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麻雀行动杨海涵母亲马永田被迫在京乞讨/王宁
请看博讯热点:联合国上访“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已经震动国际的麻雀行动发起行动者是上海巾帼女杰胡燕女士,大约一个月后到美国留学的中国青年杨海涵先生和武汉被强拆冤民陈绪兴先生纷纷加入了胡燕的麻雀行动。
    
     杨海涵先生是高中时的2000年来到美国留学的,他是博讯的长期读者。他来到美国不久妈妈马永田女士的工厂被强行拆除,姥姥在惊恐中瘫痪直到去年含泪故去,当时不满一岁的婴儿弟弟正发着高烧,而他母亲又要照顾被强拆的工厂,还要关照好瘫痪入院的姥姥和孩子,结果孩子得了癫痫症。 (博讯 boxun.com)

    
     “我越维权越没有权利” “违法警察镇压合法人民”
    
     这是刚才马永田女士对我说的几句很经典的总结句子。她说:“我26岁开厂。十年经营工厂,十年上访维权结果是我越维权越没有权利不是吗?” 她还说:“上海世博会大家都可以去,凭什么我不能去?在我从上海回到长春后,一个警察特别阴险地对我说‘这次拘留你。’我回答他:‘违法警察镇压合法人民,现在就这时代。’” 随后马永田女士马上就被长春当地的警方拘留。马永田认为:“如果杨海涵不到联合国去,那恐怕我现在也(从拘留所 -记者注)回不来。” 她相信儿子杨海涵在联合国的事情长春当局是知道的,因为警方直接问过她有关杨海涵的情况,但当局或警方从没有直接提起过这桩联合国的事,她也坚持不说。
    
     马永田女士20年前在靠近当时的长春市繁华区的一个247平方米的地方开设了共13间房子的专门生产陶瓷骨灰盒系列产品的工厂,发展到雇佣了50个固定全职工人和一些临时工。厂房房产和设备等主要是马永田所有,她的哥哥只拥有30平米厂房。她回忆:“2001年3月15号下发拆迁许可证,5月4号给我停水停电,我当时已经售出9千个合同,结果完不成了。” 因为工厂被当局要求拆除,随之就是断水断电,所以工厂被迫停产。9000多个订单的被迫取消,给那些为故去的人订购骨灰盒的亲属带来了很多不便。而且还有一些工人的工资没有钱发出。马永田今天说:“说句心里话我还欠着人家的工资呢。”
    
     马永田女士告诉我,十年的上访吃尽了苦头,特别是当局毫无道理的监禁使她非常气愤。她说:“我就是倔,越不讲理,我越是要跟你干!”
    
     在北京上访时还带着她的小儿子杨海啸,因为孩子每个月需要吃一千多块钱的药,她没钱时就带着孩子在王府井和天安门附近行乞,用写好的状子告诉路人自己的冤屈和无钱给孩子买药等情况,获得了很多的同情和慷慨解囊相助。马永田还到北京的医院做替别人排队拿号的差事,排一夜的队拿到看病的号可以获得50元人民币的报酬。她说:“在北京的大街上要饭很容易被抓遣返。” 我问她有没有在长春要过饭?她说:“没有敢在本地要,因为我熟人太多,太磕碜了!”
    
     在工厂被强行拆除后,马永田的丈夫认为不需要上诉,因为没有用处,无论如何是争不过当局的。她说:“杨海涵的爸爸是工程师,知识分子。我们俩直到离婚时也没有什么吵架,一直关系很好。就是因为上访的问题意见很不一致离得婚。不拆迁也不会离的。” 她确认了我说的因为这个强拆把爱情也拆没了的定论。
    
     就被强拆的赔偿额度,马永田女士提出两千多万元人民币,当局决定是给140万元,相差10多倍。直到今天为止马永田女士没有拿回一分钱。
    
     马永田说吉林省省长王儒林先生和其他副省长等对她的事情都知道,还有王省长的批示,但是马永田认为包括市长崔杰先生在内的长春市政府的一些官员欺骗省长,因为她看到了长春市政府的建委有关她被强拆问题的一个文件。
    
     当马永田女士从拘留所被放了出来时警察问她下一步要干什么?她说:“我不知道呢。现在实话实说,对政府没有解决问题的态度,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办,我都想不好。” 她用重语气对我说:“我告状,10年没有1分钱,我声明不告了,那你们还关我,还押我,那你说让我怎么办?我真的不知道!”
    
     马永田女士的工厂被强行拆除了,那片地已经是现在位于长春市中心区域的一处有名的高档住宅区的一部分了。昔日她拼搏创业的痕迹已经被那肆无忌惮的所谓的城市开发计划给掠夺的精光。她干了十年,也告了十年,今天最终的结局就是更没有了人权。她担心孩子杨海涵在联合国时间久了会影响他奔前程,说家里唯一的一个成员杨海涵当初没有被卷进这个冤案而受害,但现在杨海涵还是被牵扯了进来而感到苦恼。杨海涵一直在美国关注妈妈上访的事情,在08年奥运会期间他从美国到北京陪伴上访的妈妈。在采访结束时马永田女士说:“长春进京上访的城市排名由原来的14已经上升到第7名了。他们抓的更疯狂了,我都有些灰心了。在你们和孩子的鼓励下我又有精神了,要和他们干到底。谢谢你们!”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麻雀行动: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的感谢信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二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九天/杨海涵
  • 世博开始,访民遭殃:马永田被拘,更多人失去自由(图)
  • 马永田参观世博被拘:更多美籍人士家人受伤害
  •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六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8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7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6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5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3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2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1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9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8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六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二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一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九天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八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我为母亲马永田在联合国上访(第一天)/杨海涵(图)
  • 长春访民马永田之子杨海涵的郑重声明:正式加入胡燕在联合国前维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