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岩:陈景河大肆侵吞国有资产和掠夺股民钱财——紫金矿业的黑洞有多大?/博讯独家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前言: 在中国,一个国有企业家借改革改制之机发了大财的人可谓是不少,少的几十万、几百万,多的千万或上亿的都有。但是,成几何级数魔幻增值的,在中国可能没人能超过集董事长、总裁、总工程师于一身的福建紫金矿业公司董事长——陈景河。
    改制之前,陈景河系福建省龙岩市上杭金矿的矿长,公司改制后保留了公司原有一定的国资股,吸收社会上的资金,2004年在香港上市。紫金上市后陈景河摇身一变,成了拥有近140亿的富翁。你想知道他是如何巧借改制之机,巧立名目,损公肥私,贪天之功为己有的吗?请看:
     (博讯 boxun.com)

    陈景河大肆侵吞国有资 产和掠夺股民钱财
内幕大揭秘!!!! ——紫金矿业的黑洞有多大?


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 赵岩
     2000年,当时号称中国金矿前十二名的福建省上杭县矿业公司准备改革自己的生产和管理体制,金矿的职工沸腾了。由于旧有的管理体制束缚,国家和企业本身以及参加生产和管理的上上下下的职工们收入并不多,大家抱着金娃娃过着穷日子。扩大生产、增加收入,向现代管体制和现代市场迈进,一时成了紫金矿业人心所思的头等大事。2000年紫金的改制道路终于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可是就在此时,陈景河却为日后自己发大财打下了一个技术上“极端巧妙”的伏笔……
    

一、故意隐瞒黄金储存的总量
    
    在公司改制前,福建省、龙岩市领导多次指示:为了不使国有资产流失,必须搞清楚上杭金矿到底有多少家底。陈景河在大学是学地质勘探专业的,也正是由于他多年从事黄金矿业的勘探,在业内,人们送他一个外号叫:“一眼准”,意思是说在某一地区、某一矿带,只要陈景河用测量仪探过,有一定的数据在上面,陈景河用眼一瞭就知道这个山头大概能采出多少金子来。
    
     陈景河刚出道时担任紫金矿业的勘探队长,不久,出任上杭县金矿矿长。上杭县紫金矿业范围内长几棵树,有多少种植被,陈景河基本都能如数家珍讲给每一个到过上杭并与之见过面的人。尽管上级要求紫金改制之前必须严格向国家呈报该矿的黄金储量。可是陈景河利用当一把手的职务之便,将多年探测的黄金储量的地址资料隐藏起来,不向国家汇报,并制造一些虚假的数字向上级呈送。1998年紫金在企业改制之前,向国家上报并被批准的黄金的储量是5.45吨。可是改制后向市场和世人宣布的黄金储量突然猛增到254吨,储量突然增加了46.6倍。按每克人民币150元计,250吨黄金的国有资产流失了375亿元!为此上杭县和龙岩市200多名干部、福建紫金矿业退休干部员工,从2002年到2008年,一直在在福建和北京各级政府部门状告陈景河隐瞒矿产储量。直至2008年紫金沪市A股回收,为了息事宁人,陈景河怕证监会由此找借口不给其上市,于是拿出几亿元才堵住200多告状老干部的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条第168条和169条之规定,仅此一项,陈景河及紫金有关主要领导够坐大牢5到10年的。)
    
     陈景河隐瞒黄金的储量是为了紫金广大职工的利益吗?当然我们暂不能否认他有可能有这样的想法,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主要是为了自己的私囊迅速膨胀起来,由于隐瞒了紫金矿业的真实储量,紫金在香港上市后陈景河不顾所有董事会成员的反对,他以0.1元的“超低”价格,自己批准自己出资购买了紫金公司上市前的股份。时任紫金矿业监事会的某独立董事(姓名暂且隐去),在董事会就对陈景河的损公肥私行为给予了严厉的批评,陈景河对此怀恨在心,陈景河想尽各种办法,把这位老董事赶出了紫金。当时,很多董事对此敢怒不敢言。也正是由于这位正直老董事的离去,使陈景河在紫金看到了自己能一手能遮天、指鹿为马的能量。于是陈景河更加肆无忌惮地在紫金玩弄形式上是所谓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以欺骗世人,而实质上他玩弄的是典型的封建家长制一言堂的“土围子”以满足个人“权、钱、名”三位一体的人生快乐。
    2008年11月初,陈景河害怕该老董事到中央揭露自己的问题,又将这位老董事高薪聘请回来。
    

二、隐瞒重大环保责任事故:无视胡锦涛、温家宝的批示 “副省长算什么?”
    
     2000年10月24日6时左右,运往上杭县紫金山金矿矿区的10.78吨液化气氰化钠,在梅溪村境内时发生翻车事故,导致车上氰化钠溶液大量泄漏。环保部门确认这起事故为特大环境污染事故,梅溪村村委会及胡焕春等164名村民也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人身、财产损失175万余元。他们认为,事故造成梅溪村委会及村民人身及财产的巨大损害,108名村民死亡,家禽家畜大量死亡,污染区的农作物不得不集中处理,饮用水源遭受严重污染,饮水设施被破坏、饮用水、农田灌溉用水至今无法彻底解决。
    
     事故发生前,时任福建省副省长的黄小晶(现福建省省长)检查工作时一再嘱咐陈景河要做好安全生产工作。陈景河信誓旦旦的拍胸脯说:“百分之百没有问题!”事故发生后,黄小晶怒斥陈景河不负责的态度并极力主张向中央汇报,可是由于当时某省委重要领导(现已过世)的坚决反对,此事被搁置起来。陈景河说:“有省里大领导保着我,副省长算个啥?”事故发生后,当时国家发改委所管的中国改革杂志派出了3名记者前去采访调查。陈景河使出全身解数买通了中国改革福建记者站站长巴长亮,又亲赴北京面见中国改革时任总编辑温铁军。经温铁军同意陈景河以20万的广告费,不仅收回了中国改革农村版的批评紫金矿业重大事故的文稿,而且又让中国改革综合版刊发了对紫金矿业的赞美歌颂文章。谁都明白,一旦这次重大环保事故的责任大白于天下,紫金矿业是无法在香港上市的。
    
     据知情人讲,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在紫金上市之前已经知道紫金矿业重大环保事故的丑闻,可是由于利益的驱动,该会计师事务所竟然没有向香港联交所如实通报此一事实。
    

三、“胡、温批示算什么?”
      
     无独有偶。本应吸取教训的陈景河应注重安全生产,可是由于利益熏心,无视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的基本法则。
     据新华社记者报道,2006年12月27日紫金旗下附属公司贵州紫金矿业拥有的贵州水银洞金矿检修期间尾矿库发生子坝滑脱事故,约20万立方米废渣废水溢出,流进已废弃的小厂水库,小部分进入白坟水库(为小型灌溉用水库),对尾矿库下游2.5平方公里之内的地区造成了巨大损害。事故发生后,董事会认为应派懂管理和技术的人去贵州管理开发此矿,可是陈景河独断专行说一不二。2007年5月中旬陈景河强行派自己的堂弟陈增民前往贵州,到贵州紫金任总经理助理兼选厂厂长,现任公司副总经理,负责贵州水银洞金矿的开发管理工作。此人上任后不仅大把的贪钱,而且不管当地百姓死活,不注意环保工作,导致当地地表水和地下水都受到了选矿污水的严重污染。一位新华社记者因为有良知,本着对人民高度负责的态度,将紫金在贵州严重污染环境的事实予以刊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对此都做出了重要的批示。陈景河得知此事后,赶紧前往贵州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信誓旦旦的向当地城府承诺:“用紫金的部分资金改善当地的教育状况”!可是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紫金矿业在沪市上又拿到了股民150个亿,但陈景河承诺改善当地教育状况的事早已忘在了脑后。陈景河的堂弟陈增民在该矿山侵吞侵占3000万的事实至今未得到依法处理。2008年奥运后,国家环保部已派人下去,把紫金贵州公司水银洞主矿叫停。
    

四、贪天之功为己有:“既要权,也要利,更要名!”
    
     在紫金的创业史上,有一个闪闪发光的发明专利,那就是“低品位氧化金矿选矿方法”的发明专利。在国家专利局的专利证书上,该专利的首席发明人并非是多年从事选矿业的专家、人称外号“中国第一选”的来自陕西的高级工程师杨云忠先生。而是集紫金矿业公司“董事长、总裁、总工程师”于一身的勘探专家陈景河!杨云中的名字竟然排在陈景河之后。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由于陈景河在紫金改制后急需选矿人才,以弥补紫金矿业技术人才的不足,于是,陈景河请来了中国著名的选矿专家杨云忠。杨云忠的选矿技术在中国黄金界无人不服。在与杨云忠的交往过程中,陈景河发现杨云忠不仅老实厚道,而且他已经拥有了选矿技术上的突破,即发明了“低品位氧化金矿选矿方法”。如使用该技术,竟然可以使原来被遗弃的矿渣可以重新成为财富!于是,陈景河向杨云忠提出能否把自己的名字也加在专利申请书上,老实厚道的杨云忠说可以••••••就因这“同意”二字、就使陈景河忘乎所以。陈景河知道,由此专利技术,他就可以向国家申请工程院院士。于是,当把该发明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专利之时,陈景河的名字竟然赫然排在了杨云忠的前面。为了不使人知道此事的奥秘,在专利申请成功后,陈景河决定挤走杨云中。于是陈景河表面上把杨云忠的家属接到福建,在家属到达后又把杨云忠派往华北地区,致使近六十多岁的杨老先生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杨云忠多次申请回福建学习工作,可是陈景河就是不批。无奈,杨云忠先生为了夫妻团圆安享晚年,只好忍痛抛售自己所持紫金股票,从紫金辞职,回陕西老家了。陈景河此举,真可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盗世欺名实有术。”
    

五、 国内投资亏损11亿!国外投资亏损几亿美元!为上市,竟向中国证监会隐瞒!
    
    由于陈景河不按现代化企业管理制度办事,在企业用人之道上采取任人唯亲,任人唯派,致使紫金在国内重大投资上相继失误惨重。2006—2007年紫金矿业在国内投资达11亿元人民币,共计五个矿山,其中,山东龙口金矿、河北东坪金矿、云南者山金矿等4个矿都全面亏损。这些矿有的是故意造假卖给紫金,连不懂矿业的人都知道是掺了银粉而虚报参数的结果。可是陈景河一意孤行,就是不理会紫金内部矿业专家的忠告,而是明知故犯、一错再错地搞“超常规扩张”,致使香港股民的钱白白被浪费。
    
     陈景河为保住自己的位置,迎合县里个别领导,在没有得到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前提下,就决定在上杭县紫金山投资30亿成立“紫金山铜业有限公司”,搞铜矿开采加工。业内人士说,这样的项目投资只要3到5个亿的资金就够了,那为什么要多投25个亿呢?
    更令人可笑的是,陈景河满脑子封建家长制思维,好大喜功,为争世界第一、中国第一,竟然在海外也搞起“超常规扩张”的游戏来。比如,2008年,紫金矿业在没有详细认真考核当地各种投资环境的前提下,就擅自决定在南美洲国家秘鲁投资1亿多美元,该项投资被当地黑社会势力掌控的组织全部控制,导致紫金在当地的投资几近白费。
    
     又如,紫金在黑龙江的对岸、俄罗斯境内购买库顿金矿,紫金矿业竟然以超出国内某企业家愿意出的最高价格还要高10倍的价格收购了俄罗斯这个金矿。这不能不让人们怀疑陈景和的动机------
    紫金在海外投资失败的情形,紫金的一位前领导一句话概况了:除了哈萨克斯坦ZGC金矿赢利外,其余都亏损惨重。
    
     中国5大商业银行在得知陈景河和紫金矿业领导层这样不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投资法则、盲目投资后,中国5大商业银行已达成默契,不再给紫金一分钱的授信额度!2008年1月,一家不知深浅的国内投资银行竟然还给紫金输血25亿!。
    
     最为人不解的是,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已经知道这些严重亏损的重大事实,但是该所为了一己之利,故意向香港联交所和中国证监会隐瞒了陈景河的重大投资失误,制作不真实、客观的财务报告,致使沪市股民在2008年5月,又被紫金套取了150个亿!根据中国刑法第160条和第161条的规定,紫金公司主要领导人物和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已经严重触犯刑律,且后果严重,两罪合并,应判重刑和重罚。
    
     人们不仅要问:号称“中国第一勘”的陈景河为何在多项投资中竟然放弃自己的专业特长,只偏信亲信的言语呢?其实,陈景河一人身兼一个上市公司三职,本来就已经违反了公司法的有关规定,紫金的员工说:是为了自己弄钱方便,从这种违法行为的职务安排,陈景和从中拿走多少钱?这其中的奥秘只有他本人最清楚。
    

六、在云南麻栗坡县勾结官府开枪杀人
    
     云南麻栗坡县是个钨储量很大的县。陈景河看好这块肥肉,于是他找到自己的朋友、原文山市副市长林耘霖(福建人),商量用10个亿买下麻栗坡县境内全部的钨矿。由于陈景河擅用与当地官员勾结的手段,他自己又不想出资承诺的10亿元。于是陈景河与麻栗坡县原县长、(现为县委书记)的彭辉制造了一个把外来的江西、湖南投资商挤走拖垮的战术,致使江西、湖南的许多投资商在云南省政府下达了整合令后急速破产。
    
     2008年4月20日,麻栗坡县洒西村农民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不准紫金矿业金纬公司在没有合法手续的前提下进山开矿,上千山民自发组织起来维护自己合法权利。金纬公司勾结当时的县长彭辉,在没有北京有关部门批准的前提下调动大批武警防爆警察,准备教训敢于维权的山民。村民在山路上挡住金纬公司动工的挖机,要求紫金矿业给予合理合法的补偿后才能动工开除。金纬公司的代表,依仗公安武警无视山民的要求并准备突进采矿点。山民们手挽手肩并肩组成人墙。彭辉下令公安武警对山民大打出手,山民们奋起反抗,于是公安武警开枪。山民们见真的开枪了,于是四散奔跑,武警公安向逃去的山民开枪,致使村民陈昌发当场死亡,50多人受伤。事发后彭辉怕中央追究自己的责任,于是买通省内的官员,并疏通好中组部的巡视员。金纬公司和彭辉不仅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而且还使自己从行政一把手县长摇身一变成了县委书记。
    
     另外,紫金麻栗坡矿业公司,为了建一个选厂的尾沙坝,投资了8000多万人民币。可是实际用到工程上的也只有2000多万元。该公司5名领导集体贪污,本应处刑的重大侵吞和贪污丑闻,陈景河为了怕影响紫金在沪上市,向中国证监会隐瞒了此事,5个犯罪嫌疑人至今未处理。
    

七、陈景河要出名:请员工捐钱
    
    利益熏心的陈景河虽然坐拥140多亿(现已缩水)的身价,但是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他只捐了2万人民币。他的这一“慷慨”之举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批评。
    
     更为可笑的是,2000年陈景河在福建省永定县高陂中学搞了个“陈景河基金会”。他想学比尔盖茨,让自己的老婆出任基金会理事长。然而陈景河不是拿出属于自己的个人资产出资,而是自己开会让全公司的人捐款360万元,并且让秘书分别给分公司的老总打电话,谁捐的少谁捐的晚就要点名批评。此事闹得公司上下鸡犬不宁,人们不禁要问“您要出名,干嘛要逼我出钱?”
    
附件:中国《刑法》有关条文

    第160条:在招股说明书、认股书、公司、企业债券募集办法中隐瞒重要事实或者编造重大虚假内容,发行股票或者公司、企业债券,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非法募集资金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161条:公司向股东和社会公众提供虚假的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严重损害股东或者其他人利益的,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
    
    第168条:国有公司、企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徇私舞弊,造成国有公司、企业破产或者严重亏损,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160条: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上级主管部门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徇私舞弊,将国有资产低价折股或者低价出售,致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后记:2008年紫金矿业在沪市上市前一周,大陆著名的人权律师宪政学者李柏光博士实名向中国证监会举报紫金矿业资本黑洞和陈景河侵吞国有资产等犯罪事实,中国证监会的官员既不给李柏光博士答复,也不调查紫金矿业的违规违法事实,并多次派福建省公安厅和其它的政法部门到北京对李柏光博士进行恐吓,还以“敲诈”的名义多次传讯李柏光博士,甚至以“危害国家安全”的名义警告李柏光博士……
    此次紫金矿业再爆严重的污染问题,这不能不让人想起2002年-2003年紫金矿业的首次严重污染汀江,致使附近村落108人因癌症死亡。时任《中国改革(农村版)》杂志社,福建分社记者曹燮深入污染区调查,写得前期调查报告汇报与我(我时任《中国改革》首席记者和新闻部主任),我向社长李伟东和总编温铁军汇报后,与农村版的主编贵某前去福建采访。陈景河得知此讯后,派出多名副手到福建省委宣传部和省政府体改办做公关工作,并挖通《中国改革》的内部渠道,与《中国改革》福建记者站站长巴常亮联手在北京以许重金的名义搞定中国改革杂志前任总编温铁军和史克毅等人将曹燮和另外一个记者重新核实的新闻稿扣发,我在福州被福建省委宣传部时任主任荆福生找去谈话,荆叫嚣“我们已经搞定了《中国改革》,所以希望你能明智主动后退!”我告诉荆福生,“你如此错误的使用人民给你的权利,你早晚不会得好下场”(荆不幸被我言重,几年以后因贪污受贿被判重刑)。我回到北京后,把中国改革温铁军扣发的文章(《紫金矿业污染导致超百人致癌死亡》)转给了中央电视台经济部时任记者寿蓓蓓和中央的多家报纸。可是陈景河及其助手们可谓是本领不小,冲到北京发动了北京许多原在福建工作过的大领导将新闻界的群体监督,扼杀在摇篮之中。
    今次,紫金矿业和陈景河并未吸取教训,再次置人民的生命财产而不顾,致使汀江的污染达到了几乎无法挽救的程度,据有关环保人士讲,此次汀江的污染远比四五年前的松花江污染要严重的多。我想如果不是荆福生那样的腐败官员在福建帮助陈景河这类“江洋大盗”打压、收买新闻界和记者,如果不是那些曾在福建为任一方的官员在北京肯为陈景河充当马前卒,为陈景河和紫金矿业的腐败进行封口,那么也许福建省会在新闻界的监督中对紫金矿业中的腐败之事、之人进行清理,也许今天汀江严重污染的悲剧就不会重新发生。
    2005年的松花江的污染事件致使国家环保总局局长解振华去职,今次紫金矿业所暴露的问题远比吉化当年的污染松花江要严重的多,据新华社的有关记者透露,在汀江再次遭严重污染的事情发生后,中央的领导才有所批示,中国证监会现已不得不对紫金矿业的诸多违规问题进行立案调查,让人们拭目以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紫金矿业污染事故迟报9天 官员称水可正常喝
  • 生态灾难 :紫金矿业毒水污染养鱼塘(图)
  • 福建泄污水 紫金礦業污染汀江流域 毒死380萬斤魚
  • 广东首个“扶贫济困日”,紫金民众遭逼捐
  • 广东紫金县高考生被曝考场带手机上网查答案
  • 紫金山天文台称虎年共354天 有6次流星雨
  • 广东紫金政府率防暴队员村民百亩良田
  • 日本友人捐建"紫金花女孩"铜像在南京落成
  • 紫金矿业挪用股民30亿元搞政府形象工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