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访问寿宝庄和老三余 探秘“社区化”上访村(视频)(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图片1:寿宝庄。
    访问寿宝庄和老三余 探秘“社区化”上访村(视频)
    
    自从7月3日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和公安部部长孟建柱来到访民聚居的大兴区西红门镇调研、要求“推行村庄社区化管理,促进‘平安北京’建设”开始,外界就对中共的涉访态度议论纷纷,甚至做出了种种猜测。两位领导刚一走,大兴区就紧急行动起来了,不但要贯彻领导讲话精神,同时还开会部署、把这项工作推向深入。一时间,各个上访村条幅飘扬、标语满街,砌围墙、设路障、安大门、雇保安,整个村庄都被监控器覆盖,警员和村干部到处联网登记外地“流动人口”、积极清理来京上访分子。
    
    领导们刚一走,博讯记者就尾随而来,前往上访村采访、调研。不仅去了大生庄,而且一连走访了西红门镇的十几个上访村,感触颇深。在大部分情况下,记者都是默默前往,认真观察。只有在少数几个村庄,博讯记者才故意露出相机,大摇大摆地在村中采访,为的是试探对方的联动机制和安保反应能力。
    
    本文中的视频是在大名鼎鼎的上访村寿宝庄和邻近的老三余村拍摄的。这两个村庄分别位于团河路的东西两侧,居住着大约一两千名来京上访者。记者在这里摸排和调研有5年时间了,对这里可以说是知知甚祥,就连村中有几个大姓、谁家盖了楼房,记者都一清二楚。这里的村民主要依靠房租生活,大都很善良,对上访者也普遍持同情的态度,对记者工作的支持更是不遗余力,经常提供新闻线索。说实话,共产党政府驱逐上访者的政策严重损害了房东们的利益。过去,每当公安大搜捕时,很多房东都会积极帮助上访者蒙混过关。当然,这样做的原因:善良是第一位的,经济利益是倒是第二位的。
    
    外界普遍不知道的是,所谓“村庄社区化”政策,并不是一种尝试,而是一种结果,是共产党政府要向北京市以及全国所有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地区推广的一种模式。在现代生活中,人员的自由流动成为了一切生产生活的前提,但也产生了严重的副作用,比如地区发展的不平衡、财富的富集、犯罪率升高、上访大潮的到来……这一切都给共产党政府的执政能力提出了严重的挑战,政府危机和社会稳定形势空前严峻。但共产党政府又不可能像过去一样使用户籍制度将民众禁锢在土地上,所以这才挖空心思、给予经验总结和高科技运用,想出了一个“村庄社区化”的政策,而且经过基层的具体实践,发现行之有效。领导们的到来,并不意味着这种“大生庄模式”可以探讨,而表明中央已经下决心:板上钉钉,深入推广,立竿见影。据莅临现场、陪同领导参观视察的大兴地方官员回忆——公安部部长孟建柱充分肯定了大兴区推行的“村庄社区化管理工作”,表示:“大兴区推行的村庄社区化管理对破解城市管理难题是积极的探索和尝试,希望继续把这项工作推向深入”。
    
    利用围墙、铁门封闭式管理,利用警察、保安威慑化管理,利用监视器和联网平台化管理,利用快速的通讯工具信息化管理,利用出入证限制性管理……这实际上与日军侵华时“以公路、铁路线为经,以碉堡、壕沟、铁丝网制造无人区为纬,铁臂合围,各个击破”的战略异曲同工。在记者看来,这是中国古代“保甲制度”在新时期的延续,除了添加了点儿科技元素外,没什么新鲜的。
    
    视频:这些视频是记者骑在单车上拍摄的,跟随镜头,大家可以用最短的时间一起参观参观上访村。 骑车拍摄“社区化”、封闭式管理的寿宝庄。 骑车拍摄街道狭窄、外地人口超过本地人口7倍的老三余村。
    
    
    图片2:寿宝庄的权力机构。
    访问寿宝庄和老三余 探秘“社区化”上访村(视频)


    
    图片3:与寿宝庄一街之隔的另一个上访村——老三余村。
    访问寿宝庄和老三余 探秘“社区化”上访村(视频)


    
    图片4:西红门镇的一个比较有特色的上访村——大白楼村。另述。
    访问寿宝庄和老三余 探秘“社区化”上访村(视频)


    
    图片5:管理寿宝庄、老三余村、大白楼村、金星村等上访村的金星派出所。很多针对上访者的“海捕”都是他们策划和实施的,同时他们也参与了几乎所有在其辖区内协助外省截访抓捕上访者的个案。仅记者了解到的,就有多名警员据此受贿、甚至索贿。
    访问寿宝庄和老三余 探秘“社区化”上访村(视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全面调查登记外地来京人员 上访者生存愈发艰难(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