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6)——双亲死于强拆的崇明县居民杨莉(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6)——双亲死于强拆的崇明县居民杨莉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6)——双亲死于强拆的崇明县居民杨莉


    
    
    杨莉(电话:13774383280)是上海市崇明县城桥镇利民村人,1992年政府要修路,由于她家临马路而面临拆除问题,杨父是40多年的老党员,为配合市政工程,在没有得到实际安置、只有村委会口头承诺的情况下,他们二话不说地配合了,村委会却没兑现当初的承诺。
    
    在杨母极力反映下,终于给了他们一块宅基地,杨莉家造了2栋别墅,分别是父母和奶奶的,1998年乡里强行拆除了杨莉自己宅基地名下88平方米的房子,理由是“先有父母后有女儿,你的房子是违建”,杨母气恨交加一病不起,后含恨而死,父亲和他们争执时摔断了腿,二老一死一残。
    2007年 3月17日,政府为储备商务酒店用地,共53户拆迁。由于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一直无法达成。拆迁办和政府个别领导干部对杨莉家用尽各种手段,威胁、欺骗、恐吓。2008年5月15日早晨6点多,杨莉家的2栋别墅被强拆。以下为杨莉对当天遭遇的自述:
    
    “本人杨莉,原住上海市崇明县城桥镇利民村泯东105号,我父母都是老党员,母亲是城镇户口,父亲是农统集体户口。我一出生就是独立户主。1992年我19岁,因修路拆迁,在没有得到实际安置、只是村委会口头承诺的情况下,我父母拆掉了老宅。1998年,因我父亲造好了房子,乡政府就强行拆除了我自己宅基地名下的房子,结果爸爸大病一场,成了无喉的一级残废人,腿也摔断;我妈也气恨交加一病不起后含恨而死。我1998年写信至上海市政府反映情况,市政府要求崇明县就地解决,崇明县的极个别基层干部气焰嚣张,不但不解决还以权压人。2003年,我村是先征地撤队、后有相关政府虚假文件,且实施过程中没有公示过相关内容,全部过程都是暗箱操作,问题多多。
    
    2007年3月17日,我家再次拆迁。一方面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解决;另一方面,核发本次拆迁许可证的基础性文件不存在,所以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一直无法达成。拆迁办和政府个别领导干部对我家用尽各种手段,威胁、欺骗、恐吓。为此我多次去市信访办反映情况,没有结果。北京上访回来后我被软禁在宾馆达一个星期。汶川大地震后仅三天,即2008年5月15日我家不幸遭遇了一场“人工地震”,我家被所谓的“强迁”了。因为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人出示任何手续、没有人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人胸前佩戴任何身份标识。全家人不但遭到非法拘禁,住宅、财产遭到非法毁坏;且派出所不给受伤的七旬老爸和我开具验伤单,对我们次日的报案也不予受理。所谓的“强迁”给我们全家造成极大的生活困难:露宿街头无家可归、受冻挨饿、残疾老人无处养病、弟媳年底临产也无处安身。
    
    尽管我去北京是正常上访反映情况,可在奥运期间:家人被骚扰,住宅遭监视,出门遭盯梢。去北京上访的路上像特务,回来的路上像犯人,层层押送。特别是在2008年11月11日下午,我们经过北京府右街14路车站时遇见路检民警盘查,他见我们是上海的上访人员,便用警车把我们送到中南海绒线派出所,后也送到马家楼接济站。晚上九点多,上海驻京办的工作人员把我们送到北京市接济中心,并当即扣押了我们的身份证。第二天,强制对我们二十个人逐一进行非法搜身,强抢我们身上的财物。我没钱,就逼我写欠条:(欠崇明县人民政府叁百伍拾圆整)。我的手机也被抢走。11月13日上午把我们押送回上海。在崇明县城桥派出所问讯室的铁门里,在无传唤手续,也无任何其他手续的情况下,县公安局治安大队的黄华警官和李警官二人给我做笔录,宣读所谓的告诫书,我不配合。在我拼命要出来时,派出所二个保安用铁门把我左腿多处夹伤(有照片),右手腕被攥肿。事后把我丢在问讯室铁门处不管。我身上没钱、没身份证没手机,无处可去,加上身体多处不适,只能在问讯室处躺在水泥地上至晚上12点多。我老公担心我的安危从当天下午开始打了几十个110报警,但没有结果。”
    
    2010年5月29日杨莉的父亲猝死,据杨莉讲,父亲大约一周前到镇政府谈话,27日凌晨脑溢血送医。父亲今年69岁,身体特别健壮,突然发病,应该是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压力太大造成。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视频:第二批200多上海访民进京上访(图)
  • 世博会 上海访民徐佩玲到法院喊冤(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5)——守护家园的冤魂虹口区被强拆户王荣庆(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4)——获“住房权利卫士奖”的黄浦区被强拆户马亚莲(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3)——被关黑监狱、割脉自杀以示抗议的浦东新区访民吴党英(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2)——动迁十年未被安置、屡遭非法拘禁的闸北区章如华(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1)——专门代理“民告官”案件的公民代理人许正清(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0)——信访资格与房子均被剥夺的南汇区居民茅新媛(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9)——浦东周浦镇200多年的詹氏古宅被强拆(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8)——在街头书写“反共”标语的张君伟(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7)——两遇非法强拆的虹口区居民葛蓉(图)
  • 杨佳母亲王静梅详细谈经过,上海访民说“杨佳是我们的榜样”(视频)(图)
  • 实拍:上海访民在接济站和列车上(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6)——举报上海官员建造豪华别墅的被强拆户黄玉琴(图)
  • 上海访民声援登塔访民后直奔监察部上访(图)
  • 上海访民深夜发出的紧急求救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5)——告瑞金医院滥用违禁药品致人死亡的张贵兰(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4)——多次遭暴打险丧命的静安区小店主赵玲娣(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3)——宁把牢底坐穿也要维权的普陀区访民谈兰英(图)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上海访民刘义良的公开投诉信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 积极参《捍卫公民出境出国权:与冯正虎先生在起》签名活动/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加拿大总理哈珀来上海取经(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上海访民,赵伶娣“二会”前的呼吁(图)
  • 上海访民郑重声明——为《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委托在港代表举行纪念活动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上海访民: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态度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孔强遭逮捕,江泽民周永康末日到/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谢金华致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信
  • 上海访民童国箐致胡锦涛信
  • 上海访民集体绝食抵制奥运最新消息/上海维权
  • 请大家关注上海访民王水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