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法官穿法袍到高院举牌上访被称“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30日 转载)
    
    来源:法治周末  
     (博讯 boxun.com)

    
      依靠“出位”,成功“炮制”了全国首起法官状告中级人民法院案的湖北法官冯缤,为了给妻子的劳务纠纷案申请再审,近日,又一次穿着法官服,胸佩国徽,手举一个大大的“冤”字牌,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大门口“上访”。他表示,要“将维权进行到底”。
      冯缤说,自己这样做既是为了家人,更是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法律信仰。“我就是要用我的经历告诉全社会,不是所有上访人都有精神病,不是所有上访人都没有冤屈而无理取闹,不是所有上访人都不懂法律”
      6月21日至23日,一连3天,冯缤穿着法官服,胸佩国徽,站在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大门口的警戒线外,手举一个大大的“冤”字牌“上访”。
      冯缤的又一次“出位”,再次被媒体广泛关注。
      冯缤,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为解决妻子的劳务纠纷问题,2008年至今,他已经和他所在的孝感中院打了两场官司。
      43年以来一直默默无闻的他,在靠“出位”成功“炮制”了全国首起法官状告中级法院案之后,便立刻出了名。
      冯缤的第一次“出位”,发生在一年半以前。那一次,他穿着法官袍在湖北高院门口“上访”多日,终于让妻子的劳务纠纷案立上了案。
      这一次,为了给妻子的劳务纠纷案申请再审,他再次如法炮制,但效果显然“不如意”。
      在湖北高院门前茫然徘徊了3日、门里门外走了几遭之后,冯缤一脸疲惫却目光坚定地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我一定要坚持下去,要坚持用法律讨回公道。”
      被法警“善意提醒”
      你站在高院门口上访,这里值班的小伙子(法警)很年轻,会很冲动的,以前就曾将一名在这里上访的人的腿打断了,你要小心
      6月21日上午8时30分,冯缤便到了湖北高院门口上访,手里拿着材料和一个大大的“冤”字牌。为了不影响高院工作和车辆进出,他特意选在警戒线外举起手里的“冤”字牌。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冯缤被“请”到了信访大厅,一位张姓法官接待了他。张法官一番好言相劝后,并没有深层次地涉及到冯缤上访的问题———其妻胡敏告孝感中院一案的申诉。
      聊着聊着,一晃中午到了,冯缤觉得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当天下午2点多钟,冯缤又来到省高院门口。法警队一位姓李的法警将他拉进去,说要一起“吹牛”(聊天)。
      来的次数多,冯缤跟法警都有些脸熟了。他便跟法警谈起自己的经历,谈妻子胡敏因在孝感中院工作10年不能签订长期劳动合同而惹出的一系列事件、并由此把他所在的单位孝感中院告上法庭的前后经过。他说,跟法警谈这些,是在内心希望引起他们的同情甚至支持。
      不过,冯缤认为,一位法警的“善意提醒”让他十分反感:你站在高院门口上访,这里值班的小伙子(法警)很年轻,会很冲动的,以前就曾将一名在这里上访的人的腿打断了,你要小心。
      6月22日上午8时40分左右,冯缤又来到湖北高院门口。9时30分左右,他被带到信访大厅,民事庭的一名女法官接待了他。女法官出言相劝,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14时30分,冯缤又踩着湖北高院上班的“点”来了。在火辣辣的太阳底下晒了两个多小时后,几名法警出来说:“你到信访申诉大厅去申冤吧,你站在高院门口,我们要采取强制措施的,你还是回孝感去吧。”
      这时,上午接待冯缤的女法官又出来相劝,让冯缤回孝感去等结果。冯缤说:“我申请再审的材料提交已过了半年,早就超过了三个月的期限,为什么高院不能给个书面的说法?不能老这样拖下去呀。”
      法院人士提醒记者
      案子已经两审终结,不值得再写报道了。冯缤还因为袭击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而被警方拘留过。冯缤是“偏执狂”、“精神病”
      6月23日上午8时30分左右,冯缤又到了高院门口举着“冤”字牌晒太阳。
      约一小时后,一位姓杨的老法官把他带到信访大厅,说是要找人接待。
      冯缤在大厅一直等到11时30分,没有人再出面,大厅里的安保人员说:“大家都回去吧,现在已经下班了,有什么事下午再来。”
      3天了,一点结果都没有,冯缤不想走。他再次拿着上访材料,举着“冤”字牌站在警戒线外。几名法警走过来说:“不能站在大门口!”一名年轻人要带冯缤到信访大厅,冯说:“下班了,锁门了。”几个人上来抢他的材料,几番挣扎,材料和“冤”字牌被抢走,有人动手撕起来。
      冯缤大声说:“这是我的私有财产,你们凭什么抢?”几个人拥上,将冯缤拉进法警办公室。这时有人喊:“打人啦,有照相的你们还打人!”
      连续3天,法官冯缤为自己代理的妻子的案件到省高院申诉,结果仍然是一无所获。
      《法治周末》记者在和湖北省高院有关人士联系时,该人士认为,冯缤代理妻子告法院一案已经两审终结,不值得再写报道了。他个人认为,冯缤代理妻子告孝感中院一案的结果,符合法律规定,符合省、市政府关于清理事业临时人员的政策精神。
      这位人士还提醒记者,冯缤还因为袭击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而被警方拘留过。因此,他跟一些人的看法一样,认为冯缤是“偏执狂”、“精神病”。
      冯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何要把自己所在的法院告上法庭?
      他缘何告自己所在法院
      冯缤向记者感叹道:“一个告法院的简单案子,竟然要以命相搏才能进入程序”
      “我靠自己的努力,通过了司法考试!”冯缤自豪地对记者说。
      让冯缤自豪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法官父亲。冯父生前是大悟县河口法庭的庭长,最早参与开办了大悟县河口法庭。
      有一天,一名陌生人走过来拉着冯缤的手说:“你是冯庭长的后人吧?你父亲那可是个好人啊,帮了不少人的忙!”
      受父亲的影响,1992年,冯缤开始从事与法律相关的工作。1998年,他调进孝感市中院,从事书记员和信访工作。
      为了当上法官,冯缤一头钻进书海之中,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经过多年不懈的努力,他终于在2007年通过了司法考试,当上了一名法官。
      正当冯缤准备在审判岗位上大展身手之时,一起意外的事件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冯妻胡敏,在孝感中院当保洁工多年。
      2008年6月4日,孝感中院召开清退后勤工人的相关会议,要这些“临时人员”和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签合同。一共31名工人,除了胡敏,所有人都在“清退临时人员表”上签了名。
      胡敏有她的理由:她是孝感中院唯一一个工作了10年的后勤工人。按当年新施行的劳动合同法,法院应当和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她应当成为法院的正式职工,而不是一名合同两年一签,随时可能无工可做的劳务派遣工。
      法院方面没有理会胡敏的要求,直接停掉了她的工作。
      冯缤认为,法院的行为违反了劳动合同法,遂亲自代理妻子的案件,将自己的“东家”孝感中院告上孝感市劳动仲裁委。
      劳动仲裁迟迟没下,超过了法定审限45天。冯缤就到劳动局讨说法,未果。遂在劳动局门口拦车喊冤,结果和执法监察大队副队长李某打了一架,被打成轻伤。
      轻伤本可以提起刑事诉讼,但警方认为,两人都是公务员身份,“作调解处理算了”。但冯缤又把孝感市公安局告上了法庭。
      如此折腾之下,孝感市仲裁委终于对冯缤之妻“10年的劳动关系”予以了确认。不过,仲裁委并不认为法院应该和胡敏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其理由是新的劳动合同法当时实施只有半年,管不到以往的9年半。这也是孝感中院的观点。
      不得已,冯缤决定代表妻子,对孝感中院提起诉讼。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官司打起来还真不容易。“案子开庭,简直是我拿命拼来的。”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
      2008年9月底,冯缤将诉讼材料邮寄到省高院。他觉得,挂号信签条就是凭证,高院就无法以“没收到诉状”的理由推诿了。
      很快,一个星期过去了,高院没有任何回音,冯缤决定到北京去反映问题。然而,去了3个高层机关的信访局,也都没能解决问题。
      “心都凉了。”冯缤形容当时的心情。他曾在立案庭做过多年的信访接待,对每次上访都会详细记录,然后报给领导。轮到他上访了,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无奈之下,冯缤决定到湖北高院上访。
      于是,一个罕见的情景在湖北高院大门口出现———手举大大的“冤”字,冯缤一身法官服,胸前别着法院的徽章来上访。法官到法院上访引来了大量围观者,但接连多日,没有一个人正式接待他。
      绝望的情绪笼罩着冯缤。他说他想到了以命相搏,想自焚或者到法院跳楼。他不再温和地守候,他开始堵门,见车出来就用头往上撞。终于有人开了腔:“你回家去等消息吧。”
      当年12月14日,湖北省随州市曾都区人民法院的法官给他送来了传票,告诉他立案了。冯缤却没有多少笑容,他对自己这么多年的法律信仰产生了怀疑,向记者感叹道:“一个告法院的简单案子,竟然要以命相搏才能进入程序。”
      曾都区法院一审判决认可胡敏与孝感中院10年的事实劳动合同关系,判决孝感中院补齐胡敏10年的社会保险金,但不能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理由是湖北省和孝感市清退事业单位的临时工的两个文件属于劳动法与劳动合同法中规定的“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原合同无法履行”。
      二审时,随州市中院除维持原判决外,还另行判决孝感中院补偿胡敏6000元。
      对此,冯缤并不领情。相反,他认为审案法官理解法律有问题:“劳动部对‘客观情况’的解释是不可抗力或企业迁移、被兼并、企业资产转移等等,两个为了应对劳动合同法的文件难道是不可抗力?”
      冯缤还认为,劳动合同法2008年已经生效实施,有关的省、市文件就没有效力了,与上位法冲突处,得服从法律。而且《孝感市全面开展机关事业单位临时聘用人员清查工作实施方案》明确规定,其适用期限到2007年12月底。也就是说,此前清理工作已经结束,其妻胡敏一事更得按劳动合同法规定办理。
      我不想上访但正常程序难维权
      冯缤的一些同行们对他私下里深怀同情,却又不太赞同他的做法,认为他太死抠法律条文了
      冯缤并不讳言他跟孝感中院院长冲突而被拘留一事。
      法院终审判决后,冯缤继续上访。他的行为不被一些人理解。孝感中院请来冯缤夫妻的亲戚来说服他们:胡敏签了劳务派遣合同,有社保,而且法院还可以让她回来上班。而冯缤两口子仍申诉、上访不止。
      孝感中院方面认为,胡敏要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等于招进来当正式职工,而现在的单位都是逢进必考,组织人事部门是要考核的,不是法院一家能说了算。冯缤则爆料说:“原先的31名临时工中,有人凭着关系,只有四五年工龄就转正了,为什么胡敏有资格却不能转?”
      情绪上的对峙在升级。特别是随州市中院去年9月下发终审判决后,这种对峙逐渐从言语发展到暴力。2009年10月31日,冯缤在法院食堂用饭勺敲击院长占云发的后脑勺,结果被拘留了10天。
      冯缤的一些同行们对他私下里深怀同情,却又不太赞同他的做法,认为他太死抠法律条文了。一名同事认为,他付出的上访成本太高了,放着好好的法官不做,这样下去似乎无益。他应该跟大家一样好好上班,好好当他的法官,跟老婆孩子好好地过日子。
      但是,冯缤是铁了心,要“将维权进行到底”。
      他说:“如果放弃了,就对不起老婆,对不起法律。”
      现在,冯缤让妻子呆在家里不去工作,免得法院方面另有说法而节外生枝。他对《法治周末》记者说:“我忘不了2000年法院审判大楼落成时,老婆作为保洁工,拿着抹布趴在地板上,一点一点地清洗、抠除缝隙里的石灰和建筑垃圾残渣。10年了,她的工作勤劳肯干,领导和同事们是认可的。我老婆确实可怜。”他说有人曾暗示他,若放弃上访可得到政治待遇和经济利益补偿,他拒绝了:“我不能拿我的利益来交换老婆应得的合法权益。”
      冯缤说,自己这样做既是为了家人,更是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法律信仰。“我就是要用我的经历告诉全社会,不是所有上访人都有精神病,不是所有上访人都没有冤屈而无理取闹,不是所有上访人都不懂法律。”
      在与《法治周末》记者分手前,冯缤很认真地对记者说:“我并不想上访,但当正常的法律程序无法维权时,唯有上访才能解决问题。这真是可悲!我就不相信,我一个通过司法考试的法官,不能以法律求得公道。”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视频:河北容城妇女老人集体上访被北京警察堵截(图)
  • 妇女因责任田被收回走上上访路 将家庭拖入深渊
  • 湖北民师集体进京上访 安徵众民师省府讨说法
  • 安徽省民办教师上访要求老有所养 病有所医
  • 上访男子杀害信访干部 留遗书称被逼上绝路
  • 潜江市上访者被关精神病院5个月无音讯
  • 无惧中宣部打压,南方报系破禁爆上访者惨况(图)
  • 视频:武汉女访民李宝琴北京上访,诉说冤情(图)
  • 朱金娣:上海世博难民上访之路
  • 湖北省潜江百名招聘警察推选出上访团进京
  • 台胞刘心榆与广西访民再次赴京上访(图)
  • 当局重建黑社会,大刀队都是上访惹的祸?(图)
  • 济南访民赴京到联合国人权组织机构上访被拘留(图)
  • 视频:毒疫苗幼儿在京上访时抽搐发作,家长讲述案情(图)
  • 大批访民南站聚集欲成立上访村党支部
  • 上海闵行区虹桥镇村民张雄明北京上访被抓走
  • 山西毒疫苗事件受害者家属进京上访(图)
  • 在京上访军人第十八次申请示威游行(图)
  • 视频:第二批200多上海访民进京上访(图)
  • 质问: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我的第27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一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5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7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十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6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九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3(图)
  • 一个退休教师的艰辛上访路(之四)——访民变为“罪犯”/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詹祥元(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八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1(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4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3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六天/杨海涵(图)
  • 地方政府动用黑社会非法拘禁上访人员/山东新泰张宝学的自述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80(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6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五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2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9:加州来人支持,UN工作人员参观(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1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8(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四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0日):感动地铁乘客(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三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6(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二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一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7日)(图)
  • 上访人的心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6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九天/杨海涵(图)
  • 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5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5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八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六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3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70(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2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五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8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1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0日)(图)
  • 河南沈丘县退役军人上访纪实:他们是维护稳定还是制造不稳定?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6(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4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4(图)
  • 声讨中国政府对上访户非法残忍执法/郑州李元福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6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3:受洗(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8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2(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4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7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1(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6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3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60(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9(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2日)(图)
  • 黑龙江桦南县访民吴淑珍14年凄惨的上访路(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5天/杨海涵(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3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四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日)(图)
  • 浙江省温岭市非法关押上访人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8(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31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7(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3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30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2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6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2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9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21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十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3(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9天/杨海涵(图)
  • 胡锦涛总书记救救我悲惨的上访人/游茂明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6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2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18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七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5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1(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0(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4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六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3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五天/杨海涵(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8:美国歌唱家支持(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四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1日)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三天/杨海涵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6(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0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二天/杨海涵(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1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9日)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5(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一天/杨海涵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8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十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4(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7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九天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3
  • 吉林梅河口千亩水稻田“被招商” 白副市长警告村民不许上访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2(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八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5日):美国律师关注(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七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1(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40(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六天(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9(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五天(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20封上访信/吴田丽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杨海涵:“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天(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8(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7(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二天/杨海涵(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6(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我为母亲马永田在联合国上访(第一天)/杨海涵(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5(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4(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3(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2(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9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1 (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哈尔滨警察围打上访群众实况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三:上访不归路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声讨中国残酷人权(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温总理您跟网民交流,不包括上访人吗?/吴田丽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图)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交警事故后放走肇事司机,伤者妻子周安风上访多次被拘禁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 我不想上访/河南省富源集团负责人汪洋妹妹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老人上访控诉刘忠敏、高金芳、吴爱国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 张晓明参军9天被殴打致死,母亲上访遭残酷迫害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刘占利 :关于上访案件的处理方案
  • 张秀岩: 支持上海世博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
  • 关于成立“中国公民上访案件调查委员会”的建议/朱菊如
  • 农民因上访获罪案折射权力有恃无恐症
  • 廖祖笙:可悲“出国上访将成新途径”
  • 王子峤:权力机关擅长兵法令上访成悲剧
  • 潘洪其:上访群众为何能“敲诈”政府
  • 第五十七族——上访族
  • 党校是个关上访人的好地方/乔志峰
  • 市长被责令辞职 上访群众情绪稳定(图)
  •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上海市民将为世博会放1000万个上访气球/纽约新闻评论员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向毛主席画像泼污的全部是“上访”人吗?/吴尧尧
  •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和总理“三面之缘” 上访人出高价请苏洪喜写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