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4)——多次遭暴打险丧命的静安区小店主赵玲娣(图)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10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访民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4)——多次遭暴打险丧命的静安区小店主赵玲娣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4)——多次遭暴打险丧命的静安区小店主赵玲娣


    
    
    
     赵玲娣,原住静安区长寿路1071号(手机:13512106516),在静安区曹家渡商业圈内经营自家店面,丈夫从事个体货运。2003年因为动迁失去赖以生存的店铺,被迫从市区繁华的商业圈搬至偏远郊区,丈夫的个体货运因路远无法经营只得忍痛卖车,夫妻双双无一文收入。赵玲娣因上访多次遭暴力殴打,七根胸肋骨被打断,内脏全部打坏,左耳打聋,左眼玻璃球,心脏被打坏,因无钱及时治疗而延误,如今已经心脏衰竭、双腿浮肿行走艰难,为求医药费,只能上街乞讨。91岁老母因心脏扩大住院至今,86岁婆婆因患鼻窦癌开刀后仍居无定所。
    
     以下为赵玲娣自述:
    
     我们两张个体营业执照却没有得到一分赔偿,营业面积的赔偿也只拿到了区仲裁时定下的1/4,签订动迁合同房时,约定分的动迁房为小区大门旁,可破墙作营业用房(因是期房,也看不到),当办好进房手续后才发觉不能开。由此家人不满意要求调换。正值女儿考入名牌大学,见我急得病倒住院了,瞒着我悄悄收起通知单,白天打工晚上上夜大坚持学业。
    
     静安区建委和动迁办表面上替我找原动迁单位协调,背地里却和物业互相勾结、通风报信,造成我房屋被物业强抢,财产被劫一空,90、85岁高龄老人双双被赶出家门,90岁的老母因惊吓过度,病发住院至今;85岁婆婆流离失所,至今寄人篱下,丈夫被气中风开除工作。
    
     2006年2月6日11时许,占住12号房的青年打手在物业的唆使下,无故冲进我家门,一言不发迎胸口一拳,我仰面倒下,当场倒地昏死过去,又被揪住衣颈狠命摇醒,致使心胸骨骨折,脑后血肿多处挫伤,血压高达180。他又踢开房门,揪住我中风的丈夫并扬言“打死你们,房子就是我的了!”见我丈夫痴痴呆呆,又来揪我,并说“看见你一次打一次,再让我看见你,就灭了你的全家!”我拼命挣扎并趁机逃出家门,奔入对面的居委会拨打110求助。居委干部多人拉劝,但也不能阻止他的暴行,他叫嚣说“给我一天时间,我就灭了她全家”。110来后,在打人者亲口承认打人事实后,警号#42075不但不接警,反而责怪我胆子太大敢报警!110警车刚转弯还未离去,我就再次昏死过去。数九寒天,我穿着厚厚的羽绒大衣,却痛得浑身直冒冷汗,内衣全部湿透。幸亏居委干部掐人中才及时救醒,并通知了正在上班的女儿。下午1时左右,在女儿的陪同下,打的去了警署要求开具验伤单,但管段民警拒不接待。女儿用手机打给所长求助,谁知被所长训斥得号啕大哭。在苦苦请求了2个多小时后,终于开出“打架”的验伤单!
    
     当晚伤痛难忍,女儿又叫车陪我去医院急诊,又摄片显示只差一点就碰到心苞,胸骨下段可疑骨折。因病情严重,急诊医师勒令强制住院吸氧。第二天CT显示胸骨骨折。但是三天后,病床医师一反常态,取走我所有的摄片和摄片诊断报告,隔天送来了一份全新的报告:胸骨骨折改为欠佳。并不顾我浑身伤痛强行赶我出院!在女儿和朋友的扶持下,我拖着因病痛折磨冒着冷汗的身体,含泪慢慢走出医院。由于未得到完善的治疗,至今留下严重的后遗症。住院期间,女儿曾两次去警署要求警方严惩打人凶手,但管段民警不接待不受理!而且在我出院后仍没有作过任何口供笔录。在无奈之下拨打了上海市公安热线转闵行区公安求助后,管段民警来电承诺第二天一定来我家了解情况,但在我苦苦等候了一天后仍未出现。
    
     我实在害怕打人凶手再次上门,危及全家人生命。当晚只得带着药品、含泪忍痛,在朋友的搀扶下艰难的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去往他处治疗被摔散的肩胛骨。
    
     2006年3月,我按市公安局指示去闵行区公安局投诉,局长劝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在我坚决要求作司法鉴定后,警署带我去作司法鉴定。但是按照警方授意,鉴定处篡改华东医院CT鉴定报告,并强制陪同我去中山医院作骨折扫描,掩盖胸骨骨折事实,但没想到却查出我同时断掉五根骨头。为置我于死地,让我去医院作骇人听闻的核医学,这是受伤病人绝对不能作的,可导致骨癌!
    
     2006年4月21日我拿到相关凭证去物业办理有关手续时,却又一次被故意打伤,打坏左眼玻璃球,打伤脸部三叉骨神经,至今脸上留有疤痕。在静安区、上海市政府无人问津、无人受理的情况下,只得上访到北京寻求帮助,2006年5月1日在北京又遭上海便衣警察无理扣押、无故被三名上海接访警察打伤,血压高184、心跳130,急性肾挫伤出血4+,左耳被打聋,左手被扭伤,内脏全部打坏发炎,差点遭灭顶之灾。两个多月中连续被毒打三次!2006年11月3日在北京,由北京警方送至遣送站时,因警车转弯速度太快,致使我跌倒撞断第八根肋骨,并伤及肺、致使肺炎,因无钱及时治疗,引起肺积水、轻度肝硬化。
    
     2006年12月20日,因到上海市党会秘书处送材料,被静安公安(警号#027274)教唆其他警官拗伤左手。2006年12月22日,因到静安区区政府寻找有关领导反应此事,又被区保安两次打伤摔倒在地,撞击头部,造成轻微脑震荡。
    
     2007年4月12日,在静安区信访办,又无故被警号#027689的警察迎心脏一掌,以致心脏多次停搏,当即医院要我手术装心脏起搏器,因无钱只得作罢。经专家半年多治疗、卧床休息后总算捡回一条命。半年后的11月1日再次从信访办回家的路上,又被同一人(警号#027689)从马路中间拖回,拳打后脑勺,脚踢后腰部,衣服被扯破,当场昏过去,颈椎严重受伤,后经诊断颈椎良性病灶。静安110接警后不予受理!
    
     2008年3月13日两会中,上访自北京回沪后,被静安区曹家渡警署警号#028447强制送至静安区正航商务酒楼软禁。刚进门,就被一男子一拳打出一米多远,头部着地,当场昏死,被掐人中醒后,该男子冲到我面前污言秽语,还用手解自己的裤子门襟作下流动作,并抢走我的随行全部物品及鞋子,我已年近六十,受此污辱,实在难以忍受,只得含泪服40粒安眠药,绝食三天。醒后又遭四人围攻辱骂,再次割脉自杀……后经CT诊断,右脑被打出血,常常引起脑部疼痛难忍,只能靠药物止痛。
    
     2008年4月,在区信访办的帮助和协调下,控股集团同意以募捐、援助、献爱心方式在经济上资助我走出困境以解决静安动迁后遗症和静安上访发生中的一切事由,并已达成解决方案,约定三天后签定协议。谁知,被静安分局原稳定科科长吴洪深(现任大动办协调科科长)知道,强行转往他手中手中。6月底,吴洪深初次和我谈话时就推翻所有已定解决方案,并声称自己是国有资产监督人,给我钱就是国有资产流失……他多次假意协商,假意达成8月1日全部解决静安区动迁后遗症的意向,并虚假承诺8月6日正式签约后撤离暗岗,让我在家安心看奥运开幕式。但是却暗岗变明岗,同时又增派至16人,在他的指使下明目张胆的坐在我家门口、非法软禁我在家不准出门,并天天在我家门口恶意中伤我是法轮功。我被气得高血压急性心梗于8月6日半夜送八院抢救;8月8日半夜因急性心脏衰竭送至中山医院抢救。在奥运期间上访人都有一笔经济补助,但吴洪深在我病危抢救之际却扣压款项见死不救。入院两天,因无力承担昂贵费用,无奈我只得要求出院。与此同时,他们仍四处造谣,说我装死,不要脸,敲政府竹杠。在吴洪深的恶毒报复下,我实在无法忍受,只得抱重病逃出家门……
    
     在区政府有关方面的劝解下,吴洪深郑重承诺和我见面立即签约解决。谁知回到上海却直接被强行送往嘉定宾馆,非法软禁。并在入住当晚又遭吴洪深恶毒辱骂,并踢中我左腰,使我摔倒,右后脑着地,当场昏死过去,至今左腰疼痛行走不便、右后脑常常头痛难忍,记忆严重衰退。还扬言“捏死你像捏死只蚂蚁,无论你写信给谁都转到我手上,静安区上访问题都是在我手里解决,我代表政府,我是静安区第一把手,我说了算,我是静安区国有资产监督人,就是监督这笔钱不会流入到你手里,你这辈子不要想在我手里拿到一分钱,我还能做公安十四年,脚踩在你身上十年,就是不解决,我知道你等钱装起搏器,就不给你装,等你死了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代表共产党,你如果说我不好,就是反对共产党……”
    
     从2008年8月22日至9月19日,我一直被非法软禁在嘉定。期间身体一直不好,又被狗咬伤。此一连串事件对我健康打击甚深,如今心脏衰竭已到后期,实在没钱住院,生命垂危。吴洪深怕我出来后告他,所以在9月18日晚写了张“情况说明”,承诺国庆节后(10月6日)办理有关手续,一次性解决。但是骗过奥运骗残奥,骗过残奥骗十一、党会,这些都结束了,我的事情也结束了,吴洪深曾表示“就是骗你的,你能怎么样?”。11月21日,我去大动迁找吴洪深要求他履行承诺,谁知他恼羞成怒指着我说“赵玲娣,我分分秒秒可以叫上访人来灭掉你,现在你的事情不要来找我了,你去找信访办……”。当晚半夜,我被电话铃声惊醒,原来是吴洪深指使上访人警告我如果再不给他面子,就对我不客气!!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33)——宁把牢底坐穿也要维权的普陀区访民谈兰英(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二)——双亲被扣在精神病院作人质的卢湾区被强拆户周敏文(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一)——因要求原地回迁被无限期监控的卢湾区居民沈永梅(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三十)——黄金地段惹来飞来横祸的徐汇区居民艾福荣、陈修琴夫妇(图)
  • 上海访民被押回火车上没水喝、没饭吃
  • 六月四日:数百上海访民在北京不同地点被抓(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九)——因悼念毛泽东遭驻京办人员暴打的曹义宝(图)
  • 六四前夕,400上海访民齐聚老北京南站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八)——无住房无工作无出路的普通市民范诗铭(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七)——被关精神病院近五年的黄浦区访民洪玲玲(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六)——被警察殴打致肾出血的青浦区访民沈兰珍(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五)——在警察面前遭动拆公司暴打的卢湾区访民施瑞馨(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四)——被共产党共了产的闵行区访民金月花(图)
  • 上海访民集体来京欲见欧盟人权记者(视频)(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三)——屡遭掠夺致使器官损失的浦东农民卫玉华(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二)——跳楼逃离精神病院的闵行区访民刘新娟(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一)——病危时被静安区截访人员遗弃的李彩娣(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二十)——被剥夺得一无所有的浦东农民谢金华(图)
  • 上海访民人权博览会(十九)——遭上海驻京办人员殴打的七旬老人金长涛、孟美娣夫妇(图)
  • 上海访民沈佩兰举报闵行区马桥镇设黑监狱关押访民
  • 上海访民朱金娣至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领导的信(图)
  • 上海访民刘义良的公开投诉信
  • 温梅勇等上海访民致参观世博会嘉宾一封信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 冯正虎先生:上海访民喊你回家过年!/上海许正清
  • 郑恩宠等上海访民祝冯正虎获奖
  • 积极参《捍卫公民出境出国权:与冯正虎先生在起》签名活动/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邀请加拿大总理哈珀来上海取经(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至黄浦区区长周伟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周雪珍:警察给我家断电,老人小孩深受煎熬
  • 冯正虎:向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致敬——兼谈督察简报、政治、六四、法轮功、维权互助等诸问题
  • 上海访民:年年开两会 岁岁上访路
  • 上海访民,赵伶娣“二会”前的呼吁(图)
  • 上海访民郑重声明——为《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委托在港代表举行纪念活动
  • 上海访民维权遭非法拘留/冯明
  • 上海访民: 不同的声音,不同的态度
  • 上海访民俞忠欢:杀了杨佳还有后来人.(图)
  • 孔强遭逮捕,江泽民周永康末日到/上海访民
  • 上海访民谢金华致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信
  • 上海访民童国箐致胡锦涛信
  • 上海访民集体绝食抵制奥运最新消息/上海维权
  • 请大家关注上海访民王水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