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麻雀行动”百日,参与者三地抗争(图)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宇
    
    (参与网2010年7月15日讯):在“麻雀行动”展开100天之际,麻雀行动参与者于纽约、洛杉矶、北京三地举行上访、抗议活动。
    
    由于天气原因,原定于美国东部时间13日下午5点在纽约中央公园举行的百日集会活动被迫改到室内进行。在法拉盛喜来登饭店七楼会议室的“零八宪章公民维权运动研讨会”上,胡燕、陈绪兴对在场的将近两百人讲述了自己遭受非法拆迁的经历及上访维权的艰难,再次表明维权决心,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和舆论尤其是联合国的关注和干预。
    
    美国西部时间13日下午五点,麻雀行动参与者杨海涵在20多名关注和支持者的陪伴下,来到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门前上访抗议,声援杨海涵及其母亲马永田女士,马永田因家中厂房被强拆,上访十年无果,多次被抓捕和限制人身自由。除了手持自家遭强拆、迫害的资料外,杨海涵还向现场关注者散发并讲述了胡燕、陈旭兴、胥晓琦的受害情况,杨海涵表示,“麻雀行动”参与者有着相似的遭遇和感受,我们不仅为自己的权利上访抗争,也希望同伴的问题能有一个公正、公平的结果。如同上星期所遭遇的那样,中国驻洛杉矶领事馆再次打电话找来警察,要求取缔杨海涵的上访抗议活动,但警察到场了解情况后表示抗议是合法的,他们不能予以干涉。
    
    北京时间14日上午9点,“麻雀行动”参与者胥晓琦女士在友人李卫平的陪同下赴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上访,李卫平是中纪委委员、原中组部信访办主任李坚的儿子。胥晓琦的上访过程被全程跟踪,胥晓琦和李卫平走出家门等出租车的时候发现有人已拦截了出租车并毫不掩饰地注视和跟踪他们,到达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后,胥晓琦和李卫平被两名截访人员拦住,不许他们进入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办公区内,随行拍摄的志愿者也被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警卫和跟踪的警察发现,被迫删除有关照片后才被允许离开,所幸的是这位机警的志愿者设法保存下了几张照片。
    
    “麻雀行动”协调人、哈佛大学研究员杨建利先生说:麻雀行动已经展开一百天,在几十天、上百天的上访活动中,几位参与者克服了很多困难,坚持伸张自己的权利,对此我感到敬佩。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局部性的成果之外,几位参与者遭受的不公平对待并没有被各地政府予以纠正,这是中国拆迁受害人上访过程之艰难的写照,我们知道,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已经上访十年,胡燕及其家人已经上访5年,但各级政府面对拆迁受害人的遭遇总是装聋作哑、置之不理,纠正权力侵权问题的社会代价太高了。但正如世界上多数非暴力抗争行为一样,我们有韧性抗争的心理准备,“麻雀行动”是十年来中国维权抗争的一部分,也是新的尝试和探索,通过“麻雀行动”,中国的非法暴力拆迁问题引起了中国民众和国际社会的更多关注,这对最终解决权力主导的非法暴力拆迁问题肯定是有推动作用的,感谢各位参与者的坚持,也感谢各界朋友的支持,希望大家共同参与,促使中国各级政府和官员尊重宪法、落实中国的人权承诺。(陈宇)
    
    
    “麻雀行动”百日,参与者三地抗争
    
    胥晓琦等出租车时,截访者拦下一辆出租车对她进行跟踪,图中吸烟者系跟踪者之一
    
    “麻雀行动”百日,参与者三地抗争


    
    胥晓琦在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门口被截访人员拦截
    
    “麻雀行动”百日,参与者三地抗争


    
    陈绪兴讲述自己被殴打的过程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麻雀行动杨海涵母亲马永田被迫在京乞讨/王宁
  •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无法打开博讯网页/王宁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5(图)
  • “麻雀行动”参与者胥晓琦遭威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7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参与者在北京上访(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拟长期坚持并加强上访力度(图)
  • 母亲参观世博被抓,儿子赴纽约加入“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一(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00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9:警察表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4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55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2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90(图)
  • 麻雀行动信箱:武汉张学逊控告状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9:北京游客同情(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5
  • 电话询问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长春政府/王宁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4(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9:加州来人支持,UN工作人员参观(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六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8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3:受洗(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8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7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6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5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3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2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6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1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9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2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8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8:美国歌唱家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4(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九天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3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八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麻雀行动杨海涵家乡官员回信3:爱国/王宁(图)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刘建永:论“麻雀行动”的伟大现实意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