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文强落网全程:8个民警花8天清理财物 (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2日 转载)
    
文强赃物:象牙棒一根

    
    
    
    
    
    
    4月14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文强及其手下的所谓“三大金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涉黑案进行一审宣判:经审理查明,1996年-2009年,文强单独或与其妻子周晓亚多次收受20多家单位和个人所送的财物1211万余元,其中文强与周晓亚共同受贿 449万余元;包庇、纵容谢才萍、岳宁、王小军、陈明亮、马当、王天伦为首的重庆五大黑帮;文强家庭财产尚有1044万余元不能说明来源;2007年8 月,文强授意他人劝某女大学生大量饮酒后,强行与她发生性关系。法庭以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判处文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周晓亚、黄代强、赵利明、陈涛也分别获刑。
    从文强被正式宣布“双规”到一审宣判,已经8个多月时间,外界众说纷纭,网络上更是版本众多,记者通过详尽的采访,力图让读者更真切地认识文强这把庇护了众多污泥浊水的“黑伞”。
    “文强出事了!”从2008年一开年——甚至更早到无法考证的时间,传言就与文强如影随形。“我也听说我被双规了。”文强曾在公开场合得意地辟谣。其实,他只是在等待第二只靴子掉下来
    没有人知道文强是否听过这个故事:楼上的人晚上回家,总是习惯将两只靴子“咚咚”两声扔在地板上,后来有一天,楼上的人回家后,只扔了一只靴子就睡着了。楼下的人在煎熬中等待第二只靴子的落下……
    文强专案组的警官们说,文强在等待这第二只靴子落下时,心里一直很煎熬,很长时间,一种“不祥”的预感和恐惧,始终伴随着他。
    2008年4月的一天,文强曾接到一个会议通知,特别强调不要带任何东西。文强莫名地慌乱起来,告诉老婆周晓亚:“如果我下午5点后没回来,就是出事了,你就去桥上把钱都扔到长江里!”
    虚惊一场。这天文强开完会早早回到了家。周晓亚在接受审查时说,长年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文强,一年难得回家住个十次八次,这一周却几乎天天回家,“但过了之后他又放松了。”只是他开始不断叮嘱老婆:“如果我出事了,你就去找黄代强。”黄代强是他在警方的心腹之一。
    
    但多行不义必自毙,第二只靴子最终还是落了下来。
    2009年8月7日凌晨1点过,北京,正在参加全国司法行政工作会的文强,所住的宾馆房门被敲开了。
    进来的包括市纪委和公安局的负责人,还有三位警察。他们对文强宣布:“文强,你被双规了。规矩你都知道,请你配合。”
    文强没有反抗,只问了一句“异地吗?”回答也很干脆:“不,回重庆。”
    1个小时后,重庆,一队警察包围了文强位于南岸区海棠晓月的家。
    文强的家,金碧辉煌,像一个暴发户的家。打开任何一个箱子或抽屉,几乎都能找到没有开封的红包、名表,最大一个红包,装着2万美元。从农家院的水池里,一次就起获价值600多万元的赃款赃物
    专案组民警多来自基层,他们奉命查封曾经是他们的副局长的家。
    “在门外,我们表明了身份。”警官告诉记者,他们知道文强的老婆周晓亚和儿子在家里,等了40多分钟,门终于开了。
    这40多分钟里发生了什么?
    后来查明:文强的老婆和儿子心急火燎地给文强打电话,没人接;发短信:外边来了好多警察,怎么办?当然也没有回音。
    周晓亚赶紧给自己的弟弟打电话。他的弟弟驱车赶来,看到楼下好多警车,掉头就跑,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警方事后查明,周晓亚的弟弟忙着去把文强夫妇600多万元的赃款赃物沉到水池里。
    文强的家,复式、两层楼,300多平方米,南滨路上的“绝版江景房”。
    “出乎意料的豪华!”民警们用这样的话来描述他们进门后的第一感受。
    “进门就是一道象牙屏风!”后来查明,光客厅的水晶吊灯就值10多万元。玄关的格子里,摆着金银、水晶的工艺品,还有古玩。打开任何一个箱子或抽屉,几乎都能找到还没有开封的红包、名表,最大一个红包里,装着2万美元。
    储藏室有七八平方米,三壁都是柜子,柜子里,没有打开包装的名烟名酒成堆,“把这些东西搬到客厅固定取证,三个人搬了两个小时。”
    主卧室里的衣帽间,满满当当都是名牌衣物,简直像个商场。“虽然并不好看,但的确都是名牌。床头柜里,内衣内裤都是名牌。”参与当天行动的警官说。
    在两个书房里,同样找到不少红包和名表。“很有可能,文强随手一放,自己也不记得放在哪里了。”
    专案组的民警做梦也没想到,这位过去的领导,竟是这样的穷奢极欲,“花了很多钱装修,但品位不高,像一个暴发户的家,给人的感觉是没有文化、没有思想、没有人格力量。”
    后来,专案组又3次搜查文强的家。“到第三次,还搜出了不少奢侈品。”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8个警察花了8天时间,才将文家的财物分门别类登记造册,“写满了20多页的清单,拉了三大车。”
    “在搜查过程中,周晓亚甚至问都不问文强的情况,只是搂着自家的小狗直喊‘幺儿’。”警察们说。在后来的审讯中,周晓亚也几乎不过问文强的情况。“很多年了,我几乎是守活寡。”周晓亚告诉警官,从2009年1月到8月案发,文强最多回了10次家。回来的时候也多半烂醉如泥,周晓亚从他的包里翻出避孕套和伟哥,还不时接到女人的骚扰电话,文强手机里也经常有女人发来的肉麻短信。“我只和这只狗好。”周晓亚对警察说,儿子甚至告诉她:“妈妈,我们就当爸爸死了。”
    8月8日,周晓亚开始接受审讯。当问到赃物的去向时,周晓亚双手一拍大腿,“唉,我弟弟也被我们害了。”她交待了转移资产到周泽新处的重大线索。事不宜迟,马上行动,抓获、审讯周泽新。周泽新交待:财物被转移到渝北区茨竹乡下。
    这就是那个“挖鱼塘藏巨款”的传说。8月11日,3辆警车、10余位民警赶到渝北茨竹,在周泽新远房亲戚农家院的水池里,起获两个旅行袋和一个周晓亚记录收钱、放水账目的账本。这个账本,对文强案的突破起了关键作用。
    打开旅行袋,里面是用塑料袋、封口胶严密包裹的财物,包括港币、欧元、美元等5种外币,总计价值人民币600多万元。还有一些金银首饰、手表等贵重物品。
    办案人员眼里的文强——“我感到他的身上有三种气很重:酒气,淫气,霸气。”“他除了上班,就是喝酒、进夜总会、嫖娼三部曲。”“他太贪,连他自己都说,送钱的太多了,确实记不住了。”
    2009年9月26日,市检察院决定逮捕文强。
    专案组一位成员听说文强狂妄、反侦查能力强。他告诉记者,第一次在羁押点见到文强时,两人并未交谈,相互对视,心理较量。当晚9点,他第一次和文强正面接触,感觉文强非常避讳涉黑问题。此外,文强喜欢讲过去,谈成绩,甚至谈到家庭和人生哲学;仍以领导自居,对审讯人员的话逐一进行点评,“你们下一步审我的方法,我一二三都数得出来”。
    专案组的民警,此前也只是在电视或报纸上见过文强。“从双规地点押送到监押地点,警车上的文强眯着眼(实际是通过盘算路程大致确定地点),双腿张开,靠在车上。”
    “我们告诉他,‘坐好’,‘坐规矩’!”参加押送的民警说,不能让他在气势上占上风。
    随着审讯逐步推进,在办案人员的眼前,呈现出一个别样的文强:
    “我感到他的身上有三种气很重:酒气,淫气,霸气。”
    “他除了上班,就是喝酒、进夜总会、嫖娼三部曲。”
    “甚至黑道的人都评价说‘文强再忙也不耽搁耍’。”
    “贪财霸道,谢才萍是兄弟媳妇,不送钱也要发脾气;同学聚会,觉得同学不给面子,也要找黑道的人威胁自己的同学。”
    办案人员问文强为什么要帮助王天伦摆平命案?文强的回答充满江湖气和匪气:“人要耿直,我收了钱,就要这么做。”谁送过钱?文强说:“送钱的太多了,不是我态度不老实,确实记不住了。”
    文强身为公安局副局长犯下强奸案,证据确凿,但他百般抵赖,后来他说:“觉得丢人,不想让儿子有个强奸犯爸爸。”
    文强的迷信令审讯人员吃惊。审讯中,文强经常懊悔:海棠晓月的房子是27-4号,到司法局任职是7月4号,这个“4”不好;仙女山别墅里“福兮祸兮”那块碑不吉利,福过完了,现在轮到祸了。为什么不是祸兮福兮?先祸后福多好。别人送我的断头佛摆在家里,不吉利。一位民警感慨地说:“他似乎什么都看到了,但就是不愿正视那张疏而不漏的法网!”
    市检察院一位检察官说,文强的态度经历了4个阶段,先是抵抗,再是以身体不适、记忆不清来“软抗”,接下来避重就轻谈问题,最后是基本如实交待问题。
    在大量证据面前,“文强在态度上被彻底拿下,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还说‘真羡慕你们,做个平平凡凡的人多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坐牢写书”,文强为何如此“淡定”?
  • 网传文强获刑感言网友称贪官死前说真话
  • 专案组:文强常与两三名女大学生发生关系
  • 文强果然不服 姐姐卖助其打官司
  • 文强被判死刑其妻听判瘫软在地
  • 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未当庭表示是否上诉(图)(图)
  • 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一审被判死刑 (图)
  • 文强案今日公开宣判 在任14年间1447起命案未破
  • 文强曾向女大学生“买春”
  • 文强涉黑案明宣判,强奸是否成立成焦点(图)
  • 重庆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案明日宣判
  • 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涉贿案14日一审宣判
  • 文强仙女山别墅认证价200多万元
  • 文强庭审手记:重庆警界黑 重庆官场就不黑吗
  • 文强自认能“摆平一切” 权、金、黑之间呼风唤雨
  • 文强最后陈述:我还有做人的基本道德底线
  • 文强庭上激辩后认罪服法 检方建议给文妻减刑 (图)
  • 文强遭下属指责 卖淫场所女老板揭惊人内幕 (图)
  • 公交总队副队长向文强下跪表忠心
  • 网传文强获刑感言 网友称贪官死前才说出真话
  • 看完文强的罪证,我发现他是无辜的/杨恒均
  • 强拆:上海的“文强”还在猖狂!!!/范桂娟(图)
  • 文强的“遗愿”能实现吗
  • 文强获刑后的感言(图)
  • 文强必被灭口/金世遗
  • 别让文强式人物指导我们的生活/五岳散人
  • 寄语文强:砍头只当风吹帽/浦志强
  • 文强庭审亲历:记者当上访户/黎勇(图)
  • 从文强坦白看当今刑讯手段:你能扛住几招?
  • 文强的曝料“公贺新禧”/杨学功
  • 文强背后的大鳄在政治局 薄熙来也怕了/宋祖德
  • 重庆打黑猜想:李庄和文强会怎么死?
  • 文强李庄服了薄熙来/吴建东
  • 王立军:文强长处很多不能抹杀他的历史贡献(图)
  • “文强”永远打不到!_只为了公平正义 /毛小青
  • 从文强到黎强,民意的天平开始剧烈摇摆
  • 她们已经难逃——文强公权力肆虐之下 女明星也很可怜
  • 玩女星的文强与谁“一起死”
  • 刘逸明:文强和女明星有染,到底是谁玩弄谁?
  • 在玩女星上,文强如此能耐,为何还是许宗教衡的徒弟呢?
  • 谁散布了“文强弟媳包养16名男子”/胡锦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