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拆迁公司自曝暴利链条:拆一个城中村可挣几百万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8日 转载)
     来源:华商报 记者 刘雪涛
    
       “这其实是一个 暴利行业!”一位 拆迁公司的股东向记者透露。 (博讯 boxun.com)

    
      城市在加速发展, 拆迁也成为我们身边一种司空见惯的行为。但你也许不了解的是, 拆迁背后,几乎每一个环节都隐藏着 暴利的因子。 拆迁一个项目,利润率有的达到300%-400%,仅给中间人的回扣,有时就高达数百万,而 拆迁公司短短几月也能赚几百万……
    
      在乾县做门窗生意的武君(化名),经常会在乾县马连镇一家木器厂委托加工门窗。“很多木料都是从西安、咸阳的 拆迁工地上拉回来的。”他说。这个不大的镇子上有着300多家木器厂,是附近有名的旧木料市场。
    
      很多木器厂的老板都有至少两个身份:木材经销商和 拆迁公司股东。“这里很多人挣大钱了。”武君感慨地说。
    
      随着大规模的 拆迁,近几年来生意兴隆的不仅仅只有 拆迁公司,从工程发包方、中间人、承包工程的 拆迁公司、实际做工程的公司,到挖机出租商、渣土运输车、旧材料市场,都成为这条 拆迁利益链中的一环。对于他们而言, 拆迁工地俨然是一座“金矿”。
    
      “拆一个城中村轻轻松松挣几百万,稳赚不赔。”近日,几名 拆迁公司的股东向记者揭秘。
    
  暴利:短短数月赚到几百万

    
      乾县马连镇人高祥(化名)有两个身份:股东和木料场老板,这两个身份都和 拆迁有关。“有 拆迁工程时,大家 合伙入股做项目;拆完后木料运到场里再卖掉。”高祥说。
    
      做 拆迁工程已有十多年的高祥,干的最多的就是城中村 拆迁。他向记者描述了 拆迁过程中形成的利益链:有资质的 拆迁公司承包 拆迁工程,根据不同工程利润大小,或者由发包方给付每平方米几十元的费用(利润低),或者向发包方交纳每平方米几十元的费用 (利润高); 拆迁公司拿到工程后,便租赁挖机,组织农民工、联系渣土车主。 拆迁公司收益主要来自拆下来的钢筋、门窗等;这笔费用加上发包方给的费用,或刨去上交给发包方的费用及挖机出租方、农民工及渣土车主相应费用后,就是 拆迁公司的纯利。“这么跟你说吧,这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不出安全事故,肯定都能赚钱。”高祥说。
    
      拆下来的东西中,钢筋和门窗最值钱。同是乾县人、同样做 拆迁,属于 拆迁行当大户的马刚(化名)告诉记者,一般城中村 拆迁中每平方米可产生20公斤左右的钢筋,拆下的门框可卖5-6元/平方米。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10万平方米左右的城中村为例,承包价格为15元/平方米,拆后每平方米值26—27元,刨掉承包费、人工费、拉土费、机械费用后,一个城中村拆下来,短短几个月,轻轻松松都能赚到好几百万。“咱们摊人、摊钱,把钱背到外地,完工后再把更多的钱背回来。”高祥说。
    
      30岁左右的黎江(化名)干 拆迁的时间也不短了。“都知道拆村子好,利润高嘛。”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拆一个村子净利润几百万。“太阳升起、落下,10万进账;再升起、落下,又是10万。”他形象地说。
    
  揽活:主要看关系

    
      拆迁公司怎么样才能揽到活呢?
    
      “拿工程, 主要看关系。”黎江坦言。
    
      “有的直接能和当地政府说上话,领导一拍板,这工程就归你了。”马刚告诉记者,“不用脑子想都能知道,没有回扣,人家凭什么要把工程给你?”
    
      有的工程先由专门负责 拆迁的国有公司拿到,然后再转包给 拆迁公司。“有门路的直接从相关部门接活、找发包公司,否则,就得靠中间人介绍。”马刚告诉记者。当然,相当可观的好处费是少不了的。
    
      据马刚介绍,在作为发包方的相关部门和单位外,还活跃着一批中间人。中间人的范围很大,包括要 拆迁的村子的负责人、开发商、 拆迁主管部门的负责人、相关领导的亲戚朋友等。“只要能和这些人"说上话",咱就能千方百计地搞定,不就是钱的问题么?”马刚说。
    
      “当然,你要是能直接找到主管领导,那就一步到位了。”黎江也对此深有感触。
    
      给中间人的好处费则因人而异、因具体工程而异。“关系越硬,回扣就越少,利润就越大。”马刚说。
    
      拿到活后 拆迁公司开始评估。“评估就是定价,一平方米多少钱,主要是看建筑里边货多货少。”据高祥介绍,“货”主要是指钢筋、门窗,还有砖头、电表、铁、地板等等。
    
      “如果货多,我们还得花钱从发包方或中间人手里买。”马刚告诉记者,2007年时,他们在西安北郊承包的一个活,就是以每平方米10块钱从中间人手里买过来的。那个工程20万平方米,“中间人动动嘴皮子,就挣了200万。”
    
      如果货少,就须发包方承担费用。“一般 拆迁一个平方米,发包方要给付30块左右的费用。”但马刚说这笔费用到 拆迁公司手里时,往往只剩下不到一半。“2008年我们包的一个活,由当地政府先把整个工程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政府给出的价是33块钱一个平方米,但房地产总公司给我们的价是一个平方米13块钱,等于是房地产总公司啥也不干,转了个手,就白白拿走了20块钱。”
    
      “那个活总共50万平方米,人家直接就截留了1000万。你说这些人挣钱容不容易?”马刚说,“没办法,因为政府只认头包,后面的二包、三包都与政府无关。我们得靠这些人挣钱呢。人家吃肉,我们跟着喝汤。”
    
      “比如说你能挣200万,就得给领导分一半。”黎江告诉记者,好处费都是提前给的。“这是游戏规则。这行水太深。”
    
      按照规定, 拆迁公司必须具有行业资质。那些没有资质的 拆迁公司,为了揽到活,就挂靠在有资质的公司名下,实在找不到挂靠单位的,干脆就借别人的执照。“有一回承包华阴一个活,我们一次拿了16个照,都是借别人的。”
    
      还有相当一部分工程是交给开发商,再由开发商发包给 拆迁公司。“想拿这样的工程,你必须和开发商很熟,或者是能搭上关系,不然也拿不到手。”高祥说。
    
      有些工程必须进行招投标,但其中依然有着可以操作的空间。“提前和别的竞标人说好,你可以报名,但到时候不要竞标,不要和我抢,我拿到活后,给你几万元的辛苦费。”马刚告诉记者,当然,招标人对此心知肚明。
    
  合伙:临时筹资一天内可提空储蓄所

    
      评估完成,确定价格后, 拆迁公司开始寻找 合伙人。
    
      按照规定, 拆迁公司须向发包方交纳每平方米15-20元的保证金。“这其实就是押金,一是防止 拆迁公司中途撂挑子不干,二是出了安全事故时用来赔偿。”高祥介绍说。
    
      “一般都是大股东或者牵头的拿到工程后,开始找股东入伙。”马刚说,根据工程量和押金量,股东可多可少。
    
      2008年时,马刚和别人在西安北郊承包了一个活,30万平方米,需交押金500万。那次他们找了18个股东。
    
      据高祥介绍,“一般10万算一股,想入股最少也得10万,多了可能几百万,利润也是按出资比例分配。”
    
      而大股东分的更多,因为“工程是大股东揽过来的,有时候他说要给介绍人提成,每次都是几百万,直接从"空中"提走,这些钱不入账。实际上这些钱一部分给了介绍人,一大半自己就直接拿走了。”提起这些,高祥有些不忿。
    
      “有些股东就是干股,不摊成本,不出人,只拿钱,不干活。但是,不要这些股东,你这活就干不成。”据黎江介绍,这些干股东包括官员、介绍人、村干部甚至还有黑社会。
    
      马连镇就是个远近闻名的“ 拆迁专业镇”,这个镇上有很多人都在专门从事 拆迁。高祥告诉记者,在马连镇入股 拆迁的最少也有1000人,其中资金实力较为雄厚、可以牵头或当大股东的有一两百人,小股东则有八九百人。“一次能拿出二三百万的起码有200人。”“在马连镇,一天攒个一两千万不是问题。”高祥称。“只要有活干,股东多的是,马上就能拿钱入股。镇上的信合和邮政储蓄一天内钱就能给提空了。”高祥告诉记者,“经常能看到县上的运钞车一天来回几趟地往镇上运钱。”
    
  拆迁:迁1户提成最高上万

    
      找齐股东,交了押金,开始进入 拆迁环节,进行动迁、安置村民。“产生的所有费用基本都是由开发商全部承担,政府只是出面协调和村民的关系。”马刚说。
    
      “开发商为啥会心甘情愿地掏钱呢?利润大呗!”据高祥介绍,很多 拆迁改造都是由开发商掏腰包,先把钱给政府,政府再补偿给 拆迁户。“这部分费用(包括回迁分配的住房、门面房等)是相对固定的。建成后的楼房先安置村民。如果楼盖得低了,开发商就无利可图,所以都在盖高楼,楼越高利润越大。”
    
      而大部分村民在拿到补偿、安置款后,都能顺利搬走。“当然,也有少数钉子户。为了赶工期,只能强制 拆迁了。这期间产生的一切费用,比如把人打死、打伤,把屋里的东西损坏了,先由一些政府部门出面协调、谈判,最后由开发商拿钱赔偿。”据马刚介绍,对于人命赔偿费,都由 拆迁公司按工程费用减掉,“一条人命一般十几万就能搞定”。
    
      马刚向记者讲述了一次“血淋淋”的强拆。2007年 拆迁一个村子时,最后剩了一家人不肯搬走。 拆迁公司花钱叫来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一人100元,动手200元,叫了50个人,都是身强体壮的小伙子,人手一副白手套、一根橡胶棍。”马刚说,他们事先和辖区的有关部门和派出所都打过招呼。去的时候后边就跟着120救护车、挖掘机。 拆迁公司的人进去就搬东西,搬不了的就砸,挖掘机随后就开工了,不到半个小时,房子就变成了平地。
    
      强拆时免不了有村民去上访,但也无济于事。“火车站、机场都住着我们很多人,就是为了防止上访。来了,就给他截住,强行安排在招待所,管吃管住,就是不让你走,慢慢磨你的性子,时间长了,你也就消停了。”马刚说。
    
      “强拆,就是硬整。”提起强制 拆迁,黎江毫不隐讳。
    
      高祥也向记者讲述了强拆的内幕。“对于钉子户,签合同时都写得很清楚,一般由村上负责通知搬迁时间。到时如果还没搬走,直接把房子挖倒,损坏的门窗、家电等重新进行赔偿。如果出了人命,甲乙双方都要管。”
    
      一次强拆中,一个村民家里兄弟四个死活都不愿意搬,最后他们想出个办法,让一个与那家人相熟的人,以请吃饭为名,晚上将那弟兄几个全部约出来。“这边人刚走,我们事先埋伏好的 拆迁队就进去了,几分钟就把东西搬完了,挖掘机直接上去,叮呤咣当一阵挖,房子直接给刨倒。那兄弟几个回来一看傻眼了,吃了顿饭房子没了。最后没办法,只能接受赔偿标准。”高祥告诉记者,“你还不接受?行,我们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你慢慢来找吧,把你磨得到最后你自己都不想来了。”
    
      据其介绍,动迁时, 拆迁公司的股东既能挣固定工资,又能挣提成。“一般情况下,固定工资每月大概是1800元,迁走1户还能额外挣最高上万的提成。”
    
  施工:400%的利润都有

    
      拆迁的利润到底有多大?“一般都是投多少,挣多少。货多的话挣得更多。”高祥向记者算了一笔细账:
    
      2009年 拆迁西安南郊某村,共50万平方米,发包方给出的价格是30元/平方米,中间人拿走20元/平方米后,到他们手里只剩下10元,“就这样也挣钱。”高祥掰着指头算,挖机每平方米3.5元,共175万;清理垃圾按每平方米10元付给渣土车主,共500万;卖旧钢筋、门窗、椽子等共收入750万,再刨除管理费10万,这个工程总共赚了565万,工期只用了不到3个月。
    
      “这个工程我们交了600万元的押金,其中最大的股东出了300万,其余的有拿100万的,也有10万、20万的。”高祥告诉记者,他当时只入股了10万元。“我们这样的小股东既在工地干活,拿工资,还能参与分红。”这一个工程做下来,高祥赚了将近10万元。
    
      “3个月,将近100%的利润。”他“啧啧”地咂着嘴。“我们这算啥嘛,大股东最少都挣了300万呢。”
    
      而一般的 拆迁工程,工期都不会超过3个月。“你说说看,这是不是时间短、见效快、利润高的好活?”对此,马刚也有同感。
    
      “干 拆迁,利润低于20%就算赔钱。但100%的利润也不算高,最高的300%、400%都有。”黎江说。
    
      在 拆迁公司的眼里,工地上遍地是宝。高祥向记者出示了去年在西安某城中村 拆迁时的一日不完全流水收入:10月21日,电子表1700个×0.5元/个=850元,三相电表20个×2.5元/个=50元,黑电表290个×4.5元/个=1395元,地板砖2605个×1元/个=2605元,铁2.62吨×1750元/吨=4584元,塑料管402个×1.8元/个=723元,铁皮925个×1元/个=925元,铝线363公斤×1.5元/公斤=544元……
    
      拆迁中的 暴利让很多人看得眼红,纷纷欲挤进这个一夜暴富的行当。
    
      “来钱这么快,有点门路的谁不想干啊?”高祥说,“好多公司为了揽到活,最后都动了刀子斧头。”
    
      马刚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工地上经常能看见两帮人拿着棍棒、刀子对打,说到底,不都是看中了这个行当的 暴利么!”
    
      “胆大、心黑、有钱。”当记者问高祥“干了十几年 拆迁,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时,他如此回答。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城市要发展,合法 拆迁无可厚非,但 拆迁公司暗藏 暴利,如何加强监管,透明规范,还利于民,值得关注和思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拆迁公司曝暴利链条 称强拆出人命十几万就搞定
  • 一场拆迁纠纷:有理的遭败诉,无理的竟得逞/《人民日报》离退休干部
  • 北海法院开庭审理拆迁案 村民庭外抗议(图)
  • 天津河北区拆迁办纠集黑社会殴伤6旬老人
  • 中国悲剧:农妇为阻止拆迁自焚重伤 称要拿生命换房子
  • 咸阳秦都区政府违法拆迁七里铺新村(图)
  • 农妇不满补偿阻止拆迁泼汽油自焚 造成3度烧伤(图)
  • 北京如此拆迁忒缺德(图)
  • 河南拆迁户赴台湾上访!!
  • 楼市衰落 北京平谷夏各庄拆迁补偿低
  • 县城附近的农民“怕”拆迁无家可归
  • 开发商派"斧头帮"连夜打砸店铺 称想吓唬拆迁户
  • 武汉一暴力拆迁队刀砍3居民(图)
  • 焦国标:大连王春艳控诉拆迁吏
  • 山东农民遭遇暴力拆迁无处诉求
  • 开国少将的妻女因拆迁上访(图)
  • 湖北仙桃市迁户家门口被摆花圈相威胁,苛政猛于虎、暴力征地拆迁猛于苛政
  • 武汉以土炮抗拆迁农民剩余礼炮被没收(图)
  • 武汉农民杨友德造土炮抵制拆迁 写遗书望孩子继续维权(图)
  • 领导讲话有水平,保定拆迁变成歼灭战!
  • 暴力拆迁 还我家园/福州新店镇西园村林发珍(图)
  • 论北京拆迁阎王原建委主任李建海的拆迁暴富
  • 农民拆迁失去的比得到的多的多
  • 拆迁面前何以官民不平等‎/叶扩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浙江绍兴县惨无人道的野蛮拆迁/刘秋香(图)
  • 中国公民“保地保家反拆迁运动”宣言
  • 房屋拆迁公告:项目名称“拆迁世博会馆”/上海冤民
  • 海淀区暴力拆迁,老百姓无家可归/叶洪霞
  • 杭州拆迁失地村民叶金娥写博文赞许温家宝的博文被和谐
  • 非暴力拆迁时代 莲花区拆迁办最新动态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其实我不想当拆迁钉子户
  • 湖南地方政府以“公共利益”名违宪违法侵害拆迁户遭联名到北京控告(图)
  • 合肥几户人家连遭“怪事” 猜测与拆迁僵局有关
  • 中共拆迁志愿军进行曲
  • 贺无锡市人民政府拆迁管理办公室财源滚滚(图)
  • 关于无锡拆迁的深层思考/惠林泉
  • 无锡拆迁:被以“学习班”名义非法拘禁的20天经历/丁红芬
  • 透视拆迁--四字民声
  • 揭开拆迁圈地的遮羞布/普人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荆州政府暴力拆迁居民房 八旬老妇被埋(图)
  • 无锡拆迁:人民以法抗暴/惠林泉
  • 控告天津市南开区建委克扣拆迁补偿款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我家所遭拆迁抢劫何时能够给予补偿
  • 世博会的阳光照在哪?世博拆迁户鸣不平
  • 花楼街南二片拆迁之日记------鱼肉百姓
  • 浙江瑞安莘塍镇下山根村蔡仕杰等19户村民房屋被强制拆迁(图)
  • 莆田市荔城区野蛮暴力拆迁新罪证 (图)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申诉违法野蛮拆迁,警察违法故意造成人身伤害/赵淑苓
  • 山东野蛮拆迁逼死老共产党员:市民出门买牙膏被抓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男子因拆迁维权 问题遭枪杀 开发商驾车公然杀人
  • 南京拆迁猛于虎:父母丧命、弟弟致残/胡翠英
  • 除了自焚,还有什么办法阻止野蛮拆迁?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官商一体 违法拆迁 百姓遭殃----北京东八里庄三年危改拆迁实录
  • 忿怒举报:官商勾结、置老百姓于死地的拆迁
  • 物权法成手纸:近80残疾夫妇无家可归,青岛强行拆迁(图)
  • 山西长治市拆迁内幕(窝案3)/王建斌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南京拆迁户范宗斌、戴长斌迫于压力,暂缓发表维权报道(图)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政协委员胡贵平:保定热电厂拆迁矛盾为何至今未解决?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河北保定7.18强行拆迁杀人案
  • 夜晚有多黑,“澳门街”拆迁就有多黑(广西南宁市)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菏泽非法拆迁:这个传单很贴切(图)
  • 快救救我们江阴村民吧,这里野蛮拆迁又开始了(图)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图文:菏泽拆迁逼死李民生,温总理看了会哭吗?(图)
  • 山东菏泽香格里拉非法商业拆迁 野蛮、暴力、违法强制进行(图)
  • 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2/王建斌
  • 四川射洪官商勾结非法拆迁
  • 山东菏泽野蛮拆迁,惨无人道,逼人致死,封锁消息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5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4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3 (续前)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2
  • 我所经历的拆迁—北京市被拆迁居民《控诉状》1
  • 荆州市非法拆迁,暴力伤人,至今无人来管!
  • 广西桂林橡胶厂住宅区拆迁:市容管理局“改行”拆迁拥有合法所有权的房屋
  • 桂林橡胶厂职工住宅区:强行拆迁的黑手已经伸出(图)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拆迁与纵火的关系
  • 痛失家园-河南商丘非法野蛮拆迁
  • 求助!山西省长治市非法拆迁的内幕(窝案)(图)
  • 政文:江苏南京拆迁的十大罪状(图)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江西省广丰县“强行砸锁、破门、打人、扣人”的拆迁暴行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警告:血腥图片-北院门街道办事处雇用120多打手强行拆迁(图)
  • 政文:谈拆迁——南京人有话要说!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北京强行拆迁引发自焚抗议,自焚者被拘留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大陆转来关于强迫拆迁的情况
  •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 南京市玄武区警察恋栈拆迁一线,仍在做与身份不符之事!(图)
  • 强迫拆迁和恶法23条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北京东大桥路部分居民将被强迫拆迁
  • 金海涛:从野蛮的强制拆迁说起
  • 对比我们共和国与封建德国的拆迁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关于北京拆迁感言和上书
  • 四川达州通川区房屋拆迁起风波
  • 拆迁户的真实经历
  • 我所经历过的拆迁
  •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苏州外商厂房被强行拆迁、土地被强卖
  • 二万北京市民举报贾庆林强行拆迁驱赶百姓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 女拆迁为何在北京最大妓院做陪侍? /金九
  • 暴力拆迁:扭曲的中国
  • 崔元星:拆迁拆出GDP
  • 强制拆迁,从“自残”走向“残人”/楚潇云
  • 避免拆迁纠纷要学会“把好事办好”
  • 拆迁卖校,政府生财有道/傅一河
  • 无拆迁不暴力,无暴力不拆迁/朱晓阳
  • “暴力拆迁”问责拆迁官员应该马上就做
  • 廊坊公职人员拆迁补偿比百姓高3500元/平米
  • 北京政府亏本拆迁大望京/许兰武
  • 暴力拆迁只得以暴制暴/何仁勇
  • 田步亮:中国式的拆迁烧了国人的心
  • 拆迁已让人“望风而死”
  • 有多少拆迁,就有多少眼泪/魏奇峰
  • 暴力拆迁是不是深层次问题/司马雨寒
  • 每一次强制拆迁,都是对公权形象的伤害
  • 济南市拆迁土地证为什么没用?
  • 济南官扎营棚户区拆迁之三怪!
  • 忍看草民成新鬼 党抓经济强拆迁/陈庆贵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