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德國女婿居南通遭非法强拆,是否会上访?/王宁(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強拆、再次強拆! 奪走了幸福的家園,奪走了人心,更奪走了性命。一位西方社會的德國人也在中囯經歷了這些剝奪人權的一幕,他的鄰居孔先生更是痛苦萬分。這位德國人已經開始踏上了與中國百姓一起的上訪之路。
    
     江蘇省南通市港閘區秦灶鎮的張華以及她母親家慘遭強拆一案的賠償已經上報到區黨委,尚無結果。昨天5月24日看到該鎮有發生拆遷事件的報道,這次是連老外也沒能幸免,看起來是強拆面前中外人士一視同仁,毫不客氣。
    
     我昨天給秦灶鎮的黨委書記王斌先生和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張俊先生的手機打了多次電話,只有王書記的電話接了一下,聽到我介紹是博訊的記者后就突然関機了,再打了兩次,而且過了半個小時再打,全是一直處於関機狀態。
    
    
德國女婿居南通遭非法强拆,是否会上访?/王宁

    圖片:佈蘭德先生BLENDER UWE抱着孩子在被強拆后的家門前留戀着他和愛妻胡女士在這裡的恩愛日子,現在是被粉碎了。 資料照片
    
     一位德國公民叫佈蘭德先生BLENDER UWE,是多年前從德國來中國工作的,先是在江蘇受聘為工程師,然後和太太胡淑萍女士從事中國和德國的貿易咨詢和服裝等生意。胡女士是南通當地人,他們2005年結婚,現在有兩個孩子。佈蘭德和胡淑萍結婚后主要是住在胡的父母家,其父母的房產也已經通過傳統家庭式的長者同意過目,然後各自簽字按手印等方法繼承遺產一半,另一半則是屬於胡女士的哥哥。
    
     這是昨天透過電話,胡女士對我說的。她還說:“3月份拆遷公司叫我們去開一個簡單的拆遷動員會,然後就是對我們恐嚇。”我問她:“你們有沒有收到任何政府或法院的文件或公告說你們的房子要拆除?”她說:“沒有。現在的拆遷是非法的,因爲他們是沒有拆遷証的。”
    
     胡女士介紹說,開完動員會不久她們老小三代人就不得不搬出來投奔親友,因爲房子的門和窗戶全被強行拆除,無法住人了。因爲那個拆遷公司沒有拆遷証,所以房子一直沒有敢拆。沒有窗子和門的破敗房子已是空空蕩蕩,類似鬼城的一角。另外,胡女士的哥哥在江蘇省有關機構上訪無效后,4月份前往北京的國家信訪局上訪,並將上訪材料遞交到了該局的接待処,答覆是等待結果。至今已經一個多月了,尚無任何消息。
    
     我也和佈蘭德先生談了談。他用英語說:“我親自到當地政府的外事辦公室投訴三次,請求解決問題。但回答都是不積極的,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好的結果。”
    
     他說,來中國很多年了,習慣中國的事情了。“如果不是遇到這種事情,在中國覺得還是蠻好的。”佈蘭德先生說。對於家被破壞了,無家可歸了是不是覺得有些恐懼,他說不覺得害怕。德國最大家的報紙已經對他進行了電話採訪。目前他還沒有聯絡德國駐北京的大使館。
    
     儅我告訴佈蘭德先生現在已經有幾個中國被強拆戶開始每天在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大樓前請願,就是中國的冤民已經上訪到了聯合國。他聽到感覺很驚奇,說他們是怎樣去的美國上訪的。
    
     我要爭取聯係到那家拆遷公司負責人和當地的政府官員,看看他們是怎樣說的。如果這位德國女婿攜同妻孩進京上訪,那南通當地的大人物們要如何面對呢?
    
     這次拆遷行動,一共造成了8家受難。一位受到嚴重打擊的孔先生對我說:“我母親得了肝癌,醫院說還有兩三個月她就要走了。拆遷公司不顧一切的威脅我家,房子部分被拆,我們就逃出去了。我還報了警,但沒人管。”他停頓了一下又說:“感到我媽就剩兩個多月的時間了,我這個兒子真是無能沒有辦法。我媽這輩子也太可憐了!太慘了!”這時電話那邊沒有可聲音,但似乎聽到了洗鼻子的聲音,相信他已經是淚流滿面了。這時,我想起了我見不到就要離世的父母親,心裏是緊緊的和很沉的,淚水在心裏流淌着...
    
     聯絡王寧先生:[email protected] _(博讯记者:王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