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水浸:城市排水系统仅9%能抗“两年一遇”大雨(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2日 转载)
      “这次全面被淹,是这个系统整体无法应对这么大的暴雨。我们之前整治过的黑点这次比其它地方还要好,就不能说我们花了钱没有效果。”昨日,广州市水务局一工作人员回应“治水不见效果”的说法,称广州将逐步提高排水设施建设标准。
    
      去年花了9个亿专门治水浸街,怎么越治越严重了?针对前天的特大暴雨,市民除对水浸的原因感到不解外,也对水务部门治水浸街工作提出质疑。
    
      这位工作人员说,国家对城市的排水设施有明确规定,主干道为抵抗“两年一遇”的标准,次干道为抵抗“一年一遇”的标准。在这一轮的排水设施改造未完成之前,广州的城市排水系统能抵抗“一年一遇”的占83%,抵抗“两年一遇”的只占9%,有的城中村还没有排水管道。
    
      他说,去年广州花了9亿元对228个水浸黑点改造后,基本都达到了能抵抗二年一遇的标准,因此这次特大暴雨,原来水浸的黑点比其它地方受的影响更小一些。“这说明我们的工作是有效的。
    
      市排水管理中心负责人介绍,广州已在考虑全面提高城市的排水设施建设标准。目前须作好雨水规划,对于新建城区须按三年至五年一遇的排水标准建设,对于老城区要通过改造逐步提高排水标准。 (新快报)
    
广州暴雨致大厦断水电半月 近千业主搬离

    水浸:城市排水系统仅9%能抗“两年一遇”大雨
    
      新快报5月9日报道 由于前日暴雨造成高压电房、发电机房设备报废,位于天河立交河涌旁的金穗大厦昨日变成一座空楼,近千业主因停水停电被迫暂时搬离。前天路基塌方造成三人死亡的沙太北路路段,交警部门实行了交通管制,一些危房已被拆除,附近居民只能另寻栖息之所。而白云山的塌方险情已得到控制。
    
      前日凌晨的罕见暴雨造成金穗大厦旁边的河涌水暴涨,最高时竟高出地面80厘米。洪水涌进大厦负一层、负二层,将里面的高压电房、发电机房完全淹没,10多辆小车也一夜变成“潜水艇”。大厦物业管理公司吴经理介绍,损失“至少1千万”。
      物业 恢复水电至少要半月
    
      昨日中午,金穗大厦大院内一片宁静,曾经热闹的通道、电梯间一片漆黑,只有阵阵浓烈刺鼻的发动机废气味。“楼上没几个人了,昨天基本上都搬走了。”保安说。
    
      金穗大厦共33层,拥有309户近千名业主。“电梯坏了可以爬,没水没电怎么住人!”业主李先生说。昨日下午2时许,住户零零散散地回到大厦,得悉仍未恢复水电供应时显得很失落。
    
      吴经理告诉记者,以目前的速度,恢复供水供电至少要半个月――“那是在上千万费用确保的前提下,现在这笔钱怎么筹都是个问题。”得悉水电恢复时间漫长,大楼低层住户也陆续搬离,金穗大厦变成空楼。
      住户 住32楼东西都拿不走
    
      “什么?半个月,那可怎么办!”住户刘姨说,住在32楼的她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差点在阶梯上摔倒。前日,她背着大包从楼上撤离下来,双腿至今仍在发抖。“我腿有毛病,上次试过一次爬楼梯,躺了两天才好。”
    
      在宾馆度过了一个不眠夜后,着急回家的刘姨回来询问,不过保安的回答却让她绝望。“半个月,楼上的菜、肉都臭啦,我不可能又爬上32楼拿吧。”
    
      在大楼门口等候了半个小时候,刘姨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还要商量一下住哪里,总不能天天住宾馆呀!”
      保安 关电闸差点被淹死
    
      回忆起水浸的场景,物业公司余先生仍惊魂未定,“两个保安差点连命都丢了”。
    
      当日2时许,大雨滂沱,河涌水已经涨至地下室出口,两名保安见状立即冲下车库去关电闸。“他们刚刚进去,河水一下子就把车库给灌满了。”余先生说,直到大水淹没地下室,两人仍未见踪影,众人都担心他们遭遇不测。
    
      正在众人伤心之余,两个人头奇迹般的冒出了水面。“幸好他们其中一个是老兵,没有慌,潜水逃出来了。”余先生说。
    
广州地铁筑起沙包抵挡水浸

    水浸:城市排水系统仅9%能抗“两年一遇”大雨


    
     半个月前刚被淹过的杨箕又有五六十家店铺被淹,排水系统被改造过的岗顶再次陷入水浸困境,出租车进了珠江新城就死火,中山一立交积水几乎与红绿灯齐高,番禺南浦岛隧道浸满水……昨日凌晨突袭羊城的暴雨让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成了一片汪洋。
    
      时隔半月,杨箕再次成泽国一片。
    
      虽然吸取半月前水浸教训,大多数商铺从1时许就开始垒沙袋、搬货物,奋力自救至凌晨4时,市政、环卫部门清晨5时许也赶到现场疏通管道、抽排积水,但道路两侧仍有五六十家商铺进水严重。
    
      老板垒沙袋搬货“自救”
    
      记者探访发现,商铺大门大多紧闭,门前堆起了四五层沙袋,店铺货物高垒。“半个月前水浸刚刚清理完,新进的又被淹了,还没赚钱先亏钱!”一家特产专卖店老板说,这次他们至少又损失了两万元。不过,经历了上次水浸,昨日大部分商铺老板们“学乖了”,加上街道办工作人员1时许就挨家挨户敲门提醒,此次损失较上次少了很多。
    
      佳文文具店上次水浸损失了8万元,这次几乎没有损失,老板应先生告诉记者,1时许,他被雷声惊醒后感到不妙,连忙叫醒了全家五人,“那时水已经慢慢积起来了,3点多的时候里面都到膝盖了。”水不停涨,货也不停往高处搬,一家人一直忙到凌晨4时。
    
      质疑市政管道修改出问题
    
      对于近来两次水浸原因,应先生坚持认为是市政部门修改管道所致,“以前从来没浸过,现在一下雨就浸,就在重新铺了管道之后。”提起上次水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杨箕不会成为下一个岗顶”的说法时称,“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才说多久就这样了。”
    
      应先生同时表示,此次水浸街道办、市政等部门很快出动了抢险队员,值得肯定,但是治标要治本,政府部门应该尽快解决水浸问题。
    
      “有备而战”地铁站无恙
    
      据工作人员介绍,昨日凌晨3时许,杨箕站便开始组织人员在四个地势低洼的出口筑起防水工事。“沙包之前就有准备,所以各个出口都没事,直到今早营运才把沙包搬开”。
    
      昨日上午8时许,记者赶到杨箕站现场看到,门口的沙包已被搬开,各条电梯都在正常运转。虽然E出口依旧有漏水情况,但所有出口都未被浸,电梯也全部正常工作,乘客进出站未受影响。上个月水浸时曾一度出现漏水的一、五号线换乘隧道也不见水迹,原来漏水的旧A出口已被修补好。
    

广州水泵沙包上阵 挡水

      广州日报:昨日,广州市停车场协会会长康斯平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暴雨中被淹的车库多数是因为遭遇“倒灌”。康斯平说,比如淹得最厉害的中海康城,紧邻车陂涌,河水倒灌进小区导致小区车库严重被淹。
    
      广州市人防办的专家也证实这一观点,被淹没的车库要么是因为河涌倒灌引起,要么是因为市政道路排水不畅倒灌进去的。
    
      两相邻车库命运不同
    
      昨日下午,记者在水浸较为严重的天河区走访了多个楼盘。龙口西路芳草园小区的车库在这次大暴雨来临时经受住考验,据物管人员许先生介绍,车库浸水的情况并不明显,车主无需担心。记者仔细观察发现,在进入车库大门的通道前,除了有一条排水沟外,车库入口设计了一个小小的坡度,据记者现场观察,足足接近半米左右的高度,为阻挡大雨涌进添加了一道重要障碍。车库入口的大斜坡后还有第二道排水沟,等于给车库上了双保险。
    
      而位于同一条路上的金海花园却是此次暴雨的重灾区之一。记者发现,除了在车库的出入口外缺少一道防护坡外,车库入口处的两个步行斜坡通道反而增加了入水口的通道,车库很快便成了水塘。如今,吸取了车库浸水的经验,记者在车库的各个出入口均看到了沙包,防止雨水涌进来。
    
      地下商场排水工程好
    
      记者昨日走访了广州部分地下商场,商户们均说没有出现水浸现象。而雨水没能涌进地下商城主要的原因是周边的市政排水工程做得比较好。
    
      流行前线位于广州市烈士陵园地铁站下,该商场的工程部陆经理告诉记者,流行前线的地下车库没有被水淹,主要是因为商城方面加强了停车场截水沟的雨水疏导,同时增加了备用水泵,一共有6台水泵在抽水。
    
      “预防水浸,关键是严防雨水涌入车站。”广州地铁公司的工作人员叶先生表示,“我们早已全面准备好工程车、水带、水泵、沙包等防洪物资,并做好抢修准备,确保各项抢险资源随时能够应付突发情况。”
    
广州:昨夜的威尼斯

     5月7日一大早,刚坐下来看一篇法律意见书,电话就响了——是何家二少爷小区负三层地下室被水淹了,什么宝马奔驰林肯无一幸免!我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何少说:昨晚瓢泼大雨,你没听出点动静来?
     睡眠质量好,这个是我的特长。
    
     刚静下来半个小时,又一个朋友来电,说是小区的地下车库成了水库,让赶紧安排人手过去打听下。所里的女同事一个比一个懒,没办法亲自带上一个爷们冲了出去。
     来到朋友的小区,地面上的淤泥水渍还在,小区车库出口处,五六台水泵忙得正欢。一车库车都泡汤了,物业服务的战战兢兢的忙活,车主们还笑得出来。
    
     跟现场车主们聊了半个小时,然后往所里赶。半路上又接到电话。一老板的仓库说是被水祸害了,员工们忙着抢救变成浆糊的存货。
    
     来广州也有好些年头了,这种场面还是头一回碰到。昨晚上也就一个小时的降雨,就把这个千年商都变成了“东方威尼斯”。网上一搜“东方威尼斯”,嘿,还飙出一条新闻《古广州竟是东方威尼斯》,说是宋朝时候广州就已经是“六脉皆通海,青山半入城”,看来这回是盛世重现了。
    
     闲扯了这么久,还是碰点法律的边儿吧。车库被水泡了,这责任谁来担呢?
    
     大伙儿第一想到的肯定是物管。没错,这年代小区的好事儿好像就没有跟物管沾边的。物管与业主之间成立物业服务合同关系。没错儿,物管对小区内业主的财产安全负有保护、保管义务,但是在多大范围内、什么条件下予以保护照管,那些由开发商左手玩右手与物管所签订的《前期物业服务合同》里恐怕找不到明确的答案。 2008年最高院起草的物业服务纠纷司法解释里面提到过要根据物管的过错程度和收费情况,确定赔偿责任及责任范围。(http://blog.soufun.com/20980274/2230289/articledetail.htm)但正是颁布的司法解释里面却不见踪影。汽车浸泡毁损本属于物之客观风险,在民法上,风险的分担原则是“所有权主义”,也就是说这种情况下业主一般自认倒霉,除非有他人违约或者侵权。物管的侵权肯定谈不上,侵权行为是一种作为,水又不是人家灌进去的,更何况还惨兮兮地忙着抢救;那么就只有看物管的违约责任了,合同义务不作为则可能构成违约,但我们从一些抽象的维修、养护、照管等字眼中能直接得出结论么?恐怕还得借助合同解释、合同填补等法律推理手段了。以我之见,在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情况下,主要是看物管有没有过错了,如果有过错且其过错与车辆毁损之间具有因果关系,那么物管是脱不了干系的。不过,像昨晚的大雨,要是像我一样睡眠质量好的保安或者业主,都会很惨。物管即使有过错,只要不是故意,则不可能承担全部责任,否则就不能体现风险负担的“所有权主义”了。
    
     估计也有人会想到开发商。开发商卖给业主们的车位,地下室乃至整个小区作为公有部分的排水系统是否设计合理?是否配备足够抽水设备?这个问题恐怕是公婆都有理了。从开发商来看,房屋已经交付并办理产权转移,这个小区从法律上就与其无关了,尽管其利益的吸盘从未脱离过小区;从小业主来看,开发商建设的小区一开始就存在固有瑕疵,应当履行瑕疵担保义务,或者承担不完全履行的违约责任。在我看来,这二者观点都得修正。房子本身的风险当然在交付后即转移给小业主,但小区公共部分(主要是排水系统)质量不合格所导致的加害给付,还是得赔。小业主根据物的瑕疵担保制度,其实是不妥当的,因为物的瑕疵担保发生在标的物交付之前。不过,排水系统质量是否合格,房屋买卖合同中没有判断依据,只能看有关住宅小区规划所必须遵循的国家标准及行业标准了。
    
     有不少也希望借助保险获得赔偿。其实,保险公司和公证处是一回事,除了客户需要的,他们什么都愿意做。所以,我看即使是买了涉水险的业主,找保险公司拿钱恐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就只会重复一句真理:涉水险的保险事故只能是在车辆行进过程中。这句重复出来的真理足以把人气崩。
    
     部分业主和物管也喜欢归咎于市政部门的道路施工。上次中山一路杨箕地铁站积水倒灌,就有新闻分析说亚运突击施工过程中堵塞下水道可能也是一个诱因。这类没有根据的话我不敢表态,但我想,如果市政施工真的存在较大的过错,那么市政不动产与小区私人物业毗邻,应当接受一定的制约,也就是说虽然你有在市政设施上隔三差五、翻来覆去折腾的权利(或者说权力吧),但应当对邻居的利益予以尊重并接受一定限制。这其实就是物权法上的相邻关系的要义所在。根据民法理论,违反相邻关系中的义务而给他人造成损害,也是侵权行为的一种,由此而造成相邻不动产权利人损失的,应当予以赔偿。
    
     最后想到的是车主自己。这个世界上会自责的人不多了,其实扪心自问,业主也是要自行承担一定损失的。瓢泼大雨之下还有像博主这么睡眠质量好的,是不是心眼儿也忒大了一点?如果说车主们自己无法预料会有如此汹涌的水势,那么又怎能苛求物业管理对这一后果未卜先知呢?这个问题会非常纠结,不过细分析起来会很有意思。民法理论上将过错进行类型化,主要有无个层次:故意、重大过失、一般轻过失、具体轻过失、意外及不可抗力,其中关于过失的三个层次,在我们大陆的民法实践中极为陌生。按照德国法系理论解释,重大过失以普通人注意义务为限,一般轻过失以自己事务注意义务为限,具体轻过失以善良管理人注意义务为限。物管作为物业管理专家,其所负注意义务以善良管理人为标准,是高于车主们自己事务标准,也就是说物管更当比车主们更加谨慎、细心。
    
     综上所述,这方面五方主体都有可能要承担一定的损失。当然,如果诉诸法庭,程序也是一个难题。开发商、物管、保险公司、市政到底要不要作为共同被告出席?依据他们之间的不真正连带关系,似乎应当出席为宜,再由法院在他们各自之间统一分配赔偿比例。
    
     最后,送广州的车主们一句话:东方威尼斯,买车不如买船!车多闹心,上路怕堵,放家里怕浸。
    
南昌市西湖区三建宿舍的住宅民房被浸泡在积水中

    5月8日,南昌市西湖区三建宿舍的住宅民房被浸泡在积水中。当日,南昌市遭遇暴雨袭击,城区多处路段、住宅小区等积水严重,给市民出行和生活带来不便。
    
    水浸:城市排水系统仅9%能抗“两年一遇”大雨


    

江门难于治理“水浸街”

    江门日报:据报道,随着我市正式进入防汛期,为筑牢市区防汛“大堤”,安全顺利通过2010年防汛期,市市政设施维修处正大力开展防汛设施的检修和维护,清疏市区水浸黑点路段的下水道,扎实备汛。
    
      据气象专家分析,今年华南的降雨量会较往年同期高,遭遇特大暴雨的可能性增大。在这一情况下,市政部门能够未雨绸缪,先行检修维护防汛设施,制定防洪工作预案,这种工作态度确实值得广大市民称道。
    
      但是,我们应该看到,市区水浸的黑点多分布于旧城区,如水南六里、梧岗里、羊桥路、东观里、里村等地,每逢大雨,这几个区域都难以逃脱水浸的厄运。如果单靠市政部门的“临涝排水”,不但治标不治本,而且收效不大,当地居民仍然深受内涝的威胁,生活无法安宁。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尽快启动旧城改造计划,科学统筹、成片改造,抬升地基、完善管网。去年,里村的城中村改造已率先启动,水南六里的改造也计划在年内动工,希望其它区域的改造也能尽快列入日程,使旧城区的“水浸街”现象一去不复返。
    
      同时,我们还要注意到,排水不畅不单是旧城区的问题,一些新建区域也开始出现了这样的困境。如院士路金汇城市广场路口,本应平整的道路到此却偏要扭一扭腰,使之成为一个天然的积水区域,别说暴雨,就是小雨也要积水一汪。还有,作为进出市区的主要道路之一的建设三路,每逢暴雨,一些路口就会变成泽国,使往来此处的车辆难以前行,严重影响了交通畅顺与行车安全。看来,相关部门在进行新道路、新区域的建设时,还是应该超前规划、精心设计、按质施工,不要留下“水浸街”的后遗症。
    
      治理“水浸街”是一个庞大的民生工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但我们相信,相关的政府部门只要抱着科学态度、民生情怀,花大力气进行整治改造,“水浸街”的区域就会越来越少。
    
广州新车浸水变“泥头车”

    水浸:城市排水系统仅9%能抗“两年一遇”大雨


    
    暴雨过后,变成“水库”的车库中的大水退却逐渐恢复原貌,而被水淹没的数千辆车仍然无法动弹,必须等待着被逐一拖往修理厂,与此同时,由于水淹造成汽油泄漏,出于安全原因,部分车库也宣告暂时关闭。
    
      爱车出水全部毁容
    
      在暨南大学教学楼四周的小路上,停满了交通拯救车和已经被拖出来的车辆。走进刚刚退水不久的车库,地上还是湿漉漉的泥泞一片,整个车库仿佛被洗劫过一般凌乱不堪,截至昨天下午6时,暨南大学教学楼停车场中仍然还有20多辆车等待着被拯救出来。
    
      “惨不忍睹啊!”望着刚刚被从地下车库拖出来的爱车,一位车主感叹说,爱车全身都是泥泞,整辆车只露出个车牌,打开车门、后备箱、发动机前盖,到处都在滴水,“完全被毁容了。”车主心疼道。望着已经面目全非的爱车,车主张先生苦笑着对前来拖车的维修人员称:“才开了3000公里,连机油都没换。”没想到新车就变成“泥头车”了。
    
      据学校老师介绍,由于车库内的水太大,开始仅靠自己抽没什么作用,后来省抢险队来帮忙,才终于在昨日中午把水抽干,至此36辆车已经在水下待了36个小时。有学校老师表示,校方已成立专门小组处理这个问题,预计在10日老师和学校会协商处理善后及赔偿等问题。
    
      汽油泄漏车库关闭
    
    
      在天河区龙口西路210号丰泽大厦,记者看到车库入口处贴出一纸告示:由于车库负二层水淹,导致汽油泄漏,严重威胁车库安全,从5月7日~14日,车库关闭,禁止一切人员车辆进入。
    
      “今天肯定拖不完了,还有20多辆车在车库里”,截至昨日下午6时,丰泽大厦的保安仍然忙着协助拖车,禁止其他人员和车辆进入车库,以免占用车道阻碍拖车。“整个龙口西都在拖车”,记者看到,狭窄的龙口西路上,到处停放的都是各个修理厂家的救援车、各个保险公司的赔付车以及被拖出来的车。
    

广州不美好 百万豪车被淹地下车库

     连日来南方各地都出现了强降雨,而7号凌晨广东省广州市的一场特大暴雨,更是让市区的多条主干道发生瘫痪,许多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都被淹没。
    
     这是5月7号广州市某电子城地下停车场入口的当天画面,从镜头上我们可以看到,数米深的车库,斜坡上的水位都已经和路面对齐,可见整个地下车库都已经被雨水完全淹没。
    
     经过3天的连续抽水,5月9号,当该电子城地下停车场的积水被基本抽干后,被浸泡了数十个小时的汽车终于得以重见天日。让我们再来看一下对比画面。
    
     记者:在水里泡了多久了?
    
     车主:泡了五十多个小时。
    
     记者:大部分是哪些车淹的比较多?
    
     车主:大部分都是二三十万的那种。
    
     记者:跑车呢?
    
     车主:跑车就是一部Q7吧,买了10来天吧,还有两辆X5马上开出来了。
    
     记者:这里面淹的最贵的车是多少钱?
    
     车主:120万,Q7,他只买了6天,开了100多公里,牌子还没上。
    
     进去的时候都是潇洒地开着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却得请拖车来帮忙。一场大雨,让广州许多车主损失惨重。据了解,这场大雨共造成整个广东省共有大约1.3万辆汽车报水淹损,其中更是不乏许多价值百万的豪车。
    
     (陕西电视台第一新闻)
    
水浸令地下车库 “香饽饽”变“破皮球”

    来源:羊城晚报  
    
     广州车位紧张,无论商业区还是住宅区,地下停车场都一位难求。7日的一场豪雨,使得很多有车一族烦恼不尽———据估计,有1.3万辆车遭到水浸,其中地下车库成为重灾区。
    
    连日来的强降雨已经渐渐远去,有些被水淹没的地下车库清理积水和拖车还在进行中。把被水淹过的车辆作为“二手车”卖掉?维修索赔甚至起诉?这些善后处理相继提上日程。
    
    管理人员做了什么
    
    面对汹汹水势,不能说所有的地下车库管理人员均未尽力。
    
    位于东圃的中海康城管理人员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事发时值勤人员启动了紧急预案,既在倒灌口堵沙包,又试图通过电话和广播通知车主转移车辆,还要保护车主的安全。可惜,消防广播的声音被雷暴声淹没。
    
    龙口小区龙苑大厦的20多个保安参加救险,试图在车库入口处垒放沙包堵水,可惜尚未码好,积水便冲入了车库,两名保安还被水流冲进车库,幸亏水性比较好,最终穿过车库门口5米高的水浪游了出来。
    
    龙口西的帝景苑小区相关负责人麦先生说,暴雨期间,车库积水一度深达30厘米,保安人员全体动员搬运沙袋堵水,排水管道和车库内配置的自动水泵及时抽水,使得车库免遭灭顶之灾。
    
    另据媒体报道,合一国际物管处有关负责人称,7日凌晨3时暴雨最大时,沙井盖下喷出一米多高的水柱,十余名保安人员先后到场急救,甚至有保安拿来门板堵水,两名员工还险些被冲入负二层。
    
    面对严峻的水情雨势,防水浸硬件建设是否到位,预警是否及时,救险方案是否合理,带来的是不同的结果。
    
    怎么不关上“三防门”
    
    中海康城作为广州全城最为严重的车库水浸点,水浸车辆多达300余辆。昨日下午记者在中海康城三期的车库门前看见,小轿车均已变身“泥头车”,被以人推或其他车辆牵引的方式移出地下车库,此前它们被浸泡已达数十小时。有车主质疑,积水倒灌入车库时,地下车库的“三防门”并没关上,不是管理人员不及时,而是根本就关不上。
    
    记者就此采访中海康城管理处客服负责人魏女士,她始终不愿正面回答这一问题。有业主透露,为方便车辆进出,车库“三防门”已被水泥封死,紧急时想要关上难度太大。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龙苑大厦停车场,对于“三防门”,管理员彭先生倒是很痛快地表示,因为车库门口不平整,铺垫了钢板,所以“三防门”无法关闭。
    
    据了解,“三防门”没有关闭或者没想过去关闭的现象在水浸的车库中并不少见。有业内人士表示,广州很多地下车库都是人防工程,“三防门”关闭后密封性好,可以达到防火、防烟、防水甚至防毒的功效。可惜的是,这些用来抵御战争的“三防门”在此次迎接水浸时却没发挥效用。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州“硬质化” 水浸重灾区
  • 广州遭受特大暴雨侵袭 重演“水浸街”/图(图)
  • 山西万荣:污水浸农田 耕作成难题
  • 大陸國庫水浸,怎麼辦?/林和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