讨薪频繁,官称行业特性,工人批政府失职
  • 郭涛:恶意讨薪源于政府不作为
  • 企业倒闭、工人讨薪,劳资分裂冲击中国社会稳定
  • 青海师大两博士讨薪(续四)——讨薪事件给我们的思考和启迪/江亚南
  • 就博士讨薪质问青海师范大学校长东家评硕士/孙如风
  • 物业公司 不如 讨薪民工/曹岩
  • 解读广东河源市民工讨薪遭围殴事件
  • 一审胜诉——历经上访、申游、仲裁、绝食、诉讼的黑龙江伊春30职工之冯岩、邱克俭讨薪案
  • 彭興庭:讨薪不成“抱牌回家”的隱喻
  • 彭兴庭:“农民工讨薪”,为何总是讨成悲剧?
  • 陈一舟:“喷泉里洗澡”与“脱衣服讨薪”
  • 由农民工讨薪想到的
  • 逢年过节,还是逢年过关 谈“暴力讨薪”
  • 恶意讨薪╠╠从21世纪最伟大的发明说开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