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蒙九成牧民愿移民养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9日 转载)
    
      走进浑善达克直击治沙10年
     (博讯 boxun.com)

      人工治沙刚完成沙海一角
    
      10年,靠着飞播造林和“无为治沙”,正蓝旗治沙取得初步成效,10多万亩草场开始自然恢复,搬迁牧民住上了楼房。
    
      2000年到2008年,正蓝旗累计完成沙源治理工程林业建设任务116.25万亩,但相对于正蓝旗67%的沙地来说,只是“冰山一角”。治沙之路仍困难重重。
    
      治沙多半还得靠天
    
      驱车前往正蓝旗治沙项目区183工程和白音乌拉,道路两旁随处可见水泥桩和铁丝网组成的围栏。自2000年围封禁牧以来,围栏成了草原上独有的景象。
    
      围栏里,旷阔的草原满眼枯色,就连路边的榆树也还挂着枯枝,毫无绿意。这已是立夏时节。
    
      “今年春天太冷,到现在草和树都还没有缓过来。”苏海林对独家深读记者说。以往这个时节,这些项目区已长满了青草,随处可见发芽的柠条、杨柴、沙打旺等灌木和多年生牧草。
    
      “在没有治理以前,这里草场已经完全沙化,还有流动沙丘,牧区近乎无草。”对于过去,苏海林记忆犹新。
    
      2000年,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紧急启动,整个正蓝旗开始全年禁牧。
    
      2002年,苏海林当上林工站站长,封沙育林、飞播造林、退耕还林成了他唯一的工作。
    
      “每天凌晨2点起床,赶往沙区,晚上10点归来。在沙区,渴了喝口矿泉水,饿了啃口方便面,困了与司机挤在一辆小车里打个盹。水泥桩、围栏只能用车拉到中途,其余都是人工肩扛,手推搬运到播区……”
    
      在说到治沙的困难时,苏海林只是淡淡一笑,“没办法,干的就是这种工作。”
    
      5月5日,内蒙古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突降大雪,距锡林浩特200多公里之外的正蓝旗只在4日下了一夜雨,第二天天气阴沉却并未下雪。苏海林觉得这是个好兆头,“下过雨就能在沙窝子飞播啦。”
    
      在近些年治沙过程中,气候对治沙效果产生了重大影响。这一点苏海林深有感触。
    
      有一年夏天,下了几场暴雨,他们在一片沙地上种了柳树、榆树,也采用飞播的手段在流沙上撒山杏、沙柳、沙棘种子。可没想到,第二年就遇到了大旱,许多长出来的树苗都枯死了,飞播的种子也被风给刮走了。
    
      “没办法,治沙就是跟天地斗争的过程,猜对了老天爷的想法,就能成功。否则只能从头再来。”一位当地林业局工作人员说。
    
      九成牧民愿移民养草
    
      8年前,为了控制京津风沙源——浑善达克沙地,正蓝旗白音乌拉嘎查191户牧民离开那片世代生活的草场,搬迁到正蓝旗周边。恋家的情怀,让近半数牧民希望来年能再回到这片草场。
    
      8年后,白音乌拉近4万亩草场已经开始自然恢复,到夏天草可以长到半米高,完全达到了放牧要求。然而整体搬迁出来的191户牧民,90%以上不想再回到牧区生活。
    
      定居不仅让他们结束了靠天吃饭的游牧生活,也让他们从祖祖辈辈生活的平房搬进了楼房。
    
      看着一排排新建起的楼房,村支书玛尼扎佈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从搬迁到现在,他一直想着如何帮牧民解决“后顾之忧”。
    
      66岁的赛宁佈就是当时考虑“后顾之忧”的牧民之一。按照规定,他家在那片草场有近千亩草场,5间砖瓦房。2001年时,由于家中劳力比较多,靠着放牧还能勉强维持一家的生活。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赛宁佈总是担心搬迁后,生活没有保障。
    
      玛尼扎佈亲自去做他的工作,告诉他,旗政府已经在旗上建起了新的移民安置点,每家每户按照人口分配房子,以后还有低保,不用担心生活问题。
    
      将信将疑的赛宁佈随着全村人搬迁了。2002年搬到新村后,他不仅得到了3间砖瓦房,每个月还能领取低保。
    
      “生活真的有了保障,以前从没想过不干活还能领钱。”赛宁佈对独家深读记者说。
    
      “60岁以上的老人,如果生活有困难,都能享受到养老保险和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这不仅解决了孤寡老人的生活问题,也给儿女们减轻了负担。” 玛尼扎佈说。
    
      2008年,正蓝旗将巴音胡舒嘎查、巴音乌拉嘎查、伊和塔拉嘎查列入全旗社会主义新牧村建设示范点,对牧民的住房再度进行了整体搬迁改造。
    
      白音乌拉移民村的平房全部拆除盖楼房。“当时政府说了,按照现在居住的房屋面积还迁。”经历了第一次的成功搬迁,赛宁佈说话也有了底气。
    
      2010年,赛宁佈搬进了一套两居室的楼房,面积近60平方米。
    
      赛宁佈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住进楼房。“在牧区,比较富裕的人家最多是多盖几间大瓦房,谁也没敢想住楼房,那可都是城里人的事儿。”
    
      在玛尼扎佈的印象里,这几年,很少有牧民向他提起要搬回去。在他看来,按照传统养牧方式,草场植被还会被破坏,过几年草场还要沙化。现在吃住有了保障,牧民就不想再回去过穷日子。“90%以上牧民是不愿意回去的”。
    
      每年夏天,赛宁佈都会回到自家草场看看,“柳条、榆树都长得很好,黄鼠狼、狐狸又回来啦。以前这里都是沙子,刮风天,很多羊圈都会被沙子埋了。”
    
      双管齐下
    
      任重道远
    
      自白音乌拉嘎查搬迁后,正蓝旗开始对这里进行治理。飞播造林是当时治理沙漠化草场唯一可行的办法。
    
      飞播造林,就是模仿飞鸟和风传播树种的方式,通过飞机在高空播种,然后封山育林,让种子在自然条件下发芽生长。
    
      “在合适的季节,飞播沙棘、杨柳、沙打旺等耐旱植物,先把沙丘和流沙固定住,再想办法进行治沙。”苏海林认为这是控制流沙最好的方法。
    
      打桩、围栏、规划、勘测……每次飞播,都需要地面人员做很多工作。“为了完成一次飞播任务,林工站所有人都要在沙窝子里来回跑几十公里。”苏海林说。
    
      2008年,白音乌拉4万亩草场开始自然恢复,植被覆盖率能达到98%以上。但不能忽略的事实是,整个白音乌拉的草场面积有近12万6千亩。
    
      在这之前的2000年,中科院也启动了西部行动计划治沙项目。中科院植物研究所把治沙生态站建在了正蓝旗境内。随即与正蓝旗合作,共同对巴音胡舒的4万亩沙地进行治理。2001年,他们采用飞播的方式,在流沙上撒沙棘、杨柴、红柳种子。可一年过后,中科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蒋高明发现,除了极少量沙棘、杨柴成活外,其他几乎全部死了。
    
      在无计可施时,蒋高明听到有牧民在无人看管的沙窝里发现长出了草。亲自进行了查看后,他意识到,自然的恢复能力比人为治理更强大。与其种树被毁,不如实行禁牧,令沙地自然恢复长草。
    
      到2009年,巴音胡舒4万亩草场已完全自然恢复,草最高能长到1米左右。白音乌拉和巴音胡舒两个草场的成功,成了飞播造林和“无为治沙”的典型案例。
    
      蒋高明认为,人类在自然面前不作为或少作为,反而得到更好的草原恢复效果。
    
      据正蓝旗林业局统计,从2000年到2008年,累计完成沙源治理工程林业建设任务116.25万亩,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飞、封、造投资 8184.33万元。
    
      “人工造林成本高,成活率较低,这是事实,但这也是对付流沙的最好办法。如果放任不管,光秃秃的沙丘上怎么能长出草呢?”苏海林对于“无为治沙”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巴音胡舒能够取得成功的前提是,2001年,他们就已经对这片草场进行过飞播造林。
    
      不管采用何种治沙方式,治理好的沙地仍只是“冰山一角”。气象部门2009年公布的生态监测评估报告显示,浑善达克沙地流动、半流动沙丘还有 4053平方公里亟待治理。
    
    
    稿源: 每日新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内蒙古一医院院长受贿案牵出一串行贿案 5人获罪
  • 内蒙赵作海案:他因“公厕强奸”枪毙
  • 内蒙古财经学院一大二男生被害身亡
  • 惊险!北京飞维也纳航班内蒙古上空起火
  • 内蒙贫困县60亿建新城续:/图(图)
  • 内蒙古清水河县拟斥资60亿建新城留下大量烂尾楼(图)
  • 内蒙古一男子刀砍大夫法官建议医院
  • 内蒙古倒春寒 牧业受到很大影响
  • 地下水位下降内蒙古赤峰干旱严重
  • 北京河北山西宁夏内蒙盛传地震 当局辟谣
  • 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一宾馆发生爆炸 已知一人死亡
  • 内蒙包头访民巩富财的诉说(视频)(图)
  • 中国内蒙古巴盟教区杜江主教遭到软禁
  • 内蒙古鄂尔多斯生态治理区内建高尔夫球场
  • 内蒙包头非法打击教会过问必抓(图)
  • 内蒙古赤峰一化工厂爆炸造成2死1伤
  • 内蒙古土默特右旗境内发生车祸5人死亡
  • 西部代课教师录:访被辞退的内蒙代课教师、人大代表(图)
  • 内蒙古兴和官员上班赌钱 记者三次进屋赌局照旧(图)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是警还是匪 内蒙一刑警队长当街持枪恐吓群众
  • 内蒙古狠心法官野蛮致死一村民 数万民众群情激愤
  • 内蒙古自治区地震局:不断的“辟谣”,为何成了不断“造谣”?
  • 反了!内蒙古法院居然以下犯上/陈杰人
  • 胡春华入主内蒙昭示啥信息?一批重大事故责任人和贪官将被重用/zhenzh(图)
  • 内蒙古草原草场退化等问题的出路
  • 内蒙古“聂树斌案”不能老这么“晾”着
  • 呼伦贝尔大雪原:内蒙古牧马人冬季放马情景 (图)
  • 内蒙古,救救草原!救救牧民
  • 彼得:内蒙古频发蒙古族人士被捕事件
  • 内蒙古被监禁民权人士哈达的妻子新娜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
  • 内蒙古人民党成员苏亿拉图被中国政府逮捕
  • 巴雅古特:内蒙古的“现代化”和蒙古牧民的“城市化”
  • 内蒙古“禁牧圈养”政策与草原生态现状/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内蒙古“禁牧圈养”政策与草原生态现状
  • 巴雅古特:蒙古国和内蒙古的异同
  • 活不得安身,死不得安魂,“文革”再现于内蒙古!?/巴雅古特
  • 巴雅古特:白云鄂博矿区——内蒙古殖民地缩影
  • 巴雅古特:就内蒙古杨主席“答记者问”谈蒙古语言问题
  • 蒙古人向达赖喇嘛合掌,内蒙古人却向共产党下跪/达希东日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