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4)——三次遭强迁又被劳教的陈恩娟(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3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4)——三次遭强迁又被劳教的陈恩娟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4)——三次遭强迁又被劳教的陈恩娟


    
     从1992年至2010年的18年间,上海冤民陈恩娟先后三次被强制拆迁,至今得不到解决。
    
     以下为陈恩娟(手机:13162598090)自述其遭遇三次强迁又被劳教的经历:
    
     1992年和2000年,我在卢湾区和浦东新区的私有产权房屋先后遭遇违法裁决、行政强拆和非法暴力拆迁。第一次是1991年,我用自家私房(瞿溪路804号)临街门面开了8年的个体饮食店遭动迁,卢湾区房屋建设开发总公司不按拆迁政策安置我营业用房,也不给我一分钱的经济补偿,卢湾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和卢湾区政府相继对私房和店面(产权证号码:营业执照号)违法裁决、强制拆迁,我们一家就此断了生活来源;第二次是2000年,我在浦东耀华路南沈家宅43号的私房遭到中德合资克虏伯不锈钢有限公司(SKS)委托的大桥(集团)公司拆迁,在双方既没有达成协议、也没有任何行政和司法程序的情况下,大桥公司公然采用黑社会手段,野蛮地将我们一家人强行从屋里拖出,当着我们的面用铲车将房屋连同家具一起毁成一片瓦砾,我们一家从此居无定所。我曾相信法律的天平是公正的,每次我都将侵权者告上法庭,但一审、二审法院都成了行政腐败和恶势力的保护伞。
    
     在上海本地上访无果的困境下,我不得不于2001年开始赴京上访,其间我经常受到警方的非法监控和羁押。在这过程中,我不断找些法律书籍来读,维权意识由此增强。当时沪上各家律师事务在上海司法局的授意下几乎都拒绝为拆迁户代理“民告官”行政诉讼,2002年5月至2003年9月间,我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替上海各区县的拆迁户打了20多场行政官司,几乎都以败诉告终,我们百姓输的并不是法和理,而是输在司法腐败,法官枉判。
    
     2003年9月我第8次赴京上访,当时卢湾区副区长许锦国在北京亲自找我谈话,答应只要我回上海他们就会帮我解决问题。回上海后,其他各区县相继召开了化解动拆迁矛盾听证会,但卢湾区的有关领导却一直不来找我,我多次要求开听证会,他们都置之不理。2003年10月,当我们得知郑恩宠律师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有期徒刑三年后,我觉得应该为他做些事,于是就设法联络上访户签名声援郑律师。2003年11月3日,我突然被“刑事拘留”,12月3日,我又被宣布劳动教养。
    
     2003年11月21日下午,我被转送到上海市第一看守所。这里关的大多是重刑犯。我从这天傍晚6点左右被他们提审至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11月22日、23日、24日、25日和26日这五天中,他们每晚都来提审我。提审的说:“你们不是简单的上访吧,你们是想把某位领导搞下来吧?”我回答:“我只想反腐败!”12月3日,承办向我宣布劳动教养,但依旧将我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而且我与家人见面的合法权利被无情剥夺。由于家人一直不知我的下落,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因思女心切大病一场,险些丧命。15岁的女儿处于无人监护的状态(我是女儿唯一的的合法监护人)竟至辍学。
    
     我曾经对周围的“学员”说:劳教制度是不合法的,早晚是要被废除的,劳教所的队规队纪是和宪法相抵触的,劳教所不讲法律侵犯人权,以及我是在坐“牢中牢”等言论被“带教”向上汇报,队长就对我打击报复。在气温高达36度以上的条件下,把我关进禁闭室。早上5点钟起来,晚上10点半才塞进一张席子准许我躺下。我被关了足足7天148小时的禁闭。并对我实行严管、停止家属接见、停打亲情电话、停止购物、吃囚餐三个月。
    
     2005年3月底,浦东新区政法委一位姓崔的领导来劳教所找我谈话,我问:“你们既然想解决问题,为什么还要抓我,判我劳教?这样不是激化矛盾了吗?”他说:“抓你陈恩娟是政治的需要,你要和政府作对就是这样,参与政治就是这样的下场,懂吗?”我说:“那我就是政治犯了?”他说:“中国现在是没有政治犯的。”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500人被抓,警察从救济站带走给杨佳扫墓者(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3)——控告闸北区法院多年迫害的孙洪琴(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2)——祖孙三代栖身旅馆的虹口区苏培民一家(图)
  • 视频: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和上海访民交谈,透露两点信息(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1)——被政府、法院逼迁的浦东居民范桂娟(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50)——同情杨佳的退休工人丁慧莉(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9)——屡诉屡败、两次被劳教的被强拆户蔡文君(图)
  • 上海访民四百进京,半数被抓(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8)——被逼自焚反获重刑的张耀龙、顾凤芳夫妇(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7)——在世博园外散发申诉书的孙军(图)
  • 快讯:北京大批警察半夜清查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6)——双亲死于强拆的崇明县居民杨莉(图)
  • 视频:第二批200多上海访民进京上访(图)
  • 世博会 上海访民徐佩玲到法院喊冤(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5)——守护家园的冤魂虹口区被强拆户王荣庆(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4)——获“住房权利卫士奖”的黄浦区被强拆户马亚莲(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3)——被关黑监狱、割脉自杀以示抗议的浦东新区访民吴党英(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2)——动迁十年未被安置、屡遭非法拘禁的闸北区章如华(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1)——专门代理“民告官”案件的公民代理人许正清(图)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上海访民刘义良的公开投诉信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 积极参《捍卫公民出境出国权:与冯正虎先生在起》签名活动/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加拿大总理哈珀来上海取经(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上海访民,赵伶娣“二会”前的呼吁(图)
  • 上海访民郑重声明——为《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委托在港代表举行纪念活动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上海访民: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态度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孔强遭逮捕,江泽民周永康末日到/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谢金华致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信
  • 上海访民童国箐致胡锦涛信
  • 上海访民集体绝食抵制奥运最新消息/上海维权
  • 请大家关注上海访民王水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