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街道办副主任醉驾撞伤民警判1缓1惹争议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22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深圳街道办副主任醉驾撞伤民警判1缓1惹争议
     开闸(黑圈内为民警陈宇辉)
    深圳街道办副主任醉驾撞伤民警判1缓1惹争议


     车辆加速撞向民警。
    深圳街道办副主任醉驾撞伤民警判1缓1惹争议


     民警被撞倒(以上为视频截图)
    深圳街道办副主任醉驾撞伤民警判1缓1惹争议


     交通事故示意图
     2008年3月11日晚,福田区沙头街道办副主任邹宣波在福田一酒楼饮酒后,驾驶街道办公务车在醉酒状态下堵住了停车场的出口,随后其将前来出警处理事件的景田派出所民警陈宇辉撞成重伤,致其盆骨粉碎性骨折。
    
     在警方与检方以涉嫌故意伤害进行调查起诉的26个月后,这起案件的一审近日在盐田区人民法院宣判。一审法院以交通肇事罪判处邹宣波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一审结果一出,立即引发了受害者家属的强烈质疑。这起特殊的“交通事故”究竟是故意伤害还是交通肇事,引发了法律上的巨大争议。
    
     开价70万求和解被拒
    
     保安张峰当时在第一世界大厦停车场另一出口值班,听到喧闹声后赶到了现场。其回忆,撞人之后邹宣波被拉出车,随后就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大概过了三四十分钟,邹宣波的老婆赶了过来,其听到邹宣波对老婆讲“老婆救我。”他老婆回答:“老公,事情弄大了!”
    
     事故发生后,李泽峰和其他人同时打了报警电话和120,将陈宇辉送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邹宣波随后也被送了过去。(南方都市报 www.nddaily.com 南都网)
    
     有关陈宇辉的伤情,深圳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书中这样表述:陈宇辉“因汽车碰撞挤压致双侧耻骨上、下支骨折,左骶骨粉碎骨折,右侧第4肋骨骨折,肺挫伤,尿道损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创伤性失血休克”,鉴定结果为重伤。
    
     陈宇辉在市二医院住院128天,直到当年7月18日出院。而在事发第二天早上,邹宣波于自己在南山的住宅内被福田刑警大队抓获,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3月21日由市公安局逮捕,在看守所待了十个月,直至2009年1月15日才获得取保候审。
    
     陈宇辉的妻子王女士称,在其丈夫住院期间,邹宣波的老婆张女士经常前来探望,希望能够私了此事,并开出70万元的价格,但被其丈夫回绝。之后又有多名各部门的负责人前来说情,甚至还有区一级的领导来做工作,但陈宇辉还是不肯私了。“我丈夫性格比较直,认死理。”王女士女士告诉记者,“一名警察在出警执法的过程中被人撞成重伤,如果就此私了警察的尊严何在?我丈夫决心要走法律途径起诉对方。”
    
     民事赔偿已全部支付
    
     因为当事双方都是福田区的公职人员,为了避嫌,深圳市检察院在2008年5月28日将案件指定移交盐田区检察院处理。因为“案情重大、复杂”,当年6月29日起,检方决定延长审查期半个月,最终起诉书下达是在当年7月11日,此时离案发已有四个月。
    
     盐田区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称,根据深圳市康宁医院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被告人邹宣波实施作案时处于“普通醉酒状态”,辨认和控制能力稍有削弱,但无实质性影响。检察院认为,被告人邹宣波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一人轻微伤,其行为已经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8月8日案件第一次开庭并未宣判,8月18日针对案件所附带的民事诉讼又开了一次庭,经调解被告人邹宣波一次性赔偿陈宇辉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伤残赔偿金、康复费、康复护理费等共计人民币38万元,目前已全部支付。
    
     然而从这以后,有关刑事诉讼方面迟迟没有下文。陈宇辉的妻子王女士表示,他们多次找法院方询问,对方都表示暂时还未能开庭,直到后来邹宣波取保候审出来后也一直没有进展,就一直这么耽搁了下来。
    
     伤者家属未收到罪名变更通知
    
     两年之后,该案的走向忽然发生了变化。
    
     时隔两年多后,深圳市交警局福田交警大队在2010年5月19日开出了一张编号为【2008】第B 00010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事故书中称,邹宣波醉酒后驾驶机动车致人重伤,并在肇事后逃逸,涉嫌构成犯罪。
    
     2010年6月3日上午,在《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出来后不到半个月,案件在盐田法院再次开庭。此时,盐田区检察院变更了起诉罪名,将最初的涉嫌故意伤害罪变更为交通肇事罪起诉,辩方也表示,邹宣波在案发当时大量饮酒,根据《现代急性中毒诊断医疗学》中的文章,人酒后处于意识模糊状态,这时人存在智力障碍、精神错乱等相关反应,所以被告人主观方面属于过失犯罪,应以交通肇事罪定罪。
    
     陈宇辉的妻子王女士表示,在检方变更起诉罪名包括开庭时,他们并没有接到通知。
    
     盐田区人民法院当庭宣判,被告人邹宣波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事后陈宇辉不服再次前往盐田检察院申请复议,遭到拒绝。
    
     ■事件回放
    
     根据法院的审理查明部分,南方都市报记者还原了事情经过:
    
     2008年3月11日晚6时30分,沙头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邹宣波驾驶一辆银灰色的别克商务车,到红荔路与新洲路交界处的第一世界大厦4楼凯逸酒楼9号房吃饭。席间,邹宣波等七人共喝1500毫升的轩尼诗XO一瓶,700毫升的轩尼诗XO两瓶。
    
     当晚10时,酒席结束,邹宣波到地下停车场取车。当开到负一楼出口处的收费亭前,值班保安林启栋要求其出示停车卡,邹宣波打开车窗说:“没拿。”林启栋查询电脑记录后发现他拿了一张卡号为0084的停车卡,叫他仔细找找。
    
     因为闸杆没有打开,邹宣波就将车停在原地不动,车头向右,阻塞了后面的车辆进出,车头大灯亮着,且一直没有熄火。林启栋只得通知队长王楚光和同事杨果赶到现场,一边疏导交通,一边向派出所报警。
    
     陈宇辉赶到现场后,发现车依旧没有熄火,邹宣波坐在驾驶位上双眼紧闭,于是便打开车门用手拍打其肩膀询问:“同志,我们是警察,你的车不应该放在这里,需要帮忙吗?”邹宣波当时看了站在门外的陈宇辉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随后,陈宇辉经观察在驾驶位旁车门内侧找到了一本证件,将证件资料进行登记之后得知司机名叫邹宣波。在多次呼唤“邹先生”又得不到响应后,便示意保安打开闸杆,走到车子的左前方,拿出手机打电话。
    
     然而在闸杆打开10秒之后,邹宣波的车子突然启动,车头向左偏转加速直行,先撞到保安队长王楚光的右手肘部,然后撞伤了站在车子左前方的陈宇辉,将其挤压在车辆和墙壁之间推行约五六米。在此过程中,王楚光大喊“停车”,陈宇辉也大叫“刹车!”。之后该车突然车头转右,这时陈宇辉同车辆脱离后倒下。该车在向右行驶碰到右侧墙壁后,又向左转,在碰到左侧墙壁后,继续前行,冲出出口上到地面后,撞到出口左侧的一个水泥制隔离墩,并骑在隔离墩上不能动弹。
    
     ■事件背后
    
     两个被事故碾碎的家庭
    
     一起特殊的“交通事故”引发了法律上的巨大争议,而在这两年多来的争议背后,两个家庭也就此陷入了痛苦与挣扎中。
    
     对邹宣波和陈宇辉而言,这起案件无论结局如何,都没有最终的赢家。在身体伤害的背后,心灵上的创伤终究难以愈合。事隔两年,两名当事人都表示不愿意接受南都记者的采访,南都记者只得通过他们的家属和朋友,了解这些年来两个家庭的历程。
    
     邹宣波一家
    
     张女士:女儿辍学了 老公想自杀
    
     伤残鉴定还没出来我们就已经赔了那么多钱了,为什么对方就是不肯和解呢?
    
     现在我都不敢跟丈夫提这事情,他随时都有可能自杀。
    
     ——— 肇事者妻子张女士
    
     邹宣波原本是福田区沙头街道办的副主任。昨日,南都记者前往福田区沙头街道办,街道办内多位工作人员表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邹宣波了,至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太清楚。
    
     街道办公室主任侯振兴告诉记者,邹宣波原来是街道办里负责城管执法方面工作的领导,而自从2008年事发之后便一直没有来上班,工作上也已有其他人接替。至于邹宣波目前是否保留公职,侯主任表示暂时并未收到福田区组织部以及纪委方面的通知,并不知道将会如何处理。在福田区应急指挥中心2007年的一份预案中,邹宣波还负责沙头街道办事处辖区内的日常三防工作和抢险救灾工作。
    
     记者几经周折后联系上了邹宣波的妻子张女士,得知陈宇辉不服判决打算继续上诉后,在电话另一头的张女士情绪显得非常激动,整个通话的过程中,张女士的情绪波动非常大。她认为,该事故明显属于交通肇事而非故意伤害。
    
     张女士表示,自己目前的生活已经完全被这件事情打乱,丈夫公职丢了,得了抑郁症几次想自杀,女儿也辍学了,他们家里已经没钱了,这一切都让她感觉到非常累。张女士告诉记者,在事后她天天去医院给陈宇辉煲汤,甚至下跪道歉,前后花了100多万希望对方能够和解,其丈夫知道自己撞人之后非常内疚,准备去当面道歉,但都被陈宇辉拒绝,“伤残鉴定还没出来我们就已经赔了那么多钱了,为什么对方就是不肯和解呢?”张女士表示难以理解。
    
     至于陈宇辉家属指责他们找关系的说法,张女士矢口否认,表示之所以有现在的判决结果是因为“有法律,有事实”。其认为,事故发生后,经交警部门检验其丈夫的酒精含量已经超过普通醉驾的三倍,肯定早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可能去故意撞民警?“而且看到丈夫醉成这样,陈宇辉不先拔掉车钥匙而是打开闸栏,明显对警情处理不当。”她虽然说自己对判决结果是重是轻不发表看法,但却一直强调她知道有的人撞死人了才判9个月。
    
     “现在我都不敢跟丈夫提这事情,他随时都有可能自杀。”张女士说。
    
     陈宇辉一家
    
     王女士:家人不幸却成反面教材
    
     一名警察在出警执法的过程中被人撞成重伤,如果就此私了警察的尊严何在?我丈夫决心要走法律途径起诉对方。
    
     (陈宇辉)腿脚不太灵便,大小便偶尔还会失禁,精神状态也不太好,经常魂不守舍。
    
     ——— 伤者妻子王女士
    
     陈宇辉拒绝记者采访的原因,是因为派出所有纪律,民警不能私下接触媒体。
    
     “他这个人很耿直老实,好多年的老警察了,一直本本分分的。”也在景田派出所工作过的胥志彬接受记者采访时不禁感叹“想不到他为了这个事情会这么执着。”陈宇辉妻子王女士告诉记者,这两年来丈夫没有上访,没有闹事,一直坚信法院会给他一个公道。
    
     这两年的日子,陈宇辉一家也非常不好过。在电话另一头,王女士女士声音显得有些疲倦,“这两年我们全家都蒙受了极大的压力。”王女士女士表示,虽然对方多次来找说希望和解,但遭到他们夫妻俩坚决拒绝,他们认为,一个民警在执法时被撞成重伤是极大的侮辱,不可能进行和解,一定要走法律程序。“女儿同学的家长,甚至背后拿我老公做反面教材,教育自己小孩子要好好读书,否则未来就像我丈夫一样被人欺负!”
    
     王女士女士介绍,因为身体原因,陈宇辉现在赋闲在家没有上班,“腿脚不太灵便,大小便偶尔还会失禁,精神状态也不太好,经常魂不守舍。”而他们的女儿也因为受到了父母情绪的影响,成绩一落千丈,眼看中考临近王女士女士焦急不已。王女士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她一个人照顾着这一大一小,倍感吃力。
    
     在开庭那天,听到检察院改变罪名的时候,王女士说她完全呆住了,开庭开到一半便愤然离席,回去还跟老公大吵了一架,说了不少难听的话。“我很无奈,也很激动,觉得自己老公不够强硬。”王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正在准备向上一级部门继续上诉。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一小客车主醉驾撞车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
  • 北京一小客车主醉驾撞车 造成3死1伤
  • 醉驾致4死6伤的浙江省三门县原人大代表杨曙忠被提请检察机关批捕
  • 家长宴师后醉驾撞死3学生 政府垫付90万
  • 淮安醉驾致3死1伤案开庭 有无自首情节成争论焦点(图)
  • 男子醉驾狂飙撞散警车 将万元现金抛撒路面(图)
  • 四川人大代表建议将醉驾撞人定性为二级谋杀
  • 官员醉驾撞死人被判缓刑 网友质疑司法公正
  • 南京醉驾被判无期司机开始服刑 300万赔偿到位
  • 醉驾肇事量刑引争议 最高院法官称拒捕可判死刑
  • 南京醉驾致5死案被告被判无期后称生不如死(图)
  • 南京6/30醉驾案细节披露:撞人时油门踩到底(图)
  • 南京司机醉驾致5死续:死者家属求判肇事者死刑
  • 南京交管曝光106醉驾者 称为达到震撼效果 (图)
  • 醉驾国企老总撞死母子俩找人顶包 (图)
  • 男子醉驾撞死2名大学生 父亲系公安局长司机
  • 一男子醉驾撞死2名大学生 父亲系公安局长司机
  • 公安部修改酒驾法律意见:司机醉驾乘客也担责
  • 煤老板醉驾被抓 提议罚款代替拘留
  • 醉驾男子被判死刑案二审 检方建议不宜判死(图)
  • 为什么不依《公务员法》辞退醉驾官吏/钟茂初
  • 当醉驾拘留成了“因公负伤”时
  • 淄博安监局长不安监,醉驾终酿大惨祸/张朝阳
  • 王海涛:张宝明醉驾连撞9人司机会否被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