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北仙桃市迁户家门口被摆花圈相威胁,苛政猛于虎、暴力征地拆迁猛于苛政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9日 转载)
     古语说苛政猛于虎,暴力征地拆迁将使大批农民在得不到生活保障制度安排下彻底失去财产(如果土地承包权也是一种财产的话,至少集体所有土地在村集体范围内是不难界定的),加之征用过程对人的尊严和人格的无情践踏,更是猛于苛政。拆迁者“正义凛然”加之以制度的扭曲合谋,较之酷吏对社会的危害性更大:古之酷吏伤害对象一般为官员,现代拆迁者伤害对象普遍表现为弱势群体,其对社会公正和人性善良的摧残大面积和持续发生时,社会和谐将不复存在!即使拆迁者本人终将亲罹此害!
       湖北仙桃市50平方公里“南城新区”建设延续7年,近万亩基本农田被毁,近7年来发生无数暴力殴打事件,2005年更发生农民刘木银被殴打致死,多年来无人查处。现在,“南城新区”正处于基本建设的高峰期,暴力拆迁与非法征地更为严重!
        2010年6月3日早晨,湖北省仙桃市沙嘴办事处绿湾村一组村民金来城出门准备干农活,发现门口整齐地摆了八把花圈。按照当地风俗,这既是对金来城全家的恶毒诅咒,也是一种人身威胁:如果不同意拆迁,还要打死你家人! (博讯 boxun.com)

       果不其然,6月6日晚上10点,十多个歹徒手携凶器再次闯入金来城家,将家里家具电器全部捣毁,小女儿受惊吓现在仍处于恐惧不安之中。
       仙桃市个别领导人延续七年的暴力拆迁再次引起全村人的愤怒!强烈呼吁有关部门深入村民了解事件真相!
      (受害人金来城电话13872978764)
      
       上述事件正是自2003年仙桃市所谓50平方公里“南城新区”筹建以来发生在绿湾村一系列暴力事件的冰山一角:
       1、2004年绿湾村397亩耕地违法(辅之以暴力)征地案
      2004年8月27日,南城新区拆迁指挥部有关人员调集沙嘴派出所警力,绿湾村原支部书记黄国庆指使地痞流氓殴打该村村民,将村民金义方、金关月、金民华、金登兵、金大木打伤,其中金义方被打成轻伤,金关月老人已年过七旬。整个殴打过程都在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在场人员有沙嘴办事处组织委员万代红)和警察的眼皮底下进行(鸡飞狗跳的殴打现场离工作人员和警察站立地点仅30米远,而且视野开阔视线良好),至今为止当地警察也没有立案调查,凶手更是逍遥法外。这些人的嚣张气焰和执法行政机关的默许导致后来暴力事件
       10月中旬,该村400亩耕地被毁,并在12月以高墙将耕地全部圈占。
        10月21日晚八点,上海新高潮项目建设指挥部指使歹徒闯入该村一组农民金义方家,没见到金义方离去,11点再次闯入,威胁“如果再次上访,打断你的腿”。
        11月,因圈地涉及被拆迁的16户农民楼房被强制拆毁。
        11月13日晚一伙歹徒到拆迁农民金志高暂住的临时过渡房,威胁如果再去上访告状就杀他全家,因其不在而离去。第二天晚上11点40左右,十多名地痞又分乘几辆出租车,踹破房门,因金志高不在家,这伙人将其妻子许金桃打成重伤。临走时扬言:谁反对征地谁就有同样的下场!许金桃住院治疗一周,至今还有后遗症,身体未能完全恢复。
        11月27日晚上10点,在外地打工回来仅3天的该村村民金凯(前述被殴打农民金义方之子)被一伙不明身份歹徒刺伤大腿。
        12月1日晚上7点,该村一组农民金志勇被一伙歹徒绑架,威胁如果农民再去上访就永远让金志勇消失。后来在得知农民准备继续上访并有新闻媒体参与情况下,当天晚上11点,在一再威胁不得再上访反对征地后将金志勇释放。
        2、2007年叶河村400亩耕地违法征地案
        2007年8月10号,仙桃市个别领导人瞒着叶河村村民与私企“神雾”集团签订50年的征地合同,村民在未见到批文和立项的合同情况下,由副市长周谊群带队,用高薪聘请数百名流氓打手身穿警服冒充警察和警察联合镇压不愿出让土地的村民,打伤村民陈培枝等7人和关押村民柯木生等3人,用镇压等手段强行占去叶河村400亩耕地
        3、118户农民住宅被强制拆迁案
        仙桃市个别领导人采取欺骗、强制等手段将三村118户农民住宅拆迁。2007—2008年4月,在动迁绿湾村农民住宅期间,动用60名以上社会闲杂人员,昼夜干扰村民,强迫村民住入“农民公寓”。村民周秋成由于不赞成入住,要求还宅基地一处,2008年4月13日、14日5名黑社会人员半夜将其大门和室内家具、家电及两部手机全部砸碎,打伤周秋成和83岁岳母,当时连一个8个月外甥女都没有放过,将一盆尿屎全部淋在小孩及床上,并说:“你不拆,我们帮你拆”(有砸碎现场DVD录像和法医鉴定)。
        2008年5月,绿湾村村民周中泽有合法农村集体土地证件,因儿女已长大成人,住在危房下必须扩建,自筹资金盖了一栋150平方米楼房居住,所建楼房不在动迁范围内(离新城大道150米以上)。6月25日刘口工业园个别领导人雇用社会闲杂人员近百名,用挖掘机非法强制拆迁,在强拆过程中,黑社会人员金辉、叶浩、黄潮等近10人,以执法人员名义,殴打周中泽和其65岁母亲,致使两人受伤,至今不能参加体力劳动(有现场录像为证)。
        4、“刘口工业园”非法成立案
        2006年下半年,刘口、叶河、绿湾三个行政自然村从仙桃市沙嘴办事处剥离,成立所谓的“刘口工业园”。“刘口工业园”包含面积约11000亩,其中绝大部分为肥沃的耕地(详见http://lk.cnxiantao.com/)。按照国家规定,如此大规模的工业园,必须获得国务院的批准,仙桃市乃至湖北省根本无权审批,刘口工业园完全为非法成立。
        根据“刘口工业园”网上披露的规划图(详见http://lk.cnxiantao.com/lk_yqgh.asp及附件),刘口工业园现有土地总面积11000亩,其中规划预留区面积4828亩,基本农田2300亩,一般农田1516亩。2008年计划将全部农田调整为建设预留用地。
        2300亩基本农田、1516亩一般农田将被毁坏,395903.28平方米将被摧毁,2406户农民的利益将被侵害!
        5、05年至08年,刘口工业园强占超过400亩耕地修路案
        05年至08年为兴建刘口工业园一、二、三号路及叶王路(路宽31米),占用刘口村耕地超过80亩、叶河村耕地超过280亩,所占用耕地只一次性每亩支付500元青苗费,征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偿费分文未给,该路段现已全部修成水泥路面;占用绿湾村耕地超过100亩,所修的新城大道(路宽46米)和三号路只付给一次500元/亩青苗费和采取国家明令禁止的“以租代征”方式征用,以每年500元/亩的租金方式租用,租用年限无期限。
        08年9月修新城大道,绿湾村民因要求沙嘴办事处出具征地公告、支付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偿费,沙嘴办事处个别领导对此合理要求却滥用警力、雇用黑社会人员和沙嘴办事处各村的村干部近百名镇压村民,拒绝支付各种补偿费,强行施工(有现场录像为证)。
        6、刘口村刘木银因反对违法征地被暴力殴打致死案
        2005年9月刘口村农民因反对三号路毁坏耕地,在与毁坏耕地者理论过程中被暴徒殴打,含冤死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7、2006年城南大道约1897亩耕地被非法征用案
        2006年刘口工业园“城南大道”开工建设,路宽110米(按照国家规定,县以及县级市城市道路路宽不得超过70米),规划长度11.5公里,侵占绿湾村、金台村、杨岗村、骑尾村、清水湾村约1897亩耕地,目前已完成2公里,侵占耕地330亩,另外1567亩耕地已被毁坏,开始铺设地下管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上述耕地被违法征用后,农民仅得到每亩500元的青苗补偿费,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分文未得。
        8、三村近3000亩耕地被违法征用
        2003年至目前,绿湾村共约950亩耕地被采取上述类似手段非法征用;叶河村共约1300亩耕地被采取类似手段非法征用;刘口村共约700亩耕地被采取类似手段非法征用,另外还有约160亩水稻田因征地造成灌溉水系破坏而荒弃。
        如果加上“城南大道”征用的其他村耕地,总规模已达4847亩左右(准确数字以尽一步调查后为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仙桃逾两千人冲市府市长出面和稀泥
  • 湖北仙桃市2000余人到市政府门前维权示威
  • 天津宁河多名教师因不配合商业拆迁被政府强制停课
  • 湖北仙桃全市公办教师至政府讨薪遭阻挠
  • 湖北仙桃教师公开演讲维权抗争
  • 湖北仙桃发改委王世本8年受贿32.3万获刑3年
  • 仙桃教育局有权抓上访的辞退民师吗?
  • 仙桃结石儿童真的不少,查100发现4
  • 湖北省仙桃市杨林尾镇书记强行克扣教师工资
  • 仙桃市一医院的工作人员怎么这么差
  • 仙桃市教育局违法办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