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武汉晶银债权人第二次致信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6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晶银债权人
    
     尊敬的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先生: (博讯 boxun.com)
    
    
    
     您好!    
    
    
    我们是湖北省武汉市晶银投资担保公司的债权人群众。去年我们曾给你写信反映过:武汉市青山区政法委制造的武汉晶银案件实质上就是:官商勾结、掠夺民财,制造社会不稳定因素的严重事件。
    
    
    这一事件,目前已经造成了近2000户老百姓的生存危机,已经有八位债权人因此案,焦虑成疾,贫病交加、无钱医治而死。一年以来诱发了数十次赴市、省、中央的群体性上访事件。年近60的退休老人张满枝因养命钱被困,无钱过春节到省政府上访,遭到八名警察毒打致残。
    
    官商勾结,制造金融诈骗陷阱
    在给您的第一封信中,我们揭发了以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和武汉市公安局副局长为代表的公检法高级官员都在晶银投资担保公司投入了大量资金。2008年10月公司被公安局立案后的两个多月中,这些高官们集体出逃了资金1200万元。之后就摇身一变成为调查此案的执法者。
   
    
    我们持有的07年公司大客户赴港泰旅游照片中,有岳亚武的妻子和武汉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妻子。08年公司组织的大客户赴日本旅游团照片中也有岳亚武的妻子。此外,还有证人郑爱华目睹了岳亚武在08年10月到公司办理出逃资金手续的证词。包括区维稳办官员亲自告诉债权人群众:“岳亚武在晶银投资500万元”的事实。都证实了公检法高官在晶银投入巨额资金,并在立案后出逃资金的事实。
       
    
    这些在晶银注入资金的官员,都是大股东李炼红的客户,而且在公司客户名单上都是隐姓埋名的。他们的资金都直接打到李炼红的私人账户上,只有李炼红与他们单独交易。他们在李炼红的保护下,将大量的资金注入晶银并从晶银获取了可观的利息。
    
    
    晶银投资担保公司成立于2006年,宗旨是:向公司股东、员工及其亲朋好友借资金,解决段氏实体经营的资金需求问题。
    
    
    而政府官员的资金进入公司后,李炼红更是欲望膨胀,她收集几十,上百份的客户信用卡从银行套现,只给客户1%的利息,自己却将从客户信用卡套现获得的资金,打入自己的私人账户,然后利用财务总监的职务便利,从公司捞取暴利。
    
    市长专线、110联动广告是唯一面向社会的宣传
    2007年10月,武汉市市长专线、市公安局110联动,联合监制了“急用钱找晶银——银行指定机构为您解忧”的公益广告,并且动用110警察开着警车,将广告贴遍了武汉三镇大街小巷。这在武汉市300家民营投资公司中,实属史无前例。
    
    
    正是这个政府广告的公信力,以及政府、公检法官员们在晶银投资的榜样力量,吸引了新老客户的8000多万元资金。大家纷纷将拆迁费、养老费、甚至抚恤金、捡破烂的钱都借给了公司。
    
    
    段毅文见公司借债越来越多,曾经告诉员工,公司不需要太多的资金,计划2009年6月开始停止入金。陆续还清客户本金。利用自己的资金好好经营实体。
    
    从市到区欺上压下,对付中央的批文
    2010年春节前,区政法委书记召开的座谈会上,债权人代表提到立案后,公检法官员出逃资金问题时,魏修祥书记指着魏庭长说:“让他告诉你们出逃资金的问题。”接着魏德华就说:“你们写材料给周永康了吧?周永康批了文要求市公安局查明岳亚武是否在晶银投入了资金。市公安局委托我们区公安局调查。调查结果我们已经通过市局交到中央去了。结果是:查无此事。”
    
    
    债权人代表们听后非常吃惊!不就是这位魏庭长在去年对我们债权人说过:“岳书记在你们公司的投资不到500万,都是以他儿子的名义投资的。”今年在区信访局魏庭长又对80多名债权人说:“岳亚武在你们公司投资了500万,不是1200万。”为什么对中央周书记说:查无此事呢?!
      
    
    为什么区政法委要欺骗中央政法委呢?市公安局为什么让区公安局自己调查自己呢?这些明显的违法违规行为竟然出自于执法机构?!怎不让人心寒啊!
    
    不惜一切代价,制造冤案的幕后真相
    2008年10月前,区政府高官曾经向段毅文提出要求:只要你同意放弃晶银大酒店,就可以幸免牢狱之灾。区公安局也向段毅文索要晶银投资公司股权和风暴酒吧股权,都被段拒绝了。于是,区政法委批示10月立案开始整段氏企业。尽管长达一年零两个多月,公安局为段毅文所设定的罪名反复搜寻证据,5.28的开庭,区检察院公诉的罪名仍然是没有实际内容及证据支撑,在法律上显然无法立足。
    
    
    前期我们债权人通过区信访局陈局长,了解到区里很多官员都参与了开发江城商业房地产的集资,且这些官员的集资款后来都转成了江城商业的股权。随着江城商业在晶银大酒店占股20%,以为这些官员仅仅为了自己持有的酒店暗股获得暴利,才索要酒店产权的。
       
    
    随着案件的进展,许多内幕渐渐浮出水面:
    
       
    追溯到20世纪末,原来江城商业大厦建筑工程,是以1-3楼商场产权做抵押,在银行贷款建房的。至2007年还欠银行800万元,当时无钱偿还。法院委托东方资产处置。东方资产为拍卖江城商业广场1-3楼之事,多次到青山区委,当时的区委书记黄克强接待了东方资产,黄与东方资产的老总是老朋友。
    
    
    但是,由于原建二法人代表皮道璇坚持不在拍卖文件上签字,要求银行宽限一段时间,争取招商引资解决问题。在皮的努力下,鑫红泽公司答应出资4000万元,还清银行欠款、解决改制职工安抚问题,注入扩大经营资金。但由于建二某些人的反对,没有达成协议,也没有拍卖成功。
    
    
    接着,区政府劝说皮道璇退休,皮退休后,在区政府经贸委书记牟韬的扶持下,由庞学杰上台担任建二新老总。庞上台后,2008年初,东方资产再次要求拍卖江城商业广场1-3楼商场及商业用房,在区政府的默许下,庞学杰轻松地在拍卖文件上签字同意了。以超低价800万元(每平方米700元左右)卖给了鑫红泽公司。由于拍卖后,建二员工又提出调查庞学杰与青山区政府官员勾结贱卖集体资产的内幕,区政府经贸委牟书记又劝说庞学杰辞职了。在庞辞职前,要求庞学杰委托带头闹事的员工柯有兰等人暂时负责建二的工作,借此平息了员工对区政府官员糟蹋国有资产的的追究。
    
    
    令人不解的是:半年后,区政府以建二员工闹事为由,又以3000万元从鑫红泽手中将拍卖楼赎买回来。赎楼的3000万元是青山区政府拨款垫付的。既然政府能出3000万元赎回拍卖楼,为什么当初不直接出800万元帮助偿还银行的债务,改制后再由建二偿还政府的垫付款呢?一卖一买就产生了2200万元的国有资金流失。这些钱到哪里去了呢?
    
    
    这个财务窟窿没法建账。于是他们就盯住了价值7800万元的晶银大酒店。为了填平3000万的挪用资金,以及建二商场改制给区政府遗留下的问题,他们必须抢夺晶银大酒店这块肥肉。一年以来,他们的所作所为是:
    
    立案后官商勾结,出逃资金
    2008年10月区政法委批示区公安局立案开始调查寻找段毅文的问题。立案后的10至12 月,公司最大股东李炼红到处动员新老客户向公司注入资金,用这些老百姓的钱,帮助公司的特殊债权人——政府和公检法高官出逃资金1200万元。其中仅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就出逃了500万元。在此期间,李炼红本人也出逃了400多万元,并为了堵住知情者的嘴,将其助手肖爱华的资金也退出了。
    
    先抓人再寻找罪名
    2009年3月10日,区公安局以配合建二房地产案件的调查为由,将晶银投资担保公司法人代表段毅文带走,名义上是监视居住,实际上是被关押在公安局,没有任何民事行为自由,一直关押至今一年多。
    
    
    后来刑事拘留的“职务侵占罪”,正式批捕的“挪用资金罪”等,公安局调查取证了一年多,直至5.28开庭公诉都没有找到可以判罪的证据与事实。
    
     没找到任何罪名就先搞垮民企
    2009年4月16日,当时段毅文还在以配合建二房地产案件的调查,被监视居住期间,区公安局就粗暴地将与建二房地产案件完全无关的段氏实体珠宝店、光谷房地产查封,造成数千万资产流失。后来,为了给公司挽回一点损失,北京珠宝总店答应将剩余珠宝九折收购,但是,公安局专案组胡队长说:“局里领导不同意卖剩余珠宝。”拒绝了北京总店。造成珠宝店资产全军覆没。
    
     设计股权转让,包庇真正的犯罪分子
    除了信用卡套现犯罪外,3月12日,在晶银老总段毅文被抓,公司经营停顿,一片混乱中,李炼红仍然欺骗段桂银、段建勇等客户,将资金共13万元,打入她的银行账户上,而且至今既没有给他们任何收据,也没有签订任何借贷合同。她难道不是应该绳之于法的真正犯罪分子吗?可是就是这样无法无天的李炼红,却得到公安局百般庇护:
    
    
    2009年4月17日,在武汉市公安局副局长表哥的帮助下,李炼红制造假股东大会、股权转让资料,模仿另外两名股东段毅文、王吉的笔迹签名同意,完成了市工商局股权变更注册登记。将其所占的51%股权全部转到段毅文的名下。
    
    
    2009年4月21日,公安局以“职务侵占罪”宣布正式对段毅文刑事拘留。按照他们的计划,已经提前非法转让股权的李炼红,这个占股51%的大股东,公司副总经理、财务总监,摇身一变成为公司普通会计,公然逃脱了拘留,公安局以监视居住名义将其保护起来了。
    
        
    2010年5月28日,晶银案开庭法庭上,检察院的公诉人竟然在举证中,将2009年4月17日,李炼红的非法股权转让作为合法股权变更的证据叙述,并且在法庭上公开宣称李炼红是公司普通会计的身份,与公司另一出纳张涛同等论处。难道公诉人不知道4月17日是办案期间吗?难道转让股权的股东大会是在牢里召开的吗?
       
    
    2010年6月中旬,被李炼红诈骗的受害人段桂银、段建勇将举报李炼红诈骗、信用卡套现、职务侵占的材料,先后递交到区检察院、区法院、区公安局,竟然没有人接收。检察院和法院以刑事报案找公安局为由推到公安局,公安局张教导员说:“早叫你们报案你们不报案,现在想报案,晚了!李炼红与段毅文的案子已经递交法院,就不再另立案了。”受害人说:“这与公司的案子不一样,李炼红个人诈骗了我们,与公司无关。”公安局强行推却说:“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等着法院判决吧!”这样明目张胆地包庇真正的罪犯,使受害人感到对青山区执法机构空前的绝望!
    
    滥用执法权:逼民报案
     2009年4、5月,区公安局一边以“职务侵占罪”和“挪用资金罪”将段毅文拘留、逮捕。一边又自知这两个罪名很难成立。于是他们企图利用我国民间借贷与非法集资的法律界限不清晰,将打击目标转向了晶银投资公司:
       
    
     在这些高官涉案人员的指使下,区公安局组织大量警力甚至开着警车到老百姓家里,用尽威逼利诱、欺骗手段逼大家报案。公安局在债权人群众中散布消息:“你们公司是非法集资,你们的钱别想回来了。晶银大酒店不是段毅文的。你们只有来报案,才可能退回一点钱。否则,连骨头渣子都没有了!”
       
    
     2009年5月14日,区公安局专案组将“蓄意不报案者,后果自负”的威胁债权人报案的通知贴到晶银投资公司的办公室。接着将公司所有业务员传唤到公安局。威胁员工如果不通知债权人来报案,就不许他们回家。要把业务员都抓起来。甚至开着警车到公司员工家里威胁他们。
       
    
     公安局采取两名警察监督一名业务员,极尽威胁、恐吓手段逼债权人报案。警察甚至亲自登门,逼迫债权人报案。导致债权人雪上加霜,许多人夫妻反目,家庭关系崩溃。农民老公拿着菜刀满街追杀老婆。
    
     滥用执法权:镇压群众的维权
     2009年3月至7月,债权人群众以各种方式请求区政府考虑百姓的疾苦,先将段总押回公司令其处置资产,偿还百姓的血汗钱后,再关押审查他的罪行。可是都被粗暴地否认了。债权人的请求完全被区政府无视了半年之久,大家对其丧失了信任。开始了艰苦的上访之路。
       
    
     2009年7月13日,8月5日、8月10日、8月19日债权人群众先后到市政府、省政府上访,都遭到魏修祥策划的大批警察对债权人群众的围追堵截、监听电话、甚至殴打、辱骂,收买。之后2009年11月、12月、2010年3月,债权人又多次赴北京上访。
    
    2010年2月8日。春节前债权人群众在省政府请求尽快解决晶银问题,解决群众的生存危机。区政法委胡怡君副书记亲临省委门口清晨7点钟就与一群警察指手画脚。9点钟左右,突然几十名武装警察冲向手无寸铁的老弱病残债权人,抓住退休老人张满枝就是拳打脚踢,然后几名警察将她拖到值班室,关起门来,七八个彪形大汉就对她拳打脚踢,打得她遍体鳞伤。膀胱受伤尿血,至今已成残疾。左腿已经关节积水伸不直。债权人群众被几十名警察连推带打,很多老人被推倒在地上,衣服、提包被撕破。大家走到胡怡君的车前,要求她去交涉放回张满枝,胡怡君凶狠地说:“你们必须都解散,我们才考虑放人。”
   
    
     2月23日债权人抬着受伤的张满枝向区维稳办讨还公道。区官员对张的伤势视而不见,不仅没有讨来公道,反而从那天起,张满枝的电话被监听、干扰、无法打出电话。
       
    
     债权人先后到区政府、市公安局、省公安厅举报打人警察,但是至今凶手逍遥法外、没有任何政府官员过问被打伤者。
    
    2010年6月1日债权人到青山法院抗议5.28开庭颠倒黑白,亵渎法律尊严。维稳办干部刘某威胁群众说:“你们都是被洗脑了,你们不是要钱,是有政治目的。”魏庭长也说:“你们就是有政治目的,一分钱也没有退给你们的。”
    
    
     我们中绝大多数都是退休老人,我们能有什么政治目的呢?我们的养命钱被官员黑了,揭露事实就是有政治目的吗?只要把我们百姓的血汗钱还给我们,你们愿意怎么黑我们都不会管的。
       
    
     尊敬的周书记,我们恳切地请求您为晶银的债权人主持公道。一个人民的父母官怎么能够为了一己私利,强抢民财;为了让老百姓为自己的错误买单,就不顾法律,不顾天理,活活将正常经营的民营企业整垮,令2000户百姓陷于生存危机呢?他们能代表人民政府吗?
        
    
    我们请求:
    
    
    1、武汉市公检法,青山区公检法回避此案,因为这些机构中有很多高官是此案利益相关者,甚至是直接参与者。
    
    2、由异地公检法重新调查审理此案。
    
    3、中央政法委直接派出调查小组,调查青山区政法委在此案处理中的违法违纪问题。
    
    
    
     我们翘首以待,敬候佳音!
    
    
    
     武汉市晶银投资担保公司债权人
    
     2010年6月23日星期三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Modified on 2010/7/06)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青山区的天黑定了——晶银债权人与区委书记秦军6月30日面谈纪实(图)
  • 为何晶银债权人遭殃,大股东李炼红安然无事?
  • 晶银债权人第二次向武汉市公安局申请游行(图)
  • 晶银债权人向湖北省高院要求裁决异地审理(图)
  • 武汉市青山区政府与晶银债权人6月11日再起官民冲突(图)
  • 武汉青山区政府企图用20万收买晶银债权人维权代表
  • 晶银债权人在武汉青山区法院门口质疑公安局提供的虚假证据(图)
  • 目击5.28武汉晶银案开庭丑剧(附视频)
  • 武汉市晶银债权人抗议开庭不公
  • 看武汉市晶银案首次开庭丑剧(图)
  • 武汉“晶银门”案开庭前记
  • 湖北晶银债权人“被报案”:蓄意不办理受案登记手续后果自己承担(图)
  • 湖北晶银投资债权人赴武汉士官学校追查“失踪”的李炼红(图)
  • 湖北晶银债权人誓死捍卫酒店资产(图)
  • 湖北晶银债权人在青山区政府强烈抗议官员洗黑钱(图)
  • 湖北晶银债权人赴省公安厅为张满枝讨还公道(图)
  • 晶银投资债权人给武汉市公安局长的公开信
  • 武汉市晶银案上访人到武汉市公安局上访(图)
  • 武汉晶银公司债权人再次展开大规模维权行动(图)
  • 湖北晶银债权人要求严查武汉青山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图)
  • 晶银债权人期待武汉青山区法院独立审判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