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開明的中宣部長朱厚泽去世,生前呼唤阳光政治(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9日 转载)
    明鏡网特約記者 吳金聲
    
    開明的中宣部長朱厚泽去世,生前呼唤阳光政治
    被認為是中共最開明的中央宣传部長朱厚泽,5月9日凌晨零时16分因患鼻咽癌北京逝世,享年80岁。根据其生前遗愿,丧事从简,不开追悼会,不举
    
    行遗体告别,遗体火化,骨灰送回家乡安葬。朱厚泽曾是中共贵州省委书记、全国总工会书记处第一书记、中央委员。他生前在明鏡出版的一本著作
    
    中撰文呼唤阳光政治。他在病危中希望有更多学者研究探讨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大争论:中国道路问题。他提出中国的低人权、低工资、低地价剥削农
    
    民和农民工,高污染,高排碳、高能耗的中国经济模式,是不是可持续发展?
    
    朱厚泽,1931年1月生,贵州织金人,出身贵州中共地下党,後從事青年团工作,任過青年团贵阳市委第一书记。也因此被列入共青團派,獲得胡耀
    
    邦賞識。1985年,從贵州省委书记任上調到北京,接替邓力群主掌中共中央宣传部。
    
    朱厚泽在中宣部長任上提“宽厚、宽容、宽松”,有三宽部长之称。因胡耀邦下台去职,被批资产阶级自由化保护伞,六四事件后再遭整肃。
    
    推文称朱厚泽是“党内难得一个好人”,经常在《炎黄春秋》上发文。
    
    朱厚泽去年因患鼻咽癌动手术,今年初复發入住北京医院。
    
     据9日晨在现场附近的网友发出的帖子:朱厚泽先生辞世的那一刻,雷声大作,风雨交加,医院的院坝里,一地白花!若不是亲眼见到,真难以置信。
    
    另外一则短信则高度概括了这位良心人士的一生,寄托了亲朋好友对他的哀思:国运民瘼终生相伴,仁心厚泽永留人间!
    
    今年1月30日,朱厚泽在北京医院病房中谈话時,希望有更多学者研究探讨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大争论:中国道路问题。他认为,在二十世纪资本主义世界出现过经济萧条的危机,政治上专制独裁的斯大林苏联的经济、军事实力得到快速增长,因而世界上争论的大问题是“ 十月革命道路是否放之四海而皆准”,许多知识分子都倾向:苏联模式。直到一九九0年代,苏东瓦解,争论的问题才有共识。现在进入二十一世纪,资本主义世界出现金融危机,政治上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中国,经济上发展迅速,世界上将出现世纪性大争论:“中国道路是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中国的低人权、低工资、低地价剥削农民和农民工,高污染,高排碳、高能耗的中国经济模式,是不是可持续发展?真的是各国可学习的模式吗?“经右政左”的道路能和谐、稳定、可持续地走下去吗?……
    
    明鏡出版的多本著作中,如《中南海日記─中共兩代王儲的隕落》、《鄧小平‧胡耀邦‧ 趙紫陽:三頭馬車時代》、《人民心中的胡耀邦》,或回憶、記述朱厚泽,或收錄朱厚泽個人作品。
    開明的中宣部長朱厚泽去世,生前呼唤阳光政治


    
    以下章節來自吴稼祥的《中南海日記─中共兩代王儲的隕落》:
    
    吴稼祥:朱厚泽用背影赢得掌声
    
    前些天傍晚,会散了,一扇携带着阴影的车门把一个老人落寞的背影迟缓地关进车里,尾灯像红肿的眼睛眨了眨,算是告别,慢慢没入车流中。刚刚站在车旁 躬身相送的卢跃刚兄转过身来,看见我,叹息了一声:
    
    “多么了不起的人呵!”
    
    “是呵,”我也从肺叶里压出一股浊气,发出“唉”声,仿佛是对即将到来的阴雨天的反应,我感觉到身体里某个曾经断裂过的地方有点隐隐作痛,心里在 说,人间有一种历史性悲剧是:“正直”并不是“政治”呵。
    
    就是这个背影,21年前赢得的可不是叹息,而是如潮的掌声。 1987年春天,在百花向人间展示笑脸的时候,正当盛年的中宣部部长朱厚泽不得不向他的 同僚们展示他的背影。
    
    当时,他在包括邓力群在内的几位中央领导同志的陪同下向中宣部同僚发表离职感言:
    
    “一年多以前,也是在这儿,也是这些人,也是为我举行了一个会议,不同的是,那次的乔石同志,换成了今天的兆国同志,更不同的是,那次是违背本人意 愿,但服从组织决定而来;这次是服从组织决定,也符合本人意愿而去……”
    
    台下,从会场的最后一排迟疑地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一年多来,”离任部长接着说,“感谢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没有你们的帮助,我无法工作。我做得好的,有你们的功劳;做得不好的,由我一个人负 责,”说着,他站起身,向台下鞠了一躬,“我谢谢大家。”
    
    掌声像早潮一样,从后面向前推来。
    
    “至于对我这一年多来所做的工作怎么看,”历史上任期最短的部长最后说,“让历史去作结论吧。”
    
    掌声雷动。
    
    1985 年中,中央决定邓力群不再兼任中宣部部长,新部长人选难产,胡耀邦把朱厚泽带到北戴河中央会议上,说:“我给你们带来一个宣传部长。”1987年2月被解职,改任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他在中宣部部长任上,提出了著名的 “三宽”(宽厚、宽容、宽松)方针。性耿介,初到北京,与当时中央意识形态的一位领导为邻,领导送菜一筐置门前,被送还。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以下章節來自高皋的《鄧小平‧胡耀邦‧趙紫陽:三頭馬車時代》:
    
    这次自由化的讯号应当追溯到1984年底。当年10月召开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鼓起了全面改革的风帆,形势逼迫理论突破传统的思维模式,但僵化的马列教条以及清除精神污染导致了倒退。
    
    在呼唤思想自由的关头,胡耀邦的长公子胡德平发出《為自由鸣炮》的声响,為「自由」鸣锣开道。《人民日报》社又率先公开提出不能要求马克思、列寧当时的著作解决当前所有的问题,也就是说,马克思列寧主义有很多理论业已 过时,这对理论界无疑是一次大松绑,加上胡耀邦通过作协第四次代表大会对创作自由的鼓励,鼓吹自由思想、自由创造作的重头论著纷纷登场亮相。
    
    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科教文卫委员会副主任的胡绩伟则开始主持起草中国新闻法,以期用法律手段保障新闻自由,促进新闻自由。
    
    一时间,新闻自由成了广受关注的社会话题,新闻报导愈现广泛、真实、深入、感人,许多见解 不凡的理论探索跃然报刊,发人深省,亦引起某些意识形态主管的警觉,他们非常清楚,一旦有了真正的新闻自由,他们失去的将是控制舆论的自由,也就失却了他 们存在的必要。需要有人出面替他们作恶人。
    
    1985年2月8日, 胡耀邦在中央书记处作了《关於党的新闻工作》的长篇讲话,一反他以往的坦诚开明,以党和政府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作命题,把新闻事业称之為党的喉舌,从根本 上否定新闻自由,在扼杀新闻自由上大加发挥。随后,著名记者陆鏗专访胡耀邦,在谈到海内外对这篇讲话一片谴责时,胡耀邦列举了新闻界在浮夸风肆虐的大跃进 时代所起的推波助澜、甚至火上加油的作用来辩解。显然,这篇讲话包含著胡耀邦对出现改革失控的当时,新闻界的不恰当鼓吹可能引致揠苗助长恶果的担忧;不 过,从胡耀邦一贯的品行為人看,其间或许包含更多的是来自「左」边的压力,迫使他必须冒天下之大不韙挺身站在扼制新闻自由的第一线。
    
    新闻界不得不放低姿态,佯作收敛。
    
    “文化大革命”后的中国,面临着一场巨大的转变。高皋《鄧小平‧ 胡耀邦‧趙紫陽 三頭馬車時代》一书以三人为主线,系统叙述了这一转变过程中的种种矛盾、分歧和冲突,是一部“后文革时代”中国的政治、社会经济史。
    
    鉴於经济形势对理论更新的渴求,理论工作者只得绕开新闻自由这一命题发挥影响力。经济学家吴敬璉提出,应当创造一个比较宽松的环境,以有利於经济改革措施的实施。理论界人士纷纷出手,从学术开放、学术自由、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角度,衝击僵化教条。
    
    胡耀邦讲话尚不足半年,「左棍」中宣部长邓力群终於在7月被思想开放、颇有素养的朱厚泽取代。虽然胡乔木、邓力群的职位仍在中宣部长之上,到底不是「现管」。
    
    默默无闻上任的朱厚泽,坚定又毫不张扬地為新闻和理论界松绑。宣传阵地再趋活跃,报刊上公然提出,改革需要宽松的舆论环境,它对改革的成功甚至比经济环境更重要,用迂回术撞击控制新闻自由的樊笼。
    
    经济理论领域中对自觉运用价值规律、完善市场机制、所有制改革等问题公开而大胆的讨论探索 不仅深化了对经济改革的认识,也為改革开放政策的完善和制订七五规划提供了参考。在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公佈的五年计划草案中,赵紫阳便提 到,「经济改革的全面开展需要有一个比较宽松的经济环境」。
    
    朱厚泽在开明的胡耀邦和赵紫阳支撑下主导理论宣传工作,经济环境和舆论环境渐趋宽松,许多角度新锐的议论直搅极「左」僵化,动摇著主控意识形态的胡乔木、邓力群的「管家」地位,他们岂可作壁上观?!
    
    1985年11月,《工人日报》刊登了一篇署名马丁的文章《当代我国经济学研究的十大转变》,有海外学人评说它触犯了马列主义戒条,食洋不化。其实,该文不过是作者对国内众多经济学观点的综合评述,由於海外对中国式的理论结构不甚明暸导致了误解。却让老「左」寻得了由头,在文章发表4个 月后,胡乔木决定组织人马对之进行批判,引起经济学界人士普遍非议,于光远带头反击,酿成闻名一时的「马丁事件」。双方对峙,互不相让。在邓小平、胡耀 邦、赵紫阳等都倡导在理论和实践方面要大胆探索开拓创新的大气候下,朱厚泽希望大家共同创造一种比较和谐融洽气氛,比较活泼宽松的舆论环境,鼓励、提倡理 论工作者开展创造性的研究工作,理论界要提倡独立思考,不同观点的争鸣和讨论,更要提倡批评和反批评都心平气和、实事求是、充分说理。从而结束了「马丁事件」,给左棍一击。
    
    接著,朱厚泽在全国文化厅局长座谈会上说,对於跟我们原来的想法不太一致的思想观点,是不是可以採取宽容一点的态度,对待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是不是可以宽厚一点,整个空气,环境是不是可以搞得宽松,有弹性一点。形成了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朱厚泽:呼唤阳光政治
    
    以下章節來自蘇紹智、陳一諮、高文謙主編的《人民心中的胡耀邦》,作者朱厚泽:
    
    纪念耀邦,我的思绪集中到一点,那就是:呼唤阳光政治。
    
    近代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把“政治”叫做“众人的事”。
    
    众人的事,公诸于众,放到众人之中,交由众人议论,经过众人讨论,最终由众人决定。
    
    众人的事,诉诸众人。公开、透明,在阳光下进行。这就是阳光政治。
    
    众人的事,不能任凭宫帷深处,一言九鼎。哪怕它是圣主、明君。
    
    众人的事,不能听信密室策划,阴谋权变。不论它是政客、精英。
    
    阳光政治是与专制政治对立的。
    
    阳光政治与权谋政治是不相容的。
    
    耀邦以巨大的理论勇气发起真理标准大讨论,以巨大的组织魄力平反冤假错案,以无比的热情支持农民的改革意愿,突破公社制度的桎梏,支持发展城乡商品市场经济,进而推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体制的全面改革,是从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经济上,对专制政治和权谋政治的勇猛冲击,是对专制政治权谋政治社会基础的翻犁与重构,是对阳光政治的鲜明招示与光辉实践。
    
    耀邦的勇猛冲击,体现出革命家智慧、良心和胆识的高度统一。
    
    耀邦是顶着政治天空中的阴霾,拨云雾,招晨曦,走上政治领导岗位的。
    
    耀邦的出现,对于始终不忘革命初衷的老共产党人,是一个精神的安慰。
    
    耀邦的出现,对于怀抱自身理想信念的善良的人们,也带来了某种幻觉。
    
    耀邦是在政治天空阴云会聚中从政坛消失,是在风云翻滚中辞世的。
    
    耀邦的消失,让绝望中刚刚复苏的灵魂重新扣上枷锁,精神窒息……。
    
    耀邦的逝世,令千万人震惊,悲痛,愤怒,哀号,惊天地、泣鬼神……。
    
    耀邦的悲剧,让沉溺于幻觉中的人们猛省,冷静,清醒,深思,追问……。
    
    人们将走向何处?
    
    顺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
    
    在阳光政治中,历经议论、纷争、对话、交流、讨论,人们定能取得共识,最终获至相互认同的回答。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朱厚泽先生今晨去世
  • 仁心厚泽永留人间——朱厚泽先生逝世
  • 中国需要提倡宽容的文化精神/朱厚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