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雪伟抗议上海黄浦法院秘密审判毛恒凤被劳教案(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吴雪伟
    
    吴雪伟抗议上海黄浦法院秘密审判毛恒凤被劳教案
    
    吴雪伟抗议上海黄浦法院秘密审判毛恒凤被劳教案


    
    吴雪伟抗议上海黄浦法院秘密审判毛恒凤被劳教案


    
    
    黄浦法院行政庭:
    
    
    
    我是原告毛恒凤的丈夫。2010年6月30日黄浦法院在安徽省女劳教所内设立“法庭”,在“法庭”墙上没有国徽、座椅背上没有天平,法槌倒是没忘了带去。原告代理律师在开庭前没有收到出庭通知,原告的丈夫作为代理人在开庭前二天收到出庭通知,从上海专程去参加旁听的只有沈佩兰女士一人,却仍遭女劳教所不准进入旁听,旁听席上没有旁听人员,只有众多警察,这是明显的秘密审判,最后法官以原告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庭,视为原告拒绝到庭一次。
    
    
    
    我们相信原告拒绝出庭是出于对秘密审判的抗议,而不是无理由不到庭,因为是原告为维护自身的权益而委托其丈夫作为代理人提起这场诉讼的,并向代理律师明确表示:“到黄浦法院起诉”,所以原告不会无正当理由不到庭。
    
    
    
    开庭前法官单方面与原告谈话,女劳教所大开方便之门,而对于原告代理律师和代理人(原告丈夫)要求面见原告,女劳教所却百般阻挠及种种不公平现象,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女劳教所与法官串通,封锁原告和代理人之间对案件信息以及想法的交流,故此我们现在不得而知原告拒绝出庭的具体原因,也有可能女劳教所与法官不准原告出庭,却反污原告无正当理由不到庭,再如法炮制一次,原告的诉权就被剥夺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可能的,因为原告代理人当时在向黄浦法院立案庭、二中院立案庭面交诉状时,都曾遭该二级法院立案庭拒收,证明他们根本不想受理、审判原告的案件。
    
    
    
    原告代理人按要求向黄浦法院仅交纳50元案件受理费,法官和被告却动用三辆警车到安徽省女劳教所开庭,来回上千公里路程,浪费汽油不说,还增加了废气排放,加重环境污染,法官乐此劳命伤财、舍近求远,目的就是为了在安徽省女劳教所内秘密开庭,制造冤、假、错案。公平、公正的前提是公开!原告在2004年第一次不服劳教的诉讼是在黄浦法院第四法庭审判的(附件)。同样是不服劳教的诉讼,同一原告、同一被告、同一受审法院,审判地点却大相径庭。
    
    
    
    我作为原告代理人去一次安徽省女劳教所开庭,要花数百元交通等费用,这相当于我一个月的低保生活费,就这么走一趟,我一个月的饭没有吃的了,作为法院难道不关注民生吗!作为原告代理人、法官、被告等人员不远来回上千公里到安徽省女劳教所开庭,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方便”了原告,但“公平、公正、公开”是最重要的。为此郑重地向受诉法院提出要求在黄浦法院开庭审判,以示公正!
    
    
    
    此致
    
    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行政庭
    
    
    
    吴雪伟 呈
    
    2010年7月5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恒凤不服劳教决定一案延期审理申请书(图)
  • 因声援刘晓波被劳教一年半的毛恒凤从劳教所打出“亲情电话”
  • 劳教所对毛恒凤的迫害在继续
  • 毛恒凤因拒绝剪短头发和穿劳教人员服装已绝食多日
  • 毛恒凤拒绝穿囚衣 在狱中绝食抗议
  • 被逼穿囚衣,毛恒凤绝食抗议
  • 上海维权人士、基督徒毛恒凤在狱中发出书信委托书(图)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被转到安徽劳教所
  • 紧急关注!毛恒凤被送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遭羁押于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四)——反一胎化斗士毛恒凤(图)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被劳教后音信皆无
  • 看守所拒绝律师会见毛恒凤,家属疑毛恒凤遭受酷刑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被劳教一年半(附劳教书)(图)
  • 惊闻:上海访民毛恒凤被劳教一年半
  • 上海维权人士毛恒凤被拘留10天(图)
  • 快讯:上海访民毛恒凤凌晨被北京警方带走
  • 年初一:上海访民毛恒凤等到天安门看升旗(视频)
  • 毛恒凤去天安门为宪法和刘晓波讨说法(图)
  • 期盼不屈的毛恒凤、杜阳明、田宝成平安出狱/许正清
  • 上海帮的“法庭”在韩正刘云耕的指挥下怎么栽赃陷害毛恒凤(一)(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