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悄然老去 1/4户籍人口已逾六十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9日 转载)
     中国老龄网   
    
     上海市民政局、市老龄办、市统计局公布了最新统计的上海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信息,显示上海60岁以上的老人,已占户籍人口近四分之一;预计到2015年,这一比例将升至三成。老龄化问题,已摆在了我们眼前。我们准备好了吗? (博讯 boxun.com)

      从2010年到2030年的这20年,上海人口老龄化乃至高龄化将迎来鼎盛时期。当压力持续升高,许多上海人,特别是处于“夹心层”的白领工薪族,不得不认真考虑赡养老人的大问题。届时,不仅仅是人们关于养老的伦理观念需要转变,这个城市的养老模式和体制,也面临极大的挑战。
      “雨水充足、阳光明媚,随便撒一把种子就能长出苗来。”易富贤这样向生活周刊记者形容当下中国所享受到的“人口红利”。他现为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科研人员,长期关注中国人口状况,写过颇受争议的《大国空巢》。
      根据易富贤研究,至2010年,中国15-64岁的劳动力年龄人口达9亿多、19-22岁最有活力的人口达1亿,均创下历史纪录。相应的,老年抚养比(非劳动年龄人口中老年部分对劳动年龄人口数之比)仅11%,总抚养比不到40%。“和发达国家比较,应该说是轻松的。”易富贤表示。
      “人口红利”也分给了上海。目前,上海6.6个劳动年龄人口对应一个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养老问题尚不突出。城市化的先行优势、人口规模优势和大都市特有的集聚效应,也都在减缓老龄化速度。“但是——”逻辑开始拐弯,“20年后,中国老年人口的数量翻番,老年抚养比将升至27%。”易富贤指出,近期的“民工荒”算是初露端倪。
       观念的冲撞
      现实往往比逻辑转得更快。许多上海人,特别是处于“夹心层”的白领工薪族,整天疲于奔命,重压之下,不得不认真考虑赡养老人的大问题。送养老院,于是成为一种选择,未来几年,市民政局等有关部门也的确会加大投入。
      但真要把长辈往养老院送,并不容易。“我有个朋友,两年前送父亲去养老院,整个家族一片反对声。”文化公司经理陆新瑾告诉记者。去年11月,当她自己也把91岁高龄的父亲送到养老院时,是有些忐忑的。照传统观点,这种行为距离“不孝顺”才一箭之遥。不仅亲友,老人本身也有想法。
      因此,尽管千挑万选后的那家民办养老院挺不错,陆新瑾仍事先“骗”父亲说,是去“康复中心”。入院那天她才托出真相,并宽慰道:这是“带护理的”养老院,除了名称,和康复中心、护理院没什么区别。
      可没几天,陆新瑾又把父亲接了回来。原来,院方安排老人住二楼,陆新瑾发现,室友中有忧郁症患者,拒绝和外界沟通,全靠护理工照顾。她侧面了解到,有的老人就是因为被子女送进养老院而想不开,滑入了沉默的深渊。“我怕爸爸受坏情绪感染,心里有疙瘩,所以虽然付掉了两周的费用,但一直没去住。”经院长协调,老人搬进新开辟的三楼,陆新瑾才放下心。
      “也是没办法。”陆新瑾说,去年父亲不慎骨折,由于伤了股骨,无法打石膏,使出院后的养护造成困难。“我爸爸不安分,经常独自活动,妈妈不在了,我们又管不住,恢复受到很大影响。”陆新瑾工作忙,遂想找个机构代她“监督”,住医院不可能,便想到了养老院。
      这种“没办法的办法”,有一定普遍性。爱晚亭敬老院院长顾毓青即坦陈:“十年前刚开张,社会上还认为老人来养老院是子女的不孝顺,好多年来,我们床位都招不满。”近些年情况好些,但离解开心结,观念完全更新,尚有一段距离。
      现实的推力
      老观念和新观念之间的距离,应该说是不短的。但走完短距离,未必需要长时间,如果有现实压力的助推。
      这个压力是:据市民政局、市老龄办、市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2009年12月31日,上海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315.7万人,占户籍总人口22.3%;如将年龄提高至65岁,则占15.8%——“老龄化”概念都罩不住了。按国际标准(14%),上海已驶入“高龄化”阶段,向“超高龄”迈进。
      这和华东师范大学人口研究所建立的预测模型相符。该所所长桂世勋告诉记者,根据他们的统计和测算,上海的老年人口会于2009年突破300万大关,这已成现实,且稍稍加快。此后更是逐年增长,2015年超400万,2030年达到峰值:547万。
      可见,从2010年到2030年的这20年,变得尤为关键,高级经济师戴律国称之为“迅猛增长期”。他撰文称:“这一时期,上海人口老龄化乃至高龄化为世界罕见,也是中国历史上老龄化的鼎盛时期。”戴律国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图形上看,如同原爆时产生的蘑菇形。注意,“蘑菇云”是今年起升腾的,简言之,上海已驶入了人口结构发生巨变的那个“弯道”。
      这个弯拐得很逻辑,也极现实。当压力持续升高,无论“夹心层”本身乐意与否,陆新瑾等人当初的选择,就成了有效的解决方案之一。届时,关于养老的伦理观会迅即调整——现实能为一切观念转换提供合法理由。
      但问题在于,“上海是中国最早进入老年型人口的特大城市。”桂世勋说。最早,意味着缺乏经验,特别是应对“高龄社会”的经验。而在易富贤看来,30年“中国奇迹”有“人口红利”的功劳,而当“蘑菇云”渐渐吞噬红利,现行发展模式也会遭遇瓶颈。
      撒种子就能长苗的时代远去了,今天的70后、80后既面临着赡养长辈的现状,也面临着“防老”的未来。当你我老去,将面临怎样的情境?上海的养老体制和各类养老机构,准备好了吗?
      空等的尴尬
      “只剩下了一个床位。”陆新瑾回忆,“如果不是三楼及时装修完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父亲住的梅陇敬老院位于虹梅南路,附近几家也“客满”了。闵行区社会福利院院长陈方告诉记者,他们2000年后正式向社会开放了600个床位,规模很大了,仍旧供不应求。“床位全部住满,还有700多个人等候入住。”
      传统的外环和外环以外尚且“一床难求”,回头看市中心,情况更是可想而知。上海第一社会福利院坐落于宛平南路,由市民政局全额拨款,设施完善,院长王定荣向记者透露,院内194个床位早就满员了,“仅2005年后申请登记的,就还有700多人在排队。”
      康乃馨老年公寓身处内环,可谓占据黄金地段,记者在其周围步行仅10分钟,居然看见了另两家养老院。但接受采访时,老年公寓主任许建萍表示:“我们之前做了一年半的调查,觉得还是有必要再开一个。”她的理由是,杨浦区有60万老人,养老院却只有45个,而且以“老年公寓”为概念的养老院只此一家。康乃馨距开业尚有半个月,91个床位就已经被预订了30个。看来,他们的判断很准确。
      “老人们深知床位紧张,所以一旦住进来就不愿离开。”陈方院长告诉记者。王定荣院长则表示,入住第一福利院的老人,基本是“养老送终”。采访中,记者听到了好几个案例:老人或进医院手术,或被家人带回住一段时间,但都会继续支付相关费用,以免失去床位。
      既然城区超负荷,有人就往郊区发展。卢湾区60岁以上的老人比例,超出了市平均标准,全区7家养老机构“超员”已久。2007年底,刘培蒙便和卢湾区民政局合作,在松江区叶谢镇开办了银叶港湾敬老院,拥有300多个床位。不料开业一年多,床位闲置率达80%,少人问津。9号线的开通虽然带来了人气,今年也好一些,但总体状况仍不尽如人意。
      这种“城热郊冷”的现象持续了好些年,究其原因,就是路途遥远,城区老人及其家属宁愿空等一场,也不想舍近求远。对此,刘培蒙曾抱怨,家属不应贪图自己方便,而要依据老人的喜好选择。
      不过,陆新瑾的话或许更具代表性:“正因为考虑到父母的感受,才不考虑太远的地方,否则他们真会以为我们在变着法遗弃他们。”梅陇镇敬老院和陆新瑾的家就隔着一条河,“爸爸想家了随时可以回来。”确实,对于刚刚挣脱观念枷锁的子女,走出第一步已属不易。

  民营的困境
      刘培蒙起先是做水管生意的,因有感于老人无处养老,投入600万建养老院。尽管获得过卢湾区民政局的300万资助,但作为民营养老院,个中艰辛亦不难想见。刘培蒙却以“我们是干实事的”为由,拒绝谈论。语气有些生硬,似刻意压制着什么。
      快人快语的顾毓青则说得很直接,“有多少困难,只有我们自己清楚!”顾毓青是李双双扮演者、著名表演艺术家张瑞芳的亲家,1999年底两人合计着办一个养老院,具体事项由顾毓青负责。次年养老院动工,原先答应资助60万的朋友因资金被冻结,款项无法到位。情急之下,张瑞芳拿出了积蓄,顾毓青在澳洲的女儿女婿,虽家徒四壁也掏出10万元。还是不够,顾毓青一咬牙,卖掉了房子,18万——放到今天,后面加个零再翻倍都不止。
      可养老院差不多亏了十年,“2006年之前年均亏损24万,只能东挪西借,去年刚有起色,盈利一万。”说着,顾毓青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爱晚亭月入9万,去掉房租2.7万、护工工资3.7万、水电煤8000,以及每月还5000元旧债,“再加上其它支出,还剩多少?”顾毓青把退休教师的工资全投入了,平时就住养老院。“养老院的房子也是租的,这就是说,我没有自己的房产了,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办养老院究竟赚不赚钱?据记者了解,公办养老院不以盈利为目的。市第一社会福利院院长王定荣告诉记者,该院为市民政局全额拨款单位,“我们的楼是1984年造的,需要维修的年份拨款会多一些,近十年算下来,大概年均1000万。”闵行区社会福利院则由区政府拨款,“每年1000万,我们收入600万,采取收支两条线,收到的都上缴。”陈方院长透露。
      相比之下,民办养老院就要面临盈利压力,而据记者了解,即便是运作良好,多数也只能做到“微利”。一个出路是走高端路线,如亲和源老年公寓。从开业之初,房租就收到3500元、护理费300-600元、餐饮每天15元。由于硬件设施一流,提供优质服务,价高、位置偏等均未影响亲和源,开业初期就有数百人来登记,且不乏华侨、港澳人士。
      至于普通民办养老院,向老人收取的各项费用约在2500左右。新世界养老院护理部的刘主任抱怨:“每个月光水电煤就要六七千,所以我们还在亏本。”顾毓青则指出:“床位在50个以下的很难生存。”而令他们焦虑的是,政府的扶持何时能加大力度。爱晚亭去年才获得第一笔民政局拨款,22万元。
      民营养老院难以盈利,确实是个问题。毕竟亲和源每月4000多元的养老费用,多数上海家庭恐难承担,何况高端市场的容量也有限,如果民营资本长期无法在中低端市场获利,要么政府承担起更多的责任,要么继续让老人等待公办的床位空出来。上海社科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博士舒汉锋指出,政府应鼓励社会资本投向养老领域,“不要怕民办的有缺陷,政府要做的就是加强监管。”

  模式的局限
      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划,上海要形成“9073”格局——90%的老年人由家庭自我照顾、7%享受社区居家养老服务、3%享受机构养老服务。这意味着,身体健康、生活能自理的老人将主要由其家人负责照顾;如家境不佳,老人身体也不好,则由社区提供上门的养老服务;剩下的3%,特别是病重的,则进入养老机构。换言之,在未来的养老体制中,养老机构在养老中所占比重,有可能下降。
      然而,这更多地取决于配套服务能否跟上。陆新瑾告诉记者,她最初跑的是静安区康复中心,对那里的条件也相当满意,“可人家有规定,不收骨折的。”出于无奈,她才去了梅陇敬老院,令她欣喜的是,那儿居然有骨科护理,护工也有丰富的医学知识。因此,如果社区居家养老无法满足这类需求,陆新瑾肯定还会选择养老院。
      不过,养老院模式本身也确有局限。朱敏娟女士是一家公司的财务,她的婆婆患老年痴呆,常趁家中无人时外出“散步”,无奈之下,只能将她送进养老院。“我至少跑了8家,多被拒之门外,他们不收残障老人!”朱敏娟抱怨,最后她才找到了周浦的民乐养老院。”尽管路途太远,也顾不得了。”正是由于养老院床位紧、门槛高,据记者了解,一些社区医院里躺满了老人,使之成了“变相”养老院。
      显然,现实情况和“9073”格局中的那个3%是有些冲突的。而养老院也有苦衷:照顾老人本就有风险,收了残障、病重老人就要冒更大风险——有可能老人跌一小跤,养老院就得跌一大跤。近期,某民办养老院就因院内老人出现意外,而缠上官司。故此,很多福利院设立了门槛,对申请入住的老人进行一番“甄别”。市第一社会福利院一般情况下不收残障老人,闵行社会福利院也不收,爱晚亭等民办养老院也不收病情太重和残障老人。
      可见,诸种养老模式恐不宜“一刀切”,而应真正形成有效互补。一方面养老机构自身需改进,另一方面社区居家养老也应提供相关服务,起到替代作用。舒汉锋博士还强调,养老保险这块也须加强。
      还需提醒的是,桂世勋教授曾指出,关于上海抚养比的各项调查,多以“户籍总人口”为基数,而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外来常住人口有多少会在年老后继续留下,变数很多,与户籍、社会保障等制度的变迁及生活水平的变化有关,很难预料。”

  相关Link中国养老院现状略览
      截至目前,全国有各类养老服务机构3.9万个,总床位270万张,平均每千名老人拥有养老床位数16.9张,发达国家则为50~70张,与发展中国家亦为20~30张的平均水平也有不小差距。
      我国养老机构仍以公办为主,在城市养老机构中,民政部门举办的社会福利机构、光荣院、精神病院等收养性福利机构占59%。民办养老机构发展缓慢。
      上海现有580多家养老院、福利院等,现有7.7万张床位。
      上海中心城区人口集中、老人多,养老院也较集中。
      上海最大的养老院于今年1月在长宁区开工,预计可提供近千张床位。
      目前,上海居家养老服务社近240家,有3万多名居家养老服务员已经开始为16.3万左右的老年人提供居家养老服务。上门的居家养老服务,主要包括“六助”服务(助餐、助洁、助急、助行、助浴、助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政府力求世博游客见不到一个访民(图)
  • 世博前夕,上海拆迁致死人命(图)
  • 上海访民温梅勇、张贵兰、陈建潮、孙军隐身,欲世博开幕日行动(视频)(图)
  • 世博开幕式烟花预演 照亮上海不夜天(图)
  • 手术事故受害者、上海访民徐佩玲到卢湾区法院打横幅(视频)(图)
  • 相比日本爱知世博 上海世博有三大内伤(图)
  • 上海长江隧桥10:19两车相撞致大拥堵
  • 上海卫生部门提示世博参观者注意自身安全防护
  • 上海四团摩托车撞欧尚班车致1死(图)
  • 世博:上海女子“非法经营”家庭旅馆被拘5日
  • 世博会开幕前一周上海访民不知道自己哪天会“失踪”
  • 世博会试运行之时,上海市民黄玉芹被限制自由(图)
  • 彭水根任上海警备区司令
  • 7000万人涌向上海俞正声亲自挂帅(图)
  • 上海法院部署“服务保障世博,公正廉洁司法”主题活动
  • 上海警方证实控江初级中学一女生4楼坠下(图)
  • 快讯:44位上海访民今晚从北京遣返回上海
  • 温梅勇又被上海青浦镇政府忽悠:在世博会开幕放气球(图)
  • 胡燕拟设上海世博会纽约展馆(图)
  • 向中央政府和上海人民政府申请借贷款/毕和英
  • 阳光下的暴力•和谐里的侵害/上海周静智(图)
  • 告世博参观者书/上海维权
  •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18:上海老乡合影留念(图)
  • 世博将至,又开始忽悠了/上海访民周娟
  • 上海访民郑培培因申请当世博会志愿者被拘留
  • 访民团参加上海世博会声明/刘春宝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2)(图)
  • 上海警察私闯居民俞忠欢住宅施暴
  • 因为我上访,我的孩子面临辍学的困扰!/上海访民尹慧敏
  • 俞正声比陈良宇更“和谐”/上海顾国平等(图)
  • 上海徐汇区动拆之奥秘:拿4700换70000
  • 黄玉琴致上海市闵行区浦江镇镇长的信
  • 上海访民张君伟的公开投诉信
  • 上海詹荣妹投诉个人财产被公安非法侵占无人管(图)
  • 上海市奉贤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变相阻止劳动者申请仲裁!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三)/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遭二次“强迁”,都是上海闸北区政府的明火打劫!/詹荣妹
  • 行政再审申请书/上海 闵行区华漕徐月兴
  • 致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一封信/朱金娣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二)/ 上海市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詹荣妹向俞正声投诉上海公安行政违法
  • 上海闵行区被强拆户的生命得不到保证
  • 上海女婿制造的不和谐因素/上海强拆户王强
  • 致中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政府区委书记、区长的信/黄玉琴
  • 致上海浦东新区法院院长/朱金娣(图)
  • 上海市卢湾区法院严重违纪违规违法造成不公正判决
  • 上海访民金建明至今下落不明
  • 勇敢捍卫自己隐私权的上海访民李惠芳、陈启勇凭啥被拘
  • 强烈要求上海市政府释放邱凤花/张炳根 张海荣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上海老访民孙玉兰16年上访维权未果
  • 上海访民孙洪琴到北京找两会代表
  • 上海维权人士谈兰英 沈佩兰到北京找人大代表(图)
  •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
  • 朱金娣写信给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院长(图)
  • 上海维权者陈建芳的刑事自诉绑架起诉状
  • 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访民------方丽娟在新年里被“狗”看管(图)
  • 对公安部《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上海顾国平等
  • 寄往天堂对故人的思念/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请紧急关注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朱金娣
  • 上海闵浦二桥沿线居民的民意被代表了(图)
  • 致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的信/朱金娣(图)
  • 论中共书记胡锦涛批示研究解决上访问题/上海访民
  • 致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院长(图)
  • 上海当局采用更严厉手段打压访民来稳控/上海顾国平
  • 一位退休教师艰辛的上访路(之一)——上海浦东新区周浦镇詹祥元(图)
  • 上海访民茅新媛责问警察
  • 请胡主席关注上海三失农民的生存状况(图)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被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
  • 上海香山中医院卖假药(图)
  • 世博拆迁是百姓的灾难, 官商的发财/上海部分访民
  • 上海:拆迁是抢劫,抢迁是掠夺,上访是维权!
  • 因为我上访,79岁高龄母亲遭残害/上海访民尹慧敏(图)
  • 阳光照不到“听证会”/上海市南汇区杨玉新
  • 上海市卢湾区香山中医院院长康正祥作恶多端/焦东海
  • 昔日江西女,今日拆迁户,独自面对行政案/上海闵行区黄玉琴(图)
  • 行政起诉状/上海市浦东朱金娣
  • 上海詹荣妹致上海十三届三中全会
  • 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官商、警察共同祭拜消灾(图)
  • 世博年始,中共违法侵权后还要雪上加霜/上海冤民詹荣妹xxx(图)
  • 上海访民的一封感谢信
  • 追记:年岁初,二百名维权民众冒低温进京控告上海政府
  • 新年到来上海田宝成 张翠平夫妇向“市长”韩正讨生存、讨公道!
  • 制止迫害烈士女儿:上海七十岁老人胡琴珍!
  • 强盗政府使我们过无家可归的新年/上海浦东新区詹祥元(图)
  •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 上海南汇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 上海忻菊珍声援冯正虎
  • 上海农民黄玉琴致胡锦涛主席的信(图)
  • 上海基督徒维权者陈建芳的声明
  • 上海马桥镇农民告村民书
  • 上海市民朱金安:给曹路镇党委镇政府领导的一封信
  • 上海笫三批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
  • 上海第二批市民绝食声援冯正虎回国、回家
  • 世界人权日,我们的人权在哪里?/上海市民
  • 上海陈建芳人权日给习近平的信(图)
  • 还我母女居住权/上海难民茅新媛
  • 史上最牛强迁户-----三次被中共强迁的上海访民陈恩娟(图)
  • 司法腐败,妇女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上海冤民杨玉新
  • 家园被抢,只能用死来维护尊严!/上海方林娟(图)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黄浦区人民政府的告知书(图)
  • 如此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的访民
  • 上海冤民陈宝良的控告信:陈祥云私没“黑监狱”
  • 谈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政府在强拆中的违法行为
  • 给上海市嘉定区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局长信/蔡银婉
  • 上海詹荣妹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上海闸北区维权冤民张翠平:致美国总统奥巴马公开信
  • 上海访民张贵兰上访反映信(图)
  • 紧急呼吁:敬请国际人权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沈佩兰的被捕
  • 上海维权人士250人左右向“国办”讨说法
  •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詹荣妹
  • 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政府对我实施了非法手段
  • “共产党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上海浦东新区周康地区拆迁户(图)
  • 上海闸北区冤民田宝成:刑事申诉状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60大庆我心中的“火”(图)/上海冤民郭益贵(图)
  • 上海是官吏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写在强拆两周年忌日/方林娟(图)
  • 上海民众致辞美国国会人权听证会
  • 紧急呼吁上海被关押的访民的人身安全
  • 控告中共上海闸北区法院多年来对我的迫害
  • 上海世博配套工程受害户何茂珍夫妇的遭遇(图)
  • 上海访民愤怒谴责【上海访民周敏珠含冤而死】丑文冒名顶替、强奸访民意愿的恶行
  • 上海维权民众致俞正声公开信(图)
  • 上海用拘留访民的方法维稳--庆祝建国60大庆
  • 上海150多名维权民众继续大声紧急呼吁
  • 上海检察机关:从法院枉法的“说客”升格为“帮凶”
  • 上海政协主席冯国勤被举报/郑恩宠 陈建芳等46人
  • 上海官方自曝世博会丑闻
  • 上海政协主席冯囯勤受贿两套别墅/郑恩宠、陈建芳等38人
  •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 不是黑社会而是社会黑(上海南汇周浦的最后掠夺!!!)
  • 昨日两岸首脑光临上海市青浦区,今日华新镇访民又被抓
  • 上海访民申诉状
  • 从上海倒楼看上海帮黑幕
  • 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再审申诉状
  • 上海丁菊英行政复议申请书(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投訴上海火车站铁路警察的流氓行為
  • 上海市长韩正是骗子
  • 上海市闸北区詹荣妹向在任的韩正“市长”讨说法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朱小琳行政起诉状
  • 美众议长访上海 上海冤民给胡锦涛写信
  •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 我被上海警察掐咽喉
  •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 中国大陆恶劣的医疗体制/上海江景明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是谁让就职于江苏上海的知识女性、单亲母亲成了“六无人员?”(图)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致十二届二中全会的公开信/上海市宝山区王翠弟
  • 上海访民控诉法院司法不公(图)
  • 维权人士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
  • 访民李玉芳控告上海杨浦法院的腐败和黑暗(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朱军:控诉黑暗的上海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上海市闵行区华漕镇被强拆户再次被上海高检愚弄
  • 上海维权:10.13呼“打倒共产党”一案上海蔡文君被非法抓捕
  • 上海农民陈甘阳、黄玉琴游行示威申请书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近千名市民身穿杨佳T恤云集上海法庭外:刀客不朽(图)
  • 再一次控告上海杨浦区大桥街道综治办主任吴文亮将我非法绑架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我们要问中国的专政是对准谁的?/上海维权
  • 李玉芳:上海杨浦区大桥街道和警署滥用职权将我非法拘留
  • 上海18访民的遭遇(图)
  • 上海市民张诚波、张帆游行示威申请书
  • 上海复兴集团对关押冤民沈永梅说:共产党就是法西斯------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内部探秘(图)
  • 上海市闵行区黑法院暴力驱逐公民代理恶行大曝光/上海许正清(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给胡主席、温总理的公开信—上海台属发明者…(之三)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残疾智障儿郭新鹏被上海信访办处长肖兵毒打(图)
  • 上海公民宣布收回土地房屋使用权 /上海维权(图)(图)
  • 上海章如华呐喊:私设黑监狱搞动迁,政治迫害案一百年都要被推翻(一)(图)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黄浦冤民常雄发致十七大 “我有话对党说”/救救我们全家人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上海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有恃无恐的背景!
  • 被上海帮推向“敌对势力”的杜阳明——来自白茅岭监狱的控告(图)
  • 上海帮陈良宇韩正刘云耕上面讲和谐 下面搞威胁/吴党英(图)
  • 上海帮动用武警,记千余市民进京揭黑嫌疑领袖的遭遇
  • “稳定就是解决矛盾”!抢你老百姓的财产就是白抢!/上海维权
  • 上海72岁退休女工林继亮在监狱五花大绑三天三夜(图)
  • 反腐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旧文忆陈小明)/上海维权(图)
  • 上海帮韩正政绩的发迹地——卢湾区:一个准警察家属的遭遇/周敏文(图)
  • 看看上海市杨浦区行政暴力强迁疯狂的动力背景!
  • 上海公安内部文件曝光,稳控人员难逃之厄运
  • 上海荣昌路上江公馆化了近一亿元!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张翠香:“上海帮”如此残忍为的啥?致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体代表(图)
  • 上海张桂兰有话与温总理说:老伴遗体放一年,无法安眠问天理?(二)(图)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上海警察所长张政毒打无辜发毒誓:必定折磨百姓至死/冯玉珍(图)
  • 上海刘福容:杀死丈夫的凶手很快被释放,女儿在公安局失踪
  • 上海市暴力动迁放火烧人!!!(慎入)(图)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控诉陈良宇黄菊——上海的人权灾难(图)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陈良宇下台 上海帮未倒 他的爪牙在干啥?!请看(图)
  • 上海被强迁10年的受害者吴宁致韩正书记的一封信
  • 上海服装城商品房恶性诈骗:浙商人碰到地皮流氓,痛心疾首
  • 陈良宇、黄菊在上海造的孽..... 强迁!强迁!恐怖的强迁.....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上海虹口区拆迁户紧急公告
  • 上海陈良宇政绩的发迹地―黄浦区:一个残疾人家庭的不公正遭遇/徐亚罗
  • 强烈抗议上海驻京办的法西斯暴行——坚决要求严惩打人凶手
  • 揭露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原局长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世博阳光动迁是福还是祸与高智晟/上海维权
  • 中国第一大都市——上海的后面/钱征鲁
  • 上海房屋拆迁的不公平问题
  • 台湾同胞吴浣蕙就上海静安法院的枉法判决的声明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上海房屋土地资源局蔡育天等人种种恶行
  • 台商投訴:得罪不起的上海两大杜月笙
  • 上海徐汇区动迁户 遭鲸吞10多亿元上告无门
  • 上海张宝亮给赵达功来信,血泪控诉当局迫害
  • 上海公安够残暴,连个孩子也不放过!!!公开造假,没人敢过问
  • 我们强烈抗议上海有关当局对考全国卷的上海考生歧视
  • 上海一名残疾青年的求救信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海外学子:上海动迁组凌架国家宪法之上的犯罪事实
  • 上海公安局的一个宣传漫画(图)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中国时报:大敌当前 上海官员有难言之隐?
  • 上海浦南医院妇产科草菅人命
  • 民宅被霸占:一个在中国上海被折磨的91岁老太的凄惨遭遇
  • 冤枉无辜, 包庇犯罪, 国际都市上海竟然发生国际冤案:一个被称为“蛀虫”的回国留学生呼吁司法公正
  • “荒唐处女嫖娼案”大结局:麻旦旦就业上海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上海交通大学招生黑幕被国内媒体报道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2)
  • 上海学生愤怒揭露江泽民母校-上海交通大学黑幕
  • 上海世博二十一世纪的“阿房宫”/陈维健
  • 德国之声:上海世博会制造更多房奴
  •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 三甲霸王土匪医院
  • 源自上海的“三个代表”难道仅仅是天赋吗/王稷象
  • 上海世博会的中国尴尬/柴福洪
  • 上海世博仅仅买来一个烫手山芋吗/颜昌海
  • 杨恒均:上海世博能否推出中国价值观?
  • 上海市民将为世博会放1000万个上访气球/纽约新闻评论员
  • 上海铁路局不公平的分房方案
  • 上海世博会决战誓师大会举行(图)
  • 上海闵行区:如此地方政府官员,百姓以何为生?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高洪明
  • 郑恩宠:上海挪用20亿贷款案发
  • 上海马路大屠杀何时了/钱征鲁
  • 上海官场的流行语/钱征鲁
  • 李劼: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三)
  • 李劼:乡音.申曲.上海本地人(二)
  • 上海部分访民致全国人大的建议书/朱金娣等
  • 为何对《劳教规定》提违宪违法审查/顾国平等上海访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