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1)——专门代理“民告官”案件的公民代理人许正清(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9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1)——专门代理“民告官”案件的公民代理人许正清

    
     图片说明:许正清的眼镜在代理案件时被法官和法警踩坏。
    
    
    
     在上海有个访民不仅自己打官司打了12年,而且还无偿地帮助同病相怜的其他访民打官司,成了访民的公民代理人,专门代理“民告官行政诉讼”,这个访民就是许正清。以下为许正清自述:
    
    
    
     我家原住中国上海市普陀区西康路1001弄214号,1998年12月3日我的住房被上海市区人民政府区长,现为上海市副市长的胡延照野蛮强制拆迁,家中财物被抢掠一空,至今已有十多年的时间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只能东搬西藏,依靠高租房艰难度日。迄今为止我已经打了十多年官司,倾家荡产,政府没有给过我任何补助,也一直没有解决我的住房问题。
    
    
    
     从1999年开始,我因为地方政府行政不公,法院司法不公所造成并激化的拆迁纠纷问题而多次上访,特别是赴京上访,以及为许多同样遭受拆迁之害的动迁的居民以"公民代理人"身份进行"民告官行政诉讼",并在法庭上据理力争。竟然屡屡遭受官方势力和恐怖组织的暗杀(未遂)、非法绑架、非法关押、监视居住、跟踪盯梢和围追堵截等各种截访、骚扰等暴力手段的人身攻击和残酷迫害。
    
    
    
     2005年1月28日因我个人自愿赴北京悼念赵紫阳逝世,而被上海市公、检、法和黑社会恶势力勾结串谋栽赃陷害判刑入狱三年。在这期间,我的七十六岁父亲许永道无辜遭遇了普陀区人民政府指派的臭名昭著的恐惧组织上海西部(企业)集团公司张筠等四人的合伙暴力袭击严重受伤并致残。而张筠就是和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稳定科便衣警察何良林一起,合伙运用暴力暗害并构陷我入狱的真正凶手。
    
    
    
     2008年1月29日我刚刚恢复自由之身,当然其实仍旧在被严密的监视着,但是我不会畏惧这些,我还是会为自己的无罪申诉继续进行不屈不挠地努力!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无偿为广大居民进行力所能及的法律帮助!
    
    
    
     由于杨佳的案子,上海风声鹤唳,到处在抓捕访民。2008年10月16日至17日,整整15辆车,轿车,公安车,面包车,救护车等停在我家门口,救护车主要是为了对付我的父母,生怕他们会突然倒下,出现什么问题。他们当时想冲进我家,对我进行暴力抓补,他们给我的最罪名是"扰乱公共安全秩序",最后他们了解到,杨佳二审我并没有在现场,那天我呆在家里。但是现在上海警方有个新的理论和逻辑,"你呆在家里也算扰乱公共安全秩序。"这就说明上海警方已经到了无法无天,亳无忌弹的地步了,他们想怎样就怎样,说你有事你就有事,说你没事你就没事。他们可以随便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在上海这些个奇怪的逻辑却可以畅通无阻,他们告诉我,这些个逻辑是经过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公安局局长张学彬指示的。
    
    
    
     因为13日上海高级法院院门口发生了一些令人震惊的事,民众喊口号支持杨佳,并穿着印有支持杨佳标语的衣服。这让中央高层感到震怒,感到不可思议。其实,我要请中央高层思考一下,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责任的起源并不在老百姓的身上,而是在政府和警察身上,如果要追究责任,应该追究政府和警察的责任,但是显然,至今他们都没有意识到这点,或者说还不敢正视这点。
    
    
    
     由于我经常帮助访民打一些行政官司,也就是所谓的民告官的讼诉,所以上海法院对我是恨之入骨,想方设法的不让我为访民做公民代理,因为他们根本不占理,在法庭上说不过我,所以就采取卑鄙的手段妄图阻止我,其实这都是非常的幼稚,可笑的。
    
    
    
     其实,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而对方是聘请了专业律师的,法律条文应该比我们清楚的多,那为什么在法庭上他们却说不过我,显然易见,他们本来就是错的,错误的东西是站不住脚的,所以在法庭上他们辨论不过我。他们卑鄙的手法就是,不让我出庭,怕我出庭代理老百姓的讼诉。我为老百姓做讼诉都是无偿的,义务的,很多时候都是自己掏钱,出交通费,饭费,还要遭受到这样的威胁、报复。由于在十多年的上访中,学到了很多的法律常识,有很多的访民,希望我去考取一个律师执照,然而我不想在中国做律师,现在中国的律师职位非常低下,很多为老百姓打官司的律师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压,如上海的郑恩宠律师就是其中之一。有良心的律师不能在中国生存。所以我呼吁国际社会多关心一下中国的访民,他们有太多悲惨的遭遇,希望有更多的报导能够披露这些事实。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40)——信访资格与房子均被剥夺的南汇区居民茅新媛(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9)——浦东周浦镇200多年的詹氏古宅被强拆(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8)——在街头书写“反共”标语的张君伟(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7)——两遇非法强拆的虹口区居民葛蓉(图)
  • 杨佳母亲王静梅详细谈经过,上海访民说“杨佳是我们的榜样”(视频)(图)
  • 实拍:上海访民在接济站和列车上(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6)——举报上海官员建造豪华别墅的被强拆户黄玉琴(图)
  • 上海访民声援登塔访民后直奔监察部上访(图)
  • 上海访民深夜发出的紧急求救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5)——告瑞金医院滥用违禁药品致人死亡的张贵兰(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4)——多次遭暴打险丧命的静安区小店主赵玲娣(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3)——宁把牢底坐穿也要维权的普陀区访民谈兰英(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二)——双亲被扣在精神病院作人质的卢湾区被强拆户周敏文(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一)——因要求原地回迁被无限期监控的卢湾区居民沈永梅(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黄金地段惹来飞来横祸的徐汇区居民艾福荣、陈修琴夫妇(图)
  • 上海访民被押回火车上没水喝、没饭吃
  • 六月四日:数百上海访民在北京不同地点被抓(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九)——因悼念毛泽东遭驻京办人员暴打的曹义宝(图)
  • 六四前夕,400上海访民齐聚老北京南站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上海访民刘义良的公开投诉信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 积极参《捍卫公民出境出国权:与冯正虎先生在起》签名活动/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加拿大总理哈珀来上海取经(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上海访民,赵伶娣“二会”前的呼吁(图)
  • 上海访民郑重声明——为《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委托在港代表举行纪念活动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上海访民: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态度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孔强遭逮捕,江泽民周永康末日到/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谢金华致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信
  • 上海访民童国箐致胡锦涛信
  • 上海访民集体绝食抵制奥运最新消息/上海维权
  • 请大家关注上海访民王水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