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行贿了,还能当人大代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6月03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安徽省商人何帮喜是本届全国人大代表,一份刑事判决书证明他在人大代表之路上有过多次行贿记录,但至今对他毫无影响。
    
    全国人大常委会一位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在对修改代表法作全国性的调研:“调研中确实也发现一些代表参政议政能力不足,一些代表存在滥用权力的情况。这也会是今后代表法修改中可能会关注的内容之一。”
    行贿了,还能当人大代表?
    2008年3月,何帮喜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投票
    
    行贿了,还能当人大代表?


    2008央视春晚镜头中的何帮喜
    
    行贿了,还能当人大代表?


    7年前,何帮喜以200万低价在巢湖开发区圈下了这块180亩土地,至今杂草丛生。图为5月末,中铁十三局的勘测人员在空地上勘测,北京至福州的铁路将穿过这里。
    安徽省商人何帮喜是本届全国人大代表,一份刑事判决书证明他在人大代表之路上有过多次行贿记录,但至今对他毫无影响。
    这是一份针对原巢湖市委书记周光全的刑事判决书。2009年8月18日,周被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无期徒刑。十余名向其买官的官员先后被查处,但两名向其行贿,并在其招呼下获得省人大代表资格的企业家何帮喜、徐顶峰却安坐“代表”之职。尤其是何帮喜,省级代表身份成了他进入权力场的一张入场券。在周光全事发前成了全国人大代表,至今仍被当地官员与媒体热捧。
    何帮喜还凭借“代表”魅力,陆续摘下全国劳模、北京安徽企业商会会长诸多头衔,在安徽省圈地、倒地数量甚巨,获利颇丰。
    
    商傍官
    最初,何帮喜想请市委书记周光全弄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名额,没有弄成,周光全就给他弄了个省人大代表名额
    北京希玛保龄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帮喜与时任巢湖市委书记的周光全,相识于2000年。
    其时,周光全带队去北京招商,在巢湖驻京办引荐下,何帮喜攀上了同为安徽无为老乡的周光全。其间,何谈到准备回乡投资,周表示欢迎(周光全判决书语)。
    当时,何帮喜在北京大兴投资的北京希玛保龄公司年销售额直逼4000万。但他除了是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其它政治资源却很有限。周光全的境遇恰恰相反:虽是官至厅局级的地方要员,但月薪只有几千元。这是一次让双方看到彼此价值的聚会。
    2001年底的一天,巢湖市地直机关大院3号楼,回乡考察的何帮喜将一个信封塞到了在家休息的周光全手中,里边装着50张百元大钞(周光全案卷宗)。
    这其中的奥妙,直到周光全被调查才明了。2008年,何帮喜在巢湖快客e家的房间内向反贪人员吐露了原委。他在2001年的那次行贿时,对周说:“明年打算回巢湖投资,想搞块地办企业,请周书记多帮忙。”周回说:“好的,你放心吧,我跟土地部门打个招呼。”
    2002年上半年,何相中了巢湖无为县二坝经济开发区的一块地。但何嫌2万元/亩的时价太贵,周就给时任无为县委副书记的李荣胜打招呼,是年7月12日,何以每亩1.4万元的价格拿下106.98亩用地,同时预征100亩。
    两个月后,何帮喜在无为县注册成立安徽希玛伟业科技有限公司。当地媒体称之为“世界最大规模的抗耐特板和保龄设备生产基地就要诞生了”。
    现在看来,这只是何给无为县的空头支票。8年过去了,当地人期待中的希玛南方工业园并没有诞生,现有厂房仅占地三十多亩,其余土地一直荒置。无为县招商局的一位官员称,现在这块地每亩至少7万元,何如果倒手,每亩可以赚5.6万元。
    2002年10月,工厂刚开建不久,何帮喜来到周光全办公室,对周说:“周书记,我想扩大企业知名度,请你帮忙给我争取一个全国人大代表名。”周说:“你是全国知名企业,争取全国人大代表的事,我来给你安排。”(周光全案卷宗)
    当时,国内民营企业家入党参政正蔚然成风,开始在政治上对民营企业家“一视同仁,平等对待”。这一举措在赢得掌声的同时,却也埋下一些隐患。“又是企业家,又在人大机关立法,官商集于一身,但这两种身份是有利益冲突的。”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说。
    2003年1月,周光全提议将何帮喜作为“凤还巢”典型代表,上报到省人大,参选全国人大代表。熟料事与愿违。在当年1月18日举行的安徽十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上,何落选。
    但同年5月,周光全通过巢湖人大,为何帮喜争取了安徽省十届人大代表的名额。“在地市级,市委书记可以百分百决定省人大代表。”蔡定剑说。
    当选后,何帮喜相当开心:“我所能做的,就是继续加大对家乡的投资。”(《江淮晨报》2004年1月12日)
    何口中的“投资”,即是后来更大规模的圈地运动。
    
    官助商
    原本每亩土地出让金2万至3万元,何却提出180亩地,200万元拿下。但周光全向巢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打招呼:“就按何帮喜提出的条件办。”
    2003年5月,何帮喜在北京送给周光全4000美元(周光全判决书语)。但何不承认这是他“送的”。2008年12月,安徽省反贪局办案人员问何:“周光全是否将4000美元还给你了?”何说:“至今没给我,我也没准备跟他要,说白了是周光全找我要的。”(周光全案卷宗)
    这4000美元的付出,在三个月后就给何帮喜带来了收益。2003年8月,何帮喜在无为二坝经济开发区兴建欧美佳装饰材料厂,要求供电公司安装双电源两路专线供电,遭拒。周光全就给巢湖供电公司打招呼,是月25日,一切搞定。
    这一年9月,何帮喜告诉周,他打算把北京的保龄球生产基地迁到巢湖,请周能就征地之事给予关照,周答应。何因此追加了新的贿赂。
    是月,六人组成的巢湖市经贸友好代表团出访英国和意大利,团长为周光全。在上海浦东机场,何送给周2000美元,周收下(周光全判决书语)。
    原本每亩土地出让金2万至3万元,何却提出180亩地,200万元拿下。周光全遂向巢湖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打招呼:“就按何帮喜提出的条件办。”2003年11月18日,何帮喜如愿以偿。
    何帮喜承诺的保龄球生产基地迟迟没有动工,但其礼遇却越来越高。当地媒体把何帮喜从农民到企业家的经历演绎成财富神话。他不久被评为全国劳模。何帮喜把这一荣耀和“安徽省人大代表”一起印在名片上。
    2004年12月19日,一位国家领导人赴安徽考察时,参观了何帮喜位于无为县的希玛装饰厂。此时何的政治能量被认为不可小觑。“不然安徽那么多大企业,为什么领导人却被地方官安排去参观年产值只有几千万的希玛。”一名巢湖官员认为。
    他与国家领导人的合影被陈列在公司办公室。在中国,许多企业家和何有着类似的爱好,“照片往办公室一挂,这是一个巨大的无形资产。”蔡定剑说。
    何帮喜在安徽的希玛基地,被列入安徽省“861”工程重点项目,号称总投资1.2亿元。但直至2010年5月末,南方周末记者在现场看到,7年过去了,上百亩土地依然是杂草丛生的空地。四周被水泥墙圈了起来,墙上贴着一行斑驳褪色的大字:“世界品牌中国造,北京希玛南方高科技园”。
    一名巢湖开发区工作人员介绍,现在巢湖开发区地价每亩9.6万。若以180亩计,光这块地,何帮喜就能净挣1528万(1528=180×9.6-200万)。
    长期研究土地制度的一位北京律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违犯了土地管理法的规定,“经营性用地如果2年内没有开发,政府就应该收回。”
    不过,政府也有政府的苦衷,巢湖开发区的一名官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块地一直想收回来但都没成功,“这是内部原因,不方便跟你解释”。
    
    利滚利
    渐渐地,商会成为何帮喜的事业重心,碧桂园则是重中之重。
    此后,何帮喜参与了更大的圈地、倒地游戏。
    在安徽和县碧桂园如山湖城,几千套连体别墅依山而建,前方是一个3000亩的淡水湖。与每平方米4500元的别墅价格相比,附近失地农民获得的补偿少得可怜——稻田每亩1.44万,旱地1.1万,折算后每平米最高才22元。
    据《华夏时报》调查,碧桂园征下的逾万亩土地,都是通过一中介公司倒手而得。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这家神秘公司与何帮喜关系密切。
    《华夏时报》称,“中介”与和县政府签署的秘密协议中,碧桂园表面上每平米向和县政府支付73元,但和县政府还需返还“中介”45元。而这家“中介”与北京安徽企业商会的负责人有特殊联系。同时,该负责人亦是碧桂园投资安徽的穿针引线者。
    多个消息源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这个负责人就是何帮喜。2005年12月28日,注册资金5000万元的希玛国信房产开发公司在巢湖成立。尽管上述“中介”是希玛国信,还是碧桂园成立的子公司,外界说法不一,但希玛国信参与了如山湖的开发已是不争事实。
    2007年11月18日《安徽市场报》报道,如山湖国际旅游度假会议中心开发单位是希玛国信,受该公司委托,国家体育总局小球训练基地由碧桂园投资建设,小球基地的穿针引线者是何帮喜。2005年7月13日,小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胡建国曾和何帮喜一起到和县考察。
    某种程度上,小球基地是碧桂园拿下万亩土地的一个重要敲门砖。如山湖城一位销售顾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打着小球基地这个安徽“861”重点工程名义,高尔夫球场用地才能获批,开发商也才能征下这么多的土地。
    此时的何似乎正在从“保龄球大王”转向“房地产大亨”,其能够在政商间如鱼得水,除了省人大代表的光环,也离不开另一政商资源——北京安徽企业商会。
    2006年4月2日,安徽驻京办主管的北京安徽企业商会在北京成立,何当选为会长。一位商会会员告诉南方周末,商会并非何发起,论企业实力,也轮不到何来当会长,“基本上他是被内定的,只要搞定几个领导就行”。
    因为挂靠安徽驻京办,商会做生意的便利不言而喻。“一些外省商人,尤其像碧桂园这样的大公司,他们一般先找安徽驻京办,但政府不好出面谈生意,就找商会来接洽。”上述商会会员说。
    保龄球不再成为何在北京的主业,商会成了他的事业重心,碧桂园则是重中之重。北京安徽商会2007年的大事记记录了他跟碧桂园老总一起在安徽“攻城略地”的时间表:3月20日,何帮喜和碧桂园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组团,考察合肥、巢湖、肥东;4月13日,何帮喜与肥东县领导到广东碧桂园实地考察;6月21日,何帮喜与碧桂园领导到马鞍山考察;7月5日,何帮喜与杨国强到池州考察;10月20日,安徽省省长王金山在北京安徽大厦会见杨国强,何帮喜在座……
    据媒体报道,短短几年间,碧桂园在安徽的协议投资额就达三百多亿元。也正因此,何自然成了许多地方政府的座上宾。
    
    权生权
    网上已有人大代表何帮喜行贿的报道,但他的照片照样挂在安徽人大和全国人大的官网上。
    北京安徽商会成立四年来,何帮喜的会长身份,更便于他结识政治名流,尤其是每年全国两会,安徽省市领导到北京都会抽空见见何,询问招商引资进展。
    有了如此重要的政治人脉,何遂于2008年1月当选为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6年前的夙愿成真,不只有何帮喜高兴。2008年何帮喜去北京开会前,巢湖四套班子领导一起欢送,回来后,无为县四套班子又前去迎接。
    他开始成为全国性媒体的主角。2008年的两会上,新华社播发通讯《何帮喜:五大问题成为落实城市廉租住房制度“拦路虎”》。今年两会上,《经济参考报》报道《何帮喜:采用“差异化住房”解决方案》。
    2009年,何帮喜又成立了北京民银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工商部门的登记资料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00 万,主要从事投资管理。
    在人大代表光环之下,去年国庆阅兵,何帮喜以嘉宾的身份登上了天安门观礼台。至少最近三年,何帮喜均获邀观看央视春晚。2008年春晚,导播还给了他好几个特写镜头。这是中国每年收视率最高的一档节目,也是企业家宣传自己的绝佳场合。
    当何帮喜在北京发达之时,周光全却在官场遭到冷遇。从2004年12月开始之后的三年间,他就一直担任安徽省委副秘书长。2007年4月开始担任安徽十届人大常委、安徽人大常委会民族宗教侨务外事工委主任。但何并没有忘记当初这个把他带入权力场的恩人,为表谢意,何帮喜分别在2005年、2007年春节期间,各送给周3000元人民币(周光全判决书语)。
    2008年6月,周光全因严重违纪被调查,4个月后被捕。
    这一年的12月,在北京的何帮喜被要求回安徽接受调查,但当时有惊无险。直到2009年8月,周光全获刑时,何周二人的命运才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捆绑在了一起。
    一位知情人士说,当时,何帮喜特地回了趟安徽老家“消除负面影响”。一个细节可以证明他当时拥有的巨大能量:周被判刑后,某中央媒体列出了长长的官员涉案名单,甚至还点了另一行贿的人大代表徐顶峰的名字,却偏偏没有提到何帮喜。
    如今,网上已有全国人大代表何帮喜行贿的报道,但他的照片依然挂在安徽人大和全国人大的官网上。
    虽然有消息源证实,何或因被当成污点证人而免受处罚。但宪法学者们认为,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资格再担任人大代表。“人大代表是人民民意的代表,有行贿污点却不受影响,是对人民意志的一种漠视和侮辱。”蔡定剑说,安徽省人大和巢湖市人大必须对其进行罢免。但对于罢免的前提,法律并未涉及。
    全国人大常委会一位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现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已在对修改代表法作全国性的调研:“调研中确实也发现一些代表参政议政能力不足,一些代表存在滥用权力的情况。这也会是今后代表法修改中可能会关注的内容之一。”在今年两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已提到,将会在今年修改代表法,以助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完善。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批访民在北京南站集会要求罢免人大代表
  • 湖南溆浦县6千选民投票罢免获刑人大代表
  • 两地退休职工维权齐上访武汉访民找人大代表诉冤情
  • 维权斗士杨剑昌高票连任深圳市人大代表(图)
  • 致人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 阜新市新邱区人大代表陆勇利用职务便利私卖火药一审被判10年
  • 醉驾致4死6伤的浙江省三门县原人大代表杨曙忠被提请检察机关批捕
  • 浙江三门县一人大代表醉酒驾车造成4死6伤被刑拘
  • 浙江台州一人大代表清明节开宝马酒驾撞死4人致6伤(图)
  • 西部代课教师录:访被辞退的内蒙代课教师、人大代表(图)
  • 河北两起事故责任人被终止省人大代表资格
  • 中国人大代表指统计造假损害政府公信力
  • 广东韶关:人大代表李德洲设套坑业主 涉嫌偷税过千万和巨额骗保
  • 访民强烈抗议人大代表刘庆宁两会的提案
  • 广东人大代表撞死人 交警破案却无人敢拘(图)
  • 名医焦东海至人大代表一封信
  • 上海律师强烈质疑人大代表“上访定罪”提案
  • 北京市民就福建诬陷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孙春兰
  • 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强化网络问政 取消网络实名制
  • 坚决要求撤免刘庆宁全国人大代表职务/王学勤
  • 吉林访民问全国人大代表:法院抢百姓财产是违一点法,点究竟多大?/高丽苹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陕西汉中:人大代表指挥公权力机关残酷打击批评他的人!
  • 永康市人大代表妨碍司法公正
  • 举报巨贪省人大代表张义/李桂荣
  • 辽宁师范大学法学院教师对江必新等19位人大代表的质询
  • 吉林人大代表张义的张狂(图)
  • 李新德:人大代表死亡之谜(图)
  • 临沂全国人大代表在机场的恶行(图)
  • 人大代表超越法律谋求一己私利 霸道少妇横行小区皆因后台关系
  • 为何在法律和正义面前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却不敌村霸 ----中国百姓难得公正
  • 深圳市80后的人大代表赋予了QQ新内涵
  • 唤醒人大代表这头沉睡的大象——冯正虎谈维权之道(图)
  • 人大代表提议将人口降至5亿?
  • 王进生:建议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人大代表刘庆宁(图)
  • 周虎城:不走群众路线的人大代表如何代表人民
  • 人大代表,蚁族应该对你说什么?/夏亚
  • 人大代表孙晓梅: 国企退休高官去向需要监管
  • 我们不需要献媚的伪人大代表/宏德
  • 加拿大联邦议员与人大代表:不是一个时代的/吴嗣瑜(图)
  • 《公民》月刊社论:人大代表何为?
  • 建议拘留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长李鸿忠
  • 讨论:中国增加农村人大代表比例
  • 全国人大代表杜德印:市民买房或可凭票供应
  • 栾溱洋:致全国人大代表的求助信
  • 人大代表,你们也代表人民一回好吗?(图)
  • 人大代表平均每天会务费100万/李尚利
  • 参选人大代表行动建议
  • 人大代表:我宁信民间不信专家
  • 人大代表能否城乡同比例选举/于建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