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民记者老虎庙公布山东无棣文学海死亡的秘密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3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员肖闻报道)5月21日下午14时48分,著名维权人士、公民记者“老虎庙”在博客上公布了其对山东省无棣县泊头镇文家村文学海死亡的“秘密调查”(搜狐博客地址:http://24hour.blog.sohu.com/152109591.html;http://24hour.blogbus.com/logs/63954849.html)。
    
     这份调查显示,文学海于2010年4月2日在无棣县看守所“被猝死”之后,死者家属仅仅因为讨要说法,4月4日在看守所门前公然遭到无棣县公安局局长张明率领79多名警察毒打:“7人轻伤,5人重伤,3人腰部骨伤至今未愈”、1人“右耳经诊断为耳穿孔,失去听力”。 (博讯 boxun.com)

    
    4月4日血案发生之后,张明不仅威胁所有被打家属:“不许上访,谁上访就拘留谁!”而且还监视所有被打家属,致使文学海母亲贾荣凤深夜出逃,在邻省河北两月不敢回家,甚至“连洗澡都不能,衣服也一直没换”。
    
    在老虎庙去山东调查之前,他得到传闻说:“警察出动不下七十人,对被打伤住院的死者家属、和轻伤在家的所有人布下天罗地网,但凡稍有动静,警察立刻出动,目的只有一个:将消息控制在无棣县局地,绝不许消息有半点外泄。”当老虎庙在无棣时不仅证实了传闻,而且还不能见到住在医院的死者父亲文殿楼。老虎庙说:“就在笔者秘密进入无棣县县城之时,事发已过一月,仍然住在医院的死者父亲文殿楼却依然被四五个便衣轮番监视,楼梯上下封锁,令本博无法接近。”
    
    老虎庙总结出无棣当局行径:“一、在打着维稳幌子,试图封锁文学海死因的图谋。因4.4事件曝光后,县公安局改变策略,开始加紧对文学海死亡事件的消息封锁,阻止上访、大面积株连式监视住宅、限制行动自由、封锁通信通讯,阻挠新闻媒体采访。二、为缓解死者家属因情绪而可能采取其他行动,从而暴露其公安局罪行,公安局局长张明山于4月4日无棣县街头大肆施暴造成血案事件发生后当日下午,改口允许死者家属查看尸体,但无理规定如下:只许看头(脖颈以上),不许看身体(脖颈以下被严密遮掩)。在现场文家族人强行突破下大家看到了文学海的身体,只见(文殿楼文字描述)‘右耳根部有青色隆起包块,腰部、后背部呈现青色,十个手指甲变黑,鼻孔还不时的往外渗血……’镇上的领导还上门劝说:文学海死于心肌炎,这事就这样吧!把孩子弄回去,给你们一个丧葬费,不要再找(公安局)了。’”
    
    而就在老虎庙进行秘密调查、公布调查报告之后,无棣当局开始在其搜狐博客进行“是非颠倒,恶毒攻击”。他们留言说:“死者的亲属在与警察冲突的当天是因为他们二十余人打着4条巨幅的标语在派出所门口以不能入耳的话进行辱骂,拦挡过往车辆,造成秩序一度混乱,并对在场的7名公安人员大打出手,有的公安被打伤,有的被打倒在地上。在此情况下,公安民警根据法律的规定将他们带离现场的,带离过程中并没有象你文章里说的对当事人进行辱骂。他们的行为违反了集会游行示威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将他们带离现场是法律赋予的职责。被带离现场人员的伤情系虚构。”
    
    老虎庙电话:13466717175
    
    下面是是老虎庙的调查报告与无棣当局的留言:
    
    秘密调查——[看守所 死亡 无棣县 文学海]http://24hour.blogbus.com/logs/63954849.html
    
    一、
    
    此行山东,我于出发前一天做足了功课。因为事先被警告:你有可能被跟踪、被监视、电话亦被监听,最轻松的结果也要考虑至少会把我赶回北京而只是不再追究。不过,我将永远别再想进入到那里——山东无棣县。
    
    先是悄悄地离开了北京,事先电话里没有对任何朋友说起。
    
    四个小时候,列车停在临界山东的冀属某城市。下车后,我混迹在闹嚷嚷的人群中走出站口。按照约定还算顺利地看到了来接站的警察刘明(化名)。刘明的身份不便交代,只是要说的一点:刘明之所以愿义务接站,全在于在他听到那个发生在山东境地的骇人听闻的案件过程后,他有良心,他有血性。
    
    我坐进刘明的警车里,在这座小城不大的地面上兜着圈子,接续又接到了一位律师,一位妇女。律师是我的朋友王,妇女则第一次见面。王律师悄悄告诉我,这女人就是当事人,那个死在看守所里的孩子的母亲贾荣凤。我和贾母互致问候,贾母则除了客气和局促外,余下的就只有直勾勾望着车窗外面的眼睛,充满忧伤、倦怠、绝望……
    
    在一家僻静处的小饭馆里我们进餐,看天光不早,按照计划,余下的时间我们将要长途奔袭,驱车潜入山东境界,进入无棣。要做的事情如拍摄县城外景,观察看守所外部环境,尤其是那座刚刚于光天化日下由县公安局长亲自导演演出了一幕残暴罪行的看守所大门……而这些工作一律要在秘密状态下进行。为此我携带了掌中宝摄像外,还特意带来了微孔摄像器。
    
    后来贾母一路所讲俩月来的遭遇,再次明证了我事先听到的传闻:警察出动不下七十人,对被打伤住院的死者家属、和轻伤在家的所有人布下天罗地网,但凡稍有动静,警察立刻出动,目的只有一个:将消息控制在无棣县局地,绝不许消息有半点外泄。而贾母和女儿是趁深夜潜逃而出,在邻省已经租房蜗居了两月,“连洗澡都不能,衣服也一直没换。”贾母眼光忧郁,眼眶里彷佛已经干涸,说:女儿问我‘娘,咱啥时候回家?’我对女儿说孩子咱哪还有家呀?”
    
    二、
    
    事情回放。
    
    2010年4月2日,山东省无棣县泊头镇文家村的农民文殿楼(贾母的丈夫)在田里做农活。8点,泊头镇派出所警察开车来通知文殿楼“你儿子出了点事情,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去县公安局。”
    
    警车把文殿楼夫妇拉到县里的新华旅馆后,对他们正式通知:“你儿子于4月1日凌晨1点左右去世了,是猝死。”
    
    文殿楼夫妇面对眼前的七八个警察除悲痛之外,不能相信这是事实。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要查看儿子尸体,并且立刻给家乡族人们打电话一一通知。见此情景,警察对他们夫妇说:“只有你们人到齐了才能去看尸体"。但直到当日中午12点,文家族人10余名已经到齐并且一再恳求警察允许他们前往查看尸体,却得不到警察任何答复,直到天黑。
    
    3号上午,等待文家族人忽然明白之所以迟迟不让看尸,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死因可疑。
    
    在一片悲声中,文家族人在旅馆里又等待了一天。而这一天,无棣县大酒店里戒备森严(被警方转移至此),数不清楚的警察来回走动。而没有经过这场面的文家人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更不知一个戴着维稳面具的阴影正向他们步步逼近……
    
    4号,这些祖辈生活在农村的善良的鲁北农民怀着天真的念想"国有国法,党是青天,相信有理走遍天下,何况我们的要求仅仅是死亡家属最最正常的要求而已。他们在情绪波动中坚持了两天后,终于决定命运该由自己支配。“我们到公安局交涉去。”想想也是,死了亲人,连个正常的反应也没有,而是被人窝囊地控制在旅馆里等待,这对得起死去的亲人吗?文家人谁也没有这样的经验,就买了几尺白布,上书“儿子死的冤枉啊,请给个公道说法吧。”文家夫妇就此举着条幅,带领族人十多口来到城区派出所(看守所同在)门前,齐刷刷跪地求见。
    
    下面是文殿楼记录的现场发生的事件经过——
    
    我们跪在看守所门前地上,突然来了20几个警察将我们统统围在中间。稍后又来了大约50个警察,像是增援部队架势。其中有几个人手里还拿着铁棍,令人不寒而栗。有个带头的(事后查明是县公安局局长张明三)嘴里一直骂骂咧咧“妈逼的,找事啊!”伸手就把我家亲戚打的横幅从树杆上扯下。亲戚里有个年轻点的见状上前评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公安局局长张明三竟然将文家那年轻人一脚揣在地上。年轻人气不过,站起来还了局长一拳。这一下可不得了,警察们立刻一片喊打声:“竟敢打局长啊!”那个局长张明三更是当街大吼起来:“把这些人全给我全铐起来,给我狠狠打!”70多个警察好像被局长打了鸡血,立刻一拥而上,七腿八脚,铁棍乱舞,其中几个女人被打在地,又被揪着长发往看守所里拖。只几分钟,手无寸铁的我们家人就被全部打倒在街头而被拖进看守所的女人当场昏死过去。看守所门外的我们家亲戚被打的跪地求饶,警察竟然始终没有松手,继续地打……据现场粗略统计:7人轻伤,5人重伤,3人腰部骨伤至今未愈,我(死者的父亲)右耳经诊断为耳穿孔,失去听力……
    
    我事后访问过文家受伤者,他们告诉我:“那天实在恐怖,我们被打到在地后,看见警察用墩布墩地,满地是血,血腥气真浓!”在把打伤的人送往医院途中,还有警察在不断威胁:“妈逼的,还得整你们。非把你们整老实了不行。”
    
    【以上所述伤情,均有无棣县人民医院检验报告为据】
    
    三、
    
    “4.4无棣血案”发生后,引发公众极大愤慨,民愤极大,却无人敢说。
    
    当地的电视台闻讯而至,却被公安局长下令阻止采访。直到事情惹大,张明三不是登门慰问致歉,而是慌忙堵漏。就在文殿楼等五人被送医院抢救时,警察们却接到通知并向所有被打家属威胁道“不许上访,谁上访就拘留谁!”
    
    事件发生后,除了4.4当日现场的文家族人被一一监控外,就连泊头镇老家的诸多亲戚也一律被监视住宅,以至于农民下地劳动都有人跟随。这也就是本文开头所提死者母亲贾荣凤为什么深夜出逃,在外俩月不敢回家的原因。就在笔者秘密进入无棣县县城之时,事发已过一月,仍然住在医院的死者父亲文殿楼却依然被四五个便衣轮番监视,楼梯上下封锁,令本博无法接近。
    
    为了维稳大局,无棣县公安局严密封锁境内所发生事情信息外漏。政府方至今尚无表态。为了能够向外发布真实信息,农民们只有相互协助,通过走漳卫新河河道,沿着防洪堤坝趁夜到河北邻省的海兴县,甚至更远到河北的沧州去打电话,印刷文件以便向外界告知事实真相。
    
    四、
    
    本博于五月初邀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主任王贵强(法学硕士)同往邯郸、滨州、无棣(山东)、海兴、沧州一带对此事,就死者文学海死因问题以及公安局长光天化日下群体殴打农民老弱事件做以调查,因调查阶段,不便公诸。下面仅就文学海死后,县公安局的种种表现做以披露,如下。
    
    一、在打着维稳幌子,试图封锁文学海死因的图谋因4.4事件曝光后,县公安局改变策略,开始加紧对文学海死亡事件的消息封锁,阻止上访、大面积株连式监视住宅、限制行动自由、封锁通信通讯。阻挠新闻媒体采访。
    
    二、为缓解死者家属因情绪而可能采取其他行动,从而暴露其公安局罪行,公安局局长张明山于4月4日无棣县街头大肆施暴造成血案事件发生后当日下午,改口允许死者家属查看尸体,但无理规定如下:只许看头(脖颈以上),不许看身体(脖颈以下被严密遮掩)。在现场文家族人强行突破下大家看到了文学海的身体,只见(文殿楼文字描述)“右耳根部有青色隆起包块,腰部、后背部呈现青色,是个手指甲变黑,鼻孔还不时的往外渗血……”镇上的领导还上门劝说:“文学海死于心肌炎,这事就这样吧!把孩子弄回去,给你们一个丧葬费,不要再找(公安局)了。”
    
    五、
    
    在秘密潜入山东省无棣县县城一个多小时内,我做了部分事件场景的录像。最大的遗憾是未能进入县人民医院,死者父亲文殿楼截止那时尚在住院疗伤。由线人反馈来的信息是:住院部里外均有便衣严密把守。
    
    回到河北境内,我在小县城海兴的宾馆里租下了钟点房,在那里迎接了跨省八十多公里,开着农用车,沿漳卫新河河堤偷偷赶来的山东农民文殿楼家人老小。他们为我提供了大量4.4公安暴行现场图片和文字,部分图片见本文所附。
    
    在录制视频完毕时,文家人执意到市场上买回十多条一种用海盐腌制的海鱼为礼送我,这让我很是尴尬。这里地处渤海湾与鲁北之间,是中国改革开放最早见果地区。但如今所见不能乐观,从我经受过的烟台李淑莲在信访办里自缢一事,到如今的文学海看守所里莫名死亡……或许真是我多疑,那么就请当地政府多做令人可信的解释,可是没有这些。政府总似在做一厢情愿的事情,来自政府的就是权威的、盖棺的,不容置疑的。我听这些饱受苦难的山东人民絮叨着如何加工海鱼,如何烹制可以得到美味,心底下不禁在想,六十年前沂蒙山中得山东妇女乳汁而救伤的那个八路军战士呢?那么现在你又在哪里呢?你现在又是如何在对待着你所说的你代表的人民的呢?
    
    当晚我没有在海兴过夜,乘长途,绕沧州,搭乘二天的返京火车回到北京。我要尽快将此事报道出去……
    
    无棣当局的留言:
    
    老虎庙先生:
    
    拜读了《秘密调查》,现向您说明一下事实经过:
    
    1、 死者叫文学海,现年22岁,曾因聚众斗殴被天津市判刑一年,出来后又因抢劫被山东省滨州市中级法院判刑4年。
    
    2、 死者的亲属在与警察冲突的当天是因为他们二十余人打着4条巨幅的标语在派出所门口以不能入耳的话进行辱骂,拦挡过往车辆,造成秩序一度混乱,并对在场的7名公安人员大打出手,有的公安被打伤,有的被打倒在地上。在此情况下,公安民警根据法律的规定将他们带离现场的,带离过程中并没有象你文章里说的对当事人进行辱骂。他们的行为违反了集会游行**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公安机关将他们带离现场是法律赋予的职责。被带离现场人员的伤情系虚构。
    
    3、 在看尸体的时候,死者的亲属反反复复地查看了文学海的尸体,从头到脚,每一个地方全部看到了。“只让看脸”是不准确的,再说死者的叔叔也称看到了死者背部的青斑了。再就是死者背部的青斑在医学上叫“尸斑”。
    
    4、 再就是说有警察每天跟在他们后面也不是事实啊,这些死者的四位亲属都开着车接受的您的采访了。
    
    5、 死者死亡之后,检察院当夜就就开始调查了,看了死者生前在监室的录像资料,并检查了死者的尸体表面,为了保证法医检验的公正权威和客观,由市检察院组织法医进行检查,在检验过程中死者亲属聘请了邯郸市公安局的一位资深的法医全程见证、监督了解剖的过程,这个死者的亲属还有啥可说的啊。病理检验是在在山东最权威的山东大学医学院病理研究室的专家做出来的,结论是:心肌炎引起的猝死。事实就是事实,这个结论死者的亲属没有异议。
    
    6、 老虎庙先生是位资深的文化人,在采访这一事实时有以下不妥之处:第一,您没有采访县政府、县公安局,只是听一家之言了。第二,您没有采访对这件事负有监督检察职责的检察机关。我认为您采访的范围应该大一点,最起码应该采访一下这些单位,然后再去采访一下山东大学的医学院看看死者到底是咋死亡的,然后再多了解一下四月二日与死者亲属在城区派出所门的所作所为,和公安机关处理这些事是不是按照法律办的。邯郸的王律师说的不正确,资深的律师咋会不了解这些法律规定呢。
    
    请先生与我联系.
    
    我的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QQ:84745531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女生宿舍内死亡等数则“自杀”消息汇总
  • 兰州一起8人死亡交通事故 5人为小学生(图)
  • 山西拒绝公布矿难死亡名单称是家属要求
  • 广东佛山三水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郑运安坠楼死亡
  • 潜江市失踪死亡儿童亲属封堵公安局大门抗议
  • 重庆主城一施工楼房垮塌1人死亡14人受伤
  • 江西德兴等地重金属污染致部分村民患癌死亡
  • 沪一晚两起摩托车惨剧 三人死亡一人受伤(图)
  • 山西盂县辰通煤业公司瓦斯爆炸已致10人死亡
  • “死婴”火化前哇哇大哭 送回医院后没抢救死亡
  • 新发化学毒物威胁公共安全 已致多人死亡
  • 黑龙江绥化龙卷风已致5人死亡 正在紧急救灾
  • 长江重庆忠县段运砂船翻覆已致4人死亡
  • 北大一蒙古国留学生宿舍死亡 穿内衣身上有刀伤
  • 维权业户被抓尚未释放,强拆又致业主死亡
  • 劳教所付昌平家属知道死亡真相后的举报信
  • 黑龙江绥化遭受龙卷风袭击 房屋倒塌至少三人死亡
  • 山西交口一派出所爆炸2人死亡
  • 山西交口县一派出所发生爆炸2人死亡1人重伤
  • 死亡前的抗议--冤民肖青山(图)
  • 山西省大同市燕子山派出所违法致张成福死亡,当地企图借尸检毁尸灭迹(图)
  • 江苏灌南孟祥驹被抓捕死亡“躲猫猫”(图)
  • 莆田市6.24暴力执法致户主死亡纪实 (图)
  • 六警察打死大学生林松岭案 死亡原因确认
  • 冤!当兵女儿在部队离奇死亡 惨!父母年迈老无所医无所养(图)
  • 疑犯被残忍逼供后死亡 3名当事民警免刑责
  • 谁来维护弱者权益:罗玉新同济医院手术死亡案
  • 5年前汪太才因医疗事故死亡,遗体在冰柜仍未火化
  • 湖北荆州醉酒警察将大学生脑浆打出死亡,引发学生暴动
  • 中国人寿鸡西分公司 集体旅游员工死亡不赔偿!!
  • “桑美”台风袭击:真实死亡人数疑被严重掩盖
  • 韩传义:信访干部韩卫国离奇死亡申诉材料
  • 出国打工死亡-谁来维护出国务工者的权益?
  • 安徽一民工在山东潍坊打工的离奇死亡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沈阳东宇公司雇黑社会强迁致村民脑浆迸裂死亡
  • 李新德:人大代表死亡之谜(图)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太原一煤矿矿难致5人死亡 事后矿方将尸体藏匿 (图)
  • 公安部公办访(2001)4250号案件:公安、急救冷血造成死亡,死者还被盗器官
  • 十年来台商在大陆死亡失踪160多人
  • 一个女博士生为在看守所死亡的弟弟呼吁
  • 千万民工无保障 职业病死亡率高(纽约时报)
  • 中国新闻周刊: 孙志刚死亡真相系列报道 谁该为此负责?(图)
  • 多黑!青年被关派出所两天 断4根肋骨死亡
  • 少妇赤身裸体沉河死亡 数十人冷漠围观无一施救
  • 非法留城的自然死亡(户口问题)
  • 深圳一无证民工被治安民警暴打 当街离奇死亡
  • 健壮青年竟离奇死亡 两老人含泪状告广州市收容站
  • 四川“冷漠运政”导致孕妇死亡案宣判,四被告均被判有罪
  • 公安局违法收容致人死亡 法院却判无须赔偿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河南驻马店水库垮坝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有20万
  • 东莞塌楼事件:死亡人数还没搞清就结案,官员开除党籍算“严惩”
  • 格丘山:游走于死亡边缘的中国出版业
  • 中国城市灵性死亡了/郑有国
  • 滥用的权力是“看守所死亡事件系列”的凶手
  • 周东飞:离奇死亡岂是法治肌体上不愈的伤
  • 牟传珩:“非正常死亡”蔓延中国
  • “混日子”的机关比死亡更可怕
  •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 肖余恨:武冈副市长死亡疑云如何让人不抑郁
  • 车辆被盗后肇事致人死亡 车主被判赔偿11万元(图)
  • 陕西刑讯逼供致学生死亡才获刑两年/时冲
  • 甲流病毒尚未变异 山东死亡病例主因其他疾病
  • 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为何三年后才允许报道/沈正赋
  • 预测中国大陆猪流感患者将加速死亡/浏星雨
  • 博客的死亡 /胡泳
  • 道德上死亡就永无翻身之日:蔡英文有责任将民进党拉回来
  • 郑天,女娲之子:正义已经死亡,说熊忠俊蒙难
  • 刘逸明:天堂杭州已成死亡天堂
  • 杨恒均:谁在隐瞒50多位学生死亡的真相?
  • 中国共产党的死亡不会久远/甄爱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