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马永田参观世博被拘:更多美籍人士家人受伤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消息,种种迹象显示,世博会因为持续时间长,期间对访民、异议人士打压的范围和强度预计会超过以往的奥运、国庆。“世博难民”将不只限于因为世博被上海政府强拆失去家园的居民,也会有因为世博失去自由的各界人士。而这些被关押、失踪的人士,无法通过官方途径诉求解决之道,更多的人士正计划效仿胡燕,在海外、尤其是联合国进行抗议行动。
    
     据悉,上周开始,来自武汉的一名被打断7根肋骨的访民陈先生已经站在了胡燕身边。陈先生曾联系博讯,多次表示不希望自己的事情曝光,因为对武汉政府还抱有希望,但最近,他武汉的家被强行破坏,东西被“偷”。他无奈采取了到联合国抗议的方式。不过,陈先生目前对中央政府还是抱有希望,他到联合国是希望引起政府的重视,铲除腐败,解决问题。 (博讯 boxun.com)     
    博讯今天还得知,吉林的被强拆的女企业主马永田和刘纯宝等近20人到上海,一下车就被拘捕。她在美国的儿子和其他亲属昨天还为这些被关押的访民不能吃饱而担忧、抱怨,她的亲属告诉博讯,这些访民“20个馒头分给17个人,3人一包榨菜”。但今天,她的美籍家人又告诉博讯,马永田被长春拆迁办和警察共5人带回长春,家人没见到面,就直接被拘留了。马永田等访民是刚到上海在火车站被抓的,他们根本没做任何事情。马永田在美国的亲属告诉博讯:“这样就拘留实在没有道理”
    
    据博讯了解,马永田的儿子杨海涵已经入籍美国,为了祖国家人被强拆的不幸,多次给领事馆写信、打电话,没有结果。领馆官员甚至说:“你是美国籍,应该找美国领馆”。
    
    对母亲到上海被抓,杨海涵非常担心,他向亲友表示:“在一到两周后仍然没有我妈的消息,我就要动身去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去要人。”
    
    以下是马永田自己的叙述,其中透露,他们一行20来人,宋玉洁胳膊被打断,姜家文腿部和腰部被打骨折:
世博会背后的丑恶现象

    
     我叫马永田是中国公民,受全球关注的世博会在中国上海召开。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非常愿意参加世博会,观看世界各国参展的各种产品及科技发展信息。
     2001年前在中国我是个商人,经营中国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然而在中国政府轰轰烈烈的野蛮拆迁大潮中,我公司于2001年被长春市建委会以主任助理徐源江为首、南关区法院韩志宽、开发商初俊昌及他们雇佣来的黑社会打手,官商勾结,将我公司霸占归为己有,我上访十年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互相扯皮、推诿无人管,十年来无任何收入,公司厂房被抢、无家可归,负债累累。
     今天想参加世博会也是想改变一下思路,放松一下思想,然而让我想不到的是中国政府连这个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都要限制。中国上访者在中国政府的眼中如同洪水猛兽(上访者每个人都有一本血泪帐,如果按法律法规解决,中国的政府官员们都将成为法律法规的违反者,这就是限制上访者上访的根源所在,上访者对他们的仕途、政绩构成威胁),因此我一直是地方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我的一举一动都使他们感到不安,从上访开始一直都是他们的抓捕对象。我还有其他几位同志于4月29日从北京去上海参加世博会,去之前我们利用视频、媒体已经说明了世博会期间熄诉罢访,我们的观点是去参观、学习、开阔视野、寻求谋生渠道,但是我们一上火车就有很多警察跟踪,并对我们非法审问,我们向他们说明这次参加世博会的目的,并一再声明与上访无关,买票上车,遵守铁路纪律,他们还是穷追不舍,一直跟踪到上海,到上海下车后看到的场面更让我们感到震惊!好几百名警察早已严阵以待,面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公民,大打出手。连推带打地把我们押上车,送到了上海市救助站(在押解过程中他们非常残忍的将宋玉洁胳膊打断、姜家文的腰部和腿部打成骨折),在救助站期间过着非人的生活,没有被褥,每餐一人一个馒头,五、六个人一袋榨菜,更有甚者上海警方违法乱开训诫书,给地方政府的违法行为开路。
     现在长春市公安局局长已下令派人来上海将我押解回长春,班机是上海---长春,11:40起飞,到长春后我的遭遇如何希望媒体拭目以待。
     现将我本人的案例简述如下:
     2001年我公司被开发商违法占有(开发商拿着长春市建委颁发的违法拆迁许可证,并且擅自扩大面积将我公司占有),长春市建委拆迁办多次违法下发限期搬迁决定、裁决书。长春市政府仲裁委员会,多次下裁定书,认定这种违法拆迁的行为会给被拆迁人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是可想而知的,后经政府内部通报我公司违法被拆迁是一起错案,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我公司胜诉。
     就这样有理有据、透明的案子,在中国的法制国家里得不到合理解决。上访十年,精神上饱偿着非人的折磨、无家可归、流浪街头、经济上朝不饱食、负债累累,就这样地方政府还不放过我,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有常年进京上访,至今没有得到解决,我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寄希望于媒体来关注我,给我生存的希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5/03)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长春访民马永田上访九年无果问题仍未获解(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