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山门吉宝因厂方克扣工资上访近30年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门吉宝,55岁、1970年下乡、1980年12有26日参加工作。是唐山市化学厂的国家正式职工。1982年单位让我加班,门吉宝因感冒没有加班,厂方扣了一天工资、和一个月的奖金。门吉宝不服和厂方理论,并采取了反抗,从此厂方不再给门吉宝安排工作,他开始了上访的道路。
    由于唐山市信访部门不管门吉宝的事情,1998年我向厂方提出辞职,并以厂方违反劳动法第三十二条为依据向法院起诉,门吉宝的诉求为:请求法院,责令厂方立即给予办理辞职手续,赔偿经济损失。但是,十几年过去了,河北省三级法院,6次判决,都以厂方没有和门吉宝解除劳动关系,没有侵害我的权利为由驳回了门吉宝的起诉。
     门吉宝表示,此6次判决其错有二:第一、法官没有审理门吉宝的诉求,没有执行劳动法和司法解释。第二、按照劳动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门吉宝有辞职的权利。综上河北省三级法院6次判决剥夺了门吉宝所有的权利。因此不服。 (博讯 boxun.com)

    
    现在厂方每月发给门吉宝52元钱,包括各种福利待遇。二十五年了为了生存门吉宝变卖了所有家产,包括住房。为了公道,为了权益来到了北京,寻找讲道理的部门。白天门吉宝游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晚上下榻在各个角落,还要为吃饭去捡废品。多年来门吉宝多次申请国家的最低保障,但是都被无情的拒绝了。这个国家的最低保障规定形同虚设,因为在最低保障线的前提下,还得加上790元的隐形收入,所以这个政府不能给门吉宝的生存提供帮助。
    对于家史,门吉宝不愿意再提起。但,审理案件的法官一而再的提起,硬说是厂方对门吉宝的照顾。门吉宝在此解释如下:
    门吉宝的父亲是党员,小干部,1966年文革,因看不惯对党员干部摧残,写了几篇日记,被造反派知道了,几次炒家、游斗,1968年被捕,1970年被政府枪毙。那年门吉宝十三岁,曾多次被学校及文化路办事处游斗,直到1970年门吉宝父亲去世,政府把全家遣送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
    
    门吉宝认为:1980年政府看着确实把我父亲杀错了,又把我们收回城里,我父亲按工伤对待,我顶了班,我母亲每月也领到了25元的生活费。法官认为是救济金而对我的照顾,那就太错了。那生活费里边,含有我父亲的血肉,和尸体。其实此家史对我的劳动争议案毫无关系,法官硬是把他提到审理的程序上来,不知什么目的。毫无办法。
    
河北省高级法院民事裁定书

    (2008)冀民三申字第464号
    再审申请人(原审原告、二审上诉人);门吉宝(曾用名门继保),男,汉族,1955年3月25日生,系唐山市化学厂工人,住唐山市路北区山西北里11-1-103。
    再审被申请人(原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唐山市化学厂有限公司。
    法人代表孟祥生,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赵元元,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苏慧霞,该公司生产部部长。
    再审申请人门吉宝因与再申请人唐山市化学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化学厂)劳动争议一案,不服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2008)唐民一终字第2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完毕。
    再审申请人门吉宝申请再审称,一、我被迫辞职是合法的,建立劳动关系的目的就是用劳动者的老的资源来换取生活费用的一种生存方式,我市全民所有制的长期工由于化学厂长期不能为我提供劳动条件,不能按照国家规定发放工资(每月67元)致使我不能正常生存,这样的劳动关系存在下去已经失去了意义,因此我被迫辞职是正当的合法的。《劳动法》第三十二条第三项规定不按劳动合同的规定支付劳动报酬或提供劳动条件,可以随时通知有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二、原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1、1983年5月我与车间主任因加班问题产生矛盾被调走,1985年化工局解体,化工厂劳资科长李书勤到到化工局通知我,让我在家呆着,每月20日到化工厂开支,从那以后我就失去了工作,我找市信访局、唐山市总工会劳动局都没有给我解决问题,我只能向路南区劳动局提出仲裁走司法程序。我和化学厂之间的往来书信,完全可以证明我没在本单位上班,不是矿工,而是单位允许的,这些化学厂是知道的,允许我不上班,是化学厂没有也不愿意给我安排工作造成的,依据谁违规谁负责的精神,化学厂应当负全部责任。2、自1985年—1990年滑雪场每年给我长级,为什么1990年以后就不给长工资,就是因为与我闹矛盾的车间主任当了厂长,对我报复。三、是原始工资还是已经作废了的工资制度,国家1993年颁布了(企业最低工资)标准,1994年颁布了(最低工资)标准同时也宣布1952年的工资制度及企业最低工资标准作废。劳动法也规定了劳动者的工资应以货币的方式支付。法官把67元称之为工资,且还认定为按规定发的原始工资是枉法判决,四、法官拖延办案篡改判决时间,五、法官乱收诉讼费。2007年4月1日开始执行新的收费标准,劳动争议案件应收十元钱,然而却收我500元属于枉法裁判。综上,请求撤销原审所以判决,改判支持我的请求,由化学厂赔偿我的经济损失2261521.42元。
    再审被申请人化学厂辨称,一、门吉宝所诉1983年5月本人感冒身体不适又上了一夜的班所以没有加班完全与事实相勃,因为活性炭车间三班运转,不存在加班情况,因其本人故意不完成定额,根据相关规定,对其进行了处罚,门吉宝不服车间处罚,于1982年5月16日9时将车间书记兼主任孟祥辉的自行车、上一两件、裤子一条、现金1.27元一并盗走,并将自行车存入其它存车处将两件上衣、一条裤子卖掉,共得赃款9.10元。厂方向上级主管部门唐山市化工局汇报此事,市化工局保卫科将门吉宝带走,于1983年12月21日唐山市化工局以《劳调字第53号》文江门吉宝调入唐山市第二化肥厂,1983年12月24日办理了掉了手续,后来门吉宝在唐山市化工局帮忙直到1985年唐山市化工局解体,。其应到第二化肥厂上班,当时唐山市化工局领导考虑其父历史问题,有安排门吉宝回化学厂报到工作,门吉宝拒绝上岗。根据当时《企业职工奖励条例》第十八条规定,连续旷工15天或一念之间一年之内累计时间超过三十天的,企业有权给予除名,但考虑到其父历史问题,化学厂并未严格对门吉宝进行处理,而是继续支付有关工资和为其交纳各种保险费用,并于1990年,按有关规定为其升级为档案工资。门吉宝从未向化学厂提出过辞职请求,化学厂始终给予发放工资和缴纳各项保险,包括医疗保险至今。综上所述,根本不存在门吉宝被迫辞职一事,请求发驳回门吉宝确认与化学厂被迫辞职有效,立即给予办了辞职手续的请求。二、门吉宝再审诉请求赔偿经济损失、生活补助费、精神损害赔偿等事项于法无据。根据河北省人民政府第135号,“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适用本规定之(四)未提供正常劳动的”,因其本人无故不倒化学厂按时上班,其本身是一种旷工行为,纯属其本人行为,但企业考虑到其父历史问题,仍然发放工资,根本不存配经济损失、生活补助费、精神损害赔偿问题,请求法院给予驳回。三、门吉宝申诉称,家有老母由他供养这一说法也不属实,其母自其父死后一直享受我厂支付的救济金,只知其母2005年8月病故(有工资表证)。四、根据劳动法河北省人民政府令第135号《河北省职工最低工资暂行暂行暂行规定》的规定,由其本人自1985年化工局解体以后无故不到公司上班,也未向公司提供过正常的劳动,属其本人原因所致,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行政处罚办法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议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五条之规定。五、根据河北省的升级规定及化学厂的有关规定,自1990年以后我厂为门吉宝办理了企业等工资套改工资的手续,并作为档案工资(有升级表及有关规定为证),不存在不给升级的问题。六、化学厂从未有劳资科长通知门吉宝在家待着,也从未见到门吉宝要求上班的请求,实属本人无故不上班造成的,应由本人负责,与化学厂无关。考虑其父历史问题,化学厂仍给门吉宝开工资。自1985年到孟祥生1989年担任厂长期间,也从未见门吉宝到厂上过班的事实证明,孟祥生自担任厂长以来对门吉宝只是按历史遗留问题处理,根本谈不上什么打击报复,纯属门吉宝个人主观认识。七、根据以上事实,为了法律的公平公正,化学厂有限公司请求如下;1、门吉宝所述化学厂被迫辞职一事不存在,原审民事判决是公正的,应给以维持。2、根据《劳动法》第三条之规定,滑雪场可以考虑门吉宝随时回滑雪场上班,化学厂给予安排工作,如果其本人不到化学厂报到,纯属其本人因,一切后果由其本人负责。3、如果门吉宝提出自愿离职书面申请,公司将案河北省唐山市及路南区有关规定给予办理相关手续。综上所述,化学厂认为门吉宝所诉实属无理诉讼,特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查明本案事实后作出公正的判决。
    原审查明,门吉宝自1985年后为化学厂待分配职工。化学厂一直按照有关规定给门吉宝发放工资并照顾其母给发放救济金。升级、奖金是企业按照效益进行升级。但化学厂自1985年至今,按国家规定执行为门吉宝交纳各种保险金。门吉宝曾在1999年11月路南区劳人局上访,并于1998年8月、2002年9月申请仲裁,均已超过仲裁时效不予受理,故门吉宝于2002年9月13日来到法院起诉,要求化学厂按劳动法第三十二条第三款,第九十一条规定给予补发工资、奖金并给以百分之二十五的经济补偿和六倍的经济补偿‘化学厂要求法院驳回门吉宝的诉讼请求,作出公正判决。双方对双方举证没有争议,原审认为,门吉宝并未予化学厂解除劳动合同,双方劳动关系存在。化学厂按照有关规定给门吉宝发放工资、并享受给种待遇,还照顾其母发发救济金,化学厂没有侵犯门吉宝的合法权益,因此,对门吉宝要求补发、赔偿的请求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5条之规定,判决:驳回门吉宝要求被告唐山市化学厂不发工资、奖金等并给予经济补偿及经济赔偿的诉讼请求。
    2006年11月13日,唐山市路南区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查明的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故又以原审相同的理由驳回了门吉宝的诉讼请求。门吉宝不服,以原判未查明门吉宝不上班的原因、原判认定化学厂为门吉宝支付工资是错误的及原判认定双方劳动关系尚存是错误的等为由提出上诉,请求确认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有效,由化学厂为门吉宝办了辞职手续改判支持门吉宝的原审诉讼请求,赔偿门吉宝的经济损失。再审二审认为,门吉宝自1985年一直未在化学厂处上班化学厂仍然保留着双方的劳动关系,并按有关规定为门吉宝发放着原始工资,为其办理了相关保险手续、缴纳保险金,化学厂没有迫使门吉宝解除劳动关系或侵犯门吉宝合法权益的情形。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查与原审查明的事实一致。关于门吉宝申诉申请书中的关于诉讼费用的问题,经本院向二审承办人了解,原二审承办人出具书面报告答复,本案原系2002年9月6日受理立案,2002年11月6日驳回原告诉讼请求;该判决生效后,为2006年11月13日国务院的《诉讼费用交纳办法》尚未公布与施行。根据以前的内部规定,原始收多少诉讼费,当事人上诉人也比照原始确定的数额预交诉讼费,且确定预交诉讼费及减、缓、免等均属立案庭的业务范围,二审维持原判的案件,二审诉讼费预收多少判决即明确多少。本案原一审和再审诉讼法均确定为500元,门吉宝上诉后期预交也为500元。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诉讼费500元,有上诉人门吉宝承担。门吉宝反应诉讼费收的过高,经承办人向领导反映情况,领导决定二审诉讼费全部退门吉宝,承办人通知其支领,但门吉宝一直未支取。
    本院认为,门吉宝与化学厂之间在其起诉时劳动关系存在。门吉宝申诉称自己是被迫辞职应当按照被迫辞职的规定判令化学厂支付相关经济补偿费用。但是门吉宝在原审、原再审和申诉期间均未提供相关证据予以证明。因此其申诉被迫辞职并由化学厂赔偿经济损失2261521.42元的请求,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获得经济补偿和经济赔偿情形,门吉宝该项申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诉讼费问题,原审按照有关规定收费并无不当综上,再审申请人的事情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再审申请人门吉宝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展银戌
    审 判 员 张守军
    代 理 审 判 员 宋 菁
    二00九年七月三十一日
    
请求再审申请书

    申诉人:(原审再审原告)门吉宝(曾用名门继宝、门继保)55岁、汉族、住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山西北里11-1-103室
    被申诉人:(原审再审被告)唐山市化学厂,地址唐柏路2号。
    法人代表:孟祥生,唐山市路南区人大代表。
    不服唐山市路南区(2002)南民初字(1094)号判决南,南民申字第15号驳回通知书,唐民立审字第4号驳回通知书,南民再字第一号判决书。唐民一终字第265号判决、冀民三申字第464号裁定书。
    请求:请求撤销上述判决,给予再审,请求责令被申诉人立即给予办理辞职手续,请求改判赔赏申诉人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261521.元,工资、经济补偿、经济赔偿、诉讼费及精神损害补偿
    事实与理由
    申诉人与被申诉人建立劳动关系的目的,就是用申诉人的体力向被申诉人换取生活费用的生存方式。由于被申诉人长期让申诉人等待分配(从1985年开始)不安排工作、不发工资(每月52元)致使申诉人无法生存,这样的劳动关系似有则无,存在下去已经失去了意义,因此申诉人被迫按照劳动法第32条第三款在1999年5月15日向被申诉人提出辞职,被申诉人拒不承认客观现实,至今不给我办了辞职手续。劳动法第32条第三款明确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劳动者可以随时通知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这里通知二字的含义,就是让 用人单位知道就可以了,另外社会保险条例第二章第七条规定。劳动者提出辞职后七日内用人单位应为劳动者办了辞职手续。自从申诉人向被申诉人提出辞职,至今十几年过去了,几次开庭几次答辩被申诉人早已知道,申诉人辞职有效。但被申诉人至今不给申诉人办了辞职手续,硬是让申诉人按照劳动法第31条,写出书面材料,才给办理辞职手续。其行为是在掩盖事实,逼迫申诉人
    法官没有履行职责
    多年来申诉人没有上班这是事实,但其原因是申诉人无法上班。因被申诉人不给安排工作,原审判决明确确认申诉人是待分配职工,原始工资发放表也清楚的记载申诉人在等待分配工作。被申诉人给申诉人邮寄的信件也足以说明被申诉人没有给申诉人安排工作,我们至今都是用书信来往。请看证据4,民法通则明确规定谁违法谁负责,被申诉人应该承担一切责任。假如说贷款买了房子没有使用不付款行吗。
    被申诉人说我无故旷工是无稽之谈。矿工的含义是指有工作岗位,经常不去上班,延误生产给长发造成麻烦的行为,称之为矿工,自从1985年化工局解体,唱法强行把我的档案和劳动关系拿走后,始终没有给我安排工作岗位,强行让我在家呆着,我们之间都是书信来往,何来矿工一说。
    几次判决都把被申诉人不叫申诉人上班,不发工资称之为“照顾”申诉人需要说明,这不叫照顾,天底下也没有这样的照顾。把切断别人的生活来源和占有他人资源称之为照顾,那世界上就没有违法犯罪了,把私自改变合同称之为照顾,世界上就不存在违约了。
    几次判决都对我死去的父亲进行了二次宣判,是的我父亲是被政府枪决的,在这里我需要说明一下时间和背景。我父亲是党员,厂干部。在1968年当时我11岁,唐山化学厂的造反派们,非法扣押了我父亲几个月,不是批斗,就是游街,期间对我家多次进行非法查抄,抄走了很多东西。有钱、粮票、毛泽东选集、资本论、马列全集、世界地图、收音机等物品至今未,给我父亲还捏造了很多罪名,把我父亲拘留了两年之后,被政府枪毙了,80年5月12号唐山市中级法院定为冤案。多年之后的今天,判决书上多次提到我父亲被枪毙的事情,就等于二次判决看一看几次判决书上的措辞就完全明白他们对我父亲多么的憎恨,鉴于上述背景过去的造反派能对我有照顾吗。
    被申诉人没有给申诉人开工资,法官提到的“原始工资‘制度早已被废除了。所以被申诉人给申诉人每月52元钱不算工资。说到档案工资及调级工资申诉人没看到,分明是被被申诉人给克扣了
    高院法官认定申诉人在原始、申诉、再审期间没有提供证据是在撒谎,申诉人每次起诉及申诉时都会向法庭提送一套申诉人应提交的证据,其中包括辞职证明、居委会开具的法律援助介绍信都能说明申诉人按照劳动法第32条第3款向厂方提出过辞职,高院法官硬是视而不见,瞪着眼撒谎,
    乱收诉讼费
    按照河北省的收费标准,劳动争议案件应收40元,2007年4月1日国际诉讼收费规定劳动争议案件应收10元,但是原审、再审、上诉各收我500元与理于法都讲不通,另外按照规定再审案件在不提出新的证据及改变诉讼请求的情况下不应收取费用,但是唐山市两级法院硬是收起我的费用,不缴费不给立案,不讲道理。然而高院法官把乱收费说成是内部规定,真是荒唐,用内部规定来对付国家法规,就是知法犯法。最使人不服的是高法法官瞪着眼睛撒谎,不是我不去领取退还的诉讼费,而是法官不给。 纵上所述法官没有查清事认定错误,没有保护申诉人的合法权益,依据劳动法第32条第3款、第91条、和最高法院2001年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的司法解释第15条、民事诉讼法第197条之规定,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审请求,望给予支持为盼。
    
    至最高人民法院
    申请人:门吉宝
    2009年8月7日
    附申诉书复印件两份
    附证据6份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北省要推广唐山经验,要介入农村盖房(抢地开始?)
  • 于春明举报唐山开平镇党委书记豪华别墅
  • 唐山一居民楼爆炸 1男子受伤
  • 唐山劳教所学员“骷髅死” 死时仅35公斤重(图)
  • 触目惊心!唐山劳教所在押人员“骷髅死”(图)
  • 唐山9日发生4.1级地震 北京天津有震感
  • 唐山再爆4.1级地震市民躲进卫生间
  • 唐山市18时51分发生4.1级地震 京津有震感
  • 今年7月唐山市民将喝上“欧盟水”
  • 通缉犯金毅当上唐山财政局副局长
  • 唐山曹艳玲上访被劳教、拘留(图)
  • 中国地震局:唐山2次地震为1976年大地震余震
  • 唐山地震了 就在刚才/王建斌(图)
  • 唐山4.2级地震 电脑桌也开始轻微左右摇摆
  • 3月6日上午河北省唐山市辖区交界发生4.2级地震
  • 河北唐山发生两次地震 最大震级4.2级
  • 河北唐山刘玉红“二会”前遭截访现被软禁(图)
  • 《唐山大地震》被指污染破坏唐山南湖
  • 唐山开平刘硕祥的《劳教日记:我的110天》(9)(图)
  • 举报中石化河北唐山石油分公司等诈骗国家资产(图)
  • 中石化河北唐山分公司原领导诈骗247万元/刘玉红
  • 唐山刘玉红的母亲劳教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 河北唐山65岁老人重病缠身仍被非法劳教三个半月(图)
  • 还我的孩子/唐山市访民刘玉红
  • 唐山对一位老人14年的惨苦迫害/曹民
  • 唐山祝允林对一位老人郭福顺十四年的惨苦迫害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录音:河北唐山工行买断员工谈维权感受和体会
  • 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为何三年后才允许报道/沈正赋
  • 刘玉红:我在唐山市“黑监狱”遭受的折磨(图)
  • 唐山召开美国白蛾防治工作会
  • 唐山欢送劳模代表五一奖章奖状获得者赴省会
  • 王国军:农村年自杀数超唐山大地震?
  • 给唐山市市委书记和市长的公开信!
  • 唐山警示錄/倪匡
  • 郭永丰"24万多人死亡的唐山大地震为何没有丝毫反思?
  •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张成觉
  • 当年是否准确的预报了唐山地震?
  • 黄河清:唐山地震专家作预警中共不预报的证据——汶川地震系列之六
  • 张庆洲:《唐山警示录》
  •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 纪念唐山大地震,胡锦涛为何低调?
  • 钱刚:我不同意唐山大地震是“人祸”
  • 为了唐山地震二十四万亡灵/马文都
  • 唐山地震30年,还是满纸荒唐言/林保华
  • 唐山大地震:47万条无价生命仅系於青龙县县令的一念之差/艾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