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拆迁公司曝暴利链条 称强拆出人命十几万就搞定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8日 转载)
    “这其实是一个暴利行业!”一位拆迁公司的股东透露。
    城市在加速发展,拆迁也成为我们身边一种司空见惯的行为。但你也许不了解的是,拆迁背后,几乎每一个环节都隐藏着暴利的因子。拆迁一个项目,利润率有的达到300%-400%,仅给中间人的回扣,有时就高达数百万,而拆迁公司短短几月也能赚几百万……
     在乾县做门窗生意的武君(化名),经常会在乾县马连镇一家木器厂委托加工门窗。“很多木料都是从西安、咸阳的拆迁工地上拉回来的。”他说。这个不大的镇子上有着300多家木器厂,是附近有名的旧木料市场。 (博讯 boxun.com)

    很多木器厂的老板都有至少两个身份:木材经销商和拆迁公司股东。“这里很多人挣大钱了。”武君感慨地说。
    随着大规模的拆迁,近几年来生意兴隆的不仅仅只有拆迁公司,从工程发包方、中间人、承包工程的拆迁公司、实际做工程的公司,到挖机出租商、渣土运输车、旧材料市场,都成为这条拆迁利益链中的一环。对于他们而言,拆迁工地俨然是一座“金矿”。
    “拆一个城中村轻轻松松挣几百万,稳赚不赔。”近日,几名拆迁公司的股东向记者揭秘。
    暴利
    短短数月赚到几百万
    乾县马连镇人高祥(化名)有两个身份:股东和木料场老板,这两个身份都和拆迁有关。“有拆迁工程时,大家合伙入股做项目:拆完后木料运到场里再卖掉。”高祥说。
    做拆迁工程已有十多年的高祥,干的最多的就是城中村拆迁。他向记者描述了拆迁过程中形成的利益链:有资质的拆迁公司承包拆迁工程,根据不同工程利润大小,或者由发包方给付每平方米几十元的费用(利润低),或者向发包方交纳每平方米几十元的费用 (利润高);拆迁公司拿到工程后,便租赁挖机,组织农民工、联系渣土车主。拆迁公司收益主要来自拆下来的钢筋、门窗等;这笔费用加上发包方给的费用,或刨去上交给发包方的费用及挖机出租方、农民工及渣土车主相应费用后,就是拆迁公司的纯利。“这么跟你说吧,这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不出安全事故,肯定都能赚钱。”高祥说。
    拆下来的东西中,钢筋和门窗最值钱。同是乾县人、同样做拆迁,属于拆迁行当大户的马刚(化名)告诉记者,一般城中村拆迁中每平方米可产生20公斤左右的钢筋,拆下的门框可卖5-6元/平方米。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一个10万平方米左右的城中村为例,承包价格为15元/平方米,拆后每平方米值26—27元,刨掉承包费、人工费、拉土费、机械费用后,一个城中村拆下来,短短几个月,轻轻松松都能赚到好几百万。“咱们摊人、摊钱,把钱背到外地,完工后再把更多的钱背回来。”高祥说。
    30岁左右的黎江(化名)干拆迁的时间也不短了。“都知道拆村子好,利润高嘛。”他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拆一个村子净利润几百万。“太阳升起、落下,10万进账;再升起、落下,又是10万。”他形象地说。
    
    
    揽活
    主要看关系
    拆迁公司怎么样才能揽到活呢?
    “拿工程,主要看关系。”黎江坦言。
    “有的直接能和当地政府说上话,领导一拍板,这工程就归你了。”马刚告诉记者,“不用脑子想都能知道,没有回扣,人家凭什么要把工程给你?”
    有的工程先由专门负责拆迁的国有公司拿到,然后再转包给拆迁公司。“有门路的直接从相关部门接活、找发包公司,否则,就得靠中间人介绍。”马刚告诉记者。当然,相当可观的好处费是少不了的。
    据马刚介绍,在作为发包方的相关部门和单位外,还活跃着一批中间人。中间人的范围很大,包括要拆迁的村子的负责人、开发商、拆迁主管部门的负责人、相关领导的亲戚朋友等。“只要能和这些人‘说上话’,咱就能千方百计地搞定,不就是钱的问题么?”马刚说。
    “当然,你要是能直接找到主管领导,那就一步到位了。”黎江也对此深有感触。
    给中间人的好处费则因人而异、因具体工程而异。“关系越硬,回扣就越少,利润就越大。”马刚说。
    拿到活后拆迁公司开始评估。“评估就是定价,一平方米多少钱,主要是看建筑里边货多货少。”据高祥介绍,“货”主要是指钢筋、门窗,还有砖头、电表、铁、地板等等。
    “如果货多,我们还得花钱从发包方或中间人手里买。”马刚告诉记者,2007年时,他们在西安北郊承包的一个活,就是以每平方米10块钱从中间人手里买过来的。那个工程20万平方米,“中间人动动嘴皮子,就挣了200万。”
    如果货少,就须发包方承担费用。“一般拆迁一个平方米,发包方要给付30块左右的费用。”但马刚说这笔费用到拆迁公司手里时,往往只剩下不到一半。“2008年我们包的一个活,由当地政府先把整个工程给了一家房地产开发总公司,政府给出的价是33块钱一个平方米,但房地产总公司给我们的价是一个平方米13块钱,等于是房地产总公司啥也不干,转了个手,就白白拿走了20块钱。”
    “那个活总共50万平方米,人家直接就截留了1000万。你说这些人挣钱容不容易?”马刚说,“没办法,因为政府只认头包,后面的二包、三包都与政府无关。我们得靠这些人挣钱呢。人家吃肉,我们跟着喝汤。”
    “比如说你能挣200万,就得给领导分一半。”黎江告诉记者,好处费都是提前给的。“这是游戏规则。这行水太深。”
    按照规定,拆迁公司必须具有行业资质。那些没有资质的拆迁公司,为了揽到活,就挂靠在有资质的公司名下,实在找不到挂靠单位的,干脆就借别人的执照。“有一回承包华阴一个活,我们一次拿了16个照,都是借别人的。”
    还有相当一部分工程是交给开发商,再由开发商发包给拆迁公司。“想拿这样的工程,你必须和开发商很熟,或者是能搭上关系,不然也拿不到手。”高祥说。
    有些工程必须进行招投标,但其中依然有着可以操作的空间。“提前和别的竞标人说好,你可以报名,但到时候不要竞标,不要和我抢,我拿到活后,给你几万元的辛苦费。”马刚告诉记者,当然,招标人对此心知肚明。
    合伙
    临时筹资一天内可提空储蓄所
    评估完成,确定价格后,拆迁公司开始寻找合伙人。
    按照规定,拆迁公司须向发包方交纳每平方米15-20元的保证金。“这其实就是押金,一是防止拆迁公司中途撂挑子不干,二是出了安全事故时用来赔偿。”高祥介绍说。
    “一般都是大股东或者牵头的拿到工程后,开始找股东入伙。”马刚说,根据工程量和押金量,股东可多可少。
    2008年时,马刚和别人在西安北郊承包了一个活,30万平方米,需交押金500万。那次他们找了18个股东。
    据高祥介绍,“一般10万算一股,想入股最少也得10万,多了可能几百万,利润也是按出资比例分配。”
    而大股东分的更多,因为“工程是大股东揽过来的,有时候他说要给介绍人提成,每次都是几百万,直接从‘空中’提走,这些钱不入账。实际上这些钱一部分给了介绍人,一大半自己就直接拿走了。”提起这些,高祥有些不忿。
    “有些股东就是干股,不摊成本,不出人,只拿钱,不干活。但是,不要这些股东,你这活就干不成。”据黎江介绍,这些干股东包括官员、介绍人、村干部甚至还有黑社会。
    马连镇就是个远近闻名的“拆迁专业镇”,这个镇上有很多人都在专门从事拆迁。高祥告诉记者,在马连镇入股拆迁的最少也有1000人,其中资金实力较为雄厚、可以牵头或当大股东的有一两百人,小股东则有八九百人。“一次能拿出二三百万的起码有200人。”“在马连镇,一天攒个一两千万不是问题。”高祥称。“只要有活干,股东多的是,马上就能拿钱入股。镇上的信合和邮政储蓄一天内钱就能给提空了。”高祥告诉记者,“经常能看到县上的运钞车一天来回几趟地往镇上运钱。”
    拆迁
    迁1户提成最高上万
    找齐股东,交了押金,开始进入拆迁环节,进行动迁、安置村民。“产生的所有费用基本都是由开发商全部承担,政府只是出面协调和村民的关系。”马刚说。
    “开发商为啥会心甘情愿地掏钱呢?利润大呗!”据高祥介绍,很多拆迁改造都是由开发商掏腰包,先把钱给政府,政府再补偿给拆迁户。“这部分费用(包括回迁分配的住房、门面房等)是相对固定的。建成后的楼房先安置村民。如果楼盖得低了,开发商就无利可图,所以都在盖高楼,楼越高利润越大。”
    而大部分村民在拿到补偿、安置款后,都能顺利搬走。“当然,也有少数钉子户。为了赶工期,只能强制拆迁了。这期间产生的一切费用,比如把人打死、打伤,把屋里的东西损坏了,先由一些政府部门出面协调、谈判,最后由开发商拿钱赔偿。”据马刚介绍,对于人命赔偿费,都由拆迁公司按工程费用减掉,“一条人命一般十几万就能搞定”。
    马刚向记者讲述了一次“血淋淋”的强拆。2007年拆迁一个村子时,最后剩了一家人不肯搬走。拆迁公司花钱叫来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一人100元,动手200元,叫了50个人,都是身强体壮的小伙子,人手一副白手套、一根橡胶棍。”马刚说,他们事先和辖区的有关部门和派出所都打过招呼。去的时候后边就跟着120救护车、挖掘机。拆迁公司的人进去就搬东西,搬不了的就砸,挖掘机随后就开工了,不到半个小时,房子就变成了平地。
    强拆时免不了有村民去上访,但也无济于事。“火车站、机场都住着我们很多人,就是为了防止上访。来了,就给他截住,强行安排在招待所,管吃管住,就是不让你走,慢慢磨你的性子,时间长了,你也就消停了。”马刚说。
    “强拆,就是硬整。”提起强制拆迁,黎江毫不隐讳。
    高祥也向记者讲述了强拆的内幕。“对于钉子户,签合同时都写得很清楚,一般由村上负责通知搬迁时间。到时如果还没搬走,直接把房子挖倒,损坏的门窗、家电等重新进行赔偿。如果出了人命,甲乙双方都要管。”
    一次强拆中,一个村民家里兄弟四个死活都不愿意搬,最后他们想出个办法,让一个与那家人相熟的人,以请吃饭为名,晚上将那弟兄几个全部约出来。“这边人刚走,我们事先埋伏好的拆迁队就进去了,几分钟就把东西搬完了,挖掘机直接上去,叮呤咣当一阵挖,房子直接给刨倒。那兄弟几个回来一看傻眼了,吃了顿饭房子没了。最后没办法,只能接受赔偿标准。”高祥告诉记者,“你还不接受?行,我们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你慢慢来找吧,把你磨得到最后你自己都不想来了。”
    据其介绍,动迁时,拆迁公司的股东既能挣固定工资,又能挣提成。“一般情况下,固定工资每月大概是1800元,迁走1户还能额外挣最高上万的提成。”
    施工
    400%的利润都有
    拆迁的利润到底有多大?“一般都是投多少,挣多少。货多的话挣得更多。”高祥向记者算了一笔细账:
    2009年拆迁西安南郊某村,共50万平方米,发包方给出的价格是30元/平方米,中间人拿走20元/平方米后,到他们手里只剩下10元,“就这样也挣钱。”高祥掰着指头算,挖机每平方米3.5元,共175万;清理垃圾按每平方米10元付给渣土车主,共500万;卖旧钢筋、门窗、椽子等共收入750万,再刨除管理费10万,这个工程总共赚了565万,工期只用了不到3个月。
    “这个工程我们交了600万元的押金,其中最大的股东出了300万,其余的有拿100万的,也有10万、20万的。”高祥告诉记者,他当时只入股了10万元。“我们这样的小股东既在工地干活,拿工资,还能参与分红。”这一个工程做下来,高祥赚了将近10万元。
    “3个月,将近100%的利润。”他“啧啧”地咂着嘴。“我们这算啥嘛,大股东最少都挣了300万呢。”
    而一般的拆迁工程,工期都不会超过3个月。“你说说看,这是不是时间短、见效快、利润高的好活?”对此,马刚也有同感。
    “干拆迁,利润低于20%就算赔钱。但100%的利润也不算高,最高的300%、400%都有。”黎江说。
    在拆迁公司的眼里,工地上遍地是宝。高祥向记者出示了去年在西安某城中村拆迁时的一日不完全流水收入:10月21日,电子表1700个×0.5元/个=850元,三相电表20个×2.5元/个=50元,黑电表290个×4.5元/个=1395元,地板砖2605个×1元/个=2605元,铁2.62吨×1750元/吨=4584元,塑料管402个×1.8元/个=723元,铁皮925个×1元/个=925元,铝线363公斤×1.5元/公斤=544元……
    拆迁中的暴利让很多人看得眼红,纷纷欲挤进这个一夜暴富的行当。
    “来钱这么快,有点门路的谁不想干啊?”高祥说,“好多公司为了揽到活,最后都动了刀子斧头。”
    马刚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工地上经常能看见两帮人拿着棍棒、刀子对打,说到底,不都是看中了这个行当的暴利么!”
    “胆大、心黑、有钱。”当记者问高祥“干了十几年拆迁,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时,他如此回答。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能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
    城市要发展,合法拆迁无可厚非,但拆迁公司暗藏暴利,如何加强监管,透明规范,还利于民,值得关注和思考。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9)——浦东周浦镇200多年的詹氏古宅被强拆(图)
  • 江苏盐城亭湖区教堂遭政府强拆 基督徒在废墟旁礼拜(图)
  • 长春6旬农妇为阻止老屋被强拆自焚(图)
  • 吴雷: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
  • 江苏如皋强拆致农妇重伤(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7)——两遇非法强拆的虹口区居民葛蓉(图)
  • 总参干休所强拆续:将军楼前被挖大坑成危楼(图)
  • 总参驻京某部拟强拆合法私有民宅,用于领导干部集资建房
  • “维权网”强烈抗议广西北海当局违法强征强拆、打压维权村民
  • 北京市区县政府可直接强拆违建
  • 北京新规:发现违建直接拆除 无须申请强拆令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6)——举报上海官员建造豪华别墅的被强拆户黄玉琴(图)
  • 上海浦东新区:酒店女主人许福仙被铐起来强拆、儿子失踪(图)
  • 开发商疯狂强拆华侨长乐居房,福建省政府荒谬回答是误拆(图)
  • 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到“不补偿先强拆”
  • 天津暴力强拆视频
  • 开发商非法强拆 佳木斯市政府帮忙补办
  • 组图:四川三台强拆连孕妇也不放过(图)
  • 小产权房:未来“被转正”还是“被强拆”?
  • 自今它还高高的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党中央国务院之上/蛟河遭强拆残疾人瞿超(图)
  • 内蒙东胜天主堂遭强拆(图)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支持下的强拆/刘佳(图)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山东有名“吴老大酱园”遭强拆 损失百万
  • 合法私人住宅被强拆/湖北荆州冤民阮积忠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图)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 大校飞行员徐桂如:家被强拆后妻儿无家可归多年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吉林省强拆户瞿超的申诉信(图)
  • 一桩打砸抢非法强拆事件/江苏南通徐汇萍(图)
  • 暴力强拆后说你袭警:给福建省人大一封公开信/残疾人林旭光
  • 辽宁丹东强拆如强盗/张正廷、宋玉洁(原顺达精密未孔过滤器厂董事长)(图)
  • 哈尔滨:强拆后无家可归/唐万凤(图)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成都你为何要将强拆民房进行到底! (图)
  • 强拆逼上绝路——求救信/江苏昆山初三学生陈嘉琦
  • 世界佛教论坛召开 无锡强拆户被限制人身自由
  • 家园面临强拆,访民有家难回
  • 四川大竹县城强拆风波纪实 多名平民无故被抓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杭州九旬老人单耀坤被迫参加强拆听证会(图)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北海白虎头村民反强拆遭判刑
  • “强拆官员被判刑”的积极意义有多大/李星文
  • 从“强拆”到“骗拆”(图)
  • 违法强拆靠国务院《紧急通知》能刹得住?/毕和英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请从广平开始
  • 强拆是政府权力的乱码/陈华洋
  • 调动武装力量强拆 中共大罪/黎明
  • 建议把被强拆户遭遇编成芭蕾舞剧——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阿凡达》被解读成抗强拆,美国人想不到
  • 动力警力强拆民居幕后有啥“推手”?
  • 强拆铲车掘党坟墓/杨耕身
  • 强拆,多么冷静,多么冷漠,多么冷血
  • 忍看草民成新鬼 党抓经济强拆迁/陈庆贵
  • 还要多少条人命才能终结强拆
  • 遗产保护 杜绝强拆乱建
  • 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强拆,是为了公共利益吗?
  • 池墨:叫停强拆的为何是副市长而不是法律
  • 成都强拆投诉中心 谁来保证它的公正性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