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從心理學角度分析中共的执政心态》——兼談西藏問題/愈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11日 转载)
     口述-愈梅
    筆錄-啟之
     我出生於高幹家庭,根正苗紅,共和國六十周歲,還是我六六大順之年,有感於一生所受到黨的無微不至的培養和教育,終於有了心平氣和的反思環境——遙遠的太平洋彼岸。 (博讯 boxun.com)

    我研究心理學,是有史可查的。還在文化大革命之時,那時我很年輕,因為看到有個人的處境,很同情,便嘗試著從心理學角度去體會一個人的苦痛,這個人便是劉少奇。
    那時運動開始,他還是國家主席,一夜之間,突然從排位第二號國家級領袖,直落到第八位去了。他居然絲毫沒感到生命中突然降臨的危險?難道不知道毛澤東要懲治他嗎?
    一次中央全會散會後,他跟上了周恩來,想得到一貫友好相處的周恩來一點啟示,問他自己犯了什麼錯誤?周恩來回答了一句:“你不是犯了什麼錯誤,你是要分庭抗禮。”隨後便匆匆走開。
    劉少奇的臉刷的一下全變白了。想當初,伍子胥過文昭關,只是一夜急白了鬍子,還沒有白臉啦!
    我至今還在研究周恩來當時的心態,很顯然,他太瞭解毛澤東了。關鍵時刻怎能不棄劉從毛?俗話說牆倒眾人推,非常時期誰不自保?偉人也同樣啊,人民的好總理當然不例外。
    劉少奇從此便遭遇到各種折磨,慘不忍睹,至今我還記得他那一臉佈滿斑點的臉上,浮腫的臉上連眼睛都睜不開,奄奄一息中,說了最後一句話:“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唉,在中國,哪有人民寫歷史的份兒,劉少奇只是一聲無可奈何的哀歎,臨終前的自我安慰罷了。
    文革後78年,我考入大學,正兒八經的研究心理學了,開始把目光投向毛澤東,秘密研究這個大人物,有著什麼樣的心態,怎麼從心理學去瞭解這個人。
    這位老兄出生于湖南農村一戶中農水準的家庭,喜歡讀《水滸傳》、《三國演義》之類的古書,他母親說毛澤東出生時,滿屋發出紅光,出生前母親夢見生過一條蛇,這都是真命天子出世的徵兆。果不其然,毛澤東居然就是這樣與傳說巧合,成了後來的真命天子,你無法不相信中國古代這方面的靈異傳說。如果當今有人的出世,也有類似情況,那應該及早告訴他,早作準備吧!你要坐鎮天下了。
    當然,真命天子除了要有那種天意的出現外,還要有自己百折不撓的追求精神。毛澤東認定了自己就是這條命,加上他青少年時代就非常崇拜朱元璋、洪秀全這樣一些有點文墨的叫花子打天下,坐江山,掌乾坤的梟雄,就是做個宋江也不錯。從他長期的用人戰略、戰術看,都可從這些古書中找出他所受之益,並加以發展。當然還包括他發展了馬克思主義,因為馬克思主義並沒有指出無產階級通過打天下而坐江山的專政理論,說得通俗點,就是殺人搶劫的恐怖主義。
    毛澤東說得文雅多了,他叫“槍桿子裏出政權”,詩人自有詩意的詞句。這句話後來放到樣板戲裏的胡司令口中,就改成:“有槍就有草頭王”,反正意思都一樣。毛澤東還把洪秀全發動農民參加造反的理論“耕者有其田”改編得讓參加他造反隊伍的草根人士更具使命感,這叫做“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這就偉大了許多倍。
    終於,現在我們清楚地看到了,毛澤東所締造的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是如何始終把人民的利益擺在首位,勇於自我犧牲的精神,是多麼的吃苦在前,享樂在後。解放了全國人民後,唯獨不去解決自己的腰包,而且還始終“代表”了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這太不容易了。全世界的政黨,成千上萬,試問又有哪一個政黨有中共這樣偉大、光榮、正確?你絕對找不出來吧。
    舊中國的貧窮人士、草根階層,人數太多了,也確實被西方帝國主義欺壓了上百年,好不容易盼到了“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的救世主,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被一種特殊而廣泛的宣傳唱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解放區的天是明朗的天”等等,中共公開號召窮人翻身。改變自己命運本身並沒有什麼錯,是革命!但結果呢,卻是為了一党私利,窮人只不過是被中共利用來奪天下,做拋頭顱、灑熱血的傻子。只有等到後來,用以教育青年人時,才拿出來亮一下家底:“我黨為了革命成功,犧牲了無數的好同志,使我們想起他們就難過。”您別太難過了,還有無數的孩子上不起學,父母病了,進不了醫院!
    毛澤東的天下,就是在他一手拿刀槍,那刀槍把敵人消滅了;一手高舉歌本,滿天高唱自己是救世主,自己如何偉大,歌聲把人心都唱糊塗、唱迷茫、唱軟了。剛解放,老百姓由衷地興奮、喜悅,敲鑼打鼓,上街遊行。認為改朝換代了,肯定自己命運得到改善。剛開始像那麼回事。但是,回想毛澤東打天下、坐江山的過程,他的心態有很多時候不正常,講謊話,騙人。這以後,他的這個毛病,或者叫個性,讓他締造的那個共產黨,一脈相承的繼承下來,毛澤東的本性,成了党的本性,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啊!
    本性一:損人利己,一損到底;
    毛澤東走麥城,到了井岡山,山上有兩支殺富濟貧的土匪部隊,毛澤東為了有一塊立腳之地,他好話講盡,最後得到這兩支土匪部隊首領的同情和接納,但隨後不久,這兩支土匪部隊的兩個首領,有一個叫袁文才,還有一個叫王佐,便遭到紅軍的殺害。“哎呀咧,同志哥啊,是誰開的槍囉?”毛澤東聽說當時,還表示很難過,傷心得一個早餐沒吃南瓜粥。
    毛澤東二萬五千里長征到了陝北,只剩下不到一萬人,而當地的紅軍首領叫劉志丹,佔據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兵強馬壯,人民擁護,可劉志丹在一次與敵人的戰鬥中,被人從身後開黑槍打死。劉志丹的隊伍,便順理成章成了毛澤東的隊伍,“東方紅,太陽升,劉志丹的冤魂有誰申?”解放後好幾年,有一位作家寫了一部小說《劉志丹》,立即被打成反革命,黨的一位高層領導由此指出:“利用小說反黨,是反黨人士的一大發明。”
    毛澤東到了陝北,所剩隊伍加上劉志丹部,才一萬五千五百人,而張國燾的紅四軍,卻有八萬多人,但他主張南下。毛澤東是個軍事家,當然懂得八萬人的價值對他的重要性,如果他自己也南下,意味著什麼?只能當個二把手!但張國燾最後服從了毛澤東的決定,帶隊伍也到了陝北,只得了個有職無權的副主席。最終,知道自己鬥不過毛澤東,投奔了蔣介石,挽救了自己一條命,卻落得個“分裂主義、叛逃分子”的終身駡名。
    本性二:謊話騙人,說得出口,不知羞恥;
    抗日戰爭取得八年抗戰的最後勝利,主要戰場,重大戰役,全是國民黨正規軍的浴血奮戰,光是將軍級的指戰員,國民黨就犧牲了兩百人以上。中共的八路軍和新四軍,選擇了在後方山區打遊擊戰,伏擊戰,很好的保存了實力。
    日本一投降,中共忙於收繳日本人投降的戰略物質,國民黨軍隊當然沒閑著,接下來就是國共兩黨打起全面內戰,一邊和談一邊打。共產黨打日本人時,避開了主戰場和大戰區,但打國民黨來勁了,因為是奪江山之戰,坐天下之爭。最終,中共如願以償,打垮了國民黨,坐穩了江山。所有的宣傳工具,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大學的課本,所有報刊、書籍、電影,全都是“共產黨打垮了日本鬼子,一直打到日本投降,說這時候,蔣介石下廬山來摘桃子了。”而真正下山摘桃子的又是誰?我們別說了,他會臉紅的。
    本性三:殘酷迫害,精神剿滅,滅人幾千萬不用焚屍爐的統治者;
    毛澤東可以算是古今中外,好話講盡,殺人無數的領導人物,並且大多數是殺人而不見血。軍隊剛進北京城,還露宿街頭,不進民宅。毛澤東把一切機構都冠以“人民”名字,人民共和國、人民政府、人民解放軍、人民代表大會、人民銀行、人民公社、人民醫院、人民法院等等,似乎這個國家,什麼都是人民當家作主了,毛澤東要的就是這個“似乎”。其實,他要的是人民,都對他及他的黨派,做絕對服從的奴僕。他們容不得人民有任何意見,甚至懷疑。一旦,他懷疑人民有什麼意見沒講出來,毛澤東甚至使出了引蛇出洞的鬼點子,“幫助黨整風,要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聞著是戒,言者無罪。”多麼坦誠、懇切、善意啊!就是這個陰謀詭計,讓五十五萬多人上當受騙,幫助黨整風而被打成反動的右派分子,受害人哪止五十五萬人?夫妻被迫離婚,子女不能上大學,進了機關的被清退,正如“松花江上”唱的那樣,“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們都是知識份子中的精英,都在事業的高峰期,統統都被趕到農村、農場去做苦役犯二十多年之久;從精神上,都被無辜殺滅。正如毛澤東非常自豪地說:“秦始皇焚書坑儒算什麼?他只坑了四百人,我坑了五十五萬。”
    這就是人民的大救星,難道他得了天下,坐穩了江山,還要這種恐怖的酷刑才得以維持嗎?
    當然,還有一個附產品,讓人民害怕,絕對服從黨。那他的江山,就可世代相傳了,中共還說“資本主義世界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啊!等著我們去解放。”多麼神聖的號召,太偉大了!
    唉,讓全中國都蒙在鼓裏任他耍弄。認為服從它,就是服從革命的神聖義務。
    在心理學中,有一種叫“迫害狂”的心態,我這才找到毛澤東病態心理的科學依據,他自己也在內部會議上講過:“我就是要一個運動接著一個運動的搞,免得人們的腦子裏有空閒時間,想別的事。”
    毛澤東的迫害狂,登峰造極的時間,是1960年至1963年,起因是毛澤東的好大喜功,腦瓜子發熱,要超過蘇聯,坐上世界共產主義國家的頭把交椅,他打天下,坐江山的癮,光是中國已經不夠過癮了,但他拿什麼東西做資本呢?他那蓋世梟雄的腦瓜子一轉,有了,讓中國提前進入共產主義天堂,他並不是不懂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的科學原則。中國遠遠落在蘇聯後面,但他聖旨一下,全國立即雷厲風行,誰敢不服?五七年反右就是榜樣,他那胡作非為的政策,立即把全國拖入一場慘絕人寰的災難,首當其衝的是全國農村,三年下來,餓死人數具體數目,經過專業人士調查落實,全國餓死共三千七百五十多萬人。希特勒殺猶太人六百萬,還要建集中營,造焚屍爐,多費功夫。中國人民三千七百多萬人沒費中共一分錢,就自行解決堆積如山的屍體問題了。日本人南京大屠殺,屠殺三十萬人,最少也要三十萬顆子彈吧,還要動用人力挖出大坑埋葬吧,也夠費勁的了。
    我這麼比喻,也許有點欠準確。毛澤東並非要三年真殺三千七百多萬人,他也出不起這麼多子彈費吧!但他的極左政策,毛澤東的自以為是,好大喜功,拿人命做賭具,是造成三千七百多萬人死亡的直接原因,而且頭一年餓死人的事一發生,毛澤東並非不知情,他要及時修正錯誤,還來得及,還不至於死到三千七百萬人。那麼他的黨也不止一個彭德懷敢於直諫而阻止這場大饑餓,而造成全國餓死三千七百多萬人的慘劇。
    彭德懷向毛澤東講了幾句真話,就免職下放。
    劉少奇面對全國人口的大量死亡,已造成人吃人的悲慘,這位毛澤東的親密戰友,毛澤東親自定為自己接班人的國家主席,也忠心耿耿,提醒毛澤東:“人吃人的事,你我是要上史書的。”
    毛澤東是個通讀過很多史書的人,更知道人吃人的現象,是歷史上極邪惡的朝代,由暴君的暴政而產生的恐怖現象。
    接下來,毛澤東睡不著覺了。他當然不是為死亡的三千七百萬人,他不僅僅是要解決劉少奇的問題,而且自己打出的江山,自己死後,交給誰的問題?這個誰,他認為只有江青合格。後來硬說是毛主席早就看出了江青的野心,這都是騙人的鬼話。只要毛澤東死而威信不倒,那中共就可以不倒,特權階層的利益也就能維持下去。
    我們偉大的英明領袖毛澤東,為了解決以上兩個問題,又不能直接提出來,否則老幹部心裏都會不服,“你怎麼出爾反爾呢?”自己的英明也就站不住腳了。最終還是讓他老人家想出一個萬全之策,這就是把全國人民拉下水,發動一場更大規模的浩劫運動,美其名:“反修防修的文化大革命。”
    這場運動直到他死才算結束,造成的災難性後果,不僅僅是全國工農業倒退多少年,國民經濟頻臨全面破產,更重要的還是他,以及追隨他的這個黨,從精神上徹底瓦解了中國人民傳統的道德觀,毀滅了中國人流傳了幾千年的人性美,把忠、孝、仁、義全當成反動,而提倡對毛澤東及中國共產黨絕對的愚忠,盲目的服從,把一切不道德的惡行:揭發父母,打擊長者,圍攻有成就的學者,打死老師,殘酷鬥爭一切賢達人士,通通變成無限忠於毛主席,緊跟黨中央的革命行動。
    那時的中國人,都被教化成一群群的瘋子,不管你是造反派,還是保守派,都爭先恐後高喊:“保衛毛主席!”、“保衛黨中央!”,相互之間展開一場爭寵的你死我活的鬥爭,爭權奪利的拼殺。人人自危,個個變態。
    毛澤東要的就是這種對他的愚忠,他才好施展他維護獨裁的專制統治,清除劉少奇也好,重立江青接班也好,他都好解決了。他都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領袖。
    中國人民是否現在應該反思一下,為什麼那麼容易上當受騙,長時期的不覺醒?是否應該年年開展一次國際性的學術研討會?
    我反復提到三年苦日子,餓死三千七百多萬人的事實,直到今天,中共都膽怯地不敢正面回答,死亡的罪惡製造者,就是毛澤東。反而全黨出動,維護毛澤東的威信,盡然把“自然災害”和“蘇修逼債”拿出來當替罪羊,矇騙全國人民。當然,一貫善於造假、說謊的中共,顛倒黑白不足為奇,奇怪的是全國人民大部分都信以為真。少部分人即使知道真相,也不敢說。我相信,毛澤東及其信徒,長期施行對百姓的三字方針:“蒙!”“騙!”“壓!”會提供給一切獨裁政權們的寶貴經驗。看那個有毛氏遺傳因數的小混蛋,像什麼人?像哪個黨脫胎?
    好笑的是,三年苦日子中,毛澤東經常感冒,一感冒,不想吃肉了。不久,消息傳出來了,說人民過苦日子的時候,他老人家要跟全國人民同甘共苦,主動不吃肉。有些人聽了,還為他的健康難過得掉下淚水。
    啊!可憐的中國人啊!
    還有,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就在文化大革命武鬥最高潮的時期。在上海,一個保守派女首領,佔據了一棟市中心高樓的頂層,那裏設有她們這一派的廣播站,而另一個造反派決定奪取這個廣播站,便派了上千名成員,包圍了這棟樓,頂層有居高臨下的優勢,樓下有人多勢眾的優勢,雙方都高唱著:“下定決心,不怕犧牲。”;都高喊:“毛主席教導我們說,凡是反動的東西,你不打他就不倒……”
    雙方都用毛澤東思想武裝頭腦之後,接著展開你死我活的搏殺。最終,造反派死傷二十多人,終於攻佔了頂層,後果是可想而知的造反派的報復了。把守樓的幾個人,統統摔下二十多層樓,每摔一個人,樓下的人就高唱《毛澤東語錄歌》:“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
    這一幕血腥殘酷的武鬥場面,都被另外一棟樓的人,用國家電視臺的攝像機,真實的拍攝下來,而且現場轉播,給什麼人看?毛澤東!我們偉大的領袖,此時正在上海他專用的一棟行宮裏,興致勃勃,觀看全過程,笑得前俯後仰,不停地拍打大腿,稱讚說:“好!好嘛!”
    幾天後,江青發表重要講話了,要造反派們“文改武衛”的指示,從此掀起了全國武鬥的高潮,江青能有這麼大膽嗎?
    毛澤東是什麼心態作怪?心理學上都難找答案。
    兩派鬥來鬥去,就看誰揪鬥的“修正主義”分多,“反革命”分多,用來證明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
    其結果就是很多知識份子,不甘受辱,認定了舊中國知識份子的氣節:“士可殺,不可侮”,而選擇自殺,跳樓、投湖、投江、吊頸、割脈、服毒等等,自殺人資料有關人士初步統計,全國是二十七萬之多,超過中國歷史上中國所有知識份子自殺人士的總和。
    這自殺的人中,就有鄧小平的大兒子,鄧僕芳。當他受到父親的牽連,認為大勢已去,選擇了跳樓自殺,但只摔斷了腿,成了終生殘疾,這當然是悲劇。
    這件事讓鄧小平深受刺激,當時正值下放江西勞動,可憐天下父母心啊!他老人家深深為兒子的不幸傷心痛苦,親自為兒子洗澡,推輪椅,送茶,端飯。無人不同情他,但是他三起三落,以超人的政治謀略,重又獲取了中共的當家人權利之後,就在六四運動中,學生們成群結隊,滿懷愛國熱忱,憂國憂民,上街遊行,反對官倒,打倒貪官(只是喊口號)。鄧小平怎麼又狠得了心,調動雲南、內蒙不明真相的部隊,進京鎮壓手無寸鐵的青年學生呢?開槍殺死學生是三百七十多人,傷者二千多人。他們的父母來不及為兒女抹洗屍體,推動的不是輪椅,而是進火葬場的鐵盒棺材啊!
    鄧小平,你怎麼下得了手,這些老百姓的兒女,他們哪一個不比你鄧僕芳強!做父母的哪一個不跟你一樣,心疼親身骨肉的不幸遇難。
    以這次“六四事件”為界限,中國共產黨從此徹底的撕開了自己偽善的臉皮。當年毛澤東及黨幫們,用盡革命的詞句,唱盡革命的歌曲,矇騙了數不清的純潔青年,捨生忘死投入革命,去進行一場號稱是解放全人類的戰爭,去反對蔣介石的獨裁,一黨專政的反動;去打垮壓在中國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這是多麼偉大的革命事業!而毛澤東及其黨派們,一旦自己坐上了皇位,穩住了江山,自己卻比國民黨更壞、更反動、更腐敗、更不可救藥、更有欺騙人民群眾的花招和套路,讓中國人更沒有人權,還胡說八道,說什麼生存權就是人權,那遍地牛羊豬馬,都能吃到飼料生存下來,它們也都有人權了嗎?
    凡是農民起義,凡是叫花子坐乾坤、掌江山,沒有一個不是開始都平起平坐,官兵平等,得人心的口號響連天,但一旦江山坐穩,便充分暴露出自身的局限性,開始腐敗墮落,而最後必然滅亡的規律。當然時間長短不一,都是想盡一切欺騙人民的辦法維持下去,捨不得嘴裏的若大一塊肥肉,而且翻箱倒櫃把一切能讓自己維持下去的理論,找出來改頭換面,先欺騙自己,再去欺騙人民。
    北京“六四慘案”之後,中共的拿手好戲上場了,為了安撫開槍殺學生的部隊,上演了一幕接一幕的醜劇、鬧劇。很多反對鎮壓學生的老帥、老將軍,都通過鄧小平做思想工作,被迫紛紛出門,去慰問屠城的戒嚴部隊,讓殺人者別心裏過意不去,而後悔說出什麼實情來,鄧小平拖著疲憊拖遝的身體,顫顫抖抖的滿口四川話:“同志們辛苦囉!你們的革命行動為國家避免了一場大的動亂……”
    就連鄧小平那個曾經自殺,但不死致殘的兒子鄧僕芳,急急忙忙也坐上輪椅,去慰問戒嚴部隊,他當然是按耐不住的興奮激動,因為這場“六四”的導火線,就是“官倒”們的貪腐被曝光了,這才激起學生們,以及擴展到機關團體,一切憂國憂民的愛國人士的憤怒而上街遊行示威。
    我親眼所見,長安街上巨幅標語所書:“十億人民九億商,倒爺頭子是鄧僕芳。”;還有通過知情的愛國人士,調查高幹子弟在國外銀行的巨額存款,並公佈於眾;還有那海關總署的遊行隊伍,他們有上千的人,都清一色穿著黑色的海關制服,肅穆整齊地走在天安門前,撐開長幅旗幟,上書八個大字:“官倒走私,鐵證如山。”兩旁幾十萬人的圍觀群眾,發出暴風雨一般的掌聲,歡呼海關的遊行隊伍,及其他的百萬反貪遊行隊伍。
    所有參與“六四運動”的人,他們都是對中共貪腐的官員及家屬們,利用手中掌控的國家權力,貪污行為忍無可忍,而自行爆發出的愛國行為,目的是讓執政者看到人民的憤怒,促使中共採取行動,懲治貪官,肅清腐敗,而不是要它下臺,完全是一番好心。
    中共即使不開槍鎮壓,自己也完全不至於垮臺,只不過你要多點耐心,誠懇地與愛國學生談話,接受學生們關於懲治貪官污吏的建議。這有什麼不好?你怕什麼?難道奪了你中共皇權?但是中共害怕人民起來造自己的反,而開槍殺人。
    這完全是鄧小平神經過敏,反應過激,他也完全繼承了毛澤東的個性,寧肯錯殺三千萬,也不肯承認自己錯了。鄧小平以後的中央皇權繼承人,也都絕不會跳出這樣一副個性圈,因為這個黨依靠的就是發動群眾,這可是中共的傳家寶,你們也敢學嗎?
    劉曉波只是個人行為,他主張國家實現憲政,人民才有真正的民主自由,才能夠根治貪官污吏。這並非劉曉波的發明,他還是學習了中共當年跟國民黨鬥爭過程中,提出的治國主張。那是,中共發動全國人民向國民黨統治者“爭民主,要自由,要人權”,“結束一黨獨裁專政,讓人民自由選舉”。而劉曉波是以當代普世價值為基礎,針對中國現實問題,提出一系列民主、治國主張,是醫治社會弊病的良藥。這一主張也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評價,呼喚中共以對話代替打壓。這一概都是對牛談琴!
    劉曉波寫《零八憲章》,用心良苦,口氣緩和。一些有識之士紛紛參入。當今統治者同樣神經過敏,反應過激,判他十一年的徒刑入獄。那中國的《憲法》上白紙黑字:“公民有出版、言論、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沒用,那是寫給外國人看的,“我們中國有多麼民主自由啊!”
    所有中共的神經過敏,反應過激都是一個病根:害怕失去手中的特權,特權沒有了,便什麼都沒有了,還會遭到中國人民的清算,那就太划不來了。殺!殺!橫下一條心!殺到底。
    中共的執政理念,一切都源於此,而終於此。從它建國開始直至今日,都在想方設法,維護一黨專政,保護到手的特權,盡情享受坐天下所帶來的種種好處,而口頭上決不會承認,句句不離為人民服務,三個代表。
    一有風吹草動,就會一門心事懷疑:“是否要奪我的天下了?”立即剿滅與無形之中。
    沒有風吹草動,就一門心事的尋思宣傳,什麼“共產黨沒有私利,只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執政為民”、“共產黨解放了全人類,才最後解放自己”。
    中共恐怕也是古今中外執政黨中,演戲最為出色的黨,把一切假像,做得比真相還真。
    什麼民主黨派參政議政呀!與中共肝膽相照啦!榮辱與共啦!有人說民主黨派只不過是擺設的花瓶,實際上只是中共的寵物而已,這就對不起民主黨派了。其實你們也不願意做寵物,但在中共的“黨天下”之下,你們能有自己的作為嗎?就連發展黨員都要受到嚴格限制,只要中共一放開,保證你們黨員數目都會超過中共。中共會准許嗎?即使地方上的人大、政協委員,能參加全國性會議的,還在去北京之前,就在地方會議打招呼了:“各位代表同志們,有什麼意見咱們關起門在家裏說吧,千萬別到中央去放炮,影響就不好哇!”
    現在已經不那麼聽打招呼的了,一些有識之士,在北京的全會上,也能斗膽直言了,但中共又有新的解釋:“誰說我們沒有民主?你看吧,我們很多代表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更有趣的是,會議選主席團成員,早就由中央定好的名單,交給委員畫圈,為了體現民主,還在一旁設立一間小房間,委員們可以進去秘密地填寫自己認為滿意的名單。奇怪的是,沒有任何一名委員進去,而且還遠遠繞開這間可以自由填寫名單的小房間,為什麼?生怕引起什麼人懷疑,不跟中央保持一致了。就算有人冒險進去填寫名單了,這名單,有用嗎?選舉章程早就規定,要超過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推選才有效。玩政治把戲,誰又能玩的過中共?
    為什麼中共號稱“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執政為民”,卻遲遲不敢公開給人民選舉權?總是那麼藏藏躲躲,秘密設置名單,而且臨到投票,再突然交給委員畫圈?
    我們不必太追求這種把戲,中共是絕對不敢公開、透明、公正地選舉各級政府領導人的。因為這樣一來,這個黨就落選了,這個皇朝就像歷屆腐敗的皇朝一樣!中共比臺灣國民黨都差遠了,國民黨輸給了民進黨,再通過自己努力的改進,通過全民選舉,重又獲得臺灣領導權,這多好啊!
    中共還通過民主人士說出,像我們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除了中國共產黨外,就沒有任何一個黨派能行使執政權。否則,那中國非大亂不可。
    這話說得可真動聽,試問哪一個民主黨派,有膽想在中國執政統治?那他可是活得不耐煩,想死了吧!中共可是上帝徵求中外暴君的建議後,委派來中國,行使唯一合格統治權的優秀黨派,帶給了人民數不盡的幸福與和諧安康。
    本性四:狡詐、善變;
    在中共英明正確的領導下,從建國開始至今六十年,一路開展運動不斷,鎮反、抗美援朝、批武訓、批胡風、合作化、公私合營、三反、五反、人民公社化、抓右派、反右傾、大躍進、全民煉鋼、除無害、四清運動,直到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知識青年下鄉、幹部下放勞動、“四五”血案,“六四”慘案,中國人民總共死亡四千九百多萬人,傷殘六千多萬。遠比二次世界大戰死傷還多,中國人民終於等到了毛澤東壽終正寢,五人幫(加毛澤東)塵埃落定,才算松了口氣。中共的又一英明領袖鄧小平,把華國鋒趕下臺,因為華國鋒不同意鄧小平複出,早已預見此人三起三落,永不翻案的超凡政治謀略,但華國鋒經不住政治老人們的勸說,也同意了鄧小平複出,擔任中央領導工作。即使如此也不行,你華國鋒也得滾開。鄧小平的這一個性太像毛澤東了,但鄧小平非一般政治家,他表面上不當一把手,而實際上是當太上皇。他叫哪個當一把手就當一把手,他叫哪個一把手下臺,就立即下臺,看看他多麼的有勇有謀!
    中間因為反對在六四開槍鎮壓學生,公開說出:“我們党有個不成文的規定,一切都依靠鄧小平的主見。”的第一書記書記趙紫陽,把鄧小平不能公開的權勢公開了,那還了得,太上皇頭上動土了。對不起,下臺吧!
    接著讓胡耀邦上臺,胡耀邦這個人是值得中國人民永遠懷念的好人,中共出了胡耀邦這個總書記,應該是中共最大的安慰。
    一、 他首先提出平反冤假錯案,為大批歷次運動受打擊的好同志正式平反昭雪;
    二、 為“地、富、反、壞、右”摘帽。他們長達四五十年,頭上頂著中共強制的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屈辱地生活在各種高壓的政治環境下,牽連著全家的妻兒老小,上不了大學,做不了工作,默默埋頭在田土上幾輩子;
    三、 首先視察深圳,提出深圳以香港為榜樣,建立經濟特區,為全國做個表率。並不是一個什麼老人,到了南方一個小鎮,畫了一個圈,才有了深圳的高速發展;
    四、 作為第一書記,七十四歲的高齡,中共第一書記進入西藏考察工作,並明確提出漢族幹部擔任書記,區、縣、州,應該讓藏族幹部擔任,因為漢族幹部全都不適應高原氣候。全年工作不到一兩個月,其餘時間或養病,或在路上艱難行走。
    胡耀邦以上幾項工作,回京都向太上皇鄧小平彙報,都得到太上皇的恩准。可是奇怪,不久胡耀邦以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鼓吹者而下臺了。這是太上皇的旨意,讓江澤民上臺。
    隨後不久,全國就唱紅了一首歌,說是:“一九九七年,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於是深圳奇跡般的發展了,改革開放在全國便開花結果,在黨中央的英明領導下,中國取得了震驚世界的奇跡。當然了,又過了很短的時間,中共檔的全國報刊,把胡耀邦的前三項劃時代的功績,一件件全歸功於鄧小平的理論中去了,瞭解中共心態的人,都很平靜,不這樣才怪呢!
    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確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城市擴大了,高樓起多了,農民可以進城打工了,但農民工付出的代價也是沉痛的,每創造出一萬元的財富,自己只得到不足一千元的報酬,其餘都給官商勾結剝削掉了。遠遠超過舊中國的地主、資本家的剝削水準。
    高校改革,讓低收入家庭子女遠離高校,而不能走上知識改變命運的道路。中國的社會結構發生逆轉,窮困者越來越找不到出路,最好的出路是打工,永遠打工,永遠是低收入的惡性循環,世世代代一樣。
    而富者,大多依靠各種社會關係,取得各種管道,施展出各自的看家本領,由富變再富而暴發富,最先得道者是高幹家族,隨後是各行各業商業老闆。
    中共及當今政策,全都是為富人階層服務的政策,遠遠超過資本主義國家。
    醫療改革,更是讓普通民眾,倍受剝削之苦。中共取消醫院的供給,讓醫生的工資收入、獎金,醫院的設備來源,都捆綁在病人身上。你想多收入,你就多在病人身上打主意。這一絕招嗎,把醫生的良心、公德心全部葬送得一乾二淨。隨後又到報刊高喊:“醫生們要有救死扶傷的白求恩精神!”真是賊喊捉賊!高校的老師們為錢而收富家子弟;等等這一切現象,都讓人們永無止境追求錢。
    於是中共有了第三種武器得以維持政權:一槍、二筆、三錢。
    一、 槍桿子裏出政權,也同樣靠槍桿子裏保政權,維持政權;
    二、 筆桿子為政權作歌畫畫,歌功頌德、宣傳太平盛世;
    三、 以錢為誘餌,讓人心都變成錢的奴隸,你就別想中共今天在這個社會合不合理,你向黨打小報告,彙報什麼人思想反動,你聽話,服從黨,你就有錢的希望。
    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那樸實純潔的中國民風,一到改革開放,全都消失無影。
    各種大小賭場,各種賭股風潮,滿街的按摩院、洗浴屋、理髮室,都成了變相妓女院。沒有哪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有中國這麼開放的。其原因:(一)、讓達官貴人與商人,有消遣的去處,這些場所也多少與警方有所勾聯;(二)、讓更多的人群,迷戀其中,通宵達旦,樂不思蜀,免得閒得有空,去思考中共領導的今日社會,有什麼合法性,中國向何處去?房地產商如何與官員勾結,坑害老百姓?為什麼中共懲治貪腐,越懲治貪腐越多?為什麼每一次懲治日期一過,便有公報:“中國的貪污現象,通過整風,已經取得根本性好轉。”
    你們玩吧!賭吧!嫖吧!上網吧?就別再去關心政治話題了,你管中國是什麼主義?資本主義?軍國主義?賣國主義?法西斯主義?都是一党的領導主義,決不容許有任何質疑,想你的辦法賺錢吧!社會主義的招牌,掛了六十年,此牌不能摘,掛定了。沒有社會主義這塊牌,那還有我們共產黨嗎?
    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實際上完全是從頭走一趟資本主義道路。中國一方面引進外資,促進中國生產力加大發展力度,另一方面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富人占總人口的10%還不到,卻占全國90%的收入,怎麼辦?而且中共私下派出的密探,全都一致報告:人民怨聲載道,罵不絕耳。
    中共的決策者終於恰逢時運,利用人民對奧運會的熱忱,申辦奧運,揚我國威,振興中華,其實目的並不像人民期待的那樣簡單,說穿了,不惜國家人力、物力,傾囊而出,在外國人面前,擺出一副盛世中華,熱情好客,中國領導人英明的摸樣,期待各國代表發出讚歎:“中國變得太偉大了,這是誰的功勞?”沒得說,中國共產黨。
    老百姓再有意見也好,有怨氣也好,你們看看,外國人怎樣評價中共的吧!了不起的呀!超過歷史任何一屆奧運!至今花掉國家七八千多億,那是沒有明細賬目的,一年後還來一條花邊新聞,說奧運會純收入十個億。
    唉!有可能嗎?騙傻瓜,人民被當成傻瓜被騙了六十年,多少有點經驗了。世博會也是同樣的目的,讓外國人把中國吹上天,回過頭來再向國人宣傳:這一切都是在党的領導之下!國慶閱兵,就更不用說了,那些新式武器、飛機坦克、火箭,嚇外國人恐怕嚇不住,倒把中國老百姓嚇一大跳。誰敢向中共說不?遊行造反?
    現在說說臺灣和西藏問題。
    臺灣本來是塊卡在中共喉嚨的硬骨,吐也吐不出來,吞也吞不下去。我個人認為,臺灣本來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但由於國共兩黨的內戰而失敗,逃到臺灣,並在美國的保護下,五六十年來,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發展成先進的資本主義社會和民主政治社會。民主政治這一點,中共是不可能做到臺灣這樣好,但中共要求與臺灣統一成一個中國。這也有他的道理,希望幹點好事,名揚史冊,但是你中共怎麼統一?怎麼實現兩岸平等的統一?中共現在以經濟為先鋒打頭陣,想實現最終的兩岸統一,靠槍不行了,靠筆吧,人家才不信騙,那就靠錢吧!而臺灣念念不忘的是與中共打了八九十年的交道,深知中共的本性是什麼,害怕又一次吃虧上當,這完全有可能的,怎能不憂心忡忡、戰戰兢兢!
    我建議,既然中共提出兩岸同屬於一個中國,兩岸的關係又是平等互利,要統一就在兩岸同時舉行公民投票。中共出一名總統候選人,國民黨出一名總統候選人,看誰選票多,誰就上臺執政;誰輸了,誰就在台下監察執政黨,自己再努力,四年後再選舉總統,看誰得民心,看誰真正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自己吹牛皮不上算。
    怎麼樣?中共應該不成問題吧,大陸有十三億人口,隨便打個哈欠也能超過臺灣國民黨的人數,統一後的每一屆總統當屬中共無疑。
    同時,我還建議,統一後,讓臺灣的監偵組到大陸來,偵查一切貪腐大案、要案。這應該也不成問題,中共一直想肅清貪腐。
    最後說說西藏問題。
    有了本文對中共的心態分析,西藏問題就比較好說了。
    前年中共與達賴喇嘛代表的談判,前後數次,完全是奧運前後,在國際社會對中共人權問題的壓力下,被迫做給國際上看的,根本沒有任何誠意,那種居高臨下,不可一世的傲慢神態,完全把中共的稱霸局面,暴露無疑。倒是達賴喇嘛的談判代表忍辱負重,不卑不亢,溫文爾雅,給人留下大國使臣的好印象。
    西藏問題的歷史事實是,西元七世紀,西藏已經非常強盛,國王是松贊干布,唐王朝為了討好西藏,免得西藏進攻中國,以文成公主和親的方式,結成姻親。
    同時,尼泊爾王國,也以公主下嫁松贊干布,也是為了與強盛的西藏聯姻,以免西藏入侵尼泊爾。可見西藏當時的國力,連中國、尼泊爾都不得不敬重,以公主許婚。你能說,這時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嗎?西藏、尼泊爾、中國都是三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以聯姻方式結成盟友,誰都不屬於誰,這就是歷史。
    到了西藏國王赤松德贊年代,不斷向外擴張,曾經打到中國的首都長安。唐朝無可奈何,被迫向西藏繳貢納稅,西藏才得撤兵,你能說西藏是中國唐朝的一部分嗎?
    如果說“西藏自古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在學術上是通不過去的,因為歷史事實並非如此。只是中共掌了大權,可以編造歷史罷了。
    曾經在中國不同的朝代,周邊的不少國家,都曾經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比如朝鮮、老撾、韓國、越南、緬甸、俄羅斯遠東地區,你能公開出兵佔領,然後說,這裏自古就是我們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敢去要嗎?
    在十九世紀初,滿清、英國、尼泊爾、印度,都想干涉西藏事務,或舉兵入侵,或自以為西藏的保護神出現。此時的西藏,已經國勢衰弱,但始終還保持著一個國家應有的主權尊嚴。
    蒙古國曾經與西藏有著密切的宗教關係,尊藏傳佛教為國教,就連達賴喇嘛的尊稱,也是蒙古汗王贈予,蒙古國是否應該說,西藏自古就是蒙古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毛澤東曾經在長征路上,途經西藏,得到藏人友好的接待,供給紅軍寶貴的糧食,毛澤東感慨萬千的說:“這是我們紅軍對外國的唯一的欠債。”
    一九五一年,解放軍進軍西藏,西藏當時處在十分艱難的條件下,少量的軍隊,裝備落後,在大軍強攻之下,被中共強迫簽訂“十七條協定”。一九五四年,在北京,毛澤東在接見達賴喇嘛時,親口承諾,西藏的民主改革,六年不搞;六年以後搞不搞,還看你們意見,如果不行,再等十五年也行。
    但是達賴喇嘛從北京回到西藏時,西藏已經大張旗鼓,轟轟烈烈開展民主改革了:抓喇嘛、鬥活佛、押土司。達賴喇嘛連寫三封信給毛澤東訴說實情,都杳無音信。
    最後,達賴喇嘛面臨重重困境,藏人的反抗,無休無止,自己又無法解救上層宗教領袖被鬥、打、押的現實,才選擇流亡印度。
    達賴喇嘛流亡印度幾十年後,面對中共已經佔有西藏的事實,選擇了中間路線,宣佈放棄西藏獨立的主張,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達賴喇嘛尊重事實、誠懇、善意的態度,讓全世界人民都受到感動。反觀中共,一付霸道嘴臉,激起全球人士的憤慨,這就是為什麼在國外傳遞奧運聖火,如同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真情。
    縱觀中共對達賴喇嘛的高壓勢態,是無論達賴喇嘛退讓到什麼地步,也不會達成和解的條件,無論如何也要找尋種種藉口,設置種種關卡,不許達賴喇嘛進入西藏。
    什麼原因?太簡單了,因為中共想到只要達賴喇嘛一進西藏,便會受到全體西藏人民的衷心歡迎、愛戴。達賴喇嘛崇高的人格魅力,高深的佛學知識,對人的寬大仁厚、慈悲為懷,一定會成為西藏人的精神支柱。
    這時的中共,你說“三個代表”也好,說“執政為民”也罷,說對西藏的巨大貢獻,都無人聽你瞎掰了。
    即算是中共用鉅款培養了多年的藏族骨幹,政府主管,各級官員,到這時,對不起,絕對會走近達賴喇嘛,頂禮膜拜,像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一樣。
    你說中共會准許達賴喇嘛回西藏嗎?
    幾年來,我到過不少西方國家,也到過中國大陸數次。只要說起達賴喇嘛,不管什麼教派,佛教、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以及什麼教都不信的人士,都豎起大拇指,表示出由衷的佩服和讚歎:“真不簡單!”
    面對幾十年的打壓、批判、咒駡,達賴喇嘛依然保留一顆仁善、慈悲之心,堅持自己的和平理念,沒有任何一句粗話回擊,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做到,因此他在國外的影響和聲望,與日俱增。反之,看看中共那副氣勢洶洶,強人所難的嘴臉,越來越受到世人的鄙視。中共近來動不動提出,要在世界上打造中國形象,你都六、七十歲了,才意識到自己形象不佳嗎?中國的形象,歷來受到國外的好評,只有中共治理下的中國,才變得不堪入目,那就是貴党的那些本性造成的啊!
    中共只有放棄霸道的思維、霸權的立場,尊重西藏宗教,尊重達賴喇嘛。同樣,西藏社會的穩定,也得到達賴喇嘛的全力支持,西藏才有真正的富強康樂!
    
    2009年12月,於三藩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义总理之女「还好中国有共产党执政,否则应该已是世界霸主了」
  • 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执政者不能回避信访更不能害怕信访
  • 执政党还是全民党?媒体质疑中共算什么
  • 地方政府执政过程中与科学发展观相违背的问题‎
  • “中俄执政党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闭幕
  • 从石家庄“买卖”书记王亚丽事件看胡春华“第六代”的执政能力/赵岩
  • 《求是》刊文称腐败威胁和平时期的执政党
  • 中共尝试吸收“草根”进入公务员队伍提升执政能力
  • 内地官员学习同媒体打交道应对执政挑战
  • “网络执政”的云南模式:官方开始抢夺网络主动权
  • 网络反腐获中央高度肯定 地方官员感受执政焦虑(图)
  • “你是不是党员”:超越法律的执政党领导地位
  • 保障公民言论自由是执政合法性的根本标尺
  • 中共内部矛盾复杂 胡锦涛长期执政成疑
  • 习近平警告:中共如脱离群众将丧失执政权
  • 中共建设“学习型”执政党,勿让人民“交学费”
  • 实拍:庆贺共产党执政60年,天安门地区浪费纳税人钱财(图)
  • 四中全会总结60年党建工作,执政能力列主线
  • 习近平:中共60年执政五大启示
  • 执政不公 李兴国老人受伤死亡(图)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云南的一桩执政坑民的集资诈骗大案:3325名离退休人员受骗!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程晓静案:问山西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杨安和,公安厅还是共产党执政吗?
  • 民进党若想重执政 数人头,不可打人头
  • 亡党不亡国 让人民选择执政党 \陈维健
  • 钳制自由威胁和平时期的执政党 /刘业进
  • 执政者和民众都在装傻/傅国涌
  • 《腐败会使党在和平时期失去执政地位》悖论/王华源
  • 执政一年奥巴马现在真是进退维谷
  • 奥巴马执政一周年说美国的种族歧视
  •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吴高兴
  • 中央日报:愚弄民众的政党无法“执政”
  • 廖祖笙:执政品德一旦出了大问题
  • 反腐根本:执政党内合理分权
  • 赵静芝:日期敏感凸显执政恐惧
  • 中共“执政为己”的两大“亮点”!  
  • 李成言:一党执政必然腐败?
  • 绿色执政 品质保证 守护地方 包围中央/林保华
  • 令执政党头痛的“千锤百炼”的芝麻官/丁学良
  • 卢刚:“一党执政”与中国政治合法性危机
  • 民主党若执政 良好中日关系不可或缺(图)
  • 如果民主党执政日本 对中日关系有何影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