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曙光第一村-浙江温岭山寨中石油调查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11日 转载)
    
    (作者案)此文在<南方都市报>发表后,村委会即委托上海律师,对温岭市土地管理局两份行政处罚书未执行,予以起诉.因为该油库确系违法占用耕地,法院将败诉之风险告知政法委,温岭市当局在市政法委副书记林某和石塘镇党委书记策划指挥下,以08年村民曾经阻塞道路,打碎政府车辆玻璃,抓捕数名村民及村民代表,试图挟持要求村委解聘律师,撤消诉讼,接受他们800万的"补偿方案".
     该油库的法人代表吴刚,是中石化台州公司副总经理曾晓华的弟弟.另外的几名股东,分别是市公安局某领导,市财政局长江涌清和市发改委主任的近亲属. (博讯 boxun.com)

    该公司接受了30余名温岭干部的借贷,定息每年25%左右,涉及了公安,税务,工商和发改委,政法委等实权部门的领导干部.
    
中国曙光第一村"山寨中石油"调查

    
     太阳每天升起。2000年,中国大陆新千年第一缕阳光照耀的地方,是浙江台州市下辖温岭市石塘镇一个叫流水坑的渔村.
    村民们说,在村庄的最东边,有一处叫“钓人浜湾”的地方,就是接纳第一缕曙光的所在。那里是一个海边台地,海水冲击着巨石磊磊的海岸,巨石之下的海水,盛产牡蛎和海带。因地势相对低洼,地形不开阔,因此2000年建成的"中国世纪曙光碑",选址于它身后一座海拔200米左右的山头.
    也就是这一年,镇村干部们要求村民"舍小家,为国家",一座大型油库“中国石油浙东第三油库”遂落户钓人浜湾.由此更准确的说,中国大陆每天第一屡曙光,照耀的是矗立的油罐顶部,上有“中国石油”的中英文醒目标识.
    2008年,流水坑村的村民央人调查,结果让他们吃惊不少:这几十个巨灵一般的油罐,居然是个山寨版的"中国石油"。
    ______它们是谁的?
    
    
    
    1.中石油来了
    小渔村来了大项目,“中石油”油库落地曙光村。
    
    浙江省温岭市的最东端,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渔村。流水坑村,是因一条200多米长自上而下横穿半个村庄的溪坑而得名。全村300余户,近千人,几百年来,男人们在渔季出海捕捞,女人们则在家操持女红家务。
    在村庄东端,是一块高出海面40多米的台地,面积近80亩。渔民们在山上种植蔬菜和山芋,台地下的海水盛产牡蛎、紫菜和海螺。村里的老人说,接纳曙光的地方是块风水宝地。
    2000年,接纳了照射中国大陆第一缕阳光之后,流水坑村的台地上来了客人。在石塘镇政府及村干部的引荐下,一个油库项目将在此落地。
    据镇干部宣传,这是中央企业中石油公司“浙东第三油库”;村民们对此深信不疑。早在1999年12月,经温岭市政府温土字(99)第87号文件批准,流水坑村未利用的0.57公顷土地将用作仓储用地,出让期限是50年,该块土地正是“钓人浜湾”。
    2000年9月,自称为“中国石油”下属企业的温岭中油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与时任流水坑村委签订协议,一次性支付35万元作为占地补偿。
    除了占地补偿外,作为回报,经营油库的公司还修建了一条几公里长的道路,昔日仅有土路的流水坑村得以跟外界直接相通。
    一座座油库拔地而起,渔民们对此并没有太多介怀。虽然与最近的房舍相距也不过千米左右,居住于此的村民有些担心。但在镇干部和村干部的安抚下,渔民们说本着“舍小家,为国家”的精神,为支持国有企业和国家项目建设,对油库项目大多数人持支持态度。油库上至今仍在的“CNPC”及“中国石油”的标志,向村民们力证油库与大型国有企业中石油的关系。
    油库建成之后,温岭中油石油公司也在海岸修建了港口,油库的客户,主要是加油站、渔船和电站等用油单位。在以后几年,油库的生意越做越大,先后两次在村里拿地,硕大的油罐,沿着海岸一字摆开,规模扩大数倍.与村庄最东头的人家,仅隔两三百米水面.
    村民代表郑菊芳说:"那时村长支书拿出一张白纸,让村民代表签字,说是签完字到镇政府拿补贴.事先不清楚,这些签字的代价是被拿走土地."
    "舍小家,为国家",流水坑的村民,与油库之间大抵相安无事。
    男人们在渔季依然出海打鱼,女人们在家带孩子、做家务,等待归船。
    镇上亦有些人,对堂堂中石油不通过征地程序,在集体土地上建设油库有疑惑,但无人能说出究竟.
    2.矛盾激化
    油库与村庄纠纷升级,最终酿成“堵路事件”。
    
    和平相处的日子持续到了2008年。
    然而,这一状态被一次斗殴打破。
    当年7月13日,两位流水坑村的少年,在进入油库厂区的海礁钓鱼时,与库房管理人员发生了口角。油库现任总经理吴刚解释称,是库方为了安全,阻止了两位村民在油库周边钓鱼的行为。
    口角演变为殴斗,村民指称被管理人员殴打致伤。事件发生后,流水坑村由此沸腾,不少村民被激怒了。
    据村民介绍,在此之前,当年已有10余人次与油库管理人员发生纠纷。在紫菜、牡蛎收获的季节,村民在油库周边捞海货时,大都遭到油库管理人员的阻拦;发生口角后无一例外都变成殴斗。最终的结局,是村民受伤,而据村民称,殴斗后村民报警求助但警察处置不力,流水坑村民和油库之间的矛盾日渐加深。
    7月13日两名少年被打,成为村民和油库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7月15日,愤怒的村民将油库通往外界唯一的道路堵住。数百名村民们在路上铺上了席子,搭起了帐篷,日夜轮班。
    事件发生四天后,石塘镇领导干部赶赴现场进行劝解,但村民并不领情。油库一方,则请来了几十名保安,试图将堵路的村民驱逐出油库通往外界的道路。殴斗不时发生,彼时,镇干部的口径是,群众不能影响大型国企“中国石油”的正常生产经营,必须尽快撤离。
    流水坑的村民对此并不理会,他们最初的诉求是,官方必须合理解决油库管理人员殴斗村民的问题。
    那时他们手中已经有了很硬的证据____温岭市土地部门的告知书.上面说:油库的两次扩建使用土地,都属于非法占用土地.告知书上说违规土地是11.3亩,但村民说,除合法获得的土地,他们侵占的集体土地有近80亩.
    由于石塘镇官方未能解决纠纷,其上级政府温岭市派下市委副书记、公安局长及政法委负责人为首的工作组进驻流水坑村。工作组的相关领导称,半年之内,保证处理好油库与村庄的纠纷,镇政府并向村民承诺,油库先向村委会账户汇入150万元保证金,妥善处理问题后村民可获得相应赔偿。
    8月6日,村民全部撤出油库库区及道路。
    镇里的书记,当时拍胸脯说年底前一定解决村民的问题.现在已经一年半了.
    
    3.新官上任
    新村官上任宣称将维护“村权”,力揭油库内幕。
    
    流水坑村与油库的矛盾浮出水面,除了村民不满因进入库区海域钓鱼或捞海货被打外;2007年流水坑村委改选后,新村长的上台和她的执拗态度,也让原本诸多秘不外宣的内幕逐渐揭开。
    据村民称,在此前,村民与油库偶有矛盾发生,但时任村长陈达财并不站在村民一方。久而久之,村民怀疑陈在油库中有股份——油库总经理吴刚向南方都市报记者证实,陈达财原先在油库确有股份,“是一股,30万元”。“如果村领导不入股,以后我们经营时被村民骚扰,那我们也没有个说话的人了。”吴刚说,当时是希望村支书林天云和村长陈达财一同入股,但因林称未能筹足资金。
    堵路事件发生后,石塘镇政府秘密要求陈达财退出了股份。在村干部改选中,陈亦未能获得大多数村民的支持而下台。
    新上任的村长叫林桂凤,在村长竞选中,她宣称将为维护流水坑村利益及村民权益而被推选上台。
    流水坑村及村民的利益被谁侵害?村民认为首当其冲的是坐落于“钓人浜湾”的“中国石油”油库。除了钓鱼、采紫菜和捞牡蛎不时被油库管理人员殴打驱逐外,流水坑村新兴的“渔家乐”,因油库的存在也让村民认为大煞风景。
    这块土地,按一些商业开发人士判断,价值逾亿.对于由于海洋渔业日见衰微,只有在旅游业中找出路的流水坑村来说,这个是他们发展旅游业的拦路虎.
    2006年,流水坑村率先在台州创办了“渔家乐”,其渔业休闲旅游逐渐获得周边游客的青睐。但村中最好的观景区域“钓人浜湾”却是遍布油库,令不少游客为之惋惜。
    石屋群、古石堡、石井,流水坑村的美景不仅逐渐被国人所知,在旅居英国的石塘镇籍女作家郭小橹笔下,其英文小说《Village of Stone》(“我心中的石头镇”)亦以石塘镇为原型,流水坑村是石塘最美的村落也被不少外国人知晓。
    可是,没有人知道,第一缕阳光照射的所在,是石头屋群落中的油库。
    林桂凤当上村长之后,开始试图着手解决这一问题。最先的质疑,是油库占用村集体土地的补偿问题。
    村民们认为,前任村委与油库签订的占地补偿协议,由于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应视为无效。依据1998年施行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九条规定,租地等涉及村民利益的事项,村委会必须提请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决定方可办理。
    在村长林桂凤的带领下,村民委员会成员开始与油库经营者进行交涉。村委会的动作,引起村党支部委员会的不满,当了半辈子村支书的林天云,认为村委会在无理取闹。村委会一方,则怀疑老支书及其旗下的村党委成员得到了油库的好处,但最终拿不出任何证据。
    流水坑村“两委”,由于油库的问题开始发生分裂。村党委成员支持油库继续在“钓人浜湾”生产经营,而村委成员则执意对油库进行调查。
    “这油库有很多的传言。”林桂凤说。
    "我从当时堵路时,一些市里的干部态度中,也觉察出味道:中石油如何能接纳陈达财当股东?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更高级别政府官员的股份?"林桂凤说:"否则,政府让他们拆除违章建筑,腾退侵占的土地,他们为什么敢于抗命?"
    政府处罚决定书成为一纸空文,林桂凤梦想中的开发也无法落实.在她的构想中,这里有海景山景,是中国大陆第一缕阳光照耀之处,可以开发一个"海誓山盟"项目,把旅行的情侣们的爱情誓言,镌刻在石板上,镶嵌在崖壁上.老人们想盖个观音庙,在台地最高处,面向海湾,香火一定旺盛.村里的年轻人,想着在山海之间盖青年旅馆,肯定会受到"驴友"们的欢迎.
    林桂凤开始奔波于温岭市政府,律师事务所等机构之间,她没有得到答案.有些人开始很热情,最后却无语.
    很多无形的手在阻止着她.流水坑著名的渔家乐,再也难见来自温岭台州的高官显宦.以前这里几乎是政府招待来宾首选之地.旅游的萧条,让维权的村民中有些人发生动摇.林桂凤跑到上海,找旅行社帮忙,很快打破"经济围堵".但不久,游行社的大巴.被人扔上烂泥,车身上划出道道儿.
    "我家的窗户,几次被人打破.他们千方百计阻止我查下去."
    他们是谁?他们在村里,在镇里,在市里,在很多这个村长高不可及的地方.
    
    
    4.这个"中石油"不简单
     油库居然是私人的.这么多年能在在国有化浪闪转腾挪,它自有存身之道:一是它掏空了"扶贫项目";二是它"山寨"了中石油.
    
    几位新村委成员,秘密前往上海和杭州,寻求懂法律的人士支持.上海的朋友让律师帮忙,在温岭,台州,宁波,上海等地调取相关企业的工商资料.林桂凤央人研读,结果让人大跌眼镜.
    1990年代末,随中国进入WTO谈判接近尾声,,国家开始谋求又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大巨头兼并和控制成品油批发零售企业,此前各地方政府和民营资本兴办的油品企业多需投靠两大巨头,才能获得一线生机。对中国政府而言,此是在WTO后阻止外资通过收购国有集团之外的油品企业,染指中国油品市场的未雨绸缪之举.
    相关行业人士说,大约在此前后,油库和加油站价格腾贵,"在上海,一个加油站,居然要5000万以上,而台州加油站价格也贵了10倍以上."
    而这个油库的横空出世,也就是在油品企业价格飞涨的前夜.而省级相关部门的审批政策也趋紧."民营几乎没有任何机会."
    最先向主管部门提出开办油库项目的,是全为地方国资的温岭(景宁)富邦民族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有两名股东,一是景宁县协作办,占20%,二是景宁县协作公司,占80%。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柏根。
    1998年5月,前述公司向浙江省有关主管部门申报开办油库项目。
    作为浙江省贫困县的景宁,在上世纪90年代,与经济发达的沿海县级市温岭有对口支援协议。油库项目不久获省计划与经济委员会能源处批准.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审批文件载明,建造油库的地址是距流水坑村近10公里的横屿岛,该岛在石塘镇渔港外海,至今荒无人烟。
    一些外村干部曾经在会议上听到这个项目是"山海合作"的扶贫项目.海是指温岭,山是指景宁.
    油库项目获得审批后,1999年6月注册登记的“温岭市中油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流水坑油库”)股权结构随即发生改变,工商资料上当年还待业在家的工人苏晓敏,成为该公司股东并任法人代表,而“发起人”温岭(景宁)富邦民族发展有限公司仅投资10万元,股份不足5%。由此,原先申报项目时为县级国有企业的油库运营主体,悄然变身为民营企业。股东包括苏晓敏等6个自然人及发起人(公司)。
    1999年5月,国务院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经贸委等部门《关于清理整顿小炼油厂和规范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意见的通知》(国办发〔1999〕38号 )。
    通知要求,“对成品油批发企业,要在1999年内进行清理整顿,取消不具备条件的批发企业的经营资格。对石油集团、石化集团以外经清理整顿合格的成品油批发企业,可由石油集团、石化集团依法采取划转、联营、参股、收购等方式进行重组。”
    当年7月,国家经贸委、外经贸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印发《关于清理整顿成品油流通企业和规范成品油流通秩序的实施意见》(国经贸贸易[1999〕637号)。
    有关通知强调,从事汽油,煤油,柴油批发业务的企业——“注册资本不低于500万元人民币”,“两大集团所属批发企业具备从事汽油,煤油,柴油批发业务基本条件的,可从事汽油,煤油,柴油批发业务”,“两大集团以外的批发企业具备从事汽油,煤油,柴油批发业务基本条件的,可由两大集团依法采取划转,联营,参股,收购等方式进行重组,重组后的企业可继续从事汽油,煤油,柴油批发业务。”
    前述通知要求,在1999年12月31日前未取得经营批准证书的企业,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取消其三大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
    据此整顿意见,"流水坑油库"增资至注册资金518万元;为了两大石油巨头绞杀的夹缝中求生,流水坑油库找到了宁波保税区中油油品销售公司,该公司于1999年6月给温岭市石油市场整顿领导小组出具的证明称,流水坑油库是其联营单位。
    "但事实上,他们与宁波中油之间的合作中并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联营.可以说,他们只是找到一张护身符.其效力上也有问题,没有证据表明,他们有事实上的合作."有问题的"护身符".温岭市石油市场整顿领导小组居然予以认可.
    在油库的发起人温岭(景宁)富邦民族发展有限公司让出控制权之前,又做了一件事____向温岭计委及有关部门申请异址.并得到相关部门批准.油库从交通不便的横屿岛迁徙到流水坑村.六个部门在两天内盖起所有图章.按记者查阅有关行政法规,县级似不应有相应权力,需要原审批部门渐次审批.在迁址申请中,有如下文字:"该地址距离居民点3000余米,所用3000余平方米地域为海边岩石山脚,无论从消防,环保,土地,城建规划等各个方面都符合要求."但距南方都市报记者实地勘察,离居民点最近的油罐不过200-300米.而最近的民宅系建造于几十年前的石屋,墙体石料已严重风化.
    2000年7月,经营油库的主体变更为台州华东中油石油销售公司。温岭市成品油市场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及台州公安局消防支队的批准文件称:根据国家经贸委油批发证书第334013号成品油批发经营批准证书,同意设立该企业及其经营范围。
    据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台州华东中油石油销售公司有两名法人股东,分别是温岭市中油石油销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苏晓敏;另一名是上海华东中油石油销售有限公司,其以“无形资产及人民币”出资78万元,占15.06%,法人代表是高振怀。此前,向主管部门申请兴建油库项目的温岭(景宁)富邦民族发展有限公司已全部退出,其股权按注册时的原价10万元转让给了苏晓敏。
    有关法律界人士:2000年时,这种股权价格应该翻了何止数倍,发起人如何在做成那么多事后,廉价出让股权呢?其中缘由,也只有内部人才清楚.
    工商材料显示,上海华东中油石油销售公司原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销售公司华东分公司,1999年按照国家整顿成品油批发企业的要求,更变为中国石油旗下的独立法人企业。但从2001年起,该公司已停止销售成品油业务,也就再无从事零售的批文。
    2001年10月,为了在加入WTO过渡期结束前让国企完全控制石油市场,国务院办公厅有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整顿和规范成品油市场秩序的意见》,该意见再次明确了中国境内的成品油批发,必须由中石油和中石化经手经营。
    由于“取得”了中石油旗下企业“上海华东中油石油销售公司”的入股联营,流水坑油库得以在两大石油寡头对民营企业的“绞杀”中偏安流水坑村,。
    它真的被"中石油"招安了吗?本报记者调阅相关工商资料显示,在上海华东中油石油销售公司历年的“对外投资情况”中,并没有对“台州华东中油石油销售公司”的投资行为。而其在经营期间,公示投资企业达10数家之多,亦无甘为小股东的情况.
    "企业对外股权投资,工商资料应该有完整记录."一位上海律师说:"否则,企业帐如何做?"
    根据WTO协议,国家在2006年12月完全开放了成品油市场,此时"中国石油"这道护身符亦无必要.次年5月底,"上海中油石油销售公司"抽身而退,将股份以78万元的原价卖给一叫吴刚的自然人.此时,无论其是否真的入股,"台州华东"中再与中石油无任何瓜葛.但在流水坑村油库,经营者在油罐及油站喷上了宣示其属于中石油的“中国石油”及“CNPC”标志。记者近日实地采访,四下观望,中国石油的中英文表识,已四处可见.
    根据<<中国石油报>>报道:2003年,由于油品经销商盗用“中国石油”标识违法行为猖獗,中石油华东销售分公司曾对华东、华南地区非法使用“中国石油”及“CNPC”标志的企业进行清理整顿。据行内人士分析,因为此前,两大巨头以黄河为界划分疆域,中石油经营主要在北方,中石化经营范围在南方.而南方这些打着中石油招牌的油企,多也是想借此免于被兼并,同时欺骗消费者.
    流水坑油库又躲过了这次清查。闪转腾挪6年,功夫了得.
    现任石塘镇党委书记项根法至今仍向本报记者坚称,这是“中国石油”的油库。
    5.“收复失地”怎么那样难
     想改变“丧权辱村”协议,收复失地.村民们要对付的是油库背后的官员。
    2006年12月,中国加入WTO五年过渡期结束。彼时,在两大巨头已经掌握中国石油市场后,成品油批发及零售,对民间资本及外资开放。
    至此,流水坑村油库恢复原形,在工商资料上变为100%的民营企业。这个油库前后两位大股东,在工商资料中进入董事会,任职董事长前都是下岗人士,似无如此之大的经济实力和政治资源开办企业,并保护企业在政策的惊涛骇浪中安然存续今日.
    有温岭官员向本报记者秘告,两任董事长苏晓敏和吴刚系夫妻.他们并无此能力,在他们身后,是吴的亲哥哥曾晓华.曾晓华幼时即被当教师的父母,送与曾氏抚养.他是石油业中人,现职是中石化台州分公司副总经理,市政协委员.而在任现职务前,长期担任温岭石油公司经理(属于中石化序列)和市石油行会负责人."流水坑油库一次次躲过整顿,规避有术,很简单,曾晓华就是温岭市石油市场整顿领导小组负责人".
    中石化地方公司的副总经理的弟弟,办了个"山寨中石油",这种关系耦合,无疑让人充满联想.
    现任董事长吴刚向南方都市报记者证实曾晓华是他亲兄长.他称:油库现有股东实为36人,之所以工商注册登记显示仅有6名股东,是“代持股”的缘故。但对为什么人代持,为何代持,他拒绝表露.经记者反复求证,仅现有的六位股东,即有近亲属在温岭市公安局,市发展改革委员会,市财政局和地税局担任主要领导职务.而这些部门,是审批这类特种企业,执行有关整顿政策的要害部门.
    温岭是中国改革时代股份制的发源地.有关政府人士向南方都市报记者称:在九十年代后,民营企业的股份制发生一些异变.为得到官员保护和支持,有些企业送干股;有些是暗股;有些企业,如90年代有名的黑社会头子张畏,居然向官员定向发行年收益达银行利息数倍的企业债券."谁要不买,就策动那些被获利官员收集资料举报.张畏案发时,当时市委常委,拒绝买他的债券的仅政协主席和政法书记等两三人.""世纪初,曾由<<南方周末>>揭露的石塘镇渔霸事件,一伙流氓获得鱼市场主导权,强买强卖,镇政府为财政收入计,还与渔霸'政策配合',禁止渔民把鱼卖到其他市场,这个案件虽被破获,渔霸头子都被刑事处理.但这个鱼市场,有很多官员的暗股在其中,几乎人人皆知.而对相关官员的处理理由,却是赌博."
    对流水坑油库30位隐秘股东的真实身份,外人难窥其详.但以该企业在开办后,两次因土地问题被处罚,而政府部门在执行上踯躅难进来看,这些隐秘股东,应该不乏官场中人.
    由于男人们多在海里捕鱼,流水坑村的妇女担负起维护“村权”的重任,在新任村长林桂凤、村妇女主任陈云英及村民代表郑菊芳等人的带领下, 流水坑村重新审视油库项目。
    村民们发现,如今建设油罐的大部分土地,其权属性质仍为集体土地。依据现行法律法规,兴建油库等项目,其土地必须先由政府征用,转换为国有建设用地后通过“挂招拍”形式方可进行。村民们开始联名上书,要求相关土地管理部门宣布,最初在石塘镇政府见证下的土地出让行为为无效。
    2008年4月,温岭市政府土地部门向流水坑村委出具了《浙江省国土资源信访事项调查意见告知书》(温土字2008年(29)号)。告知书称:
    温岭市中油石油销售有限公司于2001年12月间未经批准,擅自在石塘镇流水坑村地方动土建厂房。“非法占用土地面积7528㎡”。
    该公司又于2003年8月间未经批准,擅自在石塘镇流水坑村地方动土建设,建至九只储油罐及场地等建筑设施,“非法占用土地5593.49㎡”。
    告知书显示,除了责令公司退还非法用地外,并应自行拆除土地上新建的九只油罐及其他设施,并回复土地原状及缴纳罚款。
    至今,除了上缴罚款之外,油库库区上的油罐及其它建筑依然如昔。
    对于流水坑村30.13亩(包括非法占地19.68亩)土地,土地主管部门称将统一调整为建设留用地,并正在办理相关补办报批手续。
    如今,流水坑油库共有18只油罐,分别存放柴油、汽油、煤油等油品。2005年6月,温岭市公安局消防大队对油库的消防验收意见书中,明确称“该库区不得存放甲类油品(即汽油——记者注)及另作它途”。但据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附近用油单位及司机,这个油库向有汽油销售.温岭和台州市内的一些油商也将汽油存放此地.
    “堵路事件”发生后,由于前任村委班子未能采取强硬立场,而此前村支书林云天曾希望村民签名,领取被视为低廉补偿的占地项目补贴;这些举措,被一些村民骂称前村委领导“很乌龟”。
    一位陈姓村民称,原村两委与油库签订了“丧权辱村”的非法协议,新村委应该依法据理力争“收复失地”。
    得到了油库非法占地的铁证之后,林桂凤等人向油库提出要求,补偿近10年来的占地费用,并归还土地。
    但土地之上,已油罐密布。据台州市经济委员会文件(台经综合[2005]144号)显示,截至2005年,油库已投资12000万元。
    在这一背景之下,温岭市及石塘镇政府只得做村民工作,期望给予合理补偿以平复村民的抗议。
    此前支付的占地费用,油库称可不算数,再补偿450万元;流水坑村委并不同意,当村委掌握油库内情后,在镇政府的协调下,油库将价码提高到600万。但流水坑村委称这明显过于低廉,“我们要依法拿回土地。”林桂凤说:"把油库的事情,交给镇政府协调,我也不知道市里怎么想,他们是利益关系人,油库搬了,他们一年损失上百万的收入,你说他们能向着村民吗?"
    最先引进油库项目的石塘镇政府,现任镇委书记项根法觉得政府左右为难。“油库已经建在那里了,你不能说拆掉就拆了吧?现在政府做中间人协调,流水坑村却无法拿出一个统一的意见,你说怎么办?”项根法说,由于流水坑村“两委”不和,村民会议无法召开,“有人说补偿600万也就够了,有人说要5000万,你说听谁的?”
    对于目前的僵局,油库总经理吴刚则表示出对镇政府和流水坑村的不满。“当初是谁把我们引进来的?是他们求着我们来的。石塘镇政府办事一向就是拖,当官的都想拖到自己脱身。”吴说,按照当年温岭的投资情况,企业只需向政府缴纳了相关费用,各种证件都由政府负责协作办理。“上一任镇书记离任时,给我发了条手机短信,他说‘我调走了,以后你们有什么事找新任书记’;”吴刚抱怨说,政府行政效率低下,导致至今因为国家相关政策变动,让油库身陷漩涡。如果让我们搬走,赔偿村民损失,我们要告镇政府.
    “我们有什么办法?对镇政府我们就像一只木偶,政府说你这腿抬高一点我们就被拉着抬高一点。”吴刚说,后悔在流水坑村投资了油库项目,“我们投那么多钱下去了,港口、道路都弄得好好了,就像要关门打狗了。”对于村民的要求,吴把油库形容成放在案板上的猪肉,“他们想切就切”。
    政府和油库的说法,并为动摇村长林桂凤带领村民维权的决心,她甚至认为这只是托词。据村委会成员调查,流水坑油库的股东,除了苏晓敏和吴刚是夫妻关系外,吴刚的胞兄,曾是前温岭石油总公司的总经理(现任中石化台州分公司副经理);而另一张姓股东,为温岭市财政局某领导外甥,其他股东亦有亲友在温岭各要害部门任职。“真是这一官僚背景,我们的事才拖了两年都无法解决。”林说。
    流水坑村的油库问题似乎陷入僵局。
    由于近年来渔业资源枯竭,流水坑村在台州率先发展了“渔家乐”休闲旅游产业;但村庄宝地“钓人浜湾”却被油罐占据——第一缕曙光并未照在渔民身上,而是仍被认为是中石油油库的油罐顶端。
    11月15日,连日降雨导致山体滑坡,流水坑油库多处建筑被滚落的山石击中,一辆汽车被泥石流掩埋。油库的存在,又让村民们担忧起来:一旦油罐爆炸,离开近300米不到的村庄将是何种模样?两者之间的水体,将会把油和火带都村庄中,"火烧联营".
    深重的无奈.别人要她起诉,她说:"镇书记自己说,与法院院长都商量过了,我们村民有多少机会?""我们连诉讼费都交不起,几个律师敢帮我们?"
    林桂凤站在山顶,眺望"钓人浜湾",那巨灵般的油罐群,和"中国石油"的标识,让她脸上露出慧黠的微笑.300多年前,清廷为断绝福建沿海居民与台湾郑氏政权的联系,流水坑村的先祖们陆续迁到了石塘镇。如今,林桂凤也学起了主流语调,她戏称:“‘钓人浜湾’是流水坑村神圣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她说,她真想把几个字,用油漆写在山颠的岩壁上,每个一辆汽车大___还我河山.
    "我干我这一届下来,下一届我们会继续这么干,我们村的统一大业绝对不可阻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温岭、湖北武汉分别有大批访民被截被关
  •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 浙江温岭书记欲提升党政府公检法公信力
  • 浙江温岭百亿工程暴力侵犯农民权益(图)
  • 浙江温岭浮萍疯长染绿河道(图)
  • 浙江温岭市泽国镇访民又到北京举报(图)
  • 温岭强行征地填土致人死亡悲剧
  • 浙江温岭农民告政府 法院刁难代理人王升力
  • 郭晏溱被温岭恶警迫害得家破人亡,紧急向媒体朋友救援
  • 浙江温岭大溪护村队凶恶被指为黑社会
  • 郭晏溱控告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控告书
  • 拆迁怎能断了百姓后路? 温岭市松门镇的调查报告
  • “参与式”预算改革:“温岭模式”溯源/洪其华
  • 吴高兴: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 悲惨遭遇的呼吁书/温岭松门镇农民郭晏溱
  • 郭晏溱控告“浙江温岭市公安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