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定州:政府征用农民土地实施厚黑学,公检法沦为帮凶/庞兴杰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2日 转载)
     ——在中国改革开放依法治国、以德治国,在构建和谐社会和文明执法的今天,执政为民、秉公执法,理应是人民政府和公检法机关维护社会稳定发展的机构,一个严格按照党的章程和宪法来执行和落实惠民政策的机构,一个保护公民权益和利益不受侵犯的机构。
    ——而河北省定州市,却视国家法律为玩物,权—为己所用,利—为己所谋,把农民的切身利益当作盘中餐、囊中物,任意侵犯和掠夺,把手中的权力看作是弱肉强食的通行证。而他们恰恰是依法代表国家负责组织实施惠民政策的基层政府和执法机关。
     一、用“坏人管好人好管”执政理念依权代法,支持纵容流氓、赌棍、缓刑犯马国江等黑恶势力完全取代村委会。 (博讯 boxun.com)

    ——庞兴杰、48岁,2006年2月被当选为定州市西城区大奇连村主任。在任职期间,因看不惯城区干部不作为、乱作为,只讲吃喝卡拿要、不办实事的行为,我为了维护村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在大的问题上坚持原则,不受城区干部的摆布。不被城区干部赏识。
    ——与城区干部接触半年后,我看到城区干部的行为不是靠我能改变的,他们也不能改变我依法维护村民合法权益不受侵犯的决心。好多的问题得不到正确处理村民有怨言,在我心灰意冷、进退两难的情况下选择了辞职。但没有被城区主要干部批准。
    ——2008年1月底本市旭阳焦化扩建,征用土地涉及我村部分村民的坟地迁移(此土地权属归建设局)。于是,马国江等人打着为村民办好事的旗号有组织、有预谋的煽动需要迁坟的户主聚众闹事。
    ——但此地权属问题是定州市政府一手制造和处理不彻底的后遗症,村干部能管得了吗?但城区干部只为片面求稳定,把看管责任强行推给村干部。为此事我们不知开了多少次会议、做了多少解释和劝导工作,(详情有当时的会议记录证明)最终,在马国江等少数人的煽动下与邻村为多年遗留的地界发生了冲突。
    ——2008年3月,我被定州市西城区党委在没有任何合法理由的情况下强行停止了工作。
    支持并纵容流氓、赌棍、缓刑犯马国江等黑恶势力强行和超越行驶村委会的权力胡作非为。
    
    二、官匪勾结、滥用公权采用卑鄙手段骗取省政府批准,违法征地三百余亩。
    ——当年8月,在村民不知情的前提下,市政府在网上和电视上公布征用我村土地筹建占地100亩的垃圾处理场。同时,城区干部私下三次强迫我在征用331.833亩的数十张空白征地手续上签字盖章,我坚决不从(工作被停但村委会公章一直有我保管)。这种做法严重的违背了《土地管理法》《物权法》和《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等国家宪法中的多项多条规定。严重的侵犯了村民的切身利益,也剥夺了村民的知情权、 参与权、 表达权和监督权。
    ——于是,马国江等就带领打手在通往我村的公路上劫持我进行人身攻击,同时派打手堵在我家门口威胁、恐吓等方式来强制性的索要公章,我为了保护村民利益不受侵犯,执意不给。他们就又指派九名党员、村民代表分两次来我家索要公章未果。
    ——在软硬兼施都无果的情况下,不知是谁还是以什么理由重新刻了村委会公章,骗取了省政府的批准,在2008年12月办理的征地手续(至今上千万元的补偿款不知去向)。
    ——为此,村民反映特别强烈,我就把问题反映到了上级主管部门,每当我向上级反映问题的时候,定州市西城区办事处就以有人反映我有财务问题为由,对我实行绑架、威胁并软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受软禁、威胁牵连的还有原副主任李某。
    ——定州地方政府为了掩盖自己违法乱纪的事实行为,企图运用权力“一手遮天”, 打击报复、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等手段来对付自封民意、绑架民意的现象就是一种权力滥用行为。最后还冠之以招商引资、为村民民办好事的堂皇理由愚弄村民。
    
    三、为了掩盖事实真相、继续胡作非为,在2009年换届选举中舞弊选举不择手段、联手制造冤假错案 陷害无辜
    ----2009年2月,在我村进行第八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中,他们为了达到长期掩盖事实真相继续胡作非为之目的,在西城区干部的支持和掩护下,以马国江为首的黑恶势力疯狂的违法操作。胡乱发放选民证,再派打手到各家各户收敛选民证、违规办理委托书等手段徇私舞弊。
    ——谁支持庞兴杰竞选他们就对谁实行威胁、恐吓。有能力的村民谁参加竞选就派打手到谁家找茬示威打架,(以喝醉酒为名,开着几辆汽车近三十名打手)简直就像文革期间的造反派,折腾的民心慌慌。我们把这些情况及时的、多次反映到了市、区、村三级选举委员会。得到的只是推逶却没人管。
    ——2月5日第一轮选举他们在为所欲为的情况下,产生的结果是:马国江第一、庞兴杰第二、李某第三名。这种结果对马国江的霸权主义产生了极大的威胁。
    ——于是,在2月15日进行的第二轮选举中,有城区的干部做后盾,他们的行为就像恶狗扑食一样,更加肆无忌惮了,我们发现了他们的舞弊事实后,第一举动就是向区、村主要干部反映,但他们只是说“以后你们可以随便告”,没有一点制止和纠正的言行。
    ——候选人李某当场抓住了舞弊的事实证据公开的揭露,手拿证据举报给城区主要干部,其目的就是阻止违法行为的继续。
    ——但他们没有一点收敛的言行举动。反而,更加疯狂的在室内搞封闭式的唱票,我便上前劝说和阻止。马国江看到我们势单力薄,村民们被这阵势吓住了。就指派提前安排好的近30名打手找茬打架,我的儿子庞景州同样也依法参加了选举,为了维护我的人身安全结果被群殴,头部被马国江之子用铁棍打伤,后经住院治疗未愈就去打工了,选举程序没有继续进行。就这样至今,马国江还名不正、言不顺的超越行使着村主任的角色。
    ——本想此事我们不说就此罢了了,可如今他们变本加厉,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轻伤的打手,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2009年4月14日我的儿子庞景州莫名其妙的被以故意伤害和在逃犯的罪名逮捕了。
    ——还扬言“如果你再上访告状就给你父子俩扣上破坏选举的罪名”。天理何在?法理不容! 时至今日,马国江超越行驶着村主任的权力没人管,马国江和办事处干部面对着媒体却不敢承认他的主任职务。 如此这般选举,难道定州政府就这样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吗?!征服农民是靠黑恶势力的暴力和镇压来解决的吗?定州的6.11事件已经说明问题了。
    四、用铁的事实公开揭露打击报复举报人的全过程,看公检法是怎样被政府某些官员驯化成狂咬正义工具
    ——2009年4月14日,我儿子庞景州被莫名其妙的以故意伤害和在逃犯的罪名逮捕后才了解到,这起由检察院批准逮捕并提起公诉的庞景州故意伤害李永川案(轻伤),竟如此的荒唐、漏洞百出。其中案件中最为明显假公济私的行为是:
    一、公安办案人员明明知道被告庞景州在北京打工,在没有下发任何通知和家人都不知情的前提下,就以故意伤害和在逃犯的名誉在网上通缉。
    二、为公安机关提供证言证词的人员都是受马国江唆使的打手,都是参与群殴庞景州的人。再就是受城区主要干部权力压制的两个普通小足。没有一个村民,公安机关的取证过程明显存在假公济私的行为。
    三、原告的证言证词都说是斧头砸伤或砍伤,但在定州的司法鉴定中只是说“受外力作用致伤”。 请问:那种伤情不是受外力作用的呢?所以,没有可信的证据证明是庞景州所为 ,是否是陈旧伤和自残呢?与原告证人的证言有明显的不同之处。
    四、案件原告:李永川,一贯横行乡里,本案发生后,在山西涉嫌故意打人致死,现被山西浑源警方刑事拘留。
    五、此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们清楚庞景州并没有实施犯罪的行为,反而是受害者。
    
    一审法院的全过程
    ——此案于2009年6月25日上午九点在定州法院开庭“审理”,九点多在原告及其证人都未到庭的情况下开庭了,公诉方宣读了公诉书,庞景州的辩护律师提出了:此案的司法鉴定和证言证词不能证明庞景州有罪的事实,并提出:原告李永川到河北省指定的司法鉴定单位重新鉴定伤情,是否与原告证人的证词符合。但法官王锡志只是说不予支持,没有说出任何理由。就这样,庞景州的辩护律师为其辩护的事实理由都没有被采纳,法官就宣布了休庭说“三天后再定”就结束了。
    ——这哪里是开庭审理案件呀?到不如改为开庭宣判岂不更容易?案件的背后说明了什么?头顶的国徽、肩上的天平倾斜的太多了吧?。
    ——7月9日我们接到了:(2009)定刑初字第179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庞景州被判有期徒刑2年,刑事附带民事赔偿1571.66元
    ——我们接到判决书的当天就递交了上诉状,7月14日(星期一)我到定州法院催问上诉情况时,王锡志说:今天就有专人移送到保定中院。
    二审法院的全过程
    在保定中院接到上诉案卷后,法官林文学亲自打电话和我联系说:“此案属轻伤害案件,是允许调解的,你是否同意调解”。我说:“可以呀”。他说:“那你下星期一到中院来吧”
    事过几日,我如约到了保定中院,那天上午中院开会,11点林文学才约我到二楼的审判庭进行调解,见面自我介绍后,调解正式开始。
    林文学说:“你是否能够代表你儿子进行调解”。
    我说:“可以,我可以办理辩护人的手续进行调解,但是,要看怎么个调解方式”。
    林文学说:“我看过卷宗了,案件证据很清晰,只要你劝导你儿子承认犯罪事实,我们可以做出判缓的决定”。
    我说:“林法官,我的儿子是受害者,是冤枉的、是被陷害的,为什么没有实施犯罪让他承认犯罪事实呢?我不同意你用这样调解方式,现在时兴人性化执法,你可以同情我们父子的遭遇,但我们绝对不接受你的可怜。如果你能够秉公执法的话就支持我们的请求,一旦原告到河北省指定的司法鉴定中心做鉴定,案情马上水落石出”。
    ——再下来的交谈中,我递交给林文学一份实事实名网文的网络举报材料并签字,题目是《河北定州:法律被权力“强奸”的背后》,并详细说明了此案是属于政治陷害的事实经过。并说明了在一审中辩护律师提出的:要求原告重新鉴定伤情被无理否决的枉法事实。
    ——再后来,林文学就让我再次补交重新鉴定伤情的上诉状。谈话大约进行了90分钟结束,林文学说:我们会组成合议庭慎重考虑的。我们递交了重新鉴定伤情的上诉状。
    ——在等待中院漫长裁定的时间里,我曾多次的和林文学发短信联系,内容是:林法官你好!经你介绍,知道你是有丰富经验的老法官了,我真的希望你能够明辩是非曲直,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更不能放过一个坏人。更希望中院在法定的期限内尽快做出公正的裁决。但不知中院为什么近四个月的时间迟迟不能做出裁决。(11月4日)
    ——事到今天(2009年11月10日)我们接到了林文学的电话通知,他说:“中院对此案已经做出了裁决,维持原判,你不能怪我,我们只重证据,不参与政治,我很理解你,但没办法”。此案从上诉到保定中院无故拖延近120天等到的确是维持原判。
    ——就是这样一个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于法理相悖、于情理不通、于事理不合的案件两级“人民”法院竟如此枉法判决,难道法官判案不管证据的真伪吗?不尊重事实吗?
    ——天理何在?法理不容!王锡志、林文学二法官丧失了中国人最起码的道德和良知,丧失了党性和实事求是的原则。我要申诉,我要控告,我要讨说法,若大的中国是否还是共产党的天下?
    
    
    控告人:庞兴杰
    电话:13930226248
    
    2009年11月28日
    http://post.0312.net/Page/news.asp?ID=93607&pn=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北定州“6.11”事件后,又一次官匪勾结坑农害农事件
  • 河北定州西城区街道办:“引狼入室”以黑治良
  • 河北定州官员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 定州市村党支部书记牛奶掺毒、欺压人民
  • 河北定州:荒唐的政府,农民的尊严在哪里?
  • 河北定州:公检法不要沦为专政人民的工具(续)/庞兴杰
  • 特大喜讯!热烈祝贺定州市国土资源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