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老路:富士康暴动记事(虚拟)(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8日 转载)

2010年5月30日
    我冒充打工者进入富士康,在生产线上站了3天,脑袋麻木双腿僵硬感觉自己像一架活动机器,熬到加班结束匆匆吃了点果腹的食物爬上钢架床铺身体像散了架似的昏昏欲睡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自己的使命,看看周围那一排排跟自己一样的会喘气却不愿意说话的“活动机器”,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坐起来,连喊三声:
    弟兄们,不想活了的到我这里报名!
    所有的活动机器都缓缓睁开了眼睛,缓缓坐起来,我高举着手臂,紧张地看着他们。1个、2个、3个……,所有12个人,12双手臂都举了起来,像一片茁壮生长的森林。
    “大家为什么想死?蝼蚁尚且偷生,我们才十八九岁、二十来岁,生活刚刚开始,为什么要死?”我大声问。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活呢?两点一线,除了工作就是睡觉,我们就是一些会喘气的机器。我来了都半年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几位的名字。”对面床铺上的阿虎说。
    “对呀。我们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工作,除了被老板骂,被保安打,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我连深圳是个什么样子都没印象。”阿牛也说。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逃走呢?这里来去自由,可以辞工呀。”我问。
    “辞工?我们好不容易进来,而且据说这里是最好的企业,全世界五百强,工资好呆还有1000多,还会升到2000块。外面的世界更可怕,我爸爸妈妈连温饱都解决不了,我妹妹靠在夜总会当小姐谋生,离开富士康我们到哪里去?”来自甘肃的阿狗说。
    “不能走,又忍受不了这种生活,我们该怎么办?”我问。
    “去死!去死!去死!”大家齐声喊。
    “怎么死法?”
    “跳楼,像燕子从楼顶飞下,一了百了。”阿虎说。
    “对。昨晚我梦见12跳的那个员工了,他对我说,他在天堂过得很快乐,哪里有网吧,有影院,有大排挡,他每天和女友逛街,看美国大片,去大排档吃烧烤,喝啤酒,真是快乐极了。”阿兔回味无穷,好像还沉浸在昨天的梦里。
    第二天早晨,全国媒体上登出一则消息,富士康发生13跳。
    我跑去看尸体,跳楼的是血肉模糊的阿兔。
    

5月31日
    “阿兔死了,他去了天堂,在那里活得很快活。兄弟们,还有谁想死?”
    “我!”阿羊举手。“不过我要和我女朋友阿花一起跳楼,我不想离开她一个人去天堂。她在C区。
    第三天,富士康B C两区,同时发生两起跳楼事件,阿羊、阿花双双跳楼自杀。
    网上舆论更加火爆。海外独立评论女作家——美女英文老师成玉环说,富士康赔偿条件太优厚了,引多少少男少女竞跳楼?
    富士康继推出与员工签订不自杀协议之后,又推出新举措,今后职工自杀一律不赔偿一分钱,家属还须赔偿因孩子自杀给企业造成的名誉损失。
    

6月1日
    B区A寝室生下的10名员工纷纷向我申请继阿羊、阿花后跳楼,大家争先恐后,谁也不肯让步。阿虎说,我看干脆大家一起跳,一起赴天堂找他们快乐可好?大家纷纷表态同意,欢呼雀跃准备了10个自杀地点和接力时间。分别是阿虎10点A楼,阿猪11点B楼,阿猫12点C楼,阿熊13点D楼,阿龙14点E楼,阿蛇15点F楼,阿龟16点G楼,阿猴17点H楼,阿象18点T楼,最后是我,阿路19点L楼。
    分配完毕,老路突然说,“弟兄们,咱们想死,是因为活得太累、太乏味,太没意思。可是咱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呀?凭什么富士康可以剥夺咱们快乐的生活而我们只能去死?它不让咱活,怎么凭什么让它活?”
    阿虎问,“那你说怎么办?”
    老路大声说:“与其跳楼死了,何如把狗日的富士康的楼给烧了?就算被政府抓住枪毙,也算轰轰烈烈干了一场,那时到天堂快乐,咱们也有牛可吹啊。”
    “对呀!”阿熊说,“如果他们抓不到我们,咱们再把狗日的深圳市政府的大楼也烧了!这些狗官勾结台湾黑心商人,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把中南海也烧了!把狗日的天安门也烧了。让狗日的共产党见鬼去吧!”老路大声喊。
    烧!烧!烧!大家群情激昂!
    

6月2日
    媒体报道,深圳富士康发生重大火灾,A B C D E F G H T L 等10座楼同时起火,浓烟滚滚,死伤无数。
    

6月3日
    媒体报道:深圳市政府大楼被纵火焚烧。几百万市民上街游行,发生暴动,并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
    

6月4日
    上午,北京天安门被纵火焚烧,下午,新华门被焚烧。晚上,千百万北京市民和学生手持铁棍木棒菜刀等原始武器冲上街头,为“六四烈士复仇,消灭共匪,推翻暴政”的口号响彻云霄…….
    
    
    
老路:富士康暴动记事(虚拟)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银行董事长:国有银行不会再重蹈“大不良”老路
  • 珠三角谁是真正龙头老大?深化改革不能“穿新鞋走老路”
  • 六十年换甲子-十一国庆随想/老路
  • 刘路:老路为什么为“特务”辩护?(图)
  • 穿新鞋走老路的立法院令人不齿/单福山
  • 老路 诛心:由来已久的民运之耻
  • 解读杨佳案件法院判决/老路
  • 再走49年共产党的老路?——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张鹤慈
  • 老路:胡主席是人民的爹?
  • 老路: 大陆粪青都是猪么?
  • 老路:丹徒看守所会见杨天水
  • 老路: 给因绝食而陷狱的小乔、欧阳小戎
  • 老路:一个英雄贬值时代的“胡言乱语”—兼答郭国汀兄
  • 老路:冷眼看退党
  • 老路: 把绵羊和山羊分开—漫谈维权路径之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