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5日 转载)
     这一切结果的源头,应该追溯到我质疑拆迁过程中的“暗箱操作、公示结果不公开的行为”,从而激怒了有利害关系的相关领导。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拆迁办主任衣明振,面对我家人对于评估标准不一、公示结果不敢公开等不公平询问,这位领导竟然说出了让人目瞪口呆的经典名言!“美国打伊拉克公平吗?”这一形象比喻!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事件简介:

    
    2008年6月6日临朐县组织多行政部门非法拆迁,而且动用近百名公安直接参与暴力强拆,我家人因维护自己合法财产,阻止这一非法行为,被抓10人,并治安拘留2人,刑拘3人。同年8月被刑事拘留的3人以“妨害公务罪”提起了公诉,45天就该结案的简单刑案,临朐县法院一审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找出了所有能够拖延时间的理由,先是同意我们要求,对公诉机关提供的音像证据是否剪辑做司法鉴定、又告知“公诉机关不提供母盘”不能鉴定,然后就是公诉机关建议延期审理、到期,再延期、再到期,接下来是向高院申请再延期,来来回回近一年,“难产”的判决终出炉,判决当事人“构成妨害公务罪”,而且判决中说“是否构成妨害公务罪,与拆迁是否合法无关”“我随即上诉到潍坊中院,二审开庭后审理 “以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距今一年多了,临朐法院开庭再审,在公诉机关没有增加任何新证据,将一审证据材料重新宣读了一遍,临朐县法院仍然坚持 “构成妨害公务罪”的一审判决结果。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二审已经认为“证据不足”,公诉机关不但不补充证据,反而又减去了原一审中最为重要的拆迁现场音像资料,因公诉机关发现原一审提交的最为重要强拆现场音像证据,虽然经过相关机关精心剪辑,仍然漏洞百出,对行政机关极为不利,实在无法支持公诉机关的指控反而否定了公诉机关指控,证明了行政机关违法,被告人无罪。因为它真实反映当时拆迁现场情况和公诉机关提供的证人证言自相矛盾。上诉人辩护人便举出本该是公诉机关的原一审音像证据,并指出公安直接参与拆迁,并非公诉机关和证人所说的公安是维护秩序等等事实真相,临朐法院本次判决不作有效证据认定,本身否定了该证据能够证明公诉机关伪造证据的客观性、证人证言不真实性以及被告人无罪的关联性,是明目张胆的枉法行为。
    
    法官面对我们举出的此拆迁是非法拆迁的证据,临朐县天才法官更是作出了惊天怪论,“公诉机关及被告人的辩护人针对拆迁是否合法所提供的证据,属于行政诉讼的范畴,本案不做认定”。高、实在是高!我惊叹一个基层法院竟然有这样天才法官,不得不佩服临朐法院确实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没有他们找不到的借口,我一庸民就是不明白,如果没有行政机关的这一行政性行为,何来上诉人妨害公务的相对行为,理由只有一个,是因为法官很清楚行政机关此次拆迁的确是不合法,这也是为什么迟迟一审不判和中院二审撤销发回的根本原因。
    
    重审判决这一认为否认了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是“指使用暴力、威胁的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等依法执行职务,或者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行政性行为、不认定”!这一“牛论”意在充分说明只要是行政人员就可以为所欲为,只要是行政人员的行政性行为,不管合法与否,行政行为的相对人就必须坐以待毙,法官的这一“牛论”把百姓流传的“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表现的淋漓尽致!
    
    山东省临朐县东城街道  颜冰
    
    联系电话:13306469157
    
     注:此案现上诉中院至今迟迟没判!
    
                   2010年2月8号
附一记者文稿:

    
    中国报道山东讯:(记者 张庆彬)  2009年岁末,《拆迁管理条例》的修改在万众瞩目之下,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和积极的姿态向前快速推进。在法规修缮的背后,则有着社会各界人士的努力,包括律师、学者、网民、拆迁户、知识分子以及中央和地方的各级官员。
    
    拆迁之所以“师出有名”,是因为背后有城市规划和公益项目的“尚方宝剑”,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公益”二字并不能兑现。即使《物权法》早已出台,即使捍卫私有财产是每个中国公民的权利,在如狼似虎的强拆队伍和无坚不摧的挖掘机面前,弱势群体依旧显得脆弱和无助。
    
    拆迁似猛虎,就在岁末大法即将出台的时候,山东临朐又发生了此类事件。
    
    据《北方法制报》的报道,一名叫做颜冰的中年人,家产被拆迁洗劫一空,两年来一直渴盼问题解决,可是等待他的,却是更加疯狂的焦虑和每个拆迁户俱存的无奈与彷徨。他们迷惑,不仅是自己的私产被“抢”,更茫然于基层政府的拆迁条令,将要把他们的生活带向何方。
    
    就在同一天晚上的电视新闻中说,为避免扩大影响,为避开明年国家对规范城建、重视拆迁工作的“风口”,很多地方政府发起一系列的“突击”拆迁攻势。
    
    捍卫私有财产的弱势群体
    
    这一年的热点新闻事件中,“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这句河南官员颐指气使的诘问,便是由“拆迁”二字而起。杨武夫妇因为对拆迁法规非常了解,成为拆迁队列中的“难缠户”,因此被命名为“重庆最牛钉子户”。唐福珍则更为惨烈,一个爱美的女人,面对强拆,在楼上用汽油点燃了自己。而山东“钉子户”颜冰并没有像上述人士一样采取过激行动,这个规矩的小商人,一直小心谨慎的经营着自己的生意。即使在家产被扫荡一空之时,他和家人面对强行执法人员,也像很多弱势群体一样痛苦而无助。
    
    颜冰自1990年毕业于吉林农业大学后,分配到山东省青州市对外贸易公司工作。1997年下海经商,之后为响应老家招商引资政策,返乡投资。2001年在潍坊市临朐县东城街道办购买2.3亩国有土地,取得50年合法使用权后,建设了厂房。凭借着自己多年的外贸经营经验和诚信经商的人品,颜冰的事业处于稳步发展之中。在商界中才华大展的夙愿尚未实现,颜冰却首先成了一个维权的“钉子户”。
    
    命运的拐点,始于一场临朐县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强制拆迁。2008年6月6日,成了颜冰最难忘、最不愿回忆的日子。这一天,除了自己早年投资数十万元兴建的厂房被临朐县政府组织人强制拆除外,他的10位亲人被抓,其中2人治安拘留,3人刑事拘留,还有多人受伤住院。他们面对的是县内数个部门以及数百人组成的强拆队伍。
    
    强拆当日,颜冰的房屋被夷为平地,家产在未进行公证的情况下,存放在其母亲的家中,现颜冰八旬老母有家不能回。房子被强拆后,颜冰将临朐县建设局告上了法庭,在诉讼中得知临朐县实施此次道路改造是为了二次招商。
    
    这是一场政府有关部门以“城建改造”为由实施的一次涉及范围较广的拆迁。2007年,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政府以兴隆东路改造建设工程的名义,对临朐县兴隆东路两侧实施拆迁。颜冰发现此次拆迁评估过程中存在问题,加之拆迁方拒绝给颜冰等当事人看公示结果,因此双方一直未达成拆迁补偿协议。
    
    “维权者”的无奈喟叹
    
    这场拆迁在颜冰看来,是相关部门用低价把户主手中的土地抢回,然后再高价卖出从中牟取暴利。
    
    根据《北方法制报》记者的调查,临朐县兴隆东路两侧的拆迁户也认为相关部门在对兴隆东路两侧实施的改造过程不合理,“他们低价评估。评估公司连个资质都没有就来评估我们的房子和土地,同样的土地和房屋,其补偿标准却大不相同,我们连本村的公示结果都没有见到。”颜冰及多位拆迁户这样说到。
    
    此后,《北方法制报》记者从山东临朐县政府网站以及其他多个网站看到,2008年8月临朐县将对兴隆东路道路两侧进行项目开发,道路两侧180米范围内为建设用地,规划面积 2400 亩,主要性质为商业、文化娱乐和居住用地。
    
    之后,因双方达不成拆迁协议,临朐县建设局在 2008年4月26日下达《(2008)临建拆裁字第2号行政裁决书》,裁决书裁决申请人临朐县市政建设公司支付被拆迁户颜冰拆迁补偿费共计57万余元。然而对此裁决不服并正在复议中的颜冰,却遭到了临朐县政府组织的暴力强制拆迁,即本文上述的惨烈一幕。
    
    2008年5月21日,在临朐县政府下达的强拆决定中,有这样的明确规定:“如颜冰逾期不搬离,将组织临朐县公安局、城管执法局、城建局、规划局、东城街道办事处和房管局等多个部门强行拆除!”
    
    兴师动众的强拆便由此开始。在颜冰看来,这一切结果的源头,应该追溯到户主质疑拆迁过程中的“暗箱操作、公示结果不公开的行为”,从而激怒了有关部门。
    
    随后颜冰通过互联网发布求助信息称:“2008年6月6日,我的工厂如临大敌,临朐县政府组织包括防暴警察在内的数百人包围了我的厂房,并强制将我的合法房产拆除,我的多位亲人为了阻止他们的行为被殴打(有现场录像为证)。将我的房子铲平后还将我家10个人抓到派出所,最后2人被治安拘留7天,3人被以‘妨碍公务罪’刑事拘留,我的大哥因为被打从派出所直接送进了医院,我的妻子被打得生活多日不能自理,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被抬到了拘留所拘留七天”。
    
    处于愤怒之中的颜冰,在他将所有的信心和期望都孤注一掷的投向司法程序上时,临朐县法院下达的数份判决却让颜冰和其他知情人更为失望,困境之中雪上加霜。
    
    谁是最后的“钉子户”?
    
    2008年7月15日,颜冰向临朐县法院递交诉状,与县建设局对簿公堂。
    
    8月18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据颜冰回忆,从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半,被告方建设局自始自终拿不出拆迁许可证及裁决的必备材料,评估公司评估人员也拿不出评估资质。
    
    最后,临朐县法院以“要看拆迁许可证、另行处理”为由判决颜冰败诉,而本案的审理重点就是看临朐县建设局是否有拆迁许可证。据《北方法制报》报道,一审败诉后,颜冰随即提出上诉,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临朐县法院“认定事实不清”撤销了该案的一审判决,现今该案被发回临朐县法院重审,重审后现该案被中止审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颜冰更为恼火:“他们看到我起诉临朐县建设局,于是已经被刑拘了 31 天并已经释放了的姐姐和其两个孩子又被以妨碍公务罪公诉到临朐县法院,但临朐县法院却找尽所有理由不下判决。”颜冰说,“一年后让我难以想象的判决结果出来了,判决我姐姐和她的两个孩子构成妨碍公务罪,并称妨碍公务和拆迁是否合法无关!”
    
    针对几份判决,代理“颜冰案”的律师认为,临朐县政府组织数百人对颜冰的房产实施暴力强制拆迁确实违法,公安更不应该直接参与强拆。律师说:“拆迁最基本的前提是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的前提是必须提交与其相符的建设项目批准文件、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等材料。”
    
    北京律师孔建和张艳春认为,颜冰的姐姐颜世荣及子女的“涉嫌妨碍公务罪”难以成立,构成妨碍公务罪的前提要件是用暴力威胁的手段阻止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或者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但临朐县法院的判决书上却称妨碍公务罪是否构成与拆迁是否合法无关,“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这不就是在说行政人员可以为所欲为,而公民面对行政人员的非法行为只有坐以待毙吗?我国法律规定任何公民都有维护其合法财产不受侵害的权利。”
    
    在此事件之后,谁敢保证,新拆迁法出台之前这一段漫长的过程中,颜冰是最后一个“钉子户”,谁又能保证在这样的司法公正下,新法即使出台,颜冰真的能是最后一个“钉子户”吗?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阻止非法拆迁被暴打我姐!
    山东临朐暴打百姓已够牛法官判决更牛B!暴力照


    
     本帖地址: http://club.bandao.cn/showthreadm.asp?boardid=101&id=145933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临朐县动用大批警力暴力强拆
  • 张铭山:从临朐“老爷”拆迁看“弱势群体”的无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