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万里89年说:镇压是必要的;赵紫阳有甚麼錯!?(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8日 转载)
    作者:蔣也湖
    
    張廣友(原《農民日報》總編輯)來坐。說,7月初去了趙紫陽那兒。
    一、趙說:“萬里在‘六四’後從美國回滬,李鵬代表中央給他擬一電報要他支持天安門鎮壓。萬里說過‘鎮壓是必要的,哪個國家也不許可這樣鬧!’萬里為甚麼這麼說?有幾種可能。但無論如何這定會影響他作為開明政治家的形象。我勸他給中央或江澤民一函,簡單說,適當時機應給‘六四’一個說法。這就為未來結論時,給自己留下一個說法。”
    二、李瑞環說:“給趙紫陽自由嘛!給他自由嘛!”那天李瑞環、田紀雲都去拜訪了萬里。
    三、趙說,“對‘六四’ 我不抱任何希望,江澤民自己怎麼看,不明;即使他想處理,但自己威望不足(左派力量很大),所以他不會做。”(杜導正《趙紫陽還說過甚麼?》P113)
    
    洪達說,杜星垣在深圳看了萬里,說起趙紫陽,萬里說:“他有甚麼錯!?”杜搞點調查報告,很認真,田紀雲說:“我都管不了,你那麼認真幹甚麼?”田紀雲在四川曾是杜的助手。洪達意志消沉,說這個黨沒有救了,我只當小民百姓,吃吃玩玩算了!(同上書P300)
    
    張廣友來,說鄧小平打電話給萬里,打招呼:“不要逞能!”大概是說不要提與鄧不同的意見罷。廣友說,因為萬里一直不同意現在這麼處理趙紫陽,說趙又是甚麼錯!萬里原先情緒很壞,近時略好些。萬里勸田紀雲,說你有三種做法:一、辭官不幹;二、緊跟上頭;三、挺著肚皮幹。田接受萬里意見,照第三條做。(同上書P302)
    
    1989年,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的萬里在六四事件的關鍵階段出訪加拿大與美國,故而政治立場不明,但由於其和趙紫陽長期相近的政績與主張,當時和之後的很多猜測都認為他可能傾向於學生和民主政治改革。
    當年5月10日,萬里在出國訪問前的最後一次政治局會議中,表示將提議建立廉政委員會,得到趙紫陽的贊同。5月12日,萬里按計劃出訪,雖然他曾提議取消這個原定為期21天的訪問,但趙紫陽錯誤地認為局勢已經緩和,沒有接受這個建議。5月13日,學生運動發展到絕食階段,情勢發展超出了所有人預期。由於全國人大名義上是憲法規定的最高權力機關,而全國人大常委會有召集全國人大的權力,萬里在北美期間成為學生與中共高層積極關注的對象。5月25日,萬里提前返回時被安排轉道上海,由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接機並轉達鄧小平指示。5月27日,萬里按指示在上海發表了支持鄧小平的言論,當天的元老會議上,中共元老決定拖延他返回北京的時間。5月31日,萬里才回到北京,但是此後從未發表過任何與鄧小平、李鵬等人意見相左的觀點。
    1993年3月,萬里卸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從此喪失了政治影響力。
    
    萬里和兒子萬季飛夫婦、孫女萬寶寶等合影。
    
万里89年说:镇压是必要的;赵紫阳有甚麼錯!?

    中共十五大時,趙紫陽向大會寫公開信要求重評六四,據說有人找萬里,希望他出來為趙說幾句公道話,萬里再次選擇了沈默。有傳言說,萬里本有意講幾句,但他的晚輩哀求他:“你不考慮自己,也要考慮我們呀!”“考慮我們”,就包括考慮如其孫女萬寶寶這樣的地位和前途。
    2009年8月,出現一篇題為《國慶60周年前夕一位老同志的談話》的文章,題中的“老同志”被推斷是萬里。
    《北京政變人物之紫陽陷落》一書作者田國軍披露:萬里的老年痴呆症已經十分嚴重,儘管他沒有完全喪失行動能力,當鄧小平遺孀卓琳去世,他堅持著去鄧家弔唁,但他幾乎完全喪失語言能力,根本不可能在共和國60周年國慶前夕頭頭是道地長篇大論。
    我因為和萬里家里親友有過接触,知道田國軍所言不虛。(《明鏡月刊》第3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万里之子万伯翱: 从下乡知青到知名作家(图)
  • 万里的儿子万季飞谈父亲 (图)
  • 万里之子低调亮相:世博会不会亏钱(图)
  • 万里长子回忆父亲:退休后不问事不管事不惹事 (图)
  • 万里坐轮椅考察天津 外界猜测更甚
  • 万里来津考察,肯定天津成就(图)
  • 万里来津考察 张高丽黄兴国刘胜玉邢元敏等陪同(图)
  • 江泽民看万里讲话:报一箭之仇
  • 《中国质量万里行》杂志被判失实
  • 唯一健在的元老 出手不凡的万里
  • 贫民出身的万里92岁(图)
  • 卓琳10日举殡,93岁万里日前往吊唁
  • “万里”讲话录音文字网上流传
  • 真假难辨的万里谈话纪要
  • 苹果日报查实:“一位老同志的谈话”是万里或其他元老
  • “国庆60周年前夕老同志的谈话”:老同志是万里
  • 万里之子、贸促会长万季飞首度访台
  • 万里大造林案:善后工作艰巨 何庆魁非法所得必须退
  • 万里与农村改革/赵树凯
  • 请看假学者、真流氓的嘴脸——致李毅的公开信/姜万里
  • 仲维光:我為甚麼說万里講話是篇偽造的講話
  • 仲维光:我为什么说万里讲话是篇伪造的讲话
  • 北京富人住得离穷人越来越远/万里
  • 万里不同意“智囊”公开赵紫阳访谈录
  • 包产到户,万里第一、紫阳第二、周惠第三/田纪云
  • 2000军队奔袭万里救回13人是否值得?
  • 徐梅:红酒一杯家万里(图)
  • 万里大造林公司不是搞非法传销 陈相贵没有犯罪
  • 陈锦云:万里放言:共产党应该被推翻 (图)
  • 万里大造林幕后新闻是是非非真相揭幕/剑飘香
  • 黄万里 诗词 毛泽东/张成觉
  • 中国老百姓如是说:万里长城万里长,烈日炎炎心哇凉
  • 胡平:赤裸裸的邪恶-读《万里大墻-中共劳改营的跨学科研究》
  • 美国记者驱车万里解读中国:这里到处都是新闻
  • 万里:为纪念六四泼瓢冷水
  • 高干后代!薄熙来以及万里的子女情况(图)
  • 黄河清:哭当代大禹黄万里——为黄万里先生逝世五周年作/黄河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