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七旬农民15年上访1030次花费17万元(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9日 转载)
    
    广东七旬农民15年上访1030次花费17万元
     五华农民寄送的各级部门领导的挂号信回执和快递复印
    广东七旬农民15年上访1030次花费17万元


     李林贵保留了各级信访部门开具的回复单
     6月9日报道 5月17日是广东省五华县领导接访日。凌晨3点,拖着感冒的身体,李林贵起床洗漱。半个小时后,踏着夜色,他来到五华县信访局门口,领取了一份《来访登记表》,登记表左上角的数字显示,他排在第6位。
     在李林贵老人的笔记本上,记录着这是他的第1030次上访。15年来,伴随着上访次数的增加,他额上的最后一撮黑发也渐渐变得花白。
    凌晨3点起床
    一月两访县府
    2005年5月1日实施的新《信访条例》规定,各级政府部门必须设立接待日。五华县领导接访日是每个月的15日和30日,节假日顺延。也正是从这一天起,李林贵有了固定的上访时间。每到这两天,他都起得特别早,因为上访群众较多,如果排在后面,那便不知要等到何时才有机会诉说自己的遭遇。
    5月17日的上访人数不算太多,这让李林贵的排号相对靠前。倘若是县委书记坐镇接访,情况便不一样。为了获得县委书记的接见,他曾经在凌晨1点便走出家门,独自走在阒无一人的大街上。
    早起,对这位68岁的老人来说,越来越成为难事。尤其是,他最近一个月来一直感冒,打了四五次吊针还不见好。有时,他也会让上访的朋友帮忙拿一张登记表,这样自己就可以稍微晚些过去。不过,总是麻烦别人,也让他觉得过意不去。在县政府大楼里,长达五六个小时的等待中,李林贵更多的是与其他访民聊天,交流上访的经验,或者打打太极拳。实在累了,便坐在地上休息一会。
    按照规定,县政府上班时间为早上8点30分,但县领导往往要在9点或者9点半才到信访局就坐。
    5月17日的接访也不例外。轮到李林贵时,是9点45分,接待他的是副县长宋学希。“林贵哥。”开门见山,宋县长沿用县领导对李林贵的惯用称谓,虽然才调来几个月,他已经接访过李林贵多次。李林贵将近6个小时的等待,换来的是15分钟的接访。
    在李林贵的记忆中,除了几次感冒没去县府之外,5年来,他都风雨无阻地一月跑两趟。
    如果碰上大接访(即一个月内每天都有县领导坐镇接访)的时候,李林贵便会天天去上访。
    每个月的15日,去完县政府之后,大多数访民便回到各自家中,但李林贵还有第二站要去:五华县公安局。五华县公安局的领导接访日是每个月15日和28日,即使节假日也照常接访。让李林贵庆幸的是,自己住在县城水寨镇华园路,而公安局就在自家旁边。
    机械的往返,雷同的结局,并没有泯灭李林贵的信心。相反,在15年如一日的坚持中,他始终抱着这样的希望:“不公遭遇”终会“拨乱反正”。
    政府强征土地
    上访反遭拘留
    李林贵所谓“不公遭遇”的起点,可以从1995年算起。当年7月,水寨镇政府和县国土局征收大布管理区(现为大布村)土地,用于建设下岗坝小区,征地补偿标准为15200元/亩。一没有看到征地批文,二觉得征地补偿过低,村民纷纷起来反对。当年7月8日,水寨镇政府和五华县国土局发出通告,要求村民在一个星期内交出土地,逾期不交的将实施强制征地。政府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不久,村民便看到自己的土地上有不明建筑物“茁壮成长”。
    村民想不通。当年8月,大布村民选了5名代表,两个前往梅州市政府上访,三个去广东省国土厅。李林贵便是去广州的三人之一,他自己被征土地不过1.3亩,但他热情地接过这个任务,与他同去的,是村民李德宽和李连庆。
    三名上访者回到五华县后,遭遇了新的想不通。9月21日上午9时,五华县公安局干警奔赴李德宽家中,试图逮捕李,但遭到村民阻止,无功而返。下午3点,干警来到李林贵所开的“快活林”饭店。由于得知李德宽的遭遇,李林贵先行逃入女婿家中躲藏,干警进入“快活林”搜查,未发现李林贵,而将李林贵妻子、儿子和儿媳三人带走。
    三人在五华县拘留所呆了32天,李林贵也一直不敢回家,导致“快活林”饭店生意停顿——这个1990年开张的饭店,每天可以给李林贵一家带来500元利润。就在事发前一年,李林贵还特地花20万元装修了两间大厢房,配置了当时非常流行的卡拉OK。
    李林贵回到“快活林”,是三个月之后,此时他确信风波已经平息。然而,人是物非,“快活林”已失去了往日的热闹和喧嚣。食客们以为这家饭店犯法被“抄”了,不愿光顾。无论如何补救,客流都一天天减少。坚持了不久,李林贵将二楼租给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以换取每月160元的租金,而一楼则改卖烧腊。
    李林贵的妻子蓝氏在拘留所内,与死刑犯共处一室,她食难下咽,引发了严重的胃病。出狱之后,光医治胃病便花去六万多元。
    目睹生意凋零、妻子病发,从回来的第一天起,李林贵便暗下决心,一定要“讨回一个公道”。写材料、上访,开始成为他每日的工作。在《信访条例》实施之前,他的上访没有固定时间。不过,就算2005年5月1日将政府接待日固定下来之后,李林贵也感觉上访跟以前一样:政府在敷衍了事。
    15年上访千次
    共花费17万元
    五华县政府和公安局不能给予李林贵“公道”,他便一级一级上访,梅州、广州、北京,越来越远的路程,考验着这位老人。通常,在北京上访,李林贵住的是20元左右一晚的铺位,吃的是快餐。有时,自己带一些方便面,蘸点开水便吃。
    有一次,李林贵和其他访民赶赴龙川坐火车去北京。五华方面与客运站联系之后,车站工作人员阻止他们上车,挥舞着火车票的李林贵们最终让工作人员无话可说。在开车前一分钟,他们飞奔进车厢,李林贵上车之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而列车上又没有座位,他一度感觉自己挺不到北京。
    还有一次,在北京坐公交车去国家信访局。下车时,李林贵不小心摔了一个趔趄,站稳之后,才发现再往前一厘米,便是铁栏杆,如果这一头撞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除了亲自上访外,寄挂号信和快递进行信访,也是李林贵日常的工作之一。国务院、国土部、监察部领导的名字,在李林贵的信封上反复出现。每次寄完快递,他都将封面复印下来以保存记录,挂号信的回执也小心翼翼地被折叠在箱底。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去邮局,查看信件是否被对方收到。可是,“从未收到过回音。”
    坚持记账,是李林贵开饭店时养成的习惯。15年下来,他去了4次北京、30次广州、50次梅州。走访618次、邮件信访412次,文字材料已经写了10万字。15年下来,光上访的费用,便花去17万元。风湿病、耳聋、糖尿病,李林贵晚年病痛较多,这让一些村民认为与上访有一定关系。长期的坚持,让李林贵成为五华访民中的名人,许多群众也将自己的材料交给李林贵,委托他带去有关部门。
    李林贵:我相信人间总有公理在
    南方农村报:你小时候家庭条件怎么样?
    李林贵:我早年家庭非常悲惨。我是家中长子,下面还有四个弟妹,由于生活贫困,父母将一个弟弟卖到别村,一个妹妹卖给别人做童养媳,就算这样,两个卖出去的弟妹还是没活下来。
    南方农村报:弟妹的遭遇带给你什么触动?
    李林贵:看着弟妹夭折,我心在流血,我发誓以后不让家人再挨饿,为此我发奋工作。小学毕业后,我在生产大队做会计,后来进入五华县自行车零件厂,勤奋工作,成长为一名车间组长。
    南方农村报:开了“快活林”饭店之后,在五华来说,你一家的生活应该很好了。
    李林贵:是的,不但可以不让家人挨饿,而且,每个月1万多的利润,足以让我成为一个富裕的小老板。真没想到,这样的生活,会因为自己参与上访而彻底改变。凭什么抓捕我家人,害惨我饭店?凭什么强制征地?这么多年来,我都认为道理在我这边,我不甘心!
    南方农村报:你自己性格是怎样的,为什么这么坚持上访?
    李林贵:“可怜李林贵,人穷性志硬。不愿被人欺,自己不欺人。”这是我写的诗句,我脾气就是这样硬,我不欺负别人,但也不要被别人欺负。我相信人间总有公理在。
    南方农村报:你认为上访有用吗?
    李林贵:每次在五华县公安局,都与张德初副局长大吵一架;县领导态度稍好,但并没有解决我的问题。而每次去北京、广州和梅州,都是无功而返。我也逐渐体会到,上访没什么用。
    南方农村报:新《信访条例》出台后,你觉得上访与以前相比有什么不同?
    李林贵:感觉前后都差不多,只不过每个月可以固定上访了,领导态度好了一些,但还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南方农村报:公安局劝你走法律途径,你试过吗?
    李林贵:试过。我两次试过找律师、走法院,可五华县法院不受理,白白花了两万元律师费。
    南方农村报:还是只有上访一条路?
    李林贵:是的,老百姓要维权,没有别的途径了。明知道没有用,但我还是存着一点点希望。你看赵作海,10多年了,他坚持下来了,不也是获得了正义吗?
    南方农村报:接下来怎么打算,还是坚持下去?
    李林贵:是的。上个月,我本来打算再去一趟北京,但是,因为感冒了,没去成。
    广东省五华公安局副局长张德初谈李林贵——上访占用太多公安资源
    南方农村报:1995年,为什么要对李林贵实施逮捕?
    张德初:李林贵等人阻挠政府征地,经常跟踪镇干部和国土局干部。
    南方农村报:不是因为李林贵等人去广州上访?他的“罪名”是什么?
    张德初:当时不是因为他上访的缘故,上访是群众的正当权利。至于什么罪名,你不是我们上级,没有必要透露。
    南方农村报:既然是逮捕李林贵,为什么抓了他的三个家属?
    张德初:李林贵一家三口,是在公安干警入屋搜查时,揪撕干警衣服,并将警帽打下。你知道,警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南方农村报:当时的干警有没有拿李林贵家的现金和相机?
    张德初:这个我不知道。上级部门有调查。
    南方农村报:对李林贵经常来公安局上访,你怎么看?
    张德初:大布征地一事,以及公安逮捕李林贵家人一事,已经获得上级的解释,李林贵便没有必要缠访。目前,五华县公安系统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学校安全维护工作,每名干警都要负责三所学校,而处理李林贵的事情占用了太多的公安资源。
    南方农村报:对这种上访,你觉得是不是不值得提倡?
    张德初:我国《信访条例》规定,信访制度施行三级终结制。目前,五华县、梅州市和广东省公安部门都已经对李林贵事件进行回复,认为五华县公安局当初行为并不存在问题。因此,如果还是同一事项,李林贵不应再上访,而应寻求法律途径。可是,李林贵又说,“法院还不是你们一家的”,这样的话,就没有办法了。你觉得,信访是不是在鼓励法治?我看不是,信访是提倡人治。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东一七旬农民15年上访1030次花费17万元
  • 广东出台新规:农民工积满60分可入户城镇(图)
  • 广东一座175米深矿井出现石块坍塌 1名矿工死亡
  • 广东农民工可凭积分入户城镇 180万人将获益
  • 小熊:“科学发展楷模”广东成全国第一污染大省
  • 广东本田罢工圆满结束 员工收获巨大
  • 2010中国医院院长高层论坛在广东江门举行
  • 广东一农场变坟场 满山豪墓吓跑投资商/图(图)
  • 广东惠州一家三口命丧出租屋
  • 广东高院执行局原局长受贿千万一审获无期
  • 广东电台发生大火已经被扑灭
  • 广东劳工法律援助社的义工被关一天/刘德军
  • 广东中山市市长李启红被调查
  • 广东省电台顶楼突发大火 /组图(图)
  • 快讯:广东省电台顶楼发生大火(图)
  • 广东中山女市长李启红被查 或涉陈绍基案
  • 广东惠州大巴车与货柜车追尾 致1死20多伤
  • 广东佛山连续发生四起“医院输液死”事件
  • 广东:“黑社会”武装操控农产品价格,打死不服者(图)
  • 广东维权人士赵国莉被开兰州的列车长欺骗了社会道德已到极点!(图)
  • 广东谢寿祥又被政府绑架 带黑头套脚镣手铐关黑狱殴打
  • 12.4“中国普法日”广东访民吴光周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谋杀美国总统奥巴马之嫌疑被关黑狱
  • 广东访民谢寿祥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广东地方政府的迫害
  • 广东省开平市政府强抢居民土地
  • 今天中国广东省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广东访民袁佩纬抗议地方政府采用黑社会手法迫害维权公民!
  • 公民胡迪的工作权被广东国保第九次非法剥夺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广东四会公安殴打邵伙生致死/邵国辉(图)
  •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 暂住证竟成广东警察的敛财工具(图)
  • 谁来管管广东的法院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顺德法院、佛山中级法院枉法,广东高级法院庇护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善子:广东汕尾市人民抗暴事件回响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广东一企业炒掉百名乙肝患者 目前员工就医无门
  • 报料黑幕:广东今年高考成绩可能错得骇人听闻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广东水库巡逻队撞沉民船见死不救
  • 打工妹被脱衣搜身追踪:广东省消委三问火车站
  • 母凭子贵?广东评十杰父母引发怪现象
  • 广东维权人士赵国莉被开兰州的列车长欺骗了社会道德已到了极点!(图)
  • 广东“限宴令”能否刹住官员敛财风
  • 广东省人口计生委主任张枫风头很劲了/褚朝新
  • 不差钱 广东廉江市公安副局长110余桌嫁女/任胜利
  • 广东明年起全面实施居民证制度
  • 广东访民吴光周维宪抗暴抵黑反迫害实际系列——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二案
  • 状告国家信访局之一案/广东访民吴光周
  • 广东基层教师质疑绩效工资 用我的钱来奖励我?(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质疑政府说人话不办人事的违宪违法行政!
  • 广东省高价低质,“龟速路”死皮赖脸
  • 从广东打工妹一声喊新疆也要抖三抖分析珠三角劳工状况新趋向之一/李原风
  • 中共为何隐瞒广东维汉冲突的原因——强奸汉女
  • 中共广东当局在蓄意酝酿和挑起维、汉民族冲突/乌尔凯
  • 整肃广东官场的行动,未来会如何发展?
  • 广东民族冲突背后:“新疆人”被严重污名化
  • 广东韶关玩具厂的维吾尔暴乱根源/草虾(图)
  •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巩胜利
  • 东西南北中,腐败在广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