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四:婚姻权被剥夺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6日 转载)
    陈庭秀:六十年冤深似海 半世纪上访飘零之四:婚姻权被剥夺
    
     作者:陈庭秀 文章来源:维权网 点击数:2 更新时间:2010-4-26 8:42:27 (博讯 boxun.com)

    
    
     (编者按:陈庭秀女士因家庭出身而被剥夺了爱的权利。第一次因为爱上个现役军人而不被街道居委开具结婚介绍信,在苦恋8年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后,不得不以中断联系,隐姓埋名的形式断绝与初恋情人的关系。第二次为了逃避被批斗而嫁给一个精神分裂症者,在实在无法忍受暴力相向下,逃回家中。第三次婚姻嫁给了一个同为黑五类的同情自己者,因此受到屈辱、批斗,让人难以想象。这些不幸的婚姻史,铭刻了中国近半个世纪来社会政治对婚姻权利的干预、侵犯,使人无法主宰自己的爱情的悲惨现实。值得今天的人关注分析!)
    
    陈庭秀1956年进望江机械厂厂办学校214技校学习。1958年进望江机械厂(497兵工厂)当木型工
    
    因出身遭受强暴:
    
    1957年的一天,陈庭秀独自一人在家里看书,一位辅警突然闯进来查户籍,趁机强暴了陈庭秀。事发后,辅警威胁陈庭秀父母不要告他,否则会抓住“成分”的事情将他们置于死地。此时,陈家因为“成分”的问题已经失去房子、失去生意,他们不敢再声张,只好把苦水往肚里咽。
    
    
    苦恋:张华
    
    相识在工厂的果园里,金色的秋天,果园里金黄色的橘子沉甸甸地压弯了树枝。十七岁的少女巧遇白马王子,一见钟情,即刻坠入爱河。
    
    张华,重庆人,天资聪明,工人家庭出生,年长我七八岁的现役军人,他的部队驻守在成都。曾参与朝鲜战争,他是部队的文化教员,吹拉弹唱,样样精通。和我一样,是活跃的文艺爱好者,共同的爱好,相似的性格两人走到了一起,并深爱对方
    
    陈以优异成绩进厂,职工登记表“出身”一栏填写小商贩,隐瞒真实出身,恋爱后张华也不知道实情。59年底有了身孕,拟办结婚证书,陈所在地的街道居委会拒绝开具结婚介绍信,理由陈的出身不好,不能与现役军人成婚。并指责陈未婚先孕,道德败坏,作风不好。
    
    陈向张华道明真情,张决计等待,并争取早日退役完婚。陈为爱人的前途着想,对张华部队严守有孩秘密,忍辱负重,独自抚养。大雁传递情书,一天一封。
    
    陈清楚她的出身是他们组织家庭的障碍,且无法逾越,64年曾提议分手,含泪建议张华另寻好姑娘,痴心男子一意孤行,坚持等待。陈为了让张华死心,来信不复,隐瞒住址。
    
    66年文革开始,陈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管制三年,全家人失去工作。陈、张苦恋八年无果,关系彻底中断。
    
    为躲避批斗的婚姻:
    
    为逃避地方派出所没完没了的批斗,出嫁是最好的避难出路。经同学介绍和他相识。
    
    他,重庆长寿人,年长陈十几岁,部队培养的赤脚医生,小学文化程度,53年从朝鲜撤军回国,从部队转业去了内蒙,在内蒙领取了结婚证书。朝鲜战争给他留下严重的精神分裂病症,经常歇斯底里发脾气,稍不如意,动手打人……
    
    夫妇间没有共同语言,在内蒙共同生活一年多后,陈提出分手回娘家,对方扣押母子俩的户口,阻拦户口回迁重庆。六、七十年代粮食是计划供应的,国家配给每个居民每个月的粮食定量是25斤。没户口就没有计划粮,陈只好购买高价粮维持生活。
    
    从内蒙回重庆后还是不能住在黄桷垭自己的家,母子俩整天在外打游击,中午在重庆市邮电局的凳子上休息,夜宿重庆市的火车站……
    
    同病相怜者:郭文鉴
    
    高中毕业,成分:工商业兼地主,劳改释放,因拿单位的游标卡尺被判半年。
    
    郭的姑姑(他的把娘)是黄桷垭龙景湾地主,受本地贫农长期监视,郭的姑姑想讨好该贫农,有意将侄子郭文鉴介绍给这位贫农的女儿,恰巧郭劳改释放后也没对象,
    
     郭文鉴前往姑姑家相亲,路过黄桷垭,正遇批斗陈的大会,见如此年轻美貌的女子挨斗,迷惑不解地问:“这么年轻怎么会是反革命啊?”此话被在场的派出所警察听到,立即抓捕,关押了三个月。关押的理由是:两个人都是黑五类,不是好东西,派出所断定陈、郭肯定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故要处置。
    陈、郭并不相识。此后,陈收到郭的便条:“陈庭秀,你好!你的问题任何人都无法帮你解决,只有我能帮助你。约你到解放碑和平电影院门口见面,有话相告,风雨无阻”。
    
    陈犹豫,心想:虽然对方的成分和自己一样,很不好,但同命相连,更能互相理解、互相体谅;再说了,人家为自己抱不平,无缘无故被关押三个月,陈心怀歉意。经思想斗争决定前往赴约。
    
    开始和郭谈朋友,星期六两人经常一起看电影,郭发了工资也拿出钱来让陈补贴家用,陈希望郭如他所说能帮助陈改变命运!
    
    郭的姑姑一心想和监视她的贫农攀亲,希望侄子娶其女为妻,以减轻对她的监视压力,谁知郭偏偏看上同样是黑五类的陈,让他们很不愉快。
    
    促使陈下决心嫁给郭是发生了一件意外的很触目惊心的事。
    
    在一次批斗陈的大会,会场突然冲进贫农的女儿,控诉陈抢了她的老公,说陈上身穿的灯心绒外套是郭给她买的。贫农女儿的举动正符合施虐者的胃口,于是这次的批斗会演变成24小时不间断,轮番批斗,不让吃饭、扇陈耳光、逼陈卷起裤腿,让裸露的双膝跪在碳渣上,把石灰从头顶洒向全身……
    
    一心想嫁给郭的贫农的女儿破口大骂陈是“破鞋”……强行扯下陈的上装,抢了就走。
    
    批斗会遭受的耻辱给陈打下深深的烙印,永不磨灭,自此陈白天不敢出门,不愿看到人们对她的指指点点。南岸区连三岁小孩都认识她。
    
    陈为郭生育一男一女,孩子因父母出身的影响,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