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吸毒男子当街砍死父母 市民围堵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转载)
    
    昨日下午5时许,在汉口中山大道民众乐园对面的楚宝前街,47岁的“瘾君子”文梦飞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菜刀将双亲杀死。附近群众和商户抄起手边工具,与闻讯赶来的江汉警方一道,将恶魔制服。
     据了解,文梦飞曾经是一个孝顺父母、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身家数十万的老板,但自从染上毒品后,不仅吸光所有积蓄,并变得丧心病狂。 (博讯 boxun.com)

    丧尽天良
    “瘾君子”一怒砍死双亲
    昨日下午6时,记者闻讯赶到现场。
    事发地位于楚宝前街的一家餐馆门口。警方已拉起封锁线,120急救人员无奈地摇着头。
    死者文爹爹躺在餐馆门前的下水沟旁,身边躺着他的老伴。也许,这两位年约八旬的老人,生前做梦都不可能想到——他们将惨死在自己曾经疼爱的小儿子的屠刀之下。
    目击者俞先生说,昨日下午5时30分左右,他突然听到“瘾君子”文梦飞在和人吵架,便出门看究竟,只见文梦飞在追砍自己的老父亲。他把老父亲打伤后,又从旁边一家餐馆抢出一把砍骨刀,将父亲砍倒在地。此时,他的老母亲一边上前阻止,一边大呼“不能这样做啊!”可文梦飞哪里还听得进去,又将母亲砍倒在地。
    街头突发的血案让附近所有人都惊呆了。但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父母倒地后,文梦飞并没有就此罢手,仍对着地上的父母猛砍。
    目击者杨先生用手中的DV机拍下了血案部分经过。记者通过录像看到,文梦飞的行径异常残忍,令人发指。
    警民联手
    八分钟擒获杀人恶魔
    楚宝前街血案发生后,附近群众与及时赶到的民警,仅用8分钟,就将杀人恶魔制服。
    附近商户说,文梦飞将父母砍倒后,就有人来劝说,但他根本不听,几名市民见劝说无效,戴着头盔、拿着扁担等物,准备冲过去将他制服,但文梦飞脱掉上身穿着的一件马褂,挥着刀、敲着盆,警告市民千万不要过去,不要自己找死。
    附近群众见文梦飞极其凶残,准备想其他办法时,文梦飞又残忍地将受伤的父亲从餐馆门前拖到路边,又是一阵乱砍。这时,几名年纪稍大的市民,准备趁他不备冲上去将其抱住,可文梦飞挥舞着菜刀,再次将阻拦的市民逼退。
    
    多名市民眼见无法近身,焦急不已时,附近一家餐馆的老板突然大吼一声,“我们一起上!”大家纷纷拿起身边可能拿到的东西,锅铲、砖头、板凳、晾衣架等物,朝文梦飞身上砸去。文梦飞见躲避不过,又穷凶极恶地挥着菜刀,朝围着的市民挥刀砍来,并趁混乱逃离现场。
    这时,江汉公安分局前进街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8名民警迅即驱车兵分多路赶赴现场,并很快封锁附近4个出入道口。当时,文梦飞从楚宝前街跑上中山大道,朝着民生路方向逃去,十多名群众也随之围追堵截,文梦飞又折身跑回中山大道和楚宝前街交会处,前进街派出所民警陆斌、蓝兵喜等人用手中的警棍,打落文梦飞手上的菜刀,群众勇猛上前将文梦飞压倒在地,民警马上给文梦飞戴上手铐,将他押往派出所。
    事情起因
    吸食麻果过量产生幻觉
    据了解,被杀的文爹爹及老伴租住在事发地附近楼栋的二楼。已在此租住四五年了,老两口异常和气,爹爹一般在早上出门遛弯买菜,婆婆下午则和牌友在一起消磨时光。但他们很少见到文梦飞。因为文梦飞有吸毒史,大家都不愿意和他打交道。
    昨日下午,文梦飞在家中和40岁左右的女友蔡某吵架,并追打蔡某,邻居见状上前阻拦,蔡某才得以跑掉。后被送往医院急救。
    文梦飞追打女友的情况,邻居们也是第一次见到。
    昨日傍晚,记者在文爹爹家门前看到,房间里还有血迹。
    昨晚,江汉警方通报称,经查,疑凶文梦飞,男,47岁,是名“瘾君子”,当日下午5时许,因吸食麻果过量产生幻觉,与女友蔡某发生纠纷,并殴打蔡某,父母扯劝时,文梦飞恼羞成怒,持刀将父母砍伤身亡。
    武汉市公安局副局长邓泽顺、分局局长李海清等有关负责人迅速赶赴现场,并调集市刑侦局、江汉刑警大队及前进街派出所40多名民警进行现场勘查。目前,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此案。
    案后反思
    毒品使曾经孝顺的儿子丧心病狂
    “都是吸毒惹的祸!”昨日,和文梦飞相识10多年的刘先生介绍说,文梦飞现年47岁,住在汉口台北一村,早年离异,其女儿已参加工作。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梦飞开始做发廊和服装生意,当时身家数十万元,大家都称呼他为“文总”。
    后来,文梦飞沾染上毒品,并一发不可收,渐渐将早年赚的钱花得一干二净。
    刘先生说,2007年,文梦飞被强制戒毒,这期间,他还去戒毒所看过文梦飞。文梦飞虽然经过戒毒,但根本没有断过,仍继续吸食新型毒品麻果。今年春节前后,刘先生亲眼看到,文梦飞在父母家中吸食麻果。
    文梦飞在家中排行第三,是老两口最小的儿子,老两口也非常疼爱他。以前,文梦飞为人和气,对父母也很孝顺,父母想吃什么,文梦飞都买给老两口。“不能想象,这样一个人会在街头杀死双亲。”刘先生说,如果不是因为毒品,文梦飞简直难以和“杀人凶手”这个词联系起来。
    面对这起惨剧,围观市民无不唏嘘。有市民表示,如果父母能帮助儿子早日戒掉毒瘾,社区和街道多予关注,对其进行心理疏导,或许悲剧可以避免。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汉吸毒男当街砍死父母 曾是个孝顺儿子(图)
  • 武汉市公安局为何三次发布虚假网上追逃令?(图)
  • 武汉江岸区以断水断电逼迁 拆迁户政府请愿遭抓
  • 武汉拆迁户堵路抗议强拆
  • 武汉重型机床厂数户居民遭强拆 拆迁户今讨说法
  • 武汉市汉阳显正街已无正可显(图)
  • 湖北晶银投资债权人赴武汉士官学校追查“失踪”的李炼红(图)
  • 武汉43个公众赈灾捐款箱遭冷遇 穷人困难
  • 湖北维权人士姚立法被软禁武汉逾百上访民师被截访
  • 武汉市秘密制定打压上访的黑文件(图)
  • 湖北省多个地区民师联合赴武汉上访行动开始
  • 武汉文化稽查支队长被控伙同女下属贪挪巨款
  • 武汉市洗马长街遭野蛮暴力拆迁(图)
  • 武汉拆迁户刘佳受到警方恐吓
  • 武汉市东沙工程的扩大征地拆迁现况(图)
  • 武汉特警首次持突击步枪公开巡逻(图)
  • 武汉市江汉区花楼街拆迁记实(图)
  • 李鸿忠腐败新作:武汉白沙洲大桥“十年九修”
  • 参加纪念林昭,李铁被武汉国保带离苏州,去向不明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1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20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9日)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8日)(图)
  • 湖北晶银债权人要求严查武汉青山区公安局纪委书记岳亚武(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7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6日):武汉枪击拆迁户,皮特给美国总统写信(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5日):美国律师关注(图)
  • 武汉规划局居然同意在大居民区幼儿园干休所旁建大型变电站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4日)(图)
  • 三级法院庇护湖北省物价局欺诈武汉市38万煤气用户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3日)(图)
  • 武汉市叶世友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军人冤案公开申诉信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2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1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10 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9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8日)(图)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5月7日)(图)
  • 武汉蔡甸惊现真实版的监狱风云!/李超
  • 百万财产被侵吞,国家赔偿遥无期/武汉吴鑫发(图)
  • 呼吁中央拨开笼罩在湖北武汉的迷雾
  • 武汉访民代芳致市委书记杨松市长阮成发的求救信
  • 武汉"两会“访民张桂兰、张春霞的求援信
  • 近百武汉访民集体到省政府抗议“法教班”黑酷刑
  • 武汉访民王春贞三份声明
  • 武汉锅炉厂工人上街抗议/陈励志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经租房业主12人联合控告北京市天安门分局/武汉拆迁户
  • 武汉家装的最黑物业管理公司 欺压劳动者
  • 为讨公道八旬武汉老汉愤然走上维权路(图)
  • 揭露武汉市公安局充当重大逃犯周赤彤的保护伞
  • 武汉退休教师、访民陈寿田的信:求美国总统和议长救我们的命
  • 百姓维权:武汉花楼人的愤怒
  • 武汉市汉正街余庆下里强行拆迁居民住房/王志琴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揭发:广州军区武汉首长服务处吕振宽处长等一批军内蛀虫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这个国家还有公正吗?武汉市民李新祥呼吁媒体关注!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武汉市拆迁暴行(图)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向光明:全面封网又有新措施,武汉上网吧必须用实名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 警惕武汉市发改委主任权力期权化/段暄
  • 武汉,法律只为穷人而设定的城市
  • 剑桥善待霍金 张在元武汉大学的一面镜子/刘效仁
  • 刘逸明: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 奥数:成都已封杀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 我的自白: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武汉开发商
  • 冠名费每条线收6万 武汉一些公交站名成了楼盘广告
  • 武汉大学“领导”受贿与诺贝尔奖
  • 从武汉东湖沙湖连通工程开工看地方政府的“瞎折腾”
  • 吊唁64死难者/武汉王春贞
  • 致中共中央胡景涛总书记一封求救信,救救我们武汉访民彭咏康女士。
  •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 武汉市政府大楼失火之后/程有元
  • 武汉大学的和服事件呼唤中国国民的大国心态
  • 武汉花楼街拆迁须知
  • 武汉市金正茂公司违法违规、非法集资
  • 武汉顺天泰开发商借防火整改为名 行强拆民房之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