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伍皓头上扔五毛”有着后改革意义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网2010年4月24日讯):4月22日下午,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来到人民大学思科网真演播室,参加人大新闻学院主办的伍皓专场演讲会。他在这里被莫之许、王仲夏等扔了一身的五毛人民币。 (博讯 boxun.com)

    这个时间说明,人们对开明改革官员的期待,已经结束。做了屁大一点事情,获得莫大荣誉的伍皓,今日访谈被扔了一脑袋五毛。说明对所谓的慢慢改革或者“碎步走”的推动着,开始没有任何尊敬。
    批判开明官员比赞扬,更能推动进程。让改革话语或者碎步走失去正当性,遭到鄙夷,于是开明官员为了历史名誉,就必须加速度。赞扬是一中温水煮青蛙,会加慢进程。
    在微博客之上,关于这个话题,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应该尊重伍皓的人格尊严,不应该人身攻击,另一派认为言论自由表达优先于官员的人格尊严。关于人格权与表达自由之争,实际上是改革受益者与受害者之争。改革的受益者阶层在捍卫一种对改革的尊重。他们这样一代人是在改革中很爽的。
    难道当官的,难道就应该得到额外的利益,例如尊重,就不应该承受额外的负担么?例如名誉权保护,官员就小。
    姑且认为伍皓是一个开明官员。然而开明得太晚,而且其贡献不足以感动人心。其在网络问政上的推动,不外乎媒体再利用,寻找推动更大。也就是说,伍皓中彩得了大奖。可是他自己不这么认为,还以为自己贡献很大。于是在微博不断秀逗,表扬自己。须知道伍皓得大奖,仅仅是媒体人的提携和利用,在微博这样媒体人群集的地方秀逗,伍皓成为了一个娱乐小明星。开明改革官员娱乐化,可见改革已经丧失了权威性。
    开明官员的推动,是对自身罪孽的赎罪。这是一种对常人的要求。把对一种常人的要求,当做很高的英雄标准,是可耻的。说真话在今天,顶多是自己的赎罪,没有太大的公共意义。不是值得吹捧,而是一种还债。欠债还钱本是天经地纬,如今还个钱,居然成为天大的好人。
    如今改革话语越来越像在这个方向的路上走得爽的一小撮人在捍卫特权了。前十五年,越改革,越远离毛主义。后十五年,越改革,越复兴毛主义。回归前三十年反而成为底层民众的虚无主义暗示。深渊就是希望“所在”,黑暗反而成为“光明”之处,这种“生不如死”的念头,开始崭露头角。因为改革时代的生存,已经无法长期忍受,只要不是改革的,都比现在的好。总之改革文革任何路径对于底层民众,都大致没有高浓度的身体体验认同。在这个方向的路上走得爽的人,都,叫唤呻吟。四五一代刻舟求剑,沉迷于一个改革的普遍利益诉求的神话里面。一个特定群体的私人利益上升与普遍利益一致时期,是有条件的,有时间性的。98年新左派的出现,正式作为对这种普遍神话的怀疑和警惕。
    极权主义运动,一旦掌权组织化,就成为了极权主义精神的障碍与潜在敌人,也就是毛泽东与官僚体制的敌对。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一旦掌权上台或者成为南书房行走的目标,也就成为他所过去坚持理想的潜在敌人。所以掌权和获得既得利益,,都站在历史的废墟里面。就像果子一旦成熟,就要脱离,掉到地上腐烂。四五一代就是如此。
    实际上他们背后隐藏着这样一种权力意志:只有我们这样这一代行,才能带领中国找到出路。民众不行,统治者也不行,但是统治者只有我们能批评,也批评得好。一种隐含着的上位和夺权的意识。
    四五一代和改革,实际上是文革的反方案,也就是是反对文革的文革。在于磁场其中,以反对的方式强化了气磁场,例如在在知识分子——民众的对立中,四五一代和改革提高强化知识分子的地位,构成对文革贬低之反动。文革是一种“继续革命”,而改革同样也是。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永苗:维权捆绑维稳当下获官方政治地位
  • 陈永苗:叫做《网络维权革命宣言》更好
  • 陈永苗:实施域名“白名单”是工信部争权捞钱
  • 陈永苗:我烦透了坊间谈资与新闻泡沫
  • 陈永苗:从通化钢铁集团工人运动看国企改革的违宪性
  • 陈永苗:关于追究邓贵大强奸罪的虚拟举报
  • 陈永苗:巴东那一堆土人太土了
  • 陈永苗:玉娇龙案是一个分水岭:维权或启蒙
  • 中国模式具有死亡和灾难的气息/陈永苗
  • 陈永苗 :从“经纬案”看必须对土地权贵进行有罪推定
  • 陈永苗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宪法性辩护理由
  • 陈永苗:“卵民论” 县长是为党说真话的粪青
  • 当党内民主派披上“毛右派”马甲/陈永苗
  • 75维汉冲突:更重要的是杀和平游行者的政府/陈永苗
  • 陈永苗:两个大熔炉:香港“七一”游行与四月青年论坛
  • 陈永苗:把“非法之法”悬搁起来就是当前最大胜利 —评"绿坝"软件规定推迟
  • 陈永苗:公民社会道德法庭判决邓玉娇无罪
  • 后改革《中国人不高兴》/陈永苗
  • 邓贵大的强奸会在那里发生/陈永苗
  • 杨恒均和陈永苗也须要接受“启蒙”/李悔之
  • 官民矛盾是主要的/陈永苗
  • 陈永苗:谁有害人的太自由,谁有被害的不自由
  • 《中国不高兴》:烂人眼里的烂书,牛人心里的牛书/陈永苗
  • 只有“共同富裕”:才能“大国崛起”/陈永苗
  • 陈永苗:二批刘吉
  • 陈永苗:被左王魏巍告到中央军委之后的想法
  • 重建公民社会/陈永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