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十多教授带头呼吁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辞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3月18日,我给全体教师写过一封信,当时提出如果三月底朱苏力不辞职或者学校不立即撤换朱或者直接启动换届程序,四月会发生风暴,意指我将会接受媒体采访将我们反映给学校的朱的种种丑行包括他的学术败德行径公布给社会大众,而那封信我也同时提交给北大党委了。学校在3月下旬,数次安排领导层工作人员和我谈话,意思非常明确,朱不会在院长位置上持续留任到明年1月(所谓按期换届),我的意见是如果这么多的教授、副教授和普通员工集体签名请求罢免这个祸害北大法学院十年之久的恶魔,学校仍然态度暧昧,那么就是对全体签名老师的公然侮辱,是学校领导丧失党性、公正性、校务管理执行力的表现,我们只能求助媒体。学校领导明确地给我讲过,朱的确不适合续任院长,而且学校最主要的两位领导已经明确批示尽快启动法学院换届工作。在3月30号,院里由朴文丹副书记给许多教授发了手机短信,在3月31日开始了与老师们就换届安排的谈话。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给学校留有在安静的环境中开展换届工作的空间,为了维护北大和法学院的公众形象和声誉,我只能停止与媒体记者的持续联系,虽然在3月底我和北京某报纸的记者见过面,没有向中央某大报提交早已准备好的内参稿,而早先我已和该报主编说好内参将按我们的要求送到任何领导人包括刘延东国务委员手中。4月初,至少有两位签字的教授和我讨论,他们认为学校没有在实质上启动换届程序,不要理会学校的温柔行动而径行见报,其中一位老师主张和我联名见报。之后,我和其它四位发起者教授电话协商,认为学校已经启动了换届程序,暂时配合学校工作,不要见报,我们以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对北大的责任和爱。同时,也表明我们只希望朱能以退职的方式对其多年来对法学院的伤害负责,而不希望他的丑行在社会上败露而无颜在学术江湖上继续游走。事实上,为是否马上见报的问题,我和两位签字教授发生了尖锐的意见对立,这种情况从4月初开始直到最近才得以缓解,为保护朱的名誉和声望、形象,我抗住了来自“战友”的巨大压力。当然,学校方面和另一些签字教授的意见是反对见报的。
     4月6日,朱约请院里其它教授请我吃饭,我开始拒绝了。但是,朱自己给我打了电话,声称他与我并不是死敌,要我给面子见个面把事情说开。我想,我是了解朱的心术不正的情形的,无非就是鸿门宴而已,有什么不能吃的。席间,朱提出他在4月份不辞职,但会在5月份辞职,我不知道他要拖到5月份辞职的意图是什么,他还有什么利益目的没有达到,难道是他说的4月份辞职是压力所致,他不接受兵临城下的压力?这种说法,我还是接受了,等他一个月就是了,朱真是个“癞皮狗”,那晚的宴席我最后因话不投机愤然提前离场了,我保留了自己的清白。 (博讯 boxun.com)

    4月中旬初,组织部领导通知我到学校与领导谈话,我和另一位教授应约去见了管事的领导,谈话中的意思非常明确,学校就是在换届,学校把别的事情放下来,在最近十多天把组织部的三位领导持续派到法学院访谈不是换届是干什么?当我们问到换届应不应该发个档?领导答复历届换届时学校也从未发过正式书面档。我们很是体谅学校,全校200多个处级单位,工作量极其巨大,出问题的院系也不仅仅法学院一家,我们院的东西邻居都有大麻烦,官司都打到中纪委、中组部去了。我们继续向北大党委领导表达了对朱的恐惧和厌恶,希望学校尽快把这个毒瘤从法学院领导岗位上切下来。
    4月下旬,院里召开的五四讨论会,我请假未去。原因是我已经接受了朱在5月份辞职的意思表达,我去了会上必然要对他进行一些“批评”,让他有面子,安安静静在5月辞职也就是了。我不去参会的善意我请其它教授向朱作了转达,我希望他在在任的最后时间能够良心发现,善待法学院全体教师,尽职本分。但是这几天,有老师告诉我朱在五四讨论会上清清楚楚地讲他会工作到明年1月换届。这个大概是他虚与委蛇的表达吧,他不会向任何年轻人去说在5月份辞职的事情的,我相信这一点。最近,有一些签名的退休教师不断地打电话问我,倒朱的结果到底咋样了,朱还在风风光光地张牙舞爪,我答复他们学校已经启动了换届程序,应该在这个学期有结果,朱答应在5月份辞职了,大家再耐心等一等,给朱留足面子。
    昨天,有位系友突然打电话给我,一方面表示坚决支持母校法学院部分老师的集体行动,另一方面表示说他已经拿到了我给院里老师的两封信和签名老师给北大党委的报告,他征求我的意见是否同意把这三份材料由他捅到媒体去,我一方面表示坚决反对,另一方面问询他从哪里获得的这些材料。他没有告诉我材料来源,只是说源自于高科技。我的两封信不打紧,但是给党委的报告关系重大,关涉朱的学术败德的情形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而且涉及北大和法学院形象,即使签字的教师也只有六个发起人教授才知道,只占全体签字教授副教授的六分之一左右。不到万不得已,这个材料是不能示人的。我问他,材料是否有校外其它系友知道了,他说,你不要问了,没有别人知道。最后,我只好请他保密,至少在5月份以前不要公开。按说能够在本学期换届成功,大家就可以告慰自己了,法学院未来的制度建设就可以上路出发了,至少法学院未来的院长如要谋求“被连任”应该满足的条件就要更苛刻些。我们一定不能在院长连任方面沉默不语,从而使心贪、权欲重、脸皮厚、上面关系硬的人获利。据说台湾政治大学把未来十多年的院长人选都排出来了,每人两年,不干也得干,那里没有官本位的文化侵袭。
    我谨希望法学院能够在此次危机中获得新生。
    此信我会同时报学校组织部领导。
     2010年7月3日凌晨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学谏”北京大学校领导撤免朱苏力院长事备忘录
  • 关于能动司法与大调解/朱苏力
  • 龚刃韧:朱苏力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 北大法学院院长朱苏力是一个精英法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