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士军:迎世博,谁在忙踩点?谁在忙跟踪?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9日 转载)
    
     楚汉卒
     (博讯 boxun.com)

     迎世博,欢迎世界人民到上海来,而上海有关方面一忙踩点、二忙跟踪、三忙着使压房东,这是意图要赶我全家滚出上海?
     不久前的一天,老朋友房东X来电说,唐老师不好意思,六月底房子我要自己用,我想收回,提前给你打个招呼(x嫂夫人担心露馅,在一旁“建言献策”)......而此前,朋友x已经答应我住三年的啊,您说这事邪门不邪门?
    
     没过多久,有天很晚时分,我打临工不在家,两个自称某某部门的当差,敲开我家门,说要采集什么“来沪人员”信息。您说这滑稽不滑稽,我居家沪上多年,8年前领的是暂住证,5年前就改办好了沪市“人才引进”CW9打头的“上海市居住证”,上海市人事局、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社会保障局,早就“采集”“保存”着本人及全家的各种详细信息,估计比选择上海市长和市委书记“采集”的信息都全。上述多家机构均有的信息,这两个当差的又来“采集”,难道他们是外星人吗?监护人不在家,这两个当差竟然一再要两个小孩子给他们出示什么身份证......两个卧槽泥马,都瞎了眼了吗?您们这是“踩点”呢,还是采集信息呢?请记住,下次来我家“踩点”,直接戴上您们的手铐等刑具,我跟您们坐牢去!
     无独有偶,怪事连连。昨天下午15:26,本人下楼出门,楼下西侧近期一直停放的沪D###21黑色桑塔纳突然启动“护驾”,且行且停,从北跟着向南出了社区,沿着零陵路从西向东逶迤而来,车道道牙跟踪本人许久,在路口拐向高架南行......发现自己一再被跟踪,本记者不明不白、忍无可忍,猛迎上去,拉开黑车右前门:怎么?我坐车跟你走?车内中年男人,白条衬衫、黑色墨镜,显然不是没事驾车跟我玩的,大惧,说:干嘛?我说:你在跟踪我!墨镜人说:我在等个人......我质问:亦步亦趋跟踪我,这是等人?等什么人?墨镜人慌不择言:这......跟你没关系。支吾一二,墨镜人遂慌忙溜之大吉焉。
    
     难道沪上重新回到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特务出没的“上海滩”了?记得一审期间,主审法官王仪蔚不按法律规定支持本记者依法主张,反倒建议我及全家回到原籍“享受各种社会保障”,当时就好生奇怪。好在王仪蔚法官没有本事将今日中国逼退到1978前的中国,所以,本记者及全家不会再做第二个孙志刚,未被强行遣返原籍早就毙命沪上。现在到了2010年,沪上两级法院胡作非为,与用人单位合谋加深对本记者权益侵害,检察院作壁上观无所作为,本记者既不能依法恢复工作、又不能违法重新就业,一百多篇质疑文章,撼不动沪一中院羊焕发、潘福仁等人的无德无耻,致信沪市人大刘云耕主任提请立法审查,至今没有消息。世博年、迎世博,上海欢迎世界人民到上海,而本记者迄今没有被定性为“敌人”打入死牢,上海党和政府装聋作哑,对于沪上法院检察院有关违法人员至今不予追究,反倒被怀疑暗使特务密集行动一再骚扰本记者及全家,是何道理?请上海市公安局张学兵局长责陈属下调查落实,上述恶行到底是特务所为?还是黑社会人员所为?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请沪上党和政府用行动证明,在上海生活、工作、发展甚至投资创业是安全的,而不是像马云上海活不下去移师浙杭,被俞正声书记知道晚矣,只能请来“座谈”而不能请马云再来沪上扎根。
     不知道上述怪事都是谁的主意,但有一点本记者想重申,那就是:公权力胡作非为不改正,作为一介知识分子,我没有铠甲警棍护着,我只有一具瘦弱的肉身--我死,也要死上海,希望所有加害于我及全家人的违法犯罪分子心里有个底。
    
     现在,让我继续一千遍、一万遍地问:沪上公权力,哪天改邪归正?敬请回应。
    
     (后附几个链接)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 2010.2.29(欢迎各界踊跃提供沪上司法观察线索、评论选题)
    
    24小时联系电话:13764318042
    
    
     shanghaistone
    
    唐士军:http://url.cn/245lDc 沪上两级法院隐藏“用工之日”、三级检察机关不识“用工之日”,百篇质疑篇篇以理依法,法院检察院“又聋又哑”,我要一千遍一万遍地问:俞正声书记韩正市长,您二位哪天开口说话?
    
    
     shanghaistone
    
    唐士军:http://url.cn/01VjOH 徐汇院越过僭越创制”法条、沪一中院称“完全正确”,全国人大面临失业,“全国两会”小测试“又聋又哑”,我要一千遍一万遍地问:吴邦国委员长,您哪天开口说话?
     shanghaistone
    
    唐士军:http://url.cn/29UT4U 徐汇院不认“记者证管理办法”、沪一中院也“不认记者站管理办法”,反映到办公厅多个部门负责人一律“又聋又哑”,我要一千遍一万遍地问:柳斌杰署长,您哪天开口说话?
     shanghaistone
    
    唐士军:http://url.cn/1iIvmw 徐汇院“哑”了、沪一中院“聋”了,我要一千次一万次地喊:应勇院长,您何时开口说话?
     shanghaistone
    
    http://sinaurl.cn/hmNo0 羊焕发、潘福仁“又聋又哑”不说话,我要一千遍一万遍地问:刘云耕主任,您何时开口说话?
    
    
     shanghaistone
    
    http://sinaurl.cn/hmNcf 钱处长、颜主任“又聋又哑”不说话,我要一千次一万次地问:陈旭检察长,您何时开口说话?
     _(博讯记者:石头)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唐士军:难道是京城律师李政寰“摆平”了沪上法院?
  • 沪律师李洪华状告浙江省府信息公开不作为/唐士军
  • 唐士军:沪市人大信访办邬立群主任开始督办我案
  • 沪上律师李洪华就“四万亿”要求各省府信息公开/唐士军
  • 唐士军:最新动态--农业部领导开始过问我案!
  • 唐士军与农民日报社劳动合同纠纷一案简易读本
  • 唐士军:公开向沪一中院申请“院长接待”
  • 援疆返沪老人楚福燧“肝包虫”是不是职业病?/唐士军
  • 静坐抗议第十二日:欣逢XYAN兄及沪上昨三事略记/唐士军
  • 唐士军:认真宣贯沪检“不立案”后附法条
  • 唐士军:到沪一中院“静坐”首日散记
  • 农民日报社驻沪记者唐士军:潘福仁,沪一中院的卧槽泥马?
  • 昝爱宗:抗议农民日报侵犯记者唐士军工作权
  • 唐士军:沪一中院有“难言之隐”
  • 唐士军:检察院大红印是可以随意盖的吗?
  • 新闻记者唐士军致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 请问陈旭检察长:难道沪高检也想暗使拳头“架土飞机”解决问题? /唐士军
  • 唐士军:推特上这一声声的问怎能无回声?
  • 唐士军:人事?鬼事?旧文今重晒
  • 唐士军:一封私信发出,久未见复何故?
  • 唐士军:致沪市高院立案庭张昌华庭长麦珏副庭长公开信
  • 唐士军:请问韩长赋部长:您身边擅“暗箱操作”者究竟何人?
  • 唐士军:公开向民间社会寻求“一元钱资助”
  • 唐士军:这样的钱处长、颜主任非辞职不可!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十七:沪高检欲向人大申请“用工之日”司法解释/唐士军
  • 唐士军:“信访”是罪?建议从刘庆宁始!
  • 唐士军:对全国“两会”的一个小测试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四:“署发记者证”之困惑/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之三:如果......那么....../唐士军
  • 世博年沪上司法评论二:冬寒中,回味沪上司法之冰冷/唐士军
  • 唐士军:致国家农业部韩部长信上午传真到部长办
  • 唐士军:致农业部新任党组书记部长韩长赋公开信
  • 唐士军:就有关法官枉法裁判涉嫌渎职犯罪公开控告书
  • 唐士军:今天打的这几个电话内容速记
  • 唐士军:是报社诋毁我,还是我诋毁报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