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十堰精神病院新恶曝光:金汉琴被打毒针12天/刘士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最新消息:记者尝试联络金汉琴,金汉艳姐妹,但她们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记者另外致电为金汉琴,金汉艳姐妹维权的刘士辉律师了解情况,但刘律师表示自己也无法与金汉琴,金汉艳姐妹取得联络。刘律师透露说,他最后一次与两姐妹通信是在发表最新一篇文章的时候,之后就没有两姐妹的消息。刘律师还说,因为金汉琴与金汉艳曾计划出外看病,所以暂时不清楚是她们自己把电话关机,还是有其他因素。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一组大起底的视频音频《虎穴音像,撕开精神病院画皮》,雄踞博讯网焦点和视频位置已经半个月。该新闻坚挺的直接后果,是造成背负孽债的当地政府和精神病院早泄: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已于4月22日被从各自所关的精神病院放出,结束了长达7个月不是牢狱胜似牢狱的被囚生涯。
     (博讯 boxun.com)
     金汉琴获得自由后,给我发来了一封短信:“刘律师,您好!在茅箭精神病医院(作者注:正式名称是“十堰市精神病医院”)给我打的针是舒必利和长春西丁,吃的药是利培酮2粒、百乐眠3粒、郁静3粒、盐酸苯海索片1粒。现在头痛,内脏有病。”经进一步了解,金汉琴说她在精神病院里没有看到病历,这些药品名称是从医护送药、监督服药时的药瓶上看到并熟记下的。其中,口服片剂部分4种9粒是一次的用药量,每天三次,7个月如是;所述针剂部分并不完整,有的不知道名称,只是记下了上述两种。本人不是学医的,对此一头雾水,为此特就教于该领域的专家学者,如果一个没有精神病的人连续七个月服用上述药物,身体会起何种变化。
    
     金汉琴说:她父亲于今年3月18日见过她(也就是隐蔽摄录那一次,本人也一同前往探视,但是被护长赶出门外,未得见面)以后,又被该院打了12天毒针。而我当时了解的情况是,金父说金汉琴又被打了毒针,但是被打了多久没法知道,因为该次通报是金汉琴通过他人手机打给父亲的,以后金父就再也没法打通,而院方此后直至放人前根本不允家属前去探视。
    
     值得注意的是,我两次前去十堰市精神病医院探望金汉琴,我走后金汉琴都被打了毒针。我两次的行程安排都是头天探视,次日去当地法院立案。两次立案的材料林林总总,特别是第二次立案的证据就是一张光盘,几乎把头天秘密摄录取得的视频和音频都派上了用场。证据虽然确凿得让我喜不自禁,但就是凿不开张湾区和茅箭区法院立案阻力的坚冰。两次立案无功而返,但金汉琴却两次被毒针伺候。其中去年12月那次,连续五天的毒针,让金汉琴几乎遭致失去视力!我虽然是善心助人,但对我的善行却有一种解不脱的负罪感:我深知我的诉讼维权与被打针的因果关系,我更知道两次交给法院的立案材料和金汉琴的两次毒针待遇是怎样“挂上的钩”!
    
     金汉琴说,她们马上将去外地做身体鉴定。但愿金汉琴、金汉艳吃到肚里和打进身里的药物都像药不死老鼠的老鼠药一样“假冒伪劣”!但愿金汉琴、金汉艳的肝和肾都像大筛子一样将积蓄7个月的“精神病药物”筛出体外!
    
     金汉琴的电话是:15872704447。金汉琴说:她愿意接受采访。

(博讯记者:韩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0/4/27) (Modified on 2010/4/2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金汉艳、金汉琴姐妹已经被同时放出精神病院/刘士辉
  • 震撼!十堰将女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刘士辉冒险拍摄(多视频)(图)
  • 湖北十堰访民金汉琴在精神病医院差点被注射致死
  • 探访精神病院:我为金汉艳、金汉琴姐妹维权/刘士辉(图)
  • 湖北访民金汉艳、金汉琴姐妹被关精神病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