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5日 转载)
    2010年1月20日,劳教人员柴淑艳因没完成定额产量,被张宇队长毒打10个耳光子,还叫代工的普教又打一次半小时,加期5天。对劳教人员可以任意加期,任意打骂。
    2009年12月3日,上访人佟瑞珍因不买暖瓶带还想喝开水,尤然队长不让喝(佟瑞珍电话:13324181053),还将佟瑞珍毒打,上大抻酷刑10多个小时。
     2010年2月24日,于娜普教给队长送礼10000元后干上了总检员。于娜找茬说佟瑞珍把裤子弄掉地上了,就打了佟瑞珍二个耳光子。佟瑞珍就到管林队长理论说,现在我叫于娜打了,要求队里给于娜加期1个月,结果,尤然和管林队长把佟瑞珍弄到楼上东岗上大刑、大卦、大抻、绑在死床上,电棍击打等毒辣酷刑,折磨佟瑞珍四天,才放出来。 (博讯 boxun.com)

    2010年5月10日因上访人吴新患有重病,连走路都需要别人架着走,根本就干不了活,同样遭到惨无人道的上大刑,大抻五马分尸酷刑,电棍击等毒打。
    2010年4月3日,因新换活,普教张竞华(张静华)没完成生产定额,就遭到张宇、王艳萍队长这俩恶警的毒打,直打得张静华全身抽搐、休克,心脏病复发,才摆手。
    2010年2月27日,传销人员、残疾人邓云静(大脑炎后遗证)遭代工张爱(张爱普教是花10000元买的代工的工作)毒打(队长王艳萍指使她打人)。3月29日,传销人员罗平因完不成产量又遭代工人员张爱毒打半多小时。4月4日那天,队长张宇把普教袁脚月、张爱丽、王亚新、革婵娟叫来进行殴打,几仍都因完不成生产任务而遭毒打,每人被加期5天。
    2010年4月8日和9日肖兰秀、革婵娟、李亚新、杨萃中午不叫她们吃饭,晚上加班加到20点。
    这里还有一个好新闻:2010年2月13日那天是农历大年三十,晚上,男所大队长王少杰放鞭炮把眼睛崩瞎了,天理报应。
    按照司法部的相关规定:有些重症病、传染病的病人是不能被劳动教养或应院外执行的:
    例如1、湖北省的肖兰香,是乙型肝炎大三阳传染病,因传销而被马三家收留,教养一年,于2010年5月7日解除。
    例2、赵源林,患有爱滋病,因吸毒教养二年,是贵阳市人(2009年10月17日解除)。
    例3、杨素芳,沈阳市人,结核病(传染病)于2010年1月27日解除,教养二年(因吸毒)。
    例4、刘华患有严重的心脏病、肾脏综合症、尿血3个加号,大流血(在教养得的病),解除时,教养院无理扣押了诊断书、病历、医疗费收据等。教养一年,于2009年8月5日非法收进辽宁马三家子教养院,接着重新执行2006年2月22日至2007年2月22日的教养期,因上访而被定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危害国家安全,无理上访”的罪名。因举报村书记、村干部贪污卖地等违法犯罪的事实,而长期遭受迫害,于2010年5月22日解除劳教。
    例5、上访人刘玉玲,辽宁大连人,电话:15842495829,因上访而被劳动教养一年6个月,她也患“有尿血3个加号”。上述这几名都是不能收进教养场所的重病号。
    例6、还有苏玉红,是拄着双拐仗的重症残疾病人,因公安方面的案件,在国家信访局大门口上访,还没等进去排队,就被沈阳驻京工作组强行骗回来,说给解决上访问题及治病等,而被第二次关进马三家教养院。(2009年6月份被关进过教养院)
    例7、安桂兰,辽宁丹东市人(13941525242)是重度腰脱,生活不能自理,现在还瘫痪在马三家教养院女所的床上(因上访被劳教),2009年8月份抓进教养院的。
    例8、梅秋玉,辽宁大连人,15611333803,也是重病人,心脏病、高血压、肾炎、附件炎等。因上访梅秋玉被劳教三年,2010年4月1日解除的。
    例9、陆秀娟,辽宁铁岭市农村人,为全村维权,举报村干部违纪违法,而被打击报复,迫害至今,现已致残。心脏病、低血压、双下肢重度残疾是在教养院女所被殴打致残,现在还关押在马三家女所执行教养,2004年至2006年被劳教二年;2008年6月至2010年6月10日(经常无事被非法加其,长期迫害,电话:13978037254,丈夫姓王)。
    例10、盖凤珍,沈阳铁西人,在马三家教养院女子劳教所,被毒打致残,多次长期遭受恶警酷刑迫害,惨无人道,电话:139040489163,其丈夫也被同时劳动教养。2009年10月9日解除的。
    例11、辽宁鞍山市吴新,因上访被劳教,身患多种重症,连走路都得两个人架着走,根本就不能干活,天天呕吐,胃病非常严重,就是这样重病患者,不但也被非法收进劳教场所,而且还同样遭受马三家恶警们的酷刑毒打、上大刑、上大卦、大抻、五马分尸。
    上述这些重度患病的维权人士,按国家有关规定,教养院本不该收留教养,而教养院的领导却说:“我们也不愿意收留,是地方政府拿钱硬性叫我们收的,不绑架你们进来干活,我们吃什么,喝什么。你们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不关我们的事,都是地方政府干的……也不是我们教养院造成的……”。
    中国的法治在哪里?普通公民的基本人权在哪里?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还有很多榨取劳教人员钱财的招数,实际上是硬性敲诈劳教人员,不给钱就加期。一大队10名:7个坐班的,3名四防。坐班的劳教人员每人硬交给队长(尤然队长:2108566警号)5000元,四防的人每人交10000元,张爱代工的交10000元,关延新总检10000元,还有个普教刘爽给队长5000元。为了多减几天期早点出来,干点轻快活,于娜普教也花10000元给队长送礼。(另外:每天每个队长的小食品零嘴零食、卫生纸、早餐奶每月约200元也是上述这些人给拿,还给队长洗衣服,就像保姆一样。不干这些,就打你,还给你加期。
    二大队也是:10名上述情况,三大队情况还严重些。
    一大队和二大队,不转化的法轮功有72名,每人加重生产,每人干四道工序,1个人干四个人的活,变相体罚、迫害。有名叫张子云,才1个肾(重度残疾)每天累得连说话的劲都没有。这里的小红旗是每个劳教人员的减期标志,但是马三女所的管教队长们却取财有道,把小红旗卖给坐班的、四防的、代工的、总检的。
    红旗是每个月减期5天。
    黄旗是每个月减期3天,给普教的。
    兰旗是不减期的,黑旗是加期,这俩种旗是专为上访维权和法轮功劳教人员准备的。
    马三家女劳教所,还有更损的招数对待劳教人员:
    1、这是被子是应付上级来检查的假象,不许盖用,得自己买来盖用。每天把自己盖的被子,早晨背走送库房藏起来,晚上再背回来。
    2、每名劳教人员的所谓校服,都是每个学员自己花钱买的,包括日常日用品、暖瓶、小板凳、扫帚(洗脸盆、水杯18元)国家给劳教人员的拔款全被克扣了。每月每个人的10元零用钱也被克扣,内部小卖部卖给学员的东西,是外面的2倍,不许家属往里送水果、小食品等。
    看看,辽宁省马三家劳教院女子劳教所的邪恶罪行的事实记录,就能让世人了解透了,他们提出的和谐背后的血腥镇压、盘剥、榨取、惨无人道和各级信访及政府、公安、司档教养院是怎样内外勾结在一起,造成社会矛盾不断升级,激化恶性循环,社会不稳定的根源所在。不敢面对全国人民和世界人民,讲实话和真话!每个普通公民要的阳光和基本人权有保障!基本权利有保障,看看,这里就一目了角,欺骗和谎言背后有多么黑暗!
    觉醒的法轮功学员、上访者、传销人员,普通被劳教人员。
    有的政府负责人和个别领导还吹牛说80%的上访问题都解除了,看看关押在教养院维权上访人的悲惨遭遇,有数十名至上百名,还陆续往里抓人,中央电视台在采访某市时作典型信访先进单位报导,不知道看了这篇实况记录,该作何解释?往脸上贴金,欺骗世人只能害人害已,黑帮乱党政匪一家,欺世大谎满天扬。
    
    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受害者
    2010年6月4日
    供稿:民生观察工作室
    (全文完)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三)
  • 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二)
  • 连载: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一)
  • 于建嵘《中国劳动教养制度批判》出现在上访村(图)
  • 上海公民要求撤销劳动教养规定
  • 孙福全网上发文被劳动教养(多图)(图)
  • 公民枉成明要求根据“宪法第三十七条“对劳动教养进行违宪审查
  • 最“牛”66岁老太太被唐山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劳动教养
  • 最“牛”66岁老太太被唐山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劳动教养
  • 张怀阳因为网上发文监禁:劳动教养决定书(图)
  • 强烈要求上海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公开吕龙珍是否被劳动教养决定书
  •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被劳动教养一年
  • 我不服!! 张淑凤再告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图)
  • 天津对访民大开“杀戒” 王风玉等七人被劳动教养
  • 北京杭州大规模打击大学基督徒; 400多名学生基督徒被拘捕并讯问,11名教会领袖被拘留或劳动教养(图)
  • 四川教师刘绍坤获准劳动教养“所外执行”后获释
  • 当局撤销对申请游行示威的两位老人劳动教养的决定
  • 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建设法治国家—15339名中国公民提出违法行为矫治法(公民建议稿)
  • 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习近平曾经提出过
  • 邵满根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劳动教养1年6个月/邵福延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劳动教养制度被指弊端丛生 程序存在重大瑕疵
  • 公民维权说明书——如何应对违法的劳动教养
  • 请立即废除‘损人不利己’的‘劳动教养’吧/杨崴洺
  • 认识劳动教养制度/李国宏
  • 马景雪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宣武区右安门东大街号。
  • 胡星斗:论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几种对策
  • 鉄流:五十年前的这一天的撒旦日-写在1957年12月26日,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
  • 劳动教养,告密,法院、、读盧雪松的“我自己的...”有感/张鹤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