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临县一名上访村民被判“敲诈政府”获刑3年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6日 转载)
    山西临县一名上访村民被判“敲诈政府”获刑3年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这样离奇的事,发生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
    
      上访获罪,“敲诈政府”
    
      2008年12月15日,临县兔坂镇农民马继文到了兔坂镇镇政府。去的缘由,马家的说法是镇政府工作人员打电话要他去解决问题,而镇政府的说法是马自己去的。
    
      据临县法院的刑事案件判决书,当时镇党委书记闫福平、镇长李卫平、副镇长张玉成、镇团委书记赵金栋在场。“为了缓解非正常上访造成的政治压力”,双方达成协议,马继文保证过年前不去上访,政府方“被迫答应”给他6600元,马当场领取了钱款,并写了保证书。在2009年3月8日的另一次上访中,临县信访局人员还给过他900元。
    
      在2009年11月6日的一审判决书上写着:“被告人马继文利用了其对形成上访条件的熟悉,便以进京上访为由要挟兔坂镇政府工作人员以及临县信访局接访的人员,迫使给其数额较大财物,共计7500元……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
    
      马案的过程有点离奇。判决书显示,2009年2月2日,马因涉嫌敲诈勒索被临县检察院批准逮捕,不过,被抓则是7个月后的9月13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抓获。移送回临县后,临县公安局执行逮捕。
    
      马家上诉后,吕梁中级法院认为“证据不足”,将此案发回临县法院重审。
    
      2010年1月重审时,患有严重肝硬化的马继文依然没有律师辩护。马继文的女儿马冰情在旁听席上,看到“父亲被两个法警搀出来,站都站不稳,反应很迟钝”,她的心里很难受。
    
      重审的结果依然是维持原判,马继文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判决书上记载,马继文多次上访,向兔坂镇镇政府“索要赔偿150万元,至少不低于80万元”。
    
      “这两个数目这么大,都是赌气的说法。我爸就是想要按法院原来的判决,要回我们的土地。”马冰情说。
    
      曾经胜诉,拿不回地
    
      马继文持续上访,是因为他失去的150亩地和数十株被砍倒、剥皮的枣树。
    
      上世纪80年代初期,马继文在柴家岔村买下3孔窑洞和当地大桥沟的最大一块荒沟。
    
      当时,山西省为了治理荒山荒地,进行“四荒”拍卖。临县人民政府统一颁发了大红塑料皮的“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马家的使用证上载明:承包亩数150亩,东、西、北都以高陵为界,南边以坝陵底3丈为界。
    
      “马继文的“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是我发到他手里的。”从1973年到1994年一直担任柴家岔村村支书的吕成阳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老支书证实,根据当时山西省政府的政策,凡属农村集体所有、未治理的“四荒”,都可以拍卖使用权,“实行谁购买,谁治理,谁管护,谁受益”。
    
      在老支书保存的旧笔记本上,记载着1985年开全村会议宣传土地政策时的顺口溜:
    
      “天下人口长动地,动地带来大灾害。有些人,素质赖,动地当中肯作怪。
    
      退了买来买了退,越退越买越耍赖。原先卖价一百块,退下十块无人买。
    
      集体经济受侵害,好人经常要受害。懒人坏人更加赖,心上不把土地爱。
    
      梯田不管水冲坏,还说梯田效益赖。支部发现大不对,马上召开干部会。
    
      自由买许自由退,村委不许有反悔。土地流转是国策,延长承包是政策。
    
      土地稳,人心快,大栽枣树来得快,山山都把绿帽戴,处处红枣来覆盖……
    
      南山建粮仓,北山建银行,高管上山顶,四个盖水池。种好枣果树,富贵万万年!”
    
      改变马家生活轨迹的,正是这块荒地。
    
      上世纪80年代,正是农村释放活力的时候。马继文一家雇来推土机,将小荒沟推平,筑起了堤坝。本来全是石头底的山沟,慢慢蓄起了水土,变成了一块平地,种上了枣树、桃树、玉米等作物。
    
      马家的生活日渐红火起来,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富裕户。而马家的做法因为符合政策,曾受到当地镇政府表扬。“我爸爸还戴过红花。”马冰情说。
    
      但马家的好日子,在15年后开始遭遇寒流。
    
      1999年春,柴家岔村委以马继文连续5年没有缴纳土地承包费为由,将购买的土地收回,重新划分给农民耕种。马继文起诉到法院。
    
      2000年,临县法院判令柴家岔村委将大桥沟的土地归还给马继文。
    
      但是,村民们没有退回土地,法院判决一直无法落实。
    
      “早上起来一看,地中央的枣树就没了,有的树被扒了皮。”马继文的妻子说。法院判决并没有认定这一事实,只查明了开春时坝堰地内结冰融化,因为重新承包这块地的村民没有采取防护,堤坝被冲坏了。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判决书中提到的堤坝至今无人修复。目前,整块土地处于大半抛荒的状态,只有堤坝边残留着几棵光秃秃的瘦枣树。
    
      对此,老支书吕成阳说:“有的树被毁了,还有树桩子在地里呢。村里也有人承认是他们砍的树。”
    
      从此,马继文走上了持续上访的路。记者在网上搜索后看到,山西省吕梁市纪检部门负责人曾经出面处理过此事。
    
      根据临县法院判决书,经山西省万荣司法鉴定中心评估,马继文的大桥沟土地10年间的种植收入为每亩5187.2元,农作物总损失16万多元。
    
      马继文的妻子说,在上访期间他遭到过殴打,被关进县“帮教中心”4次。
    
      印章造假?
    
      马继文获罪的另一个罪名是“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
    
      在2010年的一审判决书中,临县公安局委托山西省公安厅的鉴定结论是:马继文和另一名村民赵学亮的“使用证”上,“临县人民政府”印文不是同一枚印章盖章形成的。
    
      据此,临县法院判决,他因此犯有伪造国家机关证件、印章罪。对此,判决书中没有马继文的辩护内容。
    
      老支书吕成阳说,在“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下发到村委会的时候,上面已经盖有临县人民政府的公章。掌管村公章的村会计已经去世,已经无法追问村公章是谁盖的。“土地面积没有准确丈量过,是村里估摸着填写的。”
    
      老支书在1994年离职,此后两任村支书也没有占用马家的地。
    
      中国青年报记者问老支书:“县里有没有说过"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什么时候作废,以后不能使用?”
    
      “没有。他们买的也是合法合理的,治的也是合理的,法院判给他们家也是合法合理的。”
    
      “村里有其他人也和马家一样,土地被收回了吗?”
    
      “没有。别家都还种着。”
    
      “其他人还拿着小流域证,种这个地吗?”
    
      “拿着的。”
    
      这位1965年入党的老支书证实:“县里纪检委来找过我作证,他们是下来作假来了。”
    
      “他们把我作证"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盖有临县人民政府的公章"这句话划掉,改成"空白的",叫我照着这个内容誊写一遍。我当时不答应,说:"你叫我这么写,不是叫我拿屎盆子往我自己头上扣吗?我可不写。"他们说,不写就不让你回家,我儿子着急要回家,劝我写,我才写的。”
    
      具有戏剧性的是,2009年将马继文判刑三年的审判长,和2000年判他胜诉的审判长正是同一个人——临县法院法官辛乃平。
    
      子女失学,改名“无情”
    
      从2000年开始,马家的生活已大大偏离了正常轨道。
    
      最初买的3孔窑洞,因为生计被迫卖掉了两孔。前几年大儿子一家住窑洞,而马家老两口、小儿子、女儿四个人,就挤在院内一间七八平方米的陋屋里。
    
      “小屋里放上两块床板,就这么睡。所以我和三哥中学时住校,放假都尽量不回家。”马冰情说,“每年我家最怕过年,那时候要债的人都来,而我家连利息也还不上。”
    
      “原本我们家三个哥哥叫青山、青水、青田,我叫青娥,有山有水有田有娥,挺喜气的,但现在都没了。我三哥把名字改成了"无情",我改名叫"冰情"……”马冰情叹了口气。
    
      马家的女儿和儿子均考上了大学,却因家境原因离开了学校。
    
      马无情在外打工,维持生计。这个辍学的大学生,说他自己经常陷入“失落、无助、仇恨”的情绪之中。
    
      2004年,马冰情在高考前退了学,但她还是想上学,于是背着一书包的获奖证书去恳求校长:“我保证考进前十名,让我参加高考吧!”最后,她以学校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榆林学院(当时名称是“榆林农业学校”——记者注),但“大学上了没几天,就只好退学了”。
    
      2005年冬,这个女孩在生日那天买了一辆大卡车,开始了没日没夜运煤、蔬菜等货物的生活。
    
      “我24小时一直跟车,司机能倒班,我就睡在卡车里。腊月二十几,别人回家过年,我还在大路上卖命地跑。开车烟尘大,满脸都是黑的,有一次我们下车到饭馆,还被当成了要饭的。”
    
      她还运过蜂窝,“那一群群蜜蜂都跟着蜂窝飞,我们一下车扣上帽子就跑!”
    
      “我想上学,当然想!我可喜欢读书了,只要有机会,我还是想回学校。”马冰情激动地说。
    
      27岁的她至今未婚,“我现在天天担心我爸的事。我爸被关进去六个月零三天了,人家听说了也不愿意啊。”她说着,又一次红了眼睛。
    
      临县法院院长:“各人有各人的理解”
    
      3月2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了临县政府办公室。
    
      当记者说明“检察院能够起诉敲诈勒索罪,政府是受害主体,希望了解政府是如何被敲诈的”,办公室主任回答:“案件还在二审,我们该说明的都已经在案卷里呈现了,你们找审理的法院去。判决又不是闹着玩。”
    
      当天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到达临县法院,负责重审的审判长郭军听明白了记者来意后就连连摇手,回避进屋,当着记者的面关上了铁皮门。
    
      等了半小时后,记者见到了法院院长郭建林。他认为,“公民使用权利应该有个度”。
    
      中国青年报记者问:“那您觉得马继文收了政府的钱,是否就超过了度?”郭说:“马继文的事我不好评价。”
    
      对于此案中马家提供的“小流域治理开发使用证”是否伪造、同一法官为何作出不同认定的问题,郭院长解答说:“民事和刑事案件对证据的认证程序不同,在民事案件中,被告方没有提出对证件质证,因此认定合法;刑事案件中必须对证据全部认证,因此经过鉴定,发现马继文所持证件是假的。”
    
      记者问:“鉴定结果只是说两个样本公章不一样,法院如何判断出谁真谁假?如果马继文拿的是假的,又如何证明是马继文本人伪造的?”
    
      郭院长回答:“此案已经上诉到中院,现在不好多说。”
    
      记者最后问:“敲诈勒索罪是采取非法的手段,而马继文用的是上访手段,那么,请问上访是不是非法的手段?”
    
      郭院长听后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起身走到了隔壁房间。过了半天,当记者迷惑不解之时,郭院长提回一瓶开水,说了一会儿闲话。
    
      在记者追问下,院长回答说:“现在不好解答,这个问题各人有各人的理解吧。”
    
      目前,该案在吕梁市中级人民法院进入二审阶段,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津残疾访民程书礼上访多年问题未解决(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30(图)
  • 陈庭秀上访、申诉之路要走多久才能到尽头?
  • 湖南湘潭村民上访,父亲遭株连一起被抓
  • 对越战争老兵再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图)
  • 大同经租房业主上访被关警察看守的黑监狱
  • 黑龙江富锦上访堵路村民安全撤回家中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5(图)
  • 重庆粮食系统被失业职工集体上访一女职工被打伤
  • 政府官员食言,乘飞机回家的访民再次上访/金华姜美英(图)
  • 北京封上访聚集村 村民称封不住
  • 北京封闭管理村庄系上访聚集村 村民称封不住
  • 俞正声严令禁止炒作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总部上访事件
  • 湖北公安县300余位民师到县政府上访
  • 珍贵视频:北京近年上访民众最大规模游行事件(图)
  • 上访精神病 权力精神病/曾震亚
  • 三环新城社区入托儿童的维权之路--4月15日丰台教委上访纪实(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一(图)
  •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四:婚姻权被剥夺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9)(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8)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7)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6(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4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23)(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二(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十(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九(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哈尔滨警察围打上访群众实况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8封上访信/吴田丽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七(图)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六(图)
  •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三:上访不归路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5:学生签名声援(图)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4:游客说“太可怕了”(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3:德国游客捐款支持(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2:各地来电支持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1:更多人关注(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十: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7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九:白宫前传奇的女士(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八:出征华盛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七:警卫赞许、中学生要传单(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六:两位美国学生前来声援(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五:"参加"中领馆推介世博会(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四:美国学生可能来声援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6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声讨中国残酷人权(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三:《世界日报》记者采访(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二:遇到西装笔挺的警察(图)
  • 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一:今天初战告捷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5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还我公道/哈尔滨市上访受害人刘占利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4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访纪实/杜阳明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3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2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1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温总理您跟网民交流,不包括上访人吗?/吴田丽
  • 访民周遵翠房屋被强拆后上访无果(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10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一位教授遗孀从上访到疯人院之路(图)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拆迁户童国菁进京上访被拘留,群众声援(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9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8封上访信/吴田丽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7封上访信/吴田丽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六封上访信/吴田丽
  • 依法上访被绑架,驻京办里被关押/张洁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的一封遗嘱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五封上访信/吴田丽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交警事故后放走肇事司机,伤者妻子周安风上访多次被拘禁
  • 写给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的第四封上访信/吴田丽
  • 河南省十大上访户之首---刘炳同的控诉书
  • 我不想上访/河南省富源集团负责人汪洋妹妹
  • 致北京高级法院院长池强第二封上访信/吴田丽.
  • 老人上访控诉刘忠敏、高金芳、吴爱国
  • 进京上访136次的郑州访民蔡爱民致河南省委书记卢展工的一封信
  • 麦当劳餐厅成了56岁的母亲躲避黑夜和寒流的地方(上访苦旅九)
  • 给总理的信不翼而飞?(09年-上访苦旅之七)
  • 医生栖身在急症水泥地上过夜(09年-上访苦旅之六)
  • 56岁的母亲在21世纪成了黑人、黑户(09年-上访苦旅之五)/无锡陈雪华
  • 没有身份证就无法上访了(09年-上访苦旅之四)
  • 张晓明参军9天被殴打致死,母亲上访遭残酷迫害
  • 山东嘉祥上访妇女被扒掉裤子羞辱10小时/马奉举
  • 村民在京上访,家中房屋被偷拆(图)
  • 十五年全家心酸上访路/吉林省辽源王元
  • 茶香阁:北京市军转干部集体上访原国家人事部!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广东访民吴光周坚决抗议用黑社会手法迫害依法正常上访!
  • 四川地震重灾区,裸体酷刑审讯上访人刘云秀
  • 一名天津检察官被逼上访 看司法腐败
  • 上访冤民 行政复议申请书 公示(图)
  • 江苏武进上访者的血泪控诉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李元福带着骨灰盒找党中央上访
  • 《孩子,今天我去远行动……》母亲上访 孩子失踪 折腾复折腾 伤痕一层层(图)
  • 武汉访民在北京上访被抓到“六部口救济站”训诫
  • 南通崇川公安分局于上访人签订不上访合同/唐玉珍(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第五十七族——上访族
  • 党校是个关上访人的好地方/乔志峰
  • 市长被责令辞职 上访群众情绪稳定(图)
  • 朱永杰:法官上访,中国的法治每一步都流淌着鲜血
  • 上访者寻找“带头大哥”让人震惊/杨耕身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上海市民将为世博会放1000万个上访气球/纽约新闻评论员
  • “精神病人”谋划上访集会是个黑色幽默
  • 向毛主席画像泼污的全部是“上访”人吗?/吴尧尧
  • 从世博官员张华鑫“指示”被强迁公民胡燕去联合国上访说起/赵岩
  • 上访与自焚是对权力的最大与最后的宽容/严少雄
  • 和总理“三面之缘” 上访人出高价请苏洪喜写信
  • “上访头子”之谓暴露权力傲慢/王石川
  • 上访得罪获刑?一副专制独裁者的嘴脸!/施卫江
  • 信访接待要先假定上访群众有理
  • 上访问题未决如何“和谐稳定”/朱金娣等
  • 电影《孔子》劝政府接回上访者和流亡者
  • 剖析违反《宪法》的深圳14种“非正常上访条例”/赵国莉(图)
  • 上访现代化/司法难民 赵景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